第106章 一碗粥

第106章 一碗粥

如吳山說的一樣,半下午時,齊方、王呂和鐵壺等幾人從外面趕來,看到他們三公子好好地呆在依雲客棧,個個才放下了心頭的一塊巨石。

既然人都到齊了,便即刻啟程。

趕到望山居時,已是傍晚時分。

那何櫻見自己此行一無所獲,這些日子沒有和陸世康的關係更近一步,反而似乎比此前還要疏遠,不由有些懊惱。

自那日在明月山上孔大夫對她說表哥讓孔大夫離她遠些以後,她本以為表哥對自己有什麼想法,但今日她興高采烈地和他說話,表達自己對他前幾日不見的深切擔憂時,他面上不僅沒有笑容,反而似乎比以前更冷了。

這讓她覺得事情有些不妙。

也讓她本來歡暢的心情瞬時低落了起來。

飯後。

月色初升時分。

她在位於望山居東廂房的房間里徘徊來徘徊去,終於做出一個讓她自己也糾結不已的決定。

她必須孤注一擲了。

她從來時帶來的箱子里找出放於箱子一角的小瓶,放於袖中,然後來到錢嬸正在洗刷碗筷的伙房處。

錢嬸見她過來,有些意外:「何姑娘,你這是幹嘛來了?」

何櫻道:「明日我們便離開這兒了,我來和你說會兒話,平日里想不起來和你嘮嘮。要走了的時候才覺得有些不舍。」

錢嬸有些意外,但卻感激回道:「也是啊,你們一走,我又會難過一陣子了。每次都是。你們一來這兒,總是帶來了很多驚喜似的。」

她說的這驚喜不止包括錢財,還包括心靈上的喜悅。她內心裡非常喜歡這伙年輕人。

雖然她和他們並不多說什麼,但看著他們在院子里來來去去,這院子便似充滿了生機似的,他們一離開,這院子便死氣沉沉了。

每回他們離開后,她心裡就有些空落落的。

何櫻道:「是啊,每回我們一走,這兒便空了。下次再見,又是不知何時。」

「是啊,下次再見,又是不知何時。」錢嬸也不自覺地重複著。

錢嬸不曾料到,在臨走之前,能來陪她說說話的,竟是平日里看著最高傲的何櫻,當下心裡想著,看樣子還真不能以貌取人。

何櫻站在鍋台前,看著錢嬸不停忙活著,洗了碗,又開始洗盤子,筷子。

她的眉頭擰在一起,彷彿在做著一個讓她無比困難的決定。

錢嬸看了看她,覺著這孩子今日有些怪異。

終於,何櫻鼓起勇氣說:「錢嬸,我能拜託你一件事情嗎?」

「何姑娘有什麼要我這老婦做的,儘管說就是了。」錢嬸心裡想著,原來這姑娘來這兒並不是只想和她嘮嘮這麼簡單。但,她來這兒要拜託自己這個微不足道的下人的是什麼事情,她就猜不透了。

眼瞅著何櫻,看她怎麼說時,就聽何櫻回道:「我今日身體有些不適,應是昨夜不小心涼著了,能不能有請錢嬸幫我熬一碗暖湯,熱熱身子。」

錢嬸疑惑道:「何姑娘身體不適不去請孔大夫把把脈,看看要吃什麼葯么?」

何櫻道:「是葯三分毒,我也只是涼著了,喝碗熱湯就可以了。」

錢嬸邊洗著鍋邊道:「那行,我便幫你熬碗湯。不知道何姑娘想要喝什麼口味的?」

何櫻道:「就粳米蓮子粥吧。」

錢嬸道:「那何姑娘先回去吧,等熬好了,我給你端過去。」

何櫻道:「我就在這兒等著吧。」

候在伙房等粥喝的大家閨秀,錢嬸還沒見過。她怪怪地看了何櫻一眼,道:「既然何姑娘想要在這兒等,那就等著吧,剛好還能陪我嘮嘮。」

何櫻笑道:「嗯。」

接著何櫻開始沒話找話,問起錢嬸家裡的情況,問起她的兩個兒子兒媳,和她的孫子孫女。

一說起自己的家人,錢嬸就像打開了話匣子,她告訴何櫻自己共有五個孫子孫女,大兒子給她生了三個,二男一女,二兒子給她生了兩個,一男一女,她最喜愛的,是二兒子生的那個小女兒,用錢嬸的話說,她那小孫女別提多可愛多調皮了。

聊著聊著,粳米蓮子粥已經熬好了。

錢嬸從剛才洗好的碗里拿出最上面那隻,將粥盛起,對何櫻道:「何姑娘不如就在這兒喝吧。」

何櫻卻端起粥道:「不必了,我還是回房喝吧。」說完頭也不回地端著粥離開了。

錢嬸看著她的背影,心道這姑娘今日確是有些怪,但她不知道怪在哪兒,就是覺得與平時不太一樣。

但她覺得她可能是當真身體不適,於是邊看著何櫻那曼妙的背影遠去,邊將水從桶起舀起,放入鍋里。

又得重新洗鍋了。

何櫻將粳米蓮子粥端到自己房裡后,從袖口掏出剛才從箱子里拿的小瓶,將小瓶里的粉末往粥里倒去。

當粉末從瓶口落入粥面上時,耳旁響起半年前她的好姐妹於香對她說過的:「你要是實在沒招了,就用這最後一招,准靈。」

這小瓶,還是於香給她的。據於香說,她的夫婿,就是那樣弄到手的。

於香能通過這招將她那難弄的夫婿弄到手,她便也一定能。

將小瓶里的粉末的三分之一倒入粥中后,她用湯匙將粥攪了攪,然後端起碗,出了門,往院里走去。

屋檐上方的月亮有多明亮,她的心就有多不安,多動蕩。

前往三表哥房間的路,似乎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更難舉步過。

到了他房門口時,她才定了定心,露出果敢的神情,邁著優雅的步子走了進去。

他正在房裡看書。

燈光照映之下,他那完美的側面輪廓讓她本來略有些動搖的心更堅定了。

「表哥,怎麼還不睡?」

她用婉轉動人的聲音說道。

「看書。」陸世康頭也不抬道。

「什麼書這麼好看?」她饒有興趣地問。

未聽到回答,只見他翻過了一張書頁。

「表哥,這些日子你在外面一定累極了,喝碗湯補補身子吧。」她將湯端到他面前,道。

「表妹體弱,還是自己補吧。」陸世康用手將她放到書邊的碗移至桌子邊緣,冷然道。

「表哥,這可是我特意為你熬的,可花了我不少時間,你不如先嘗嘗,看好不好喝……」

話音落後,她見陸世康皺了皺眉。卻是什麼也未說。

但,她決不能在此時放棄勸說,於是將粥又端到他面前道:「表哥,一想到你在外呆在好多日子,也不知道喝的什麼,吃的什麼,睡得如何,我便難過,所以今天特意為你熬了這粥,表哥若是執意不喝,那表妹就……就真的……」

就在這時,陸媛清的聲音突然響起:「就真的怎麼?」

剛才陸媛清去何櫻房裡找何櫻,見她不在,就猜她肯定到自己三兄長這兒來了,果不其然,在門外就聽到了她的聲音。

何櫻聽到陸媛清的聲音,暗叫不妙,抬頭間,見陸媛清已經翩然來到了面前。

「就真的……難過了……」何櫻應道。

陸媛清眼睛盯著粥道:「三兄長,你真的不喝這粥啊?我看這粥挺好喝的,你不喝我便喝了,表姐,這樣你就不難受了吧?反正表哥喝和表妹喝,都是一樣嘛,對不對?」

何櫻還沒來得及勸阻,粥已經被陸媛清喝了下去。

粳米蓮子粥向來是陸媛清愛喝的。現在她得了個大便宜,心裡別提多開心了。

重要的是,三兄長不能喝,三兄長一喝就欠了何櫻個人情了。所以,她必須幫三兄長將它喝得一滴不剩。

一口氣喝完粥,陸媛清拉著何櫻邊往外走邊道:「表姐,走,咱們到外面賞月去。」

何櫻甩開她的手,道:「表妹自己賞月吧,我還是回去睡覺吧。」

這陸媛清喝了她下的葯,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她要避開為妙。。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6章 一碗粥

1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