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敘述

第145章 敘述

青枝愕然道:「什麼?你家整個宅子都燒了?」

在這個時刻她唯一能想到的事情就是,自己父親當時在不在裡面?

雖然父親不是常住他家,但,萬一今日剛好在呢?

「會是什麼人縱火?你家今日可有人到訪?」縱然心裡再急切,她不得不掩飾自己的情緒,盡量語氣正常說道。

「今日確實有人到訪。」他回道。

「誰?」

她心提到了嗓子眼兒。

「一個我母親曾經的下人。」他道,然後想起什麼似的說道:「難道是她縱的火?」

「還有其他外人在你府上嗎?」

「我來時沒有。」他回道。

看樣子自己父親應該不在,她便放了心,轉身從桌上拿起清毒用的藥水,開始給他洗胳膊。

就聽他喃喃自語道:「那個我母親的下人,怎麼會突然出現?她和我家有什麼仇?將我家燒成那樣!」

青枝未答,只是道:「不見得是她燒的吧,或許有可能是別人呢?」

「別人?其他人都是我家裡人和下人,怎麼可能?」

青枝幫他洗好了胳膊,開始敷藥。

又聽他在喃喃自語:「哎,也不知道我父母兄長他們有沒有逃過一劫,又去了哪裡……」

「那你打算如何做?」她看了他一眼道。

「等你幫我敷好葯,我就回去,一直在家邊上等著,如果他們安好,在火燒之前就出來了的話,他們總歸是會回去找我的......」

「今日太晚了,你先在我這兒睡下吧,和錢六一個房間,打個地鋪。」

若他和他兄長一樣,她必不敢留他。看他這樣可憐兮兮的樣子,她心裡不覺升起一絲同情。

「不了,在這我睡不好。我寧願在那裡睡。」

青枝便不再勸解。

給他敷好葯后,他便立刻馬不停蹄又離開了。

此時月亮已經西沉,看著他孱弱的身影沒進夜色,她不覺有一絲難受。

錢六在身後問道:「他是誰啊?」

「一個可憐人。」青枝道。

「這世上可憐人多啦……」錢六感嘆道,從醫之前,他見的可憐人甚少。從醫之後,他發現世間儘是可憐人。

那些疾病纏身的,那些無錢醫治的,那些因親人離世痛不欲生的,那些孤苦無依未來得及醫治就與世長辭的......

「是啊,世間儘是可憐之人......」青枝不自覺地應了一聲。

「咱同情不了這麼多人,睡覺去吧……」錢六說著關了門。

青枝道:「嗯,走吧。」

兩人各自回各自的房間去了……

.

天剛蒙亮時的陸府,一片寂靜。

落葉簌簌從枝梢上翩然而落,落在院里的池塘,青石地面,假山之上,讓整個府里有了一絲秋之蕭瑟之氣。

院門處有人敲門,一聲接著一聲。

很快守門的焦三前去開門,就看到門口站的付周。

「你這些日子去哪了?」焦三問。

「這些日子三公子讓我在外辦事。」付周說著走進了院里。

來到三公子那院,踩著落葉走到他房門口,見房間關著,想來還在睡夢中。

他伸手敲門。

不久,陸世康開了門,見是付周,問:「怎麼你一個人回來?胡三胡四呢?」

「他們在那兒等著。」

陸世康道:「你一個人回來,是有什麼情況?」

他讓他和胡三胡四三人扮成農夫在鄭宅附近察看情況,現在就來了他一個人,必是有什麼發現才來。

付周道:「是的,鄭宅燒了!」

「什麼?」陸世康震驚地看著付周,「燒了?」

「對,全部燒了個精光。」

「那,裡面的人呢?」

「裡面的人,據我看到的,鄭勁和他夫人以及大多數家眷必死無疑,他兩個兒子都活著。」

陸世康皺起眉頭道:「你把昨日看到的情況一五一十說給我聽。」

付周縷了縷頭緒,道:「昨日早間,我看到幾個勁裝的人帶了個女子進了府,那女子看樣子大約三十多歲,穿著粗布衣服,那幾個勁裝的人是攜著她走路的。」

說到這兒他咳了一聲,「後來太陽升到一竿子高時,鄭勁的二兒子出來了,這些日子不知為何他常常出來,一出來就是個把時辰,不過他一般也不去遠的地方,就在他宅邊上走走,昨日他騎了馬出門,在附近逛了個把時辰后,突然甩開了跟著他的人,騎馬去別處去了,看方向是往西走的……」

他辨認那孱弱的公子是鄭勁二兒子是從衣服和年齡辨認的。

「繼續說下去。」陸世康道。

「後來我就看到鄭勁的長子帶了幾個人出來,抬了一個長長的和棺材差不多大小的東西出來。那上面蒙著一層布。我就和胡三胡四商量,讓他們繼續在鄭宅邊守著,我跟蹤鄭勁長子,看他命人帶著這個東西前往何處。」

他又咳了一聲,由於昨晚一晚上沒睡,他有些疲憊。

接著說道:「他們把這個東西帶到了一個空曠無人處,然後在那裡挖坑,挖了個很大的坑。然後,鄭勁長子將那東西上的布扯掉,我才看出來,那是個水晶棺,裡面躺了個女人......」

付周說到這兒時,陸世康想起青枝說過的在鄭宅被鄭勁長子帶去地下室一事。

那水晶棺里的女子,必是他母親無疑了。

付周吸了口氣,接著說道:「我就見他對著水晶棺說了什麼,太遠了聽不清,反正看他神情很悲傷的樣子。接著,他就命人砸了水晶棺,然後將那女子從裡面抬了出來,埋進了土裡。」

見三公子一言不發,他繼續道:「後來他們就回鄭宅了。回去后,一直沒發生什麼事,裡面也沒人出來,一直到晚上,我和胡三胡四剛打算回去睡覺時,突然見鄭宅里冒了些火光出來。然後火越燒越旺,在整個宅子著火之前,裡面還是出來了不少人,其中就包括那鄭勁的長子,和一些黑衣勁裝的人,他們抬了兩俱屍體出來,放進了轎子里。」

說到這兒他不知道三公子有沒有在聽,說了句:「三公子?」

「繼續。」陸世康簡短回道。

「鄭勁長子坐了另一個轎子,帶了那批人走了,那放屍體的轎子也被他們帶走了。後來我就看到鄭勁的二兒子回來了,想要衝進火里,但很快就退了出來。然後他又騎馬走了,又是去西邊的方向,我以為他走了就不來了,誰成想他兩個時辰后又回去了,在他宅邊上睡了一夜。」

說到這兒他又咳了一聲,「然後,我就讓胡三胡四繼續看著鄭府,我自己回陸府給您彙報來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5章 敘述

2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