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沒事

第195章 沒事

轎子往前行去,離她越來越遠的時候,她突然意識到,自己剛才和何池在衚衕里同站在傘下的那一幕,在不知真相的人看起來,是多麼像是在卿卿我我。

她獃獃怔在當地,看著轎子漸漸遠去。

轎子越來越遠,一直遠到拐了個彎后,她再也看不見。

一時之間,她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心境。

悵然,怨恨,憂傷,遺憾。

還帶有那麼一絲絲的疑惑,他是因何突然之間出現在江北城的?又是因何突然之間又離開。

她並未聽聞他回來過。

他的轎子的方向,是遠離陸府的方向,那麼,他可有回過陸府?

他有沒有在陸府見過他那表妹,即將和他訂親的那個何櫻?

他又是如何知道自己在這兒的?他到底在這衚衕口處看了多久?

他是否看到了她和何池在同一張桌子對面坐著的情景?

他是不是以為自己剛才和何池在同一張傘下在談情說愛?

他一定是這麼認為的。

胡思亂想間,她盲目往前走著。

走了許久才發現,原來自己走的路並不是往家走的路。

由於心神恍惚,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下半身的衣服已經濕透。

如果不是親身經歷,她再怎麼也不會相信,一個人在怨恨一個人的時候還可以同時愛著他。

如果不是親身經歷,她再怎麼也不會相信,一個人在對一個人絕望的時候還想要見著他。

她盲目地亂走著。

恍惚之間,她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雨水之下,夜色之中,一切都有些模糊。

而她現在並不想回家。

直到走到了一個死胡同里,於是又失魂落魄地返回。

.

王呂將轎子一直往前開,一直開到臨江街時,道:「三公子,咱們現在去哪啊?」

就聽後面他三公子極平靜的聲音:「往前。」

王呂道:「往前沒路了,再往前就是芫江了。」

就聽後面他三公子極平靜的聲音:「虹州。」

還是兩個字,多一個字也沒有。

王呂以為自己聽錯了,「虹州?三公子,咱們沒日沒夜地趕回來,就在那個衚衕口裡呆了片刻,就要趕回虹州?」

他太震驚了。

三公子連家也不回,只是在那個衚衕口裡呆了一會兒,現在就要回虹州去?

這兩三天,他們可是連夜趕路趕回來的。

當三公子說他要回來的時候,他以為他是平日里不出門所以想回陸府了,便趁著太子殿下的軍馬還未到的時候,先回家看看。但是現在,他居然大老遠趕回來連家都不進?

再說了,這可都已經是晚上了。

「三公子,咱們當真要趕回虹州?」他不死心地問了一句。

「當真。」還是那種極平靜的聲音。

平靜得好像沒有任何語調。

王呂只好往前趕馬車,看樣子,在江北城夜宿是不可能了,只能到下面一個鎮子上找個客棧住下了。

王呂邊趕著馬車,邊縷了縷這幾天發生的事情。

縷著縷著他突然意識到,三公子這次回來,必不是想家那麼簡單。

他想起三天前,吳山突然來到了虹州,告訴了三公子兩個消息。

一個消息是,老太太同意了何櫻和他的婚事,在他回來后,他們便要去何家定親。

第二個消息是他順便提起的,他說最近有江北城的人傳言,孔大夫最近和何池大詩人有著不明狀況,江北城人茶餘飯後,就在談論著關於他們兩人的事情。有人說他們是龍陽之好,有人反駁說不見得,還可能是男女之愛。

王呂記得,當吳山說完兩個消息后,三公子當時半天沒說話,只是在靜靜地翻著書。

吳山當時說完這兩個消息就離開了,他是偷偷從陸府跑出來的,他出來的時候讓周大幫他向陸知府撒謊,說他是回家探親去了。因為探親不可能呆得太久,所以,他得趕緊回去。

王呂還記得,當時吳山上午剛走,下午的時候,三公子就對他說要回一趟江北城,齊方不必跟從,就他們兩人回去便好。

他們幾乎日夜兼程才回到這兒來的。

真真是沒想到,現在才剛來,連陸府的門也未進,就要馬上離開了。

不過,也不知為何,王呂似乎懂了點什麼。

剛才孔大夫從何池住的衚衕口裡出來后,三公子對他說「走吧」的時候,他就覺著有些不對勁兒了。

如果說以前他就覺得他們兩人之間不對勁兒,那麼,今夜的事情讓他覺得,這不對勁兒是板上釘釘了。

三公子每句回話都極短,極平靜。

但越是這樣,他就越覺得事情不簡單。

彷彿他簡短平靜的語言中有萬千沒有說出口的內容。

轎子里沒有任何聲音發出。

他不放心地問了句:「三公子,你沒事吧?」

他沒有聽到他三公子的迴音。

他還是不放心,又說了句:「三公子,你別嚇我啊,你這樣我會難受的。」

就聽後面傳來他三公子極平靜的聲音:

「沒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5章 沒事

3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