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三姐問話

第196章 三姐問話

青枝回到家中的時候,在門口看見藥房里還亮著燈,錢六正在櫃檯前坐著,她沒有進去。

眼下她沒有心思和任何人打招呼,也不想吃飯,於是就徑直回了自己房。

雀兒見她回來甚晚,出去時也未吃飯,問她:「四公子可要用些晚膳?」

青枝道:「我已經在病人家裡吃過了。」

雖然滴粒未進,但是現在,她一口都吃不下。

洗漱完畢,換了乾淨的睡服,躺在床上時,就想起陸世康那輛遠遠離開的轎子。

一晚上的夢裡,亦是他決絕離開的背影。

也不知是不是淋了許久的雨,第二日早上她便發起了高燒。

於是她可以理所當然地不去何池那裡了。

思慮再三,她決定讓三姐代她去。

不能讓錢六去,因為他必然不會做飯,況且作為大夫,他要在藥房里醫治病人。

她已經發了高燒不能為病人醫治,藥房不能一個人也沒有。

而且,三姐還會換藥。作為孔仲達的女兒,她們都是十歲左右時就會了清洗傷口,換藥,包紮這種醫術上的基本功。

青顏倒也樂於前往,與何池數次擦肩而過的她,從來沒有過深談的機會。

在她的印象里,何池屬於那種自命清高不屑於與她這種俗人為伍的大詩人。

所以,她欣然前往。

她去時可不像青枝那樣一大早就去,她是在自家用了早膳才去的。

畢竟她到時還要和姐妹們聚會,就懶得在為他做飯以後再回家了。

為了去他那兒,她特意化了淡淡的妝容,免得他這種清高的人認為自己身上的脂粉味兒太濃。

青枝去那裡時習慣於先在樓下打掃院子,再做飯,然後才上樓,青顏不一樣,她先是上了樓。

上了樓后,她便和何池攀談起來。

她青顏可潑辣,也可柔弱。

在何池面前,她便展現出了柔弱的那一面。

她和何池基本上是一問一答的局面。

她問一句,他答一句。

就這樣青顏也覺得談話很有意思。

城中人對何池諸多猜測,沒一個人知道他的身世。

竟被她給問出來了。

她問出了他原來出身還不賴,並不是眾人以為的窮苦人出身。他的父親是一個二流商人。

因為他拒絕繼承家業,也拒絕考取功名,於是父親一生氣就脫離了和他的父子關係。

他不喜歡安定的生活,喜歡漂泊不定,去各處體驗一下風土人情,過上一年半載或是數月便離開前往下一個城市。

之所以居住在江北城那麼久,因為他漂泊了數個地方后,發現自己最喜歡這兒。

最後,青顏問了個極為私密的問題,「你去了這麼多地方,應該有一些女性知己吧,女孩子對你們這種大詩人最沒有抵抗之力了。」

他沒有回答她這句話,而是看起了書來。

青顏自知問的太多了,於是趕緊先幫他換藥,然後下樓做飯。

平日里沒有做過飯的她,第一次做飯自然是手忙腳亂,在做到中途的時候,她不知道菜何時能熟,乾等著又覺得無聊,於是又上樓去和他聊天。

沒想到再下樓時菜已經燒焦,於是只好刷鍋重做。

就這樣,因為她本來去的晚,又先上樓聊天耽誤了時間,又燒焦菜再次耽誤了時間,當她終於將飯菜給何池端去時,已經快到巳時了。

將飯菜端上去后,她站在何池對面問:「本姑娘不怎麼會做飯,何大詩人你就將就著吃吃吧。」

何池試吃了一口,味道頗怪。但還是禮貌地吃了第二口下去。

「怎麼樣?」青顏問。

「孔大夫今日為什麼沒來?」他答非所問道。

「她啊,發了燒。所以就來不了了。」

他沒再多問。

青顏道:「你看,現在都快到中午飯時間了,等會中午飯你肯定是吃不下了,今日就委屈一下何公子只吃兩頓吧,我晚上再來。」

她要是也給他做中午的飯的話,現在就差不多要開始準備了。

「晚上也不必了,在下現在已經能走些近路,出去去這附近的館子吃便可。」

青顏聽著,他看樣子對自己做的菜並不滿意,也或許是對自己這個人不滿意。

不過,她儘力了。

她倒巴不得他自己出去吃,免得以後天天跑來當下人。

而且,被人看到了自己天天出入這裡,還以為自己也和他有什麼。

雖然他於自己妹妹有恩不假,但,妹妹已經還了這麼些日子了,她認為也還得差不多了。

所以她道:「何公子若是覺得自己真能走路了,我晚上就不來了。不過明日早上,我會來幫你換藥的。」

見他低頭用餐,並不說話,她連忙說了聲告辭就下了樓。

.

傍晚的時候,錢六來到青枝房間里,將他三叔買的所有的城中那些藥房的助眠葯和藥方拿了過來。

青枝將這些葯放好,看了所有的藥方,並記在心裡。

然後她冒著高燒去了二姐家。她要去看看王振興開的助眠葯的成分。

萬一王振興在的話,她便假裝是來看看二姐的。

自然,他不在最好。

到了二姐家,發現他剛好不在,於是她讓二姐找出王振興開的助眠葯。

二姐找了半天從一個柜子底下找到了。

青枝將助眠葯的包裹打開,仔細看了。發現這助眠葯和任何一個藥房的配方都不同。

似乎是老早考慮到她會以此為線索揪出幕後黑手。

她因此明白了,對方是個極謹慎的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6章 三姐問話

3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