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夜晚抵達的兄弟

第212章 夜晚抵達的兄弟

夜色已深,正在醞釀睡意時,突然聽到帳篷外有士兵來報:「郡主殿下,有個自稱是鄭杭肅弟弟的人來到兵營外,讓不讓他進來?」

周靜道:「你去鄭公子帳篷處通報他一聲,讓他去營門處看看來人是不是他弟,若他親自辨認是他弟,便讓他進來吧。」

「是。」

這士兵連忙到了鄭杭肅的帳篷處,將他叫醒,然後又引領了鄭杭肅到了營門外。

鄭杭裴和東子便在營門外站著。

這些日子他們一路走來頗費了番功夫,在距離陳州還有兩百里路的一個村莊時,他們因為下馬去河邊喝水而被人偷了馬,往下的路途只好徒步。

不過,他們的馬本來也是偷來的,被偷就被偷了吧,也不算太心疼。

這一路上東子發現,自己實際上是帶了個如同白痴一般的人出來。

在路上和他聊天時,他事無大小一概不知,對哪個城市在哪兒一無所知,對什麼東西什麼用途一無所知,對什麼東西該是什麼價一無所知,反正就是什麼什麼都不知道。

東子尋思看他長得乾淨白皙的樣子也不像是在深山老林里過著野人生活的人,一眼觀去也不像是眼神獃滯的真正的白痴,怎麼就會如此無知呢?

這讓他特別納悶兒。

不過,東子發現,他雖然什麼都不知道,但對於他的家事卻是從不多談,他不說他父親是誰,母親是誰。

東子猜想,也許他根本就不知道他們的名姓。

設想他是個地主家的兒子,在家裡不可能有稱呼地主名姓的場合的,大多數僕人叫他們主人叫老爺,夫人,興許在他眼裡,老爺和夫人就是他父親的名字也說不定。

一路上,東子就覺得自己帶著個三歲孩童在行路。

偏偏這個孩童還是個腿腳不甚好的孩童,走不了多遠就要因為膝蓋疼得受不了要休息許久,於是他就不得不背著他走一段,畢竟總休息也不是辦法,他背他走還能快一點兒。

本來他是他的救命恩人,現在他倒成了他的僕人一般。照顧他吃喝,照顧他起居,還得時不時背著他走上一段路。

也好在自己本來就是個孤身一人沒有牽挂的乞丐,這要是有家有室的,誰能耽誤得起這功夫。

他們本來先去了陳州,沒想到到了陳州后,有人告訴他們平康王的女兒周靜郡主已經攜兵西進,往黎下城方向趕去了,於是他們也往黎下城方向行進。

一路問路,總算在半夜時分也趕到了這個兵營處。

現在鄭杭裴看到自己兄長鄭杭肅在一個士兵的帶領下往營門處走來,月光下能清晰得看出他走路的姿勢,他的衣著,他的臉部輪廓,他一眼就認出了他來。

心裡不由一熱,他不由自主叫了聲:「大哥!」

眼下他是他在世唯一的親人了。

他大哥卻似沒有聽到一般,只看了他一眼,對他前面的士兵說道:「他確是我弟,另外一個不認識。」

「那他不能進來。」這士兵道。

鄭杭肅道:「那就勞煩小哥開門,讓我弟一個人進來。」

鄭杭裴忙道:「兄長,這個人是救了我的熱心大哥,一直幫助著我,不是他,我可能根本找不到你。求求你給這位兵大哥說一下,讓他也一起進來吧,現在半夜了,讓他一個人去哪呢?」

東子也忙道:「是啊求求你們行行好,我可是背了他一路背過來的,你弟弟他腿腳不好,走不了遠路的,現在大半夜的,我去哪找住的地兒?」

鄭杭肅此時對那士兵道:「讓他也進來。」

這位士兵連忙開了營門,將鄭杭裴和東子放了進來。

鄭杭裴跟在鄭杭肅身後說:「兄長,我找你找得好苦!」

前面他兄長連回也不回他一句,只是往前走著。

他記得自己小時候,也是跟在他後面叫他兄長兄長,他從來連頭也不帶回一下的。

縱然如此,他對自己兄長仍然有些非同一般的感情,他常想他是因為母親過早離世而孤僻,不近人情。

他知道自己母親對他兄長不好,尤其是早些年兄長還小的時候,兄長常常挨罵挨打是常事。每當這種時候,他便為自己兄長難過,也曾哭著求母親不要再責罰他了,在他求情無用時,便也跪在他旁邊,心甘情願和他一起受罰。

曾經的往事歷歷在目,如今想來,家已經不再是家,父親母親俱已不在了。

但,他在世間還有一個唯一的親人。

這是他覺得人間唯一還值得他眷戀的,縱然兄長百般冷淡,卻是不能打消他心頭的熱度。

走在鄭杭肅後面的士兵對頭也不回的鄭杭肅道:「鄭公子,眼下這位小公子和他同行之人的住處就先安排在和你一個帳篷里了,畢竟夜深了,再搭個帳篷頗費周折,我幫你們那個帳篷里加兩張床。」

「可。」

鄭杭裴本來以為自己兄長絕對不會同意自己和他睡同一間,現在見他竟然同意了,心下不由一熱,他就知道,兄長是不可能真不管自己這個弟弟的。

那士兵見鄭杭肅同意了,於是去找後勤兵給鄭杭肅帳篷里送床去了。

當鄭杭裴和東子跟在鄭杭肅後面進了他的帳篷里后,鄭杭肅也不和他們說什麼,便躺在行軍城上睡了。

由於鄭杭裴老早在聊天時和東子說過自己兄長對自己冷淡無比,東子倒也不算驚訝。

他只是覺得,這般冷淡的人一定過得很苦吧。

他是個曾經有過弟弟的人,只不過弟弟夭折得早,後來父母因為弟弟的夭折而悲痛過度在不久后也相繼離世,他便成了個無家可歸的人了,本來就家窮,再加上無牽無掛了,於是去做了乞丐。

但他保證,在弟弟尚還在人間的時候,他對他可好了。讓他用重一些的語氣說話都是絕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他也看出來了鄭杭裴對他兄長只是一頭熱,就挺為鄭杭裴不值的。

但是他自己明天就要走了,所以管不了那麼多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2章 夜晚抵達的兄弟

3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