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歸去

第303章 歸去

見他走進屋子,她也走進了屋子。

屋裡只有一張床。

她道:「雖然只有一張床,但是,至少這房間可以擋擋風雨。」

就聽他道:「你早點睡吧。」

「那你呢?」

「我先出去走走。」

「去哪?」

他沒有說,而是邁步往外走去。

她覺得自己有些捉摸不透他。

剛才她讓他看著自己時,他那一瞬間向她投來的目光是溫暖而飽含愛慕的。

人的目光是騙不了人的。

但是,他為什麼一而再,再而三地疏離著自己?

眼下已經入夜,寒風吹著窗戶發出咣當的聲響。

她來到窗前,就見他已經出了院門,也不知道他去往何處。

也不知為何,看著他的背影,一種悲愴的感覺襲上她的心頭。

也許是他背影里的孤獨意味給自己的感覺。

她走到床邊,躺在了床上。

因為從中午開始到現在沒有吃飯,腹中飢腸轆轆,而因為餓,就覺得身體上更冷了。

那是一種蓋上被子也抵抗不住的寒冷。

本來想出去看看他去了哪兒,但是,她明白,就算自己找到他,也還是自己回來。

所以,她在冷得發抖得情況下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第二日清晨醒時,天色尚還有些灰暗。

她環顧了四周,見屋子裡並沒有他,心道,他竟然一夜未歸?

她連忙起床推門,先往院子里看了看,沒有看到人。

她扭頭往兩邊看時,就見他正依在牆邊睡著。

這麼說來,他昨夜竟然在外邊的牆邊睡了一夜?

他這麼做是在刻意避免和她同處一室而眠?

這麼想時,她又覺得自己昨天傍晚從他眸中看出的他的秘密似乎是自己的錯覺了。

看到他坐在牆邊,一張輪廓完美的側臉蒼白得沒有任何血色,唇色烏青,想必昨夜凍了一夜夠他受的。

而她本來以為,他逛了一圈后,不管怎麼樣會到房間里避避寒的。

她從未見過有人能如他一般冷靜,不近女色。

見他凍得嘴唇發青,她心裡閃過一絲疼惜,匆匆返回房間里,走到床邊,拿出被子,然後再抱著被子走了出來,靠近他以後,她輕輕將被子給他裹在身上。

被子剛剛挨著他的身子,她便看到他睜開了眼睛。

「你醒了?」她道。說話間她看著他的面孔,現在她看著他的眼神時,覺得那眼神中似乎無比淡然,而且裡面並沒有什麼她所希冀的東西了。

她此時覺得昨日傍晚一定是自己出現了幻覺,

「嗯,咱們趕路吧。」他並不看她,只是看著院落的破舊門扉說道。

「好。」她道。

說著,她將被子放回房間,然後走了出來。

從昨日上午吃了東西以後,這一日都沒有再吃東西,她覺得自己走起路來有氣無力的。

眼下走的是往北的路,路途還算平坦,因為有農夫外出走出來的細窄山路,不像昨日那般深一腳淺一腳,凹凸不平。

就算這麼平坦的路,她走起來也很累很累。

她覺得他應該也很餓很餓,但是,他並沒有表現出來。

他走在前面,拉下了她有一大段距離。

正氣喘吁吁走著時,她突然聽到了前面馬匹的聲音。

往前看時,見一支大概有二十個士兵的部隊騎馬疾馳過來。

她看出來了,這是她的士兵。

他們來到她面前後,立即下了馬,為首的那名士兵道:「郡主殿下,昨日直到下午您還不見人後,兵營里就炸開鍋了。有十來支騎兵出去找您,一直沒找到您,您這是去了哪裡?」

這士兵說話時,眼睛不時地瞄一眼鄭杭肅。

「我……在山間射箭,不小心滾落山下了,若不是鄭公子相救,我大概早就遇到了意外。「

她看出這士兵看著鄭杭肅時的猜測的眼神,知道他定然是以為兩人做什麼曖昧的事情去了,於是連忙說鄭杭肅救了自己。

「兵營里有許多士兵都以為……」這士兵欲言又止。

「以為什麼?」她問。

「以為您和鄭公子私奔去了。他們都以為眼下您是怕再次失敗,所以和鄭公子一起逃之夭夭。他們都已經決定了要散夥了。還是祁將軍及時阻止了大家,讓大家稍安勿躁。」

她面色懍然道:「竟然會有人對我和鄭公子做如此猜測?大家放心,我就算戰死沙場,也不會輕易逃跑。」

她想著,祁連阻止大家不讓大家離開,可能更多的是考慮的他自己,她離開以後,軍中就他為大了。

倒不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主要是這祁連從來沒有表現得像個正人君子。

這士兵道:「現在既然找到您了,那是最好,郡主殿下您受苦了。快快上馬吧。」

這士兵看出她凍得嘴唇抖擻,連忙將自己的馬牽到她面前,讓她上馬。

她上了馬以後,對其他幾個士兵道:「你們誰再讓出一匹馬給鄭公子,從昨日到今天,因為救我,他也吃盡了苦頭。」

這時另一士兵將馬牽到鄭杭肅面前道:「我的馬便讓給鄭公子吧。」

鄭杭肅道了聲「多謝」便上了馬。

那兩名讓出馬來的士兵和另外兩名士兵同坐一匹馬騎行。

有了馬,本來周靜和鄭杭肅靠走路還要走上大半天的路程,現在則變得只是不到兩刻鐘而已。

來到兵營后,她便發現兵營里此時亂糟糟的。

有兩方士兵正在對峙。

而祁連正在喊著:「都給我聽著!就算周靜她離開了,你們也不能離開!這兒是部隊!部隊就有部隊的規矩!走了一個頭兒,還有一個頭兒頂上來!誰非要走的話,格殺勿論!」

他此時正背對著入口那兒,沒看到她已經來到了兵營。她心道,她果然猜中了他的心思。

她這才前腳剛剛消失了一天,他便想著自立為王。

祁連發現自己這次話音落後,沒有遇到很大的阻力,以為大家決定信服於他,正打算接著說些鼓舞士兵的話,一個他的親信就走到了他的旁邊,對他耳語了一句。

他連忙轉身,就見到了周靜和鄭杭肅正騎著馬站在他面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3章 歸去

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