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第304章

祁連看著周靜和鄭杭肅,眼裡閃著尷尬和惱怒以及嫉恨。

「周靜妹妹,你撇下部隊和鄭公子這等美男散心去了?士兵們在這裡每日艱難度日,沒想到周靜妹妹倒是還有閑心去散心啊……」

她不理會他的嘲諷,淡然道:「祁將軍這話從何而來?昨日我去山間射箭,不小心跌落了到了下面,虧得鄭公子救了我,我們昨日辛苦一天趕路沒趕到兵營里,今日才被士兵們找到,怎麼在祁將軍眼裡,反而是我出去散心了呢!」

祁連冷笑一聲,道:「周靜妹妹當真跌落得巧,剛好跌落在鄭公子能救得著的地方,周靜妹妹是選著地方跌落的么?」

周靜道:「這麼說來祁將軍不相信本姑娘的話了?祁將軍可以看下本姑娘的衣服,自然可以重新做出判斷。」

祁連往她衣服上看了一眼,道:「這衣服確實是夠破的,真是沒想到,鄭公子的力氣竟然這麼大,能將周靜妹妹的衣服撕成這樣。是不是啊兄弟們?」說著,他哈哈大笑起來。

他話語里隱含的意思讓周靜惱火不已,她冷然道:「祁將軍可知道說任何話都需要證據,否則就是胡亂猜測。」

「我猜測的可是大傢伙兒都暗地裡這麼想的,只不過他們不敢說,對不對兄弟們?你們說,周靜郡主她怎麼早不跌落晚不跌落,卻在鄭公子也在山上的時候跌落,她怎麼不去別的地方射箭,偏偏去鄭公子在的地方射箭?你們說,巧不巧呀,啊,巧不巧?」

周靜強行忍著怒氣,道:「祁公子請管好自己的嘴巴,如此信口開河非大將軍所為。」

祁連道:「周靜妹妹若是管好自己的行為,本公子就會管好自己的嘴巴了,在眼下大敵當前的時候,周靜妹妹心裡不想著怎麼退敵,心裡卻只有鄭公子,周靜妹妹可自問一下,這可是對士兵們負責的行為?」

周靜道:「我確實是見鄭公子在山上便去了他那裡,但我的本意是和他商量一下作戰之計。」

祁連道:「喲,他是誰啊?周靜妹妹不找軍里這麼多其他將軍商量,卻找一個無名小卒商量事情,周靜妹妹的識人之術是看面孔來的么?」

周靜覺得自己再說下去也與事無補,這祁連嘴上句句嘲諷,偏她眼下還不能拿他怎麼著,畢竟若是將他趕出兵營的話,兵營里的士氣會更加地低落。

沉思片刻,她道:「祁將軍何出此言,本姑娘想和誰探討機密就和誰探討機密。本姑娘和誰探討機密還輪得到祁將軍來指手劃腳了?」

不等他回話,她便下了馬,揚長而去。

在她走後,祁連帶著嫉妒的眼神看著鄭杭肅,對他道:「鄭杭肅,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在這樣的時候帶著周靜外出卿卿我我……」

他話音落後,見鄭杭肅並沒有回他,只是下了馬,將馬匹丟給邊上的小廝,便一言不發地離開了他的旁邊。

他竟然敢這樣對他,這是對他徹頭徹尾的蔑視,他氣得渾身發抖,看著他的背影孤傲地遠去。

見許多士兵都圍在自己身邊,看著自己,那神情是看笑話似的,也不知道是在笑話誰,他高聲道:「都在這兒幹嘛!周靜回來了,都回自己帳篷里去!」

這也就是天冷,他自己不想出來訓練,要是今日晴天,他肯定能讓他們都沿著山間的這塊空地跑上一百個來回,好瀉瀉心裡的無名怒火。

這日晚上,周靜睡下以後,便想著從昨日到今日發生的事情,想著想著又想起太子蕭的大兵臨近,心裡的緊迫感便愈加地強烈了。

胡思亂想間,正想要睡著時,突然聽到自己帳篷外的士兵道:「祁將軍,周靜郡主這兒不能進出。」

就聽到祁連醉熏熏的聲音說道:「怎……么,這兒……鄭……杭肅……那小子……能……進,我……就……不能……進?你給我……閃……開!不閃開……小心……我……的劍……不長……眼……睛!」

本來睡意朦朧的她一下子驚覺地坐了起來。

剛剛從床上坐起,就看到了祁連邁著醉意的步子向她的床走過來。

「周靜……妹……妹,咱倆……好好……聊聊,我也……要和你…..探討……一下……機密。你……能和……他探討……機密,就能……和我……也探討……機……密。你們……女子的……機……密,總是……讓人……浮……想……連……篇,哈……哈……哈,來,咱……們探……討探討,你……的機密……是什麼……樣子的。」

在他口中,「機密」這個詞讓她覺得不堪入耳。

就在這時,他朝她撲了過來,一下將她壓在身下,嘴裡還說著更加不堪入耳的話:

「你看,你……確實……是這麼……美貌,想必……你的……機密……之處也……更加地……美貌,既然……鄭公子……能享用,本將軍……憑何……不能享……用?

「請祁將軍自重!」她憤怒地將他往上推。

他的酒氣薰得她想吐,而他的話更是讓她火冒三丈。

他卻一把將她的衣服撕了,道:「他能撕你……的……衣服,我也……能!」

「你說……,咱倆……認識多久了?不比……他早……得多?當年……你父親……告訴我你……拒絕我是因為……當時還小,我還……信以為真,以為你長大了……就能娶你,敢情你是一直……等著……這個……小白臉,我……告訴你,你想嫁……他,門都……沒有!要是……我今天……把你給糟蹋了,我看他……還能……要你么?他不會……要你了,但是……我不嫌棄……他享用……過了你,這就是……我和他的……區別,我是……愛你的,他呢,他……可一點……也不……愛你。他可是……看都不看……你一眼。」

這時周靜帳篷外的士兵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他不敢冒然進去阻攔祁連,畢竟在這軍中沒誰敢得罪他,自己也不敢。

若是自己阻攔的過程中被他醉酒中刺死,這也是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但是,任由這種事情發生,他也心有不安。

他知道周靜不可能看得上祁連,萬一在這種情況下被他糟蹋的話,她的一輩子算是完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4章

5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