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單挑

第317章 單挑

秦武道:「何方的普通百姓?」

鄭杭裴道:「關你鳥事?」

和太子殿下同行的陸世康在最開始就認出了鄭杭裴,不過他故意表現得沒有認出來。

只因他認同青枝的說法,鄭杭裴是個再單純不過的人。

突然冒出來攔住大軍去路並讓太子蕭出去這事就能說明,他似乎單純得過了頭。

太子蕭以為鄭杭裴是被昨日下午周靜的士兵散播謠言所蠱惑的熱血少年。

於是他命令道:「秦武,不必和他廢話,將他趕走就是。」

這時鄭杭裴看了看太子蕭,道:「你就是太子蕭吧?」

有權力做出命令的,都是有權勢的。

秦武道:「大膽,你竟敢直呼太子殿下之名!」

「哼,我就直呼了!怎麼地吧!太子蕭,你要是有膽量,就過來和我單打獨鬥!」

說著,他亮了亮手中的劍。兩隻手一起持著它向前伸著。

這劍還是他清晨出來前拿的他其中一個護衛的劍。那時他還在睡著。

之所以一個人出門,因為他知道自己會遇到勸阻。

太子蕭看了看他拿劍的姿勢,道:「小夥子,你哪天先學會把劍的姿勢了,再來和我單挑。」

劍的正確握法是雙手同持,利手在前,大拇指主要與中指相扣,力壓食指與無名指。後手則是大拇指與食指相扣,力壓中指。雙手間距一拳,前手緊靠劍格,後手緊貼劍首。

會劍法的人,可以達到劍一上手就握得正確而牢靠。

但鄭杭裴的持劍之法卻像是孩童在手持木棍似的,利手的大拇指與食指相扣,壓著中指與無名指。後手則更是隨意一握。他雙手之間的間距只有一指。

鄭杭裴道:「怎麼握劍不重要!你有膽量就出來和我單挑!」

秦武覺得眼下這種情形甚是可笑,一個連劍也不會握的人來找太子殿下單挑,這人是腦子裡缺根筋了吧?

就算再怎麼聽信別人謠言,也不能一腔熱血到此種無知的地步。

太子殿下要是真和他單挑,那才是要笑掉人的大牙了。

於是秦武目光帶著匪夷所思的神色看著鄭杭裴道:「這位小夥子,讓讓路,我們還要行路,你有怨氣說明你是受了別人的謠言蠱惑,太子殿下沒有做任何傷天害理之事。」

鄭杭裴怒氣沖沖道:「沒做傷天害理之事?那鄭家的宅子怎麼被燒的?平康王怎麼被刺死的?短短兩個月發生兩個異姓王去世之事,能是巧合?」

離家以前,他本來並不知道自己父親的身份,更加不知道平康王周鵬,所有的關於父親的事情和平康王周鵬的事情都是在他離家的這段時間裡在民間聽到的。

「年輕人我想告訴你,有些事情並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那樣。」秦武道。

「你廢話少說!我就問你後面那個人,敢不敢和我單挑!不敢就是貪生怕死!」鄭杭裴仍然拿著劍道。

「太子殿下,要不要強行把他趕走?」秦武道。

太子殿下道:「不必,孤要和他聊個幾句。」

「是,太子殿下。」秦武道。

「小夥子,你姓甚名誰?」

「無可奉告!」

「孤與你有何怨仇?」

「你火燒鄭宅,派人行刺平康王,便與我有仇!」

「你看到孤親自火燒鄭宅了?看到孤派人行刺平康王了?」太子殿下問道。

「不是你還能有誰?」

「不管作何推測,總要有依據,沒有依據的推測便是無稽之談。」

「哼!你有心去做,還能讓人找到證據?」

「那孤說是你做的這些,也一樣可以。」

「太子蕭你在說笑吧!少說廢話!乾脆點,你敢不敢和我單挑!」

「單挑倒是不必,孤只想教你一下握劍之法,等你劍術了得時,再來和孤比試比試。」

「那你過來!」鄭杭裴無非想讓太子蕭靠近他。

太子蕭騎馬走近他,道:「一,你這握劍的力道握得太緊,反而使不上力。二,握劍之時利手需在前,大拇指需與中指相扣,力壓食指與無名指。後手則是大拇指與食指相扣,力壓中指。雙手間距在一拳左右,前手緊靠劍格,後手緊貼劍首。聽明白了嗎?」

「利手是什麼意思?」

「利手便是你能使得上力氣的手。若你不是左撇子,便是右手。」

鄭杭裴見太子蕭離自己只有三尺,假裝按照他的說法換個握劍的姿勢,在裝著目不轉睛地調整的時候,便一劍往太子蕭襲來。

劍距離太子蕭的身子還有一寸的時候,他的劍一把被太子蕭徒手握了過去。

劍於是被握在了太子蕭的手裡。

「你看,你連劍都拿不住,怎麼和孤比試劍法?」太子蕭微笑看著他道。

「你還我的劍!」

「劍還給你可以,但你可不能再冤枉孤了。回去以後好好做你的平民百姓。」太子蕭說著將劍還給了他。

「哼,不需要你來教我如何做!」

「太子殿下,難道就這樣放他離開?」秦武疑惑說道。

他剛才可是向太子殿下刺過一劍。

剛才他刺向太子殿下時,可把秦武給嚇了一跳。好在後來有驚無險。

雖然沒成功,但有行刺的行為,已經夠給他定上死罪了。

「放他走吧。」太子殿下道。

「快走快走!」秦武此時對鄭杭裴吆喝道。

鄭杭裴沒想到太子蕭會放過自己,在他心裡,太子蕭心狠手辣,無惡不作。

見太子蕭竟然放過自己,他自然也不會滿懷感激,實際上他對他的恨意並沒有絲毫的改變。

他從太子蕭手裡拿回劍以後,就往邊上的樹林騎去。

他決定回去以後自己要好好向兩個護衛學習劍法,有一天他會再一次出現在太子蕭面前的。

太子蕭看著樹林里遠去的他的背影道:「此人甚有意思。」

像他這麼莽撞的少年,他還是第一次遇見。

秦武笑著說道:「這怕是個傻子吧……」

後面近距離的其他士兵也一起笑了起來。

在眾人大笑之時,陸世康看著鄭杭裴的背影,目光里卻比別人多了些其他內容。

他的目光里沒有任何取笑之意,反而是憐憫的成分更多。

他想,不知道有一天他知道真相時,會是什麼心情?

一個少年孤身一人擋住隊伍的去路要和太子殿下單挑這事,也傳到了後面的士兵那裡。

消息是一點點傳到後面去的。

青枝在人群的中間,知道這個消息時,鄭杭裴已經離開了。

也不知為何,她一聽是個十五歲左右的少年來找太子殿下單挑的時候,就猜到了來人是鄭杭裴。

知道他無恙離開時,她才鬆了口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7章 單挑

5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