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誰欺負她

第404章 誰欺負她

也是在這個夜晚時分,周靜剛剛躺在床上想要睡覺,突然聽到一陣哭聲。

哭聲是女子的聲音,是在她這屋子的西邊那間里傳出來的。

她連忙起了床,想去看看是誰在哭。

反正也不會是別人,肯定是那日來的兩個姑娘之一,玉兒和她妹妹春兒。

從哭聲里聽不出來是誰。

她來到她們的房間里,就見春兒坐在床沿上手抹著眼淚哭著,燈光之下,一幅樣子如同梨花帶雨,她姐姐玉兒在邊上撫著她的肩膀低聲安慰著她。

「怎麼了?春兒,你哭什麼?」周靜問道。

兩個姐妹看到周靜過來,立刻起身行禮。

玉兒行禮後站直了身子,神色有些悲痛說道:「姐姐,我妹妹之所以哭,是因為她……遇到事情了。」

「春兒,你說,你遇到什麼事情了?說出來,姐姐為你作主。」周靜對春兒道。

春兒邊啜泣邊道:「姐姐,妹妹不敢說。」

周靜聽她說自己不敢說,有些疑惑,又問:「因何不敢說,可是這營里有人招惹你們了?」

自從這兩個姐妹花來后,她們有時跟著她一起出去時,她就常常能感覺到一部分士兵們投來的好奇又火辣的目光。

說起來,這兩姐妹長的確實不錯,剛來時看起來面黃肌瘦,但沒幾日便白白嫩嫩,兩人的眼睛都水靈靈的,似是含著一汪秋水似的,甚是勾人心魄。

所以,周靜便猜測,定然是有哪個士兵或是將士膽敢打她們的主意了。

士兵們一般不會有這麼大膽,最有可能的是將士。

春兒道:「沒有人招惹我。是我自己命不好。」

周靜道:「沒人招惹你,那你哭什麼,是想起你父母了么?」

春兒搖了搖頭。

玉兒這時道:「春兒,你不敢和靜姐姐說,要麼我來幫你說,這事你現在不說,他以後還是敢於這樣對你的。」

「他?他是誰?」周靜問。

春兒道:「沒有沒有,沒有任何人。姐姐,你可莫要瞎說。」

玉兒道:「我哪有瞎說,昨天靜姐姐睡著后,你便被鄭公子叫到他房裡,一晚上都沒回來。我昨夜都快擔心死了。今日他定然還是想把你叫到他那兒去,你難道還要去?這事能瞞一時,還能瞞一世不成?」

「鄭公子?哪個鄭公子?」周靜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似的說道。

「就是那個鄭公子。妹妹可不知道這兒還有別人信鄭。若有也是不起眼的小兵,稱不了公子。」玉兒道。

周靜又驚又疑,問:「你剛才說他做了什麼?」

玉兒道:「他昨夜在你睡著以後,來到這兒將我妹妹叫到他那房子里去了。到了第二天天快亮我妹妹才回來。回來就開始哭。因為我妹妹知道姐姐您一向喜歡鄭公子,所以不敢把這事告訴你。」

「此事當真?」周靜高聲問春兒。

「沒有的事,請姐姐千萬不要相信我姐姐的胡說八道。」春兒連忙跪下,道。

玉兒這時帶著怒氣說道:「妹妹,我知道你是怕靜姐姐難過,也怕靜姐姐因此和鄭公子置氣,更怕靜姐姐會遷怒於你。可是,咱來這兒是混口飯吃的,可不是給人當陪床還不敢說的。」

春兒這時一跳腳,道:「姐姐,你怎麼什麼事都往外說?咱們在外面本來就吃不飽,現在你在這兒胡說八道,咱們還能繼續呆這兒嗎?」

玉兒道:「鄭公子既然對你做了那等不恥之事,自然得讓他負責才行。」

春兒道:「姐姐你胡說什麼?妹妹身份低微,怎麼敢讓鄭公子負責?本來你不胡說八道,咱們還能在這兒呆下去,現在只能另謀住處了。」

兩人正一言一語著,就聽周靜冷冷對春兒道:「春兒,你把衣服脫了。」

玉兒和春兒都是一愣,同時說了句:「什麼?」

周靜繞了春兒一圈,看了看她那身淺藍色的衣服,道:「對,就是現在,把里裡外外的衣服全脫了。」

這衣服還是她借她給她穿的。這兩姐妹現在身上的衣服全是自己借給她們的。

春兒聽周靜讓她脫衣服,嚇得魂飛魄散,道:「姐姐是要懲罰我么?」

脫個精光被她在這樣的晚上趕出去?或是還有其他酷刑?

她越想越怕。

「只是讓你脫衣服而已。」周靜冷冷說道。

「那姐姐是想……驗身么?」春兒低頭輕聲道。

「等你脫了以後,換身衣服,把你身上的這身衣服拿到我房裡來。」

她說著便離開了這兩姐妹的房間。

在她離開后,玉兒看著春兒道:「周靜什麼意思?為什麼讓你脫衣服帶去?」

春兒擦了擦臉上的淚水,道:「誰知道,她讓我脫我便脫給她。」

「那我先避避,你脫吧。」玉兒道。

沒過多久,春兒便換好了衣服,然後拿了她脫下來的一身淺藍色的衣服和裡面的白色內衣,拿到了周靜的房間,見周靜就在房間里背對著她進來的方向站著,燈光之下她的背影看起來心事重重。

她低首垂眉走近她,道:「姐姐,衣服在這兒了。」

她說著將衣服放在上房間中的圓桌子上。

「好了你退下吧。」

「姐姐不打算處罰我么?」春兒疑惑地抬起目光,看著周靜問。

「你是受害者,不是么?」周靜背對著春兒道,冷冷地說了一句。

「可能鄭公子昨日只是喝醉了,所以才……」

「你退下吧。」周靜打斷她道。

「是,姐姐。那妹妹就退下了。」春兒說著彎腰退了出去。

周靜這時才轉過身來看著春兒的背影,面上現出複雜的神情。

她不敢相信今日春兒說的話,難道,自己從來不是鄭杭肅喜歡的類型,所以他才那麼有定力?

莫非,他喜歡的是春兒這樣的?

雖然房間里燈光昏黃,還是能看出這春兒的背影婀娜多姿,一步一行間韻味十足。

在她的背影出了自己的屋子以後,她看了看她剛才放在桌子上的衣服,這是她以前只穿過一兩次的淺藍色衣服,下面還有她給她的白色的內衣。

她將手放在上面,暫停了片刻,便開始解開自己的衣帶。

她要把這身衣服換上,然後去找鄭杭肅。

她還要把頭髮梳成春兒常梳的模樣,兩邊各有一個髮髻。

對,她要打扮成春兒的模樣,去找鄭杭肅,去辨別春兒和玉兒兩人說的是真是假。

若她們說的是真話,那可是顛覆了她對他以前的認知。

他竟然並非真正的冷血動物,也是有七情六慾之人?

若他果然喜歡的是春兒這樣的,她便退出,成全他們。

畢竟,他從來也沒有對自己說過任何一句情話,一句也沒有。

想到這兒,她心裡有些苦澀。

匆匆換好了衣服,她便來到院門處,對站在院門處守門的兩個士兵中的一個道:「你去告訴鄭公子,有人在西山崖下等他。」

這士兵便連忙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4章 誰欺負她

7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