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雪夜

第406章 雪夜

然而,也只是片刻。

他突然之間把她推開,然後開始起身,走到床邊穿外衣。

在黑暗中,她聽到了他穿衣服的聲音,問:「你要去哪?」

他聲音低啞道:「練劍。」

她感覺他練劍是假,想找個借口躲開自己是真。

「那......你什麼時候回來?」她問。

「你先睡吧。」他道。

提了劍,他便走了出去。

東南方向有一大片訓練場,從半下午時分下的雪現在還在下著,他踩著積雪一路往訓練場走去。

他沒走太遠,游德便開了門,跟上了他。

這游德是聽到兩次隔壁屋子的的開門聲,有些疑惑,便決意起床看看是什麼情況。他開門往南一看,就看到鄭杭肅的背影在雪花飄飄的巷道里往南走。

游德跟上鄭杭肅后,問:「公子,你這大晚上的是要去哪?」

「練劍。」

「可是這大晚上的,還下著雪,為什麼非要去練劍?」游德不解地說道。

他沒有得到任何回答。

待他跟著鄭杭肅來到了訓練場,就站在場邊看著鄭杭肅練劍。

他發現了一點讓他疑惑的地方,那就是,他的公子今日練劍不在狀態。

平日里她極少出錯,今日卻頻頻出錯。

他彷彿心思在別處,而不是練劍上。

「公子,您今日……是不是有心事?」

沒聽到他公子的回答,他嘆了口氣。

他彷彿知道鄭杭肅因為什麼而心不在焉。

作為下人,他能明顯的感覺到鄭杭肅在每次周靜出現的時候的那些極微妙的變化。

這種變化普通人看不出來,但他作為日日跟隨著他的下人,瞭然於心。

明明公子也是個凡人,卻非要保持無欲則剛的狀態,可以想見,他需要多強的定力了。

比如現在,也不知道為什麼,雖然公子一句話也沒說,游德似乎也能猜出公子是因為什麼而心不在焉。

雖然此時周靜不在這兒,但是,他好像能感覺到她就在自己公子的心裡徘徊著似的。

看著他練了一會兒以後,他道:「公子,您今日既然無心練劍,那我去生火,咱們一起在雪地里烤烤火吧。」

說完,也不等他公子回應,他便去山崖下尋找枯枝去了。

訓練場便在山崖邊上,不一會兒,他便撿了一小堆枯枝,將它們堆到訓練場以後,他便回自己房拿火石去了。

他不只拿來了火石,還拿了兩個小凳子,他自己先坐了其中一個凳子,用火石生了火以後,他邊向火堆里放樹枝邊對還在練劍的鄭杭肅道:「公子,別練了,快來烤烤火。」

待鄭杭肅坐在另一隻矮凳子上以後,游德觀察了一眼他公子,就見火焰的照射之下,公子的目光專註地看著火焰。

由於過份專註,他有理由懷疑他的心思根本不在火焰上,而在別處。

他不由猜想著,今日莫非有什麼事情發生,要不然,公子怎麼會突然出來練劍?

不過他明白,從公子這兒,是問不出什麼的。

公子向來沉默寡言,不會向任何人吐露心跡。

為了讓他分分神,他提及了另一件事情,「公子,小公子他們也不知道去哪了,他們幾個出去找了這麼久也找不到,小公子會不會出什麼意外了?」

「繼續找。」就聽他公子回道。

「早知道,還不如讓他們到兵營里來,就沒什麼事了。」游德道。

見他公子沒迴音,他便也不作聲了。

他到現在還不太了解公子對小公子的態度是怎麼樣的。

所以也不敢多說什麼。

距離訓練場四十丈遠的鄭杭肅的房間里,周靜起床裹了外衣,打開了窗戶。

雪和風一起便從窗口飄進了屋裡,揚起她的映著雪色的秀髮。

她從窗口那兒往訓練場上看去,看到有兩個人在火堆前坐著。

她猜出他們是誰了。

一個必然是鄭杭肅,另一個她猜測大概是游德,或是鄭杭肅別的護衛。

她面孔痴然看著那兒。

火焰在雪地里明滅著,兩個身影在大雪紛飛之中靜靜端坐著。

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在她心頭升起。

這兒距離那兒並不太遠,她距離他無非就是四十丈遠的距離。

和他之間心裡的距離,卻彷彿需要她走上一生一世。

也許,就算走上一生一世,她也無法真正地抵達他。

她又關上了窗戶,一個人在床上躺了下來。

躺在黑暗裡,一種孤獨的感覺瞬間襲擊了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6章 雪夜

7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