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被識破

第430章 被識破

青枝本來以為自己會安然無恙地在這兒呆上幾天,但第二天一早她就發現自己錯了。

第二天天剛亮,她起床吃了飯以後,就見有幾個人和齊明一起向她走來。

兩伙人和齊明一起走到她跟前時,其中一人問齊明:「這就是昨天來的那個?」

齊明道:「對,我介紹一下,他叫秦康。」

剛才說話的那人道:「他叫什麼我不關心,但是,我們得把他帶走。」

齊明驚訝道:「什麼,帶走?帶去哪裡?」

那人道:「牢里。」

齊明道:「什麼?牢里?你們是不是聽錯命令了,秦康昨日可是救過周靜郡主的。」

那人道:「我沒聽錯,關的就是他。」

那人說著便和其他人一起把青枝的雙手綁了起來,然後帶著她往西北角的那個牢里走去。

那片牢房共有六間,她被關在了從最北面那一間。

當青枝被關在牢里以後,那伙人便鎖上了外面的牢門。

青枝環顧了一下自己所處的空間,就見這是一個除了角落裡的一張木床之外什麼也沒有的空屋子。屋子是由青石磊成,地面亦是青石,光是在這陰冷的房間里站著,也能感受到無所不在的寒氣。

在這房間里,青枝邊徘徊邊凝眉思索著,她想到,一定是鄭杭肅昨日認出了自己。

但他到底是怎麼處置自己,她便不敢隨意猜測了。

開始的這兩天將至關重要。

如果他想要派人處死她,不會讓她在這兒活過兩天。

但如果他念及自己曾經救過周靜的命,或許就只是將自己囚禁在此處,但囚禁到何時,她便不知道了。

也許,會一直囚禁下去,一直到戰爭結束?

.

齊明和那伙人回去的途中,齊明仍然試圖問出那伙人將青枝關起來的目的,但他問來問去,終歸是沒有問出個所以然來。

在齊明看來,青枝對周靜郡主這麼重的恩情,反而被囚禁起來,這事肯定不簡單。

他甚至開始懷疑青枝的真實身份了。

她出現的有些突然,那天中午他去那個鎮子里運菜時,柱子對他說了一個可憐的姑娘差點被親生父親賣掉的事情,他當時沒有一點兒懷疑。現在看來,似乎不無疑點。

首先,她作為一個村姑,竟然能知道解毒的辦法。

而她當時說的是她的鄰居是個大夫,不說一個鄉下的大夫本身就醫術一般,就說她只是一個偶爾去那兒玩玩的,能讀得到人家的醫書?

還有,這姑娘說自己身世可憐,得不到父親寵愛,但她看起來卻不是那麼可憐的人。一個從小得不到父親寵愛的人,一定是膽怯的,目光可憐兮兮的,但她卻看起來很坦然。

但是,如果她到這兒來有什麼壞心眼,那她又為什麼救周靜郡主呢?

這一點是讓齊明非常疑惑的地方。

所以,這被囚禁起來的姑娘到底是敵是友,他一時之間無法輕易判斷。

他決定哪天找個機會看能不能有和這可憐的姑娘見面的機會,問問她,看能不能問出點什麼。

.

話說周靜在連著吃了幾日的由游德親自去伙房那兒熬煮的葯湯以後,身子便一天天地好了起來。

這幾日鄭杭肅一直對她寸步不離,而游德也時不時地過來看看有沒有需要他忙活的。

她想到,自己身邊的那些士兵根本不知道何人可以信任,可以信任的,竟然只是鄭杭肅和他的護衛,心裡不由有些複雜。

第三天時,她想當面感謝那救她性命的新來的後勤兵,於是在游德端來葯喝了以後,讓游德去叫那位新來的後勤兵,說自己要當面感謝他。

游德沒動,只是道:「周靜郡主,那個新來的後勤兵被關起來了。」

周靜疑惑問道:「什麼要將他關起來?」

游德道:「他是太子蕭那邊的人。」

周靜道:「什麼,他是太子蕭那邊的人?你是如何知道的?」

游德道:「周靜郡主,他和太子蕭一起去過鄭宅,被我家公子認出來了。」

周靜沉思片刻后,道:「那他因何救我?」

游德道:「也或許是因為他身為大夫,聽說您身中劇毒,不忍心見死不救吧。」

周靜沉默了一會兒,道:「你們把他關在何處了?」

游德道:「就是西北角那個牢里。也沒把他怎麼著,只是暫時先關起來。」

周靜便沒再作聲。

也許,若不是這個太子蕭身邊的人救了自己的命,她一定會下令將他處死。

但眼下,囚禁他還是處置他,是她需要好好思慮才能決定的問題。

就在她凝眉思慮時,就見鄭杭肅從外面進了院內。

游德一見到自己公子來了,便知道這是自己該退下的時刻了。

這兩人眼下有多麼如膠似漆,他都看在眼裡。

在游德退下以後,周靜對鄭杭肅道:「這幾日雪化得差不多了。他們在外面練兵了么?」

雪未化那幾日,訓練場無法站人,因為就算把雪掃乾淨了,雪上的冰也能使人滑倒。

鄭杭肅點了點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0章 被識破

7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