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說不清楚

第437章 說不清楚

陸世康用極其正經的語氣答道:「我與她是從今年初秋開始當兄弟的。」

陸知府又別有深意地看了陸世康一眼:「那之前你們也認識,如何就當不成兄弟?」

「有些事情需要機緣......」

「怎麼,兩個男子也會用到『機緣』這兩個字嗎?」

「父親......」陸世康無奈說道。

「為父前些日子聽到許多關於孔青之的傳言,世康,你若能誠實回答為父的提問,為父或可考慮一下你的請求……」

陸世康沉默了片刻,道:「父親想問的我可以如實回答。」

接下來頓了頓,道:「我的答案是,父親的猜測是真的。」

他提前回答了陸知府想要問的問題。

陸知府:「你說那些傳言是真的?」

陸世康沉默著點了點頭。

陸知府說道:「所以,你想英雄救美?」

陸世康道:「談不上英雄救美,孩兒從來不是什麼英雄,只是孩兒明白,若她不在世上了,孩兒便會覺得人間甚是索然無味……」

「呵!你是在這兒要挾為父,無論如何也要給你搞到假腰牌?」

「孩兒不用威脅父親,父親剛才已經答應了孩兒,只要孩兒誠實回答父親的問題,父親您便會答應孩兒的請求……」

「為父還有一個問題想問,你這一次又能愛一個姑娘多久呢?」

若時他又只是心血來潮愛一個人,隨後又始亂終棄,要他去幫他這個忙,他倒要考慮一番了。

這畢竟是極其冒險的事情。為了一個只愛一段時間的姑娘,他不能讓自己的兒子去冒險。

「孩兒說不清楚。」陸世康沉默片刻后回答道。

「說不清楚?也是,你大約每次都以為自己會愛一個人長長久久的,然而每到了一段時間以後,你便又愛上了另外的姑娘。」

「孩兒說不清楚,是因為孩兒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所以無法回答父親您這個問題。孩兒很明白的是,會愛她到某日自己閉眼的那一刻。」

陸知府看了看陸世康的神情,覺得他說這話時面孔甚是鄭重,突然之間明白了什麼。他問:「那你能告訴我你喜歡她那一點嗎?為何那麼多美麗的女子你都棄之不理,反而會對她如此情深意重?」

這個兒子能真心實意愛一個人,是他很願意看到的,但是,他實在疑惑,孔青之是哪裡打動了他。

「孩兒......說不出來。」

她有的優點這世上許多女子都有,所以,那些優點便不是他愛她的真正原因。

「說不出來?」

陸世康點頭一笑,道:「對,說不出來。不過父親應該會喜歡這樣一個兒媳。」

「你為何這樣肯定?」陸知府看了他一眼。

「因為父親將會有一個不會動輒哭哭啼啼的兒媳,孔大夫將是一個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能冷靜應對的兒媳,同時,她也是個特別有主見的人。」

陸知府饒有興緻地說道:「哦?看來這的確會是我喜歡的兒媳。不過,就怕她成不了陸家的三少夫人。孔仲達自她出生便把她當男子養,怕早就做好了以後讓她的夫君接管孔家藥房的打算。你又不會醫術,怎麼可能會是他的如意女婿?」

「那便只有靠父親你了。」

「靠我?你的意思是我能不能擁有這樣一個與眾不同的兒媳,就看我給不給你機會讓你深入敵營去解救她了?若你能成功解救她,孔仲達便有可能看在你救了她女兒一命的份上同意你當他的女婿?」

「確是如此。」

「你啊,倒是給我將了一軍。讓你救她,你便有危險,不讓你救她,為父便少了一個合心意的兒媳。哎!」

「父親您剛才已經答應過了......」陸世康提醒他道。

陸知府面有難色說道:「對,我是答應你了,可是,一想到要你去冒險,為父就想反悔啊!在這種事情上,為父做不到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父親,若孔青之出了事,孩兒雖生猶死。若果真和他一起在敵營死去,孩兒也無怨無悔。」

陸知府凝眉沉默片刻后嘆了口氣,道:「好,我同意你。不過,你到了敵營,切記謹慎行事,務必活著出來!」

「父親放心,孩兒會加倍小心的。」陸世康道。

「你先回去吧,在府里等著,為父馬上就開始給你操辦這事。」陸知府道。

陸世康便起了身,身軀微躬說了句:「是,父親。」接著便往外走去。

陸知府面色凝重地看著他的背影,嘆了口氣。

陸世康剛剛回到自己院里,便看到他四妹陸媛清正呆在院里和齊方說話,邊上站著吳山,周大周三。

見他過來,陸媛清興高采烈地道:「三兄長,你回來了?是不是再也不用去了?」

陸世康沒回答她,只是道:「你怎麼來了?」

陸媛清道:「我來看你啊,我剛才聽說你回來了,怎麼,三兄長你就一點不想看到自己親妹?」

陸媛清見自己三兄長神色凝重,並沒有一點兒想開玩笑的樣子,於是悄悄問站在邊上的齊方:「齊方,發生什麼事了?」

齊方道:「孔大夫現在生死不明。」

齊方說出來這話以後,又擔心自己是不是透露了三公子的秘密。但他隨即想到,在旁人眼裡,也許三公子和孔大夫就是普通的兄弟關係,因為兄弟出事而擔心這不也是挺正常嗎?這麼一想他這才略略地放了些心。

陸媛清聽了齊方的話以後,用震驚的語氣說道:「什麼?孔大夫出事了?出了什麼事?」

「去了敵營,然後我們再也找不到她了。」齊方道。

「那怎麼辦?」陸媛清用擔憂的語氣說道。

就在她話音落後,就見院門那兒匆匆進來了一個人,她定睛一看,是何櫻,她猜這何櫻肯定也是剛剛聽說自己三兄長回來,所以才跑這兒來的。

這何櫻到了門口,發現陸媛清也在這兒,院子里站著她三表哥這兒所有的小廝,於是停了一下步子,但很快又鼓足勇氣走了進來。

她邊走進來邊道:「三表哥,聽說你回來了,我便趕緊過來看看。三表哥你是來了就不再去那兒了嗎?」

她聽說陸世康回來的時間和陸媛清是近乎同時的,但因為她特意打扮了一番,所以才在陸媛清之後趕到的。

今日她身穿大紅綉荷葉邊的棉襖,披了一件錦白色披肩,頭髮上特意叉了她最喜歡的石榴紅寶玉發簪。到他這兒以前時,她走路極快,匆匆忙忙,現在到了院子里,才做出婀娜多姿的步態來。

陸世康沒回答她,只是對也站在院子里的吳山道:「吳山,去點蠟燭。」

吳山連忙道:「是,三公子,我馬上去點。」眼下已經黃昏,是要開始點蠟燭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7章 說不清楚

7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