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 借宿之處

第467章 借宿之處

齊方睡的屋子是西邊側屋的中間那間,陸世康和孔大夫睡的是西邊側屋的靠北那間。

老婆婆見陸世康抱著個人,把他帶到的是一個有兩張床的房間,又因為他抱著人不方便自己鋪被子,於是在將他帶到房間里后,沒有離開,好心地給他鋪被子。

房間里的兩張床是並排放著的,都是床頭朝西,床尾朝東,兩張床中間有一個寬約五尺的過道。

房間里有個柜子,立在東牆那兒靠近門口處。柜子距離床尾也就是幾步的距離。

老婆婆在將被子從柜子里拿出來的時候說道:「小夥子,你抱的這個小夥子為什麼睡那麼沉?」

陸世康回答道:「她喝了點酒。」

老婆婆道:「酒是最傷身的,你們這些小夥子還是得少喝點酒。」

陸世康道:「老人家言之有理。」接著話題一轉,「老人家,晚輩想拜託您一件事情。」

老婆婆問:「什麼事情?」

陸世康道:「明日或今晚或許有人會來您這院子里找人,請您和您的夫君千萬不要告訴他們我們在您家這兒住宿。」

老婆婆暫時停下了手上鋪被子的動作,迴轉身面帶警惕地看了他一眼,問:「怎麼,你們莫不是遇上什麼壞人了?」

她目前能確信這三個人是好人,從那個已經單身一人去睡覺的小夥子翻牆頭進來又翻牆頭出去挨凍的那件事她就能確信這一點。而好人肯定是和好人交往的,那麼這兩個小夥子肯定也是好人。既然這三個人都是好人,那麼那些要找他們的,就肯定是壞人了。

在她眼裡,壞人是和好人是絕對相對立的。

陸世康道:「他們是土匪,而我們剛剛從他們那裡脫險。」

老婆婆驚呼道:「什麼?你們遇上土匪了?」

陸世康道:「是的。所以,能不能請老人家您在他們來的時候就說從來沒有見過我們。還有,為了避免他們看到我們的馬猜出我們正在您家裡,晚輩還想勞煩你們順便把我們的馬藏在你們的諸如放牛或是放羊的房間之類的地方。」

老婆婆道:「放心,這事包在我身上。我等會就把你們的馬牽到我家的牛棚里去,並且把牛棚的門給關好了。若有人來啊,我肯定不會說半個字的,不過,明日若他們來時,你們聽了他們的聲音得趕緊先藏好。」說到這兒她環顧了一眼這個房間,「就藏在柜子里吧。」

陸世康道:「好。晚輩先在這兒感謝老人家幫忙了。」

此時老婆婆已經鋪好了一床被子,對陸世康道:「這是應該的,我這人啊,最恨的就是那些壞人了。快,你先把抱著的這個人放在床上。」

陸世康於是往床邊走去,將青枝放在床上以後,他對老婆婆道:「老人家,另外一張床晚輩自己鋪便可。」

老婆婆道:「看你平時應該不怎麼做事的樣子,還是我來吧。」

老婆婆手腳利落地鋪好這另外一張床,方才離開。離開后,她就告訴了她老伴剛才陸世康給她說的事,讓她老伴兒先把馬牽到牛棚里去了。

回來后,她就喝老伴兒商量著明日該怎麼面對土匪的問話。說了快一刻鐘,兩人方才睡去。

接下來一夜無話。

.

第二日天還未亮,老婆婆和老頭兒兩人就聽到了院門處的敲門聲,敲門聲聽起來很是急切。敲門的人將門拍的「咚咚」地響個不停。

兩位老人家相互對視了一眼,他們猜測來敲門的肯定就是那些土匪了。

說實話,雖然已經商量好了今日該怎麼做怎麼說,在敲門聲真正響起的這個時刻,他們還是產生了恐懼心理,畢竟,他們可是馬上要和土匪打交道了。

他們這輩子還沒和土匪打過交道。

怕歸怕,答應了人家的事情,是不能退縮的。

所以,老婆婆道:「老頭子,你去給他們開門,該怎麼說我們昨夜已經商量過了,你就按昨天我們說好的說就行了。」

老頭兒對老婆婆道:「娟兒,讓我再看你一眼,萬一以後見不著了……」

見他一副神情像是要去就義似的,老婆婆瞪了他一眼,道:「說啥傻話呢,趕緊去。」

老頭兒立馬起床出去了。

到了門口,老頭兒開了門,見門外站了十來個人,個個都是身強力壯的,來人中有一個是下了馬的,其他人都坐在馬上,居高臨下看著他。

他打了個哈欠,對這夥人道:「你們這些小夥子大早上地不睡覺,來敲我家的門,是專門想擾人清夢的嗎?」

下馬的那個年輕人不耐煩地說道:「對不住了,我們是有事而來。請問,你家有沒有三個人來借宿過?」

老頭兒道:「三個人來借宿?昨天晚上確實有個人來到家敲我家的門,說想借宿我家,不過,我可沒給他開門,因為我可不能保證他是好人還是壞人。我家裡就只有我和我老伴,怎麼可能讓他們借宿?」

下馬的這位士兵道:「你真的沒讓他們借宿?」

老頭兒眼睛一瞪,道:「我幹嘛騙你們?這兒的人都是老頭子老婆子,村子里多少年沒留人住宿了。出了問題,誰敢負責?」

下馬的士兵道:「不好意思老人家,我們並非不想相信你,只不過,我聽東邊的那戶人家有人說,他們來你們這邊了,所以過來問問。」

老頭兒道:「他們是來我們這兒問過,和我們沒讓他們進來,這可不矛盾。你們還有事沒有?沒有事我就繼續回去睡覺去了。」說著他便打算關門。

下馬的士兵按住門,不讓他關上,對他道:「對不起老人家,您家我們得搜尋搜尋。」

老頭兒道:「我昨天晚上都沒讓他們借宿,今天也不會讓你們進來搜人。誰知道你們會不會在搜尋的時候順走些我家的東西?我和你們說,我可信不過你們。」

下馬的士兵道:「不好意思,您既然不同意,我們只好強行搜尋了。」

這位下馬的士兵便是周靜的親信士兵,一個時辰以前他醒來清點人數時發現他帶著的人少了三個人,而且少的人里還有孔大夫以後,嚇得差點當場石化。

而且讓他感覺自己受騙了的證據還有一個,那就是那家人都不見了。

他立刻叫醒了其他人,將二十八人分成了三組,用來搜尋孔大夫和那兩位許家兄弟。到了現在,他腿還有些發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7章 借宿之處

8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