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他們去了何處

第468章 他們去了何處

老頭兒見這夥人要強行進院子搜索,一時之間有些著急。他不知道昨夜的三個人醒了沒有,把自己藏好了沒有,於是伸出胳膊攔住他們的去路,故意大聲道:「你們這是要強闖民宅!我可以報告官府,讓他們來捉你們!」

他知道看樣子是攔不住這夥人了,只能拖延一會是一會。不管怎麼說也得讓那三人有時間藏身。

周靜的親信士兵將他的胳膊拿開,道:「我們不偷不搶,只是想進你這院子里找找有沒有我們想找的人。」

老頭兒道:「我說了沒有就是沒有!再說了,我怎麼知道你們不是借故進我家裡搶劫來了?」

周靜的親信士兵懶得和他多費口舌,對身後的士兵道:「都給我下馬,進院搜人!」說話間又扭頭對老頭兒道:「還要借你家的燈籠一用,拿來!」

也不等老頭兒回他話,他已經從他手裡搶過了燈籠。

現在天將亮未亮,院子里剛有一點亮光,屋子裡面還是黑燈瞎火的,什麼也看不見。

在他說話之前,已經有幾個士兵下馬了,在他話音落後,其他還在馬上的人也都立刻從馬上下來了。

老頭兒一個人只有兩隻胳膊,哪裡能攔得住他們。再說了,這夥人個個身強力壯,只要他們執意要進院,他是攔不住的。

那伙人進了院子,就開始在院子里四處搜尋起來。

這院子北屋有四間房,西側有側屋三間,東側兩間,共九間房。院子東北角有牛棚,如今門緊緊鎖著。

士兵們搜了一圈后,包括衣櫃,米缸之類的能藏人的地方都看了,只在北邊正屋東間里看到了還沒起床的老婆婆,沒看到其他人。

周靜的親信士兵還不死心,來到牛棚邊,對老頭兒道:「打開!」

老頭兒道:「這門很久沒開了,鑰匙已經找不著了。」

周靜的士兵直接把門一踢,門很輕易便開了。

他提著燈籠瞄了一眼,見裡面只有幾匹牛和馬,沒有人,便迴轉身離開了牛棚。

接下來,他又在院子里搜尋了一番。村民們喜歡在院子里挖地窯,地窯里一般會存放些紅薯,蘿蔔等物,是個容易讓人忽視的適合藏身之處。他找到地窯,打開地窯的蓋子,用半跪的資料伸頭往裡看了一眼,見地窯里也無非是一堆紅薯和十來只白蘿蔔以及二十來只胡蘿蔔,沒有人在裡面。

老頭兒見他連地窯也不放過,氣呼呼道:「怎麼,你們非要將我家搜個底朝天?我說了他們沒在我家住宿就是沒在我家住宿,你們東找找西找找把我家裡弄成什麼樣子了!還不快離開這兒!」

說這話時他心裡也在納悶兒,昨天晚上他老伴告訴自己,她讓他們藏在柜子里,而今日他跟著那些士兵時,見他們各個屋裡的柜子都打開找過了,卻沒有找到他們的人,那麼,他們去了哪裡了?

周靜的士兵雖然還想繼續搜尋,但顯然其他士兵已經不耐煩了,他們催促他道:「這裡肯定是沒有的,咱們已經搜個遍了,現在當務之急是趕緊去其他村的村民家裡看看,或是看看路上能不能遇到他們。」

周靜的士兵只好從地窯邊起身道:「走,咱們去別處看看。」

這個村子也就只有三戶人家,這三家他們都搜過了,也只能去其他村子或鎮上去搜了。

而因為事關重大,他已經派人去彙報周靜郡主了,他相信她一定會加派人手搜尋的。如果在礁州境內開展天羅地網式的搜尋,他相信他們定然插翅難飛。

所以,就算他們藏在這家裡不出去他也不怕,因為他們總歸要去別處的,只要他們去別處,就一定會被發現。

這夥人走後,老婆婆方才起了床。來到院子里時,她看到老頭兒在往昨日那三人住的西側屋那兒走去。

她也跟在後面,對老頭兒道:「他們那些人沒找到他們?」

老頭兒道:「沒找著,我也奇怪,他們藏哪兒了,我親眼看到他們打開柜子找了,還找了床底下,還往房樑上面看了,他們可以說到處都找了,但是,沒見到他們的人。」

他正說著時,就見昨夜的三個小夥子中的一個從屋頂上走了下來。

那是齊方。

齊方天還沒亮就醒了,醒來后他立即開始留意周邊的動靜。天還沒亮之時,聲音會傳得很遠,只要這村子里任何一戶人家有什麼動靜,他都會聽到動靜的。

所以,聽到最東邊那戶人家門前有敲門聲時,他便立刻起身來到了三公子和孔大夫的房間,到了他們房間門口,他輕敲了一下門,裡面沒有人應聲,他來不及等他們回應,就先推了推門,見門竟然一推便開了,他於是走了進去。

因為屋子黑,他只能先找到桌子,桌子一般都是靠里的,摸黑找到桌子后,他找到了火石,划著火石時,他發現房間里竟然空無一人。這可讓他嚇了一跳。

接下來他又想到,許是三公子和孔大夫已經聽到了最東邊那戶人家門前的敲門聲,所以先藏好了。他便趕緊回到自己房間里。本來他打算藏在衣櫃里的,後來一想萬一來尋的人打開衣櫃呢?

他想到一個適合藏身的地方——屋頂。

眼下這夥人既然已經來到這兒尋人了,他們能看到的只能是南邊,因為這三戶人家的院子都是開在南邊的。北邊的屋頂他們是看不到的。

所以,先從南邊牆頭處上了屋頂后,他便匍匐前進,往北爬去,到了屋頂北邊時,他便趴在那兒一動不動了。

當那伙人來到這邊來找人時,他趴在屋頂上可以聽見他們和老頭兒的對話。

當聽到他們離開后,又過了片刻,確信他們走遠了,他才下了屋頂。

老頭兒見他從屋頂上走下來了,問:「你們竟然藏到屋頂上去了?這倒是個最好的藏身之處了,他們兩個怎麼還不下來?」

齊方道:「我不知道他們藏在何處了。我一個人藏在屋頂的。」

老頭兒震驚道:「怎麼,你們不是一起藏的?」

齊方道:「不是。」

他現在想趕緊找找三公子和孔大夫,他覺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對勁兒。

見老頭兒提著燈籠,他道:「老人家,燈籠借我一下,我去找找我家公子。」

老頭兒便把燈籠遞給了他。

齊方提著燈籠再次進了三公子的房間。他本來尋思著,這次該能在房間里看到三公子和孔大夫的影子了,因為那些士兵已經離開了,他們沒道理還藏著。

然而,叫他意外的是,再次進去時,他仍然看到的是一間空屋。

這可把他嚇傻了,一時之間提著燈籠站在門口,不知如何是好,他焦急地喊了句:「三公子,孔大夫,你們在房間里嗎?」

沒有人回答他。

那老頭兒和老婆婆本來就一直跟在他後面,現在見房屋裡沒有人,也是大吃一驚,齊聲道:「咦,他們去哪了?」

.

此刻,五里路以外的一條山道上,青枝在拉著一輛板車行走著。

她現在是女裝,她拉的板車上有柴,還有一個被她藏在柴里的人。那就是在半個時辰以前被她一棍子打暈的陸世康了。

但現在,在她眼裡,他只是許秦。

一個妄想得到她的讓她嫌棄的陌生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8章 他們去了何處

8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