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護短

第500章 護短

話說陸家知道青枝出事的消息的第一人是陸知府。

一大早,他剛剛到達衙門,聽到捕快張平對另一個捕快肖嚴說道:「……也不知道我路上聽來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剛才我從家裡過來的時候聽有人談論著什麼孔大夫原是個女的,說有人寫了一首詩,把那些詩抄了好多份,送到了許多人那裡。雖然詩里沒寫是誰,但大家都猜肯定是孔大夫了。」

捕快肖嚴道:「我也聽說了。」說著,啃了口剛才在路上時買的大餅。他每天早上都是吃過早飯才出來的,但他路過陶家鋪子時,還是會買上一張餅,為了這張餅,他特意在自己家吃飯的時候只吃個六成飽。

捕快張平看著他的大餅問:「這孔大夫吧,看著也確實柔弱了點,不然誰會猜他呢?」

捕快肖嚴道:「這事難說。」說著又啃了口大餅。

兩人說到這兒,看到陸知府前來,連忙停了嘴,一起說了句:「陸知府早。」

陸知府走近兩人,低聲問:「你們兩個剛才說的,在路上聽到的關於孔大夫的事情,是什麼意思?」

捕快肖嚴道:「我們在路上的時候聽人說啊,孔大夫可能……可能是個女的。」

陸知府道:「旁人可有證據?」

捕快肖嚴道:「證據大概是沒有,但有人寫了首詩,送到了好幾家藥房門下面,還送到了孔青之的祖父和伯父家的院門下面去了。聽說詩是這樣寫的:『有男原為女,卻偏當大夫。天天把男手,問她羞不羞?為財藏女身,為名進兵營。世人皆被騙,她卻自逍遙。』」

捕快張平道:「對,我也聽說這首詩了,從這首詩里,旁人也只能猜到孔大夫啊,『為財藏女身,為名進兵營』,江北城內進了兵營的大夫,不就只有孔大夫嗎?」

捕快肖嚴道:「就是,除了她的容貌,這句詩也是讓大家猜她的理由。」

張平和肖嚴見陸知府嚴肅地閉著嘴一言不發,也不知道他心裡作何感想,便趕緊住了嘴。

這衙門裡,還有哪個人沒聽說過陸世康和孔大夫的那不同尋常的「兄弟」關係?以前,他們以為他們是非正常的兄弟關係,即龍陽之好,現在則好像猜到了點什麼。

這時又有幾個衙差進來了,一進來就在嘻笑著說道:

「你這手是被孔大夫把過的,不知你作何感想?」

「我能作何感想,不能把我的手砍了吧?再說了,男的被女的摸,不虧!」

「可你以後要娶妻子的,她會覺得她虧了。」

「誰能想到那麼久遠的事!再說了,她有事沒事問我有沒有被孔大夫把過脈幹嘛?」

「也是啊,現在義憤填膺的那些人,都是那些女子居多,她們覺得自己夫君的手被人把過,她們虧大了,所以拾掇著她們夫君和她們一起出來找事。聽說還有人想讓孔大夫浸豬籠的!」

「我剛才遇到一個人拉住我說,你們衙門的還不把她弄到衙門裡去?不把她弄到衙門裡去天理何在?我當時就想,是不是咱們也得給陸知府說聲,把這孔青之押到衙門裡審問審問……」

「我覺得是該把孔大夫弄到衙門裡審問審問了。」另一個衙差回道。

他們說到這兒,才看到陸知府正在大堂門口站著,一時之間全部閉了嘴。

陸知府道:「你們是不是覺得被孔大夫把過脈很不體面?」

沒有人吭聲。

陸知府又道:「她有沒有在把脈后給你們看好病?」

有個衙差低聲回道:「看好了。」

「她是不是一個合格的大夫?」

另一個衙差回道:「自然是。」

「她可有害過你們?」

「沒有。」還是那另一個衙差回道。

陸知府道:「那你們關心她是女子還是男子作甚?她是大夫,你們是病人,她的職責就是給你們看病,你們病好了,她的任務就完成了。你們覺得她給你們把脈玷污了你們的手,焉知她不會嫌你們的手腕臟?」

幾個衙差看了看自己的手腕,彷彿自己的手腕真的不太乾淨似的。

好幾個衙差想到,自己好像確實有好幾日沒有洗澡了。

陸知府又道:「孔大夫的事情是她自己的家事,和旁人無關。關於孔大夫的討論,到此為止。」

所有人一起說道:「是!」

陸知府說完便進了大堂後面自己的書房去了,今日尚早,還沒有人過來報案,而且還有許多捕快和衙差沒到衙門裡來。

在他走後,兩個捕快和幾個衙差面面相覷。

捕快肖嚴低聲道:「我聽著怎麼陸知府好像是在護短似的。」

捕快張平迴轉身往大堂看了一眼,確信陸知府不在大堂里,也低聲道:「對,我也聽出來了,他就是不希望有人說孔大夫的壞話。」

捕快肖嚴道:「我覺得吧,以後孔大夫可能會是陸家的人,要是她真是女的的話。」

捕快張平道:「聽說陸世康不喜歡他表妹,如果他喜歡的真是孔大夫,那孔大夫必然就是陸家的人了,還用多說?」

捕快肖嚴看著幾個衙差道:「所以,你看你們這夥人,有多笨,當著陸知府的面說他以後家人的壞話。」他指著那幾個衙差開玩笑道。

幾個衙差之一道:「我們是沒想到陸知府就在邊上啊,再說了,說起孔大夫的事情的時候,誰能想到陸三公子啊?在我眼裡,他倆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人。」

捕快肖嚴道:「所以你孤陋寡聞了。他們之間早就有傳言了。」

剛才說話的衙差道:「我聽過那些傳聞,但當時誰會當真呢?既然沒當真,又怎麼可能記住這事?」

捕快肖嚴道:「你們放心,陸知府不會生你們氣的,他大人有大量,不會記仇!」

剛才說該把孔大夫弄到衙門裡審問的那個衙差扶了扶額頭,道:「我剛才說的好像有點多。」

捕快肖嚴道:「那你今天就多說點孔大夫的好話吧。」

那個衙差道:「剛才他說了關於孔大夫的話題到此為止,我不敢再提孔大夫的話題了。」

捕快肖嚴開玩笑道:「那你今天就給他多端幾次茶水。」他當然不信陸知府會生這個衙差的氣,只是想調戲調戲這個衙差。

那個衙差道:「快過年了,我明天讓我家夫人做點她的拿手的米糕帶給陸知府嘗嘗。」

「順便給我們都帶點!」兩個捕快和其他衙差一起道。

.

因為陸知府的那幾句話,衙門裡和衙門外的氣氛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衙門內,沒有一個人討論孔大夫,衙門外,關於青枝的各種傳聞已經被江北城百姓傳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0章 護短

88.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