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 推測

第501章 推測

陸知府到了書房后,只翻了一頁書,便離開了衙門書房,往陸府走去。

到了陸府他自己那院,看到正在掃地的小廝陸容,便讓他去叫來陸世康。

小廝陸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畢竟陸知府還從未去了衙門之後這麼短的時間內返回陸府過,能讓他返回陸府的事情必然不是小事,於是他立刻放下掃把,出了這邊的院子,往陸世康的院子跑去。

不多時,陸世康便來到了陸知府所在的廳堂里。

他躬身對正站在廳堂里徘徊的父親道:「父親叫孩兒過來有事?」

陸知府點了點頭,道:「今日早間,我聽衙門裡的人說了一件關於孔大夫的事情。」

陸世康道:「何事?」

陸知府道:「有人寫了一首詩,並抄送到孔青之祖父,伯父,和所有藥房那裡。詩是這樣的:『有男原為女,卻偏當大夫。天天把男手,問她羞不羞?為財藏女身,為名進兵營。世人皆被騙,她卻自逍遙。』」

陸世康凝眉道:「這麼說來,寫詩之人深知她祖父伯父以及藥房的大夫們對她的身份最為關注。」

陸知府道:「你猜,此人是誰?」

陸世康沉默片刻道:「最有可能的是您的外甥女。」

陸知府問:「你說何櫻?你說這話可有依據?」

陸世康道:「對孔大夫最有仇意的人裡面,也就是她的祖父,伯父,那些藥房大夫們,以及何櫻了。但是,孔大夫的祖父,伯父,藥房大夫們都收到了信,也就是說,除了何櫻以外的孔大夫的仇人們都收到了信,所以,信還能是誰送的?」

陸知府點頭道:「對孔大夫有敵意的人只剩下何櫻了,可以推測出信便是她送的。不過現在也只是推測,沒有證據便不能斷定確實是她送的。」

陸世康道:「是不是她,很好斷定,只需派人看看婭兒的狀態便可。何櫻必不會親自出面送信,必是派婭兒出去。昨夜婭兒跑了一晚上,如今定是精神不鎮,昏昏欲睡。」

陸知府點頭道:「這確實是個辦法。等會讓你母親派個丫頭去給何櫻送點糕點,順便觀察一下婭兒的狀況。不過,就算知道了何櫻做的這事,也不必當面點破。不管如何,她是你的表妹,只是因為對你執念過深,才有此舉。你要明白,讓何櫻難堪便是讓你姑母難堪……」

陸世康自然知道陸知府的顧慮,道:「就依父親的。」

「行了,你且去忙。」陸知府道。

陸世康便起了身,躬身對父親行了一禮,便離開了。

在陸世康走後,陸知府來到陸夫人所在的裡間,遣散了她邊上的兩個丫頭玉珠和嬌顏后,對她說了聽說到的孔大夫的事情以及剛才陸世康的推測。

在他說完以後,陸夫人道:「你看,都快過年了,還出這事!何櫻也真是能折騰,這是存心不讓人家孔青之過個好年。我趕緊讓玉珠帶著糕點去何櫻那兒,看看那婭兒是不是真的昏昏欲睡。」

她找來她的貼身丫頭玉珠,讓玉珠去給何櫻送點糕點,並讓玉珠看看婭兒的精神狀態,但要偷偷觀察,不要讓何櫻和婭兒感覺到了。

玉珠問:「夫人,為何要觀察婭兒的精神狀態?」

陸夫人道:「讓你觀察你就觀察,莫問那麼多,快去!」

玉珠雖然心裡有萬般不解,但趕緊應聲道:「是,夫人,我這就去。」

玉珠說完就往何櫻那院子走去,不多久便回來了,告訴陸夫人道:「夫人,我去的時候,婭兒正在睡覺,我聽表姑娘說,她可能受了風寒,所以便有些困,她便讓她不必起床,一直睡著了。」

陸夫人心道,看樣子孔大夫的事情果然是何櫻搞的鬼,她對玉珠道:「婭兒受了風寒了?在咱們家受風寒,那咱們得給她請大夫才行,你去叫孔大夫去。」

玉珠便連忙去請孔大夫了。

走在路上的時候,玉珠才聽路人說了關於孔大夫的事情,她邊走邊心裡想著,孔大夫出了這事,那還能請孔大夫去陸府給婭兒看病嗎?

一個騙人的大夫,還該成為陸家的專用大夫嗎?

左思右想拿不定主意,她決定回陸府問問陸夫人,讓陸夫人決定。

讓她沒想到的是,陸夫人聽了她的話以後,輕描淡寫道:「人家不管男女,都是大夫,要她真是女的,給婭兒看病,不是更妥當?你別管那麼多,只管把孔大夫叫來就是。」

玉珠覺得陸夫人心也太寬了,孔大夫騙人這麼重要的事情,在別人都在罵孔大夫的當兒,她好像把這事當成一件不能再小的小事似的。雖心裡疑惑,但她沒有把自己的心裡話說出來,而是連忙又出了陸府,往孔家走去。

到了孔家,見院外圍著十來個人,都在嘰嘰喳喳議論著關於孔大夫的事情,而孔家的大門緊閉著。

她敲了敲門。

在她敲門的時候,她身後那群人發出竊竊私語聲:

「陸府的人來了,這是為了孔青之的事情來的吧?」

「也有可能陸府有病人啊。」

「你的意思是,陸府的人還找孔大夫看病?他們沒聽說孔大夫是女的嗎?他們的消息不會那麼閉塞吧?」

「深門大院,出門的人少,不知道消息不也正常?」

「反正我不信。我就覺得陸府可能在用行動支持孔大夫。」

「依我看啊,也有可能是陸知府想知道真實情況,想帶她去審問的。」

「要是像你說的這樣,那他會派衙門裡的人來,而不是派個丫頭來啊!」

玉珠在門邊等待開門的過程中,聽到背後的人群說的這些話,也不知道該怎麼回,只好沉默著。

門不久開了,門內站著的是於嬤嬤,她先是看了眼來人,見是陸夫人身邊的玉珠,問:「原來是玉珠姑娘,您敲門可有事情?」

玉珠道:「陸府有個丫頭病了,說是受了風寒,我家夫人讓我過來,有請孔大夫過去一趟。」

於嬤嬤道:「你先在這兒等著,我這就去叫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1章 推測

8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