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轎中

第73章 轎中

才不過片刻,就聽後面吳山的聲音響起:「三公子,你那年去明月山,可有去那山下的映月湖?」

吳山聲音剛響起,青枝便將陸世康推開了。

陸世康回吳山道:「有去。」

吳山道:「那咱們去了明月山,能不能順便再去映月湖逛逛?」

「可。」

前面轎子里的陸媛清道:「映月湖我也還記得,當時是晚上去的,湖上有個月亮,湖裡有個月亮,可美了。等孔大夫行好醫,咱們晚上就住在映月湖邊上吧,我記得以前那裡有住處。」

吳山笑道:「咱們此行都是沾了孔大夫去那附近壢下村行醫的光。」

接著便無人說話。

青枝便掀開轎簾,繼續看著窗外。

陸世康則從懷裡掏出一本書,正是那本《江北野史》,躺卧在躺椅上,開始看起來。

良久,陸世康突然道:「孔大夫,要不咱們聊些正經事。」

青枝不理他,反正在他嘴裡,正經就是不正經的意思。

就聽陸世康道:「關於那青銅牌的故事,我再給你講一遍,這次你可不要再打瞌睡了。」

「你愛講不講。」青枝道。

「孔大夫對這個故事不感興趣了?那本公子便不講了。」

不理他,繼續往窗外看著。

就聽身側他一本正經道:「上次我和你說過,一個叫做聶筇的山賊,今日,我便將他的故事再講一遍。」

一聽到聶筇這個名字,她便支起耳朵,細聽了下去。因為她知道,等會會說到青銅牌的事情。

「這個聶筇,是六百年前江北城所轄的夏縣人,他的一生,一共搶了三十個民女當壓寨夫人。這些民女一共給他生了六十二個兒子,五十五個女兒。

「他的跟隨者遍布江北城周邊各縣,而這些手下勢力,共佔據了江北及下面縣城的六十多個山頭,讓江北人苦不堪言。

「大邛齊觀三年,邛二世為了江北的百姓,決定將這聶筇及其追隨者一網打盡。於是,他派了兩萬禁軍南下。聶筇早早聽到了風聲,先安排他的三十個夫人及其子女離開了江北,而他自己則率眾征戰,十天後,他的所有追隨者被一網打盡,而他自己也在逃跑中自刎於江北城夏縣東郊河岸邊。

他繼續說著,「這聶筇的諸多夫人和子孫,由於提前一步逃離了江北,所以保住了性命。其夫人和子孫為了能不同時落網遭滅門之災,在逃至江州孫家村時,在村外的一片樹林中共商在世間生存下去之法。他們商議的結果是,四散各處,隱姓埋名,從此隱於大邛各地。

「他們決定一門改一姓,三十個夫人的後代,便要改三十個姓,而為了讓他們改姓以後的後代能相互尋找到彼此,以及不自相殘殺,他們決定製定一種青銅牌。」

終於聽到青銅牌三個字了,青枝聽得更仔細了,臉雖仍是往外看著,但卻所有注意力都放在轎內。

上次陸世康便是講到這兒,未再往下講的。

「這種青銅牌便是他們以後相互辨認的信物,而他們也決定了,以後若哪個人有東山再起的機會,便將整個家族再次集齊起來,一起站斗。他們還商定了一句暗語,作為相互辨認的信語。」

「暗語是什麼?」青枝問。

「書里未有記載。」陸世康答道。

他看了她一眼,覺得有些疑惑,她既然也有青銅牌,應該也是聶筇的後代,卻因何不知暗語?

轉過頭去之後,他繼續說道:「我便大膽猜測一下,這本《江北野史》在流傳於世后,因為書中涉及了聶筇及其後代的秘密,書寫人曾受到報復,而流傳於民間的這本書,也被聶筇後代各處搜刮一空。」

「你因何這樣猜測?」青枝疑惑道。

「其它野史俱有署名,而這本野史,卻連署名也沒有,原因無非就是怕被報復。再者,為一個地方撰寫野史的人,多為通曉地方志的人,一般多是地方上的學識淵博的德高望重之輩,若他有後代,也必然有一定影響力,但這本野史書寫者,不只本身沒有名姓,也從未聽說誰是這本野史書寫者的後代,那麼,最有可能的是,這人在這本書流傳於世后,便與其後代一起遭到了打擊報復。」

青枝覺得他分析得對。

但她還有其他疑惑,於是問道:「剛才你說這本野史遭到了聶筇後代的搜刮,那你這本,又是從哪來的?」

「這本書是在江北城知府衙門裡的藏書閣里發現的,這大概是尚流傳於世的唯一的一本《江北野史》了。聶筇的後代再怎麼強橫,衙門還是他們不敢輕易闖入的地方。某日我去衙門找我父親,因我父親正在辦案,於是我在藏書閣里等待,便在一個書架上看到了這本書。」

說到這兒,他從懷裡掏出青銅牌,道:「說起來也巧,前幾日一個姑娘將這個青銅牌丟在了我的雜物間。那姑娘看著挺白凈的,誰能想到她竟然是個山賊的後代?」

看著他手裡的青銅牌,她心道果然這青銅牌是那日落在了他那雜物間了。

但是,聽他意思,是在暗說自己是個山賊的後代?

那她可要為自己辯解一下了。

她看著他手裡的青銅牌道:「也或許,那姑娘只是在某處撿到這個青銅牌的呢?你怎就斷定她是山賊的後代了?」

陸世康微微一笑,道:「確有這個可能。下次再見到那姑娘,我便將這青銅牌還她,畢竟,這是她的東西。」

「你還她就是了,和我說這個做什麼?」

「孔大夫不知,那姑娘其實和你有些像。」

「和我有些像的人多了去了。」

陸世康又是微微一笑,「孔大夫的意思是說自己長相偏女性化嗎?孔大夫莫非是男子之身,女子之心?所以才能對本公子興了龍陽之好的念頭?」

青枝見他說話又沒正經了,於是不再理他。而是將轎簾開得大了些,側過身,將面孔對著轎外,看著遠處。

轎里又沉默了下來。

就聽到背後有書頁翻動的聲音,她知道,他又在看那本《江北野史》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3章 轎中

1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