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壢下村

第74章 壢下村

巳時左右,一行人到了壢下村。

青枝提著葯葙下轎后,環顧自周,見自己正站在村中的一條東西向的道路上。

細窄的村道兩旁,是低矮破舊的青色山石打造而成的農舍,各家各戶的圍牆亦由青色山石堆砌而成。因此一眼望去,村子一片青色。

房屋和圍牆的山石與山石的縫隙中,零零散散的長了些雜草,使得這村子看著有一絲荒蕪之感。

往遠處看,可見村子四面環山,四面的山脈彷彿天然的屏障,將這村莊圍罩著。

村子的規模看樣子約摸有兩百戶的樣子。

有幾個老夫正在村中的一棵大樹下閑聊,大樹下有一個青石桌,幾隻青石凳,幾個老夫或坐或站。

村道的西邊,一個老婦正在手提木桶,往這邊走來。

村道的東邊北邊的一個院落門前,有個看樣子三十來歲的婦女,正抱著一個年約一歲多的嬰孩站在門口,此刻那婦女正看著他們。

青枝提著藥箱往那棵有幾個老夫的樹下走去。

此刻那幾個老夫見她走過去,停止了交談,眼睛都向她看來。

「各位老伯,這村裡可有需要看醫的?」到了樹下,她道。

其中一位老夫看著她手上提的藥箱,問道:「你是大夫?」

青枝道:「是。在下可免費為大家看看身上可有病症。」

另一位老夫問道:「什麼?免費?天下還有這等好事?」

陸媛清此時也跟在青枝背後走了過來,回那老夫道:「怎麼你們不信?這個大夫已經免費為好多窮苦人看過病了,你們這兒我以前來過,這次來這兒,還是我推薦的。」

那老夫將信將疑地問:「當真?」

陸媛清道:「你看這位大夫像是會騙人的大夫嗎?」

那老夫定睛看了青枝一會,不久后說道:「我這腿的膝蓋處近幾年常常會無故疼痛,大夫能不能幫我看看是什麼原因?」

青枝走近那老夫,道:「我來看看。」

青枝用手摸了一遍老夫的膝蓋,在關節處摸到一個如黃豆大小的痛風石,猜他患的是風寒濕脾性痛風,於是問老夫:「老伯,你是不是常常少汗?」

老伯道:「是。」

青枝道:老伯,你得的是風寒濕脾性痛風。」

「那可有辦法看好?」老夫一臉希冀地看著青枝。

「我給你寫個方子吧,你照我寫的方子吃些葯,平時飲食上注意一下,是可以看好的。」

她從葯葙里拿出紙和筆,將紙攤在石桌上,提筆寫下方子:

薏苡仁五十克,羌活二十克,獨活十克,防風五克,蒼木十克,當歸十克,桂枝十克,麻黃二十克,制川烏五克,生薑二十克,甘草十克,天南星六克,金錢草十克,熬制一個小時,過濾后飲服,一日三次。

寫完交給老夫,道:「老伯,照著這個去抓藥就是,還有,平日里你盡量少吃些豆類食物,如紅豆,綠豆,黃豆,均要少吃,豆腐也不可多吃了,還有,不可多吃菇類,海鮮。」

那老夫接過方子,感激說道:「謝謝大夫了,謝謝大夫了。」

另一位老夫見這年紀輕輕的大夫看樣子還有兩把刷子,於是趕回家裡,叫了自己老伴過來,他那個老伴手上長了個雞眼有一陣子了,看這大夫能不能看好。

其他老夫見狀,也各回各家,叫人去了。有的回去叫老伴,有的回去叫兄弟,有的回去叫鄰居。

很快,石桌旁就擠滿了人。

有真來看病的,也有隻是來看熱鬧的。

青枝發現,這村裡的人,果真像陸媛清說的一樣,有老人,有婦女,有年幼的孩童,但,就是沒有青壯年男子。

在她行醫的時候,不經意往剛才下轎的地方看了一眼,想知道陸世康眼下在哪兒呆著,見轎子早就不知去了何處,當時下轎處現在空無一人。

於是環顧了一眼四周,看了半天,看到了距離她坐的這棵樹有二十來尺遠的另一棵樹,那樹下不知何時多了一張桌子,兩張椅子,有一個年約五十來歲的老夫在和他一起下象棋。

吳山,齊方,王呂,何櫻和錢壼幾人都在他身後站著看他下棋,那何櫻就站他最近的位置。

陸媛清在陪一個三十歲的穿青衣的娘子聊著什麼,那娘子懷裡抱著個孩子,青枝看出那就是剛才在一個院落門口站著的那娘子。

此時雖已入秋,但今日太陽頗大,且無風,因此,有些熱,等到近中午時,就更熱了,青枝不得不在為人看病的間隙拿巾子擦擦汗。

村子不大,人也不多,所以過了兩個時辰,日頭偏西時,便沒有病人需要看了。

陸媛清在青枝為最後一個病人行醫后,立刻說道:「太好了,咱們還可以趕去明月山腳下吃午飯。」

說著便催促她三兄長:「三兄長不要下棋了,咱們快些走。」

陸世康道:「下完這局。」已經只有幾步了。

青枝收了藥箱,上了轎子等他。

等了片刻,他便也上了轎子。

王呂便跟在錢壺趕的馬車後面,將馬車往東趕去。

在轎子出了村口后,陸世康對青枝道:「你知道這個村子因何只有老人和婦孩嗎?」

「媛清之前不是說過了?說是這村裡的年輕男子,都去明月山做生意了……」

陸世康道:「說辭而已。」

青枝看了他一眼,問:「什麼意思?」

「若他們就是去了明月山,因何此村才距離明月山三里地,他們卻一年才回來一次?父母妻子孩子俱在家中,他們卻連三里路的路途都嫌太遠?」

「你怎麼知道他們一年回來一次?」

「我和那老伯下棋時問的。他告訴我,他兒子每年回來一次,也就是年關那次,住個十天左右,便又離開了。」

「那你認為他們不是去了明月山?那他們去了哪裡?」

「他們有可能去了明月山,也有可能去了別處,但,未必是做生意去了。」

「那你覺得他們是做什麼去了?」

陸世康未回答她這句,而是道:「這個村子,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什麼秘密?」

「這個秘密,或許和某個大人物有關係。」

「你因何這樣猜測?」

「因為,那和我下棋的老夫在掏巾子擦汗時,不小心從袖裡掏出了一隻青銅牌。」

「什麼,青銅牌?」青枝驚呼。

這麼一個不起眼的小村子里,竟然會有人有青銅牌?

就聽陸世康道:「你可還記得我和你說的,《江北野史》中說,若聶筇後人有某人有東山再起的機會時,便會集結其他的聶筇後代,以圖東山再起。而他們召喚其他族人的方式,便是通過秘語找出秘密隱在大隸各處的族人,再通過青銅牌再次互認身份。」

「所以你的意思是,這壢下村裡的人,都是聶筇的後代了?」

她沒料到,那些看著平平無奇的人,居然個個是聶筇的後代。這些人一眼看去,並不都具有山賊的特徵,有些人確實看著有些兇相,但也有相當一部分人看著頗為良善。難道,是因為代代娶了其他女子為妻,相貌上已經有所改變了?

陸世康回她道:「極有可能。所以,可以肯定的是,六年前我們家去明月山經過此處時,他們的青壯年便已經被集結走了,現在他們定然服務於某個大人物的手下,那個大人物,必然也是聶筇的後代。」

他頓了頓,「六百年過去了,聶筇的後代,大約已經至少有二萬多人了。如此眾多的山賊的後代,一旦被某人集結起來,對於大隸百姓的安全來說,是個極大的隱患。對大隸胡家皇朝的穩定來說,也同樣是個隱患。」

青枝未答他。但她認為他的分析不無道理。

這個人,總是這麼睿智,看問題總一眼看出癥結所在,見微知著,彷彿什麼都瞞不過他,也許,他若是生在動亂年代,能成個謀士也說不定。

想到這兒,欽佩地側過臉看了他一眼,正遇到他也在看著自己。

目光幽深而意味不明。

她突然別過臉去,不再看他,就聽他在背後說道:「孔大夫,你不必偷偷看本公子的。你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地欣賞。」

「誰偷看你了?」

「孔大夫何必總是口是心非?」。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4章 壢下村

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