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傳話

第119章 傳話

到現在,安芷其實很難把敗類跟裴闕聯繫起來。

所以聽到惠平郡主說是裴闕時,她有那麼一會恍惚。

這才想到裴闕在別人耳中名聲有多差。

「郡主,你確認長公主看上裴闕了?」不是她喜歡了裴闕帶了有色眼光,而是除了身份上,安芷並不覺得長公主會看上裴闕這樣的女婿。

以長公主的精明,肯定知道單純又有點任性的惠平郡主低嫁是最好,丈夫也要踏實靠譜為好,可裴闕身份其實不必長公主府差,他看著也不是老實人。

「怎麼不確定了,我都頭聽到的。」惠平撐著腦袋,咬牙道,「我母親跟她的太監說,要盯緊裴闕,若是裴闕有什麼風流事一定要查清楚,還有裴闕人品如何,得罪了哪些人。都查得那麼清楚了,不是為我選女婿,還能是幹嘛?」

安芷想說有可能真不是,她想到上次在長公主府,裴闕為了救她,驚擾了長公主的侍衛,很有可能是被長公主查到了。

「郡主,其實這也不一定的。」安芷不想再去幫惠平郡主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你想想啊,長公主以前幫你相看的夫家,都和裴闕很不一樣,一個人不可能那麼快就轉變想法的。」

「你這麼說也有道理,但我不管,裴闕這你也要幫我。如果我母親真和裴闕聯繫上,到時候我若是真嫁給裴闕,我就幫裴闕納你為妾。我落入魔掌,你也跑不了!」惠平能想到最狠的威脅,就是這個。

安芷聽了倒是有點想笑,覺得惠平郡主倒是挺可愛的,誰家願意納她做妾啊,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添堵嗎。

不過若真的如此,裴闕會開心嗎?

「喂,問你話呢。」惠平拍了下安芷的肩膀。

安芷回神啊了一聲,「怎麼了郡主?」

「我問你,你有沒有想到什麼辦法,讓我母親暫時不幫我相看人家?」惠平不想再相看了,都是一些爛人,和她一點都不配。

安芷搖頭,「郡主,您太瞧得起我了,長公主那麼厲害的人,我可糊弄不了。」

她雖只見了長公主一次,可她能確定,長公主是她見過最精明的女人,一雙眸子彷彿能把人骨頭看穿,讓她想到就忍不住打寒顫。

「那可怎麼辦啊?」惠平嘟起嘴巴,拍了幾下桌子,眼眶濕了。

「郡主,我斗膽問一句哈。」安芷現在後悔當初該強硬點,就不能幫惠平郡主找人,「你這麼不想嫁人,是不是還想著我幫你找的那位公子,你是想嫁給他嗎?」

「不可以嗎?他救了我,我以身相許報恩不可以嗎?」惠平瞪著安芷,「是,我之前騙了你,我不該說只是想見他一面,我道歉。我就是對他念念不忘,想嫁給他,行了吧?」

「可以可以。」安芷心累了,這祖宗怎麼可以把這種事說得那麼坦蕩,「那如果你真的找到那個人,他很有可能身份地位跟你不匹配,你嫁不了他怎麼辦?」

就算長公主要把惠平郡主低嫁,也不會讓她嫁給低太多的人,像三四品官員的兒子,其實都可以不用考慮了,除非是真的特別好的年輕人。

「那我就先生米煮成熟飯,我母親要是再不答應,我就私奔!」惠平道。

「郡主,我可以不幫你找了嗎?」安芷怕了,惠平郡主若是敢私奔,那她這條小命可就要被長公主給捏死了。

她好不容易重活一次,不想死啊。

「不可以,你已經上了我的船,下不去了。」惠平拽住安芷的胳膊,往前面一拉,「我反正跟你先說了,我要是嫁不了我想嫁的人,我就讓你做陪嫁!」

哎,到底還是天真了些。安芷在心裡嘆口氣。

若是這個威脅,她倒不是很怕,因為要讓她做陪嫁太難了,長公主不會輕易得罪白家的。

只不過,看惠平郡主如此喜歡一個人,安芷不由好奇那是個什麼樣的人,能讓惠平郡主想那麼久。

「好了,我要回去了。」惠平郡主起身道,「我想清楚了,我也不為難你了,你不是跟那個裴家很熟嗎,你幫我給那個裴闕傳個話,讓他做夢都別想娶我,聰明點就拒絕我母親。」

安芷也站了起來,「郡主,我可以……」

「不可以拒絕!」惠平大喊一聲,又壓低音量,「你想想我剛才說的,讓你給心狠手辣,殺人如麻又風流的裴闕做妾,你願意?」

安芷搖搖頭,她就是死,也不給人做妾。

「那就成了,讓你傳一句話而已,又不是讓你幹嘛。」惠平拍拍衣服,不看安芷尷尬地臉色,走了出去。

安芷過了會,才出去送惠平郡主。

與此同時,被惠平說敗類的裴闕,正打了一個哈欠。

他站在路中間,前面停了一輛馬車,順子坐在地上。

他抬頭對著車夫懶散道,「天子腳下,你們的馬車撞了人,主人卻不下來道歉,好威風啊。」

車夫面色一頓,他下了馬車,對裴闕拱手行禮,「這位爺,實在對不住了,我們主子不大方便,就由小的給您和這位小哥道歉。這點銀子給小哥看病吃藥,您看行嗎?」

裴闕顛了顛手中的銀子,二兩不到。

他哼了一聲,大手一揮,把手中的銀子丟到到街邊的房頂上,全然是惠平郡主說的敗類模樣,「你打發叫花子呢,就這麼點銀子,當我沒有是不是?」

車夫眉頭一緊,若不是裴闕穿戴貴氣,他這會已經想出手打人了,「這位爺,我們撞到地上的小哥並不是故意,我道歉了,也給了銀子,您不依不饒的,有意思嗎?」

「哎喲,好疼。」順子捂著胸口,插話喊著疼,「爺,小的感覺快要死了,好難受。」

這時機,這演技,一看就是跟主子經常這麼做的。

裴闕指著順子道,「瞧見沒有,我隨從都快死了,你別跟我廢話,我不要你的道歉,讓你主子下馬車來說。」

「你!」車夫咬牙道,想罵潑皮時,馬車裡傳來了主子的聲音。

「是誰啊?」袁北鳴推開一半的馬車門,沉著臉出來,結果看到是裴闕,動作一滯,忙下了馬車,同時給馬車關了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9章 傳話

13.79%
目錄
共86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