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吃味

第120章 吃味

裴闕看袁北鳴眼神變了,知道袁北鳴認得他,眼下他已經確認馬車裏是安蓉,就沒必要再糾纏。

所以在袁北鳴開口道了歉,裴闕眉毛一挑,橫著說,「早點下來不就行了,費這麼多事幹嘛。」

說完,裴闕就轉身走了。

而地上坐着的順子,麻溜地爬了起來,拍拍衣服上的灰,就像剛才喊快死了的不是他一樣。

被忽視的袁北鳴,望着裴闕的方向,緊緊地捏住馬車的邊邊,在他的衣領口,還有口紅印子在。

裴闕轉過一條街,隱入一條巷子,「剛才你也瞧見了吧?」

順子嗯了一聲,「是安蓉。」

「她倒是厲害,勾男人可以一個又一個。」裴闕嗤笑道,「這個袁北鳴剛來京都沒多久就認得我,看來不簡單啊。」

「方才小的看袁北鳴下馬車的姿勢,是個練家子,還挺厲害。」順子聽到外頭有車軲轆壓過的響聲,立馬貼緊牆壁。

「你去跟着袁北鳴,查清楚安蓉住哪裏后,再找人盯着安蓉。」裴闕想到安芷最近在找安蓉,若是他先找到,安芷應該會獎勵他吧。

順子嗯了一聲,悄悄從巷子追了出去。

裴闕獨自回府,收到了福生的信,說安芷約他晚上見一見。

「春風樓。」裴闕念著這三個字,忍不住笑了起來。

約定時間之前,裴闕就先去了春風樓,等安芷到的時候,他已經點了一桌的點心和小吃。

安芷看到滿桌吃的,卻沒什麼胃口,「裴四爺,我……」

「不急,你先嘗嘗這塊豬蹄,特別香軟。」裴闕不等安芷說完,就給安芷夾了塊豬蹄,若是讓安芷那麼快說完,那安芷肯定很快就走了。

安芷看着碗中飄香的豬蹄,微微抿下唇,動了筷子,剛咬一口,嘴裏就爆滿了香甜的滷汁,轉而是一點點辣味解膩。

吃完一塊豬蹄后,見裴闕還給她夾菜,忙揮手說不用,「裴四爺,你先聽聽我說的。」

「沒事,你邊吃邊說。」裴闕輕聲哄到。

安芷沒有吃飯說話的習慣,她放下筷子,正色道,「今天惠平郡主來找我了,她的來意是想說長公主看上你,想讓你給她做夫君。但我聽完她說的,我覺得長公主是在調查你,你要小心點才是。」

安芷上輩子不曾見到裴家覆滅,但這會已經不一樣了,她重生回來改變了很多事情,對於裴家,裴鈺就是一個重大改變。

可裴闕好像沒聽懂她的重點一樣,「你是怕長公主要我做女婿,所以擔心了嗎?」

說完,他微微笑着看安芷,眼裏流淌著一絲絲甜蜜。

安芷:……

「沒有,我擔心地不是這個,是長公主可能要對你不利。」安芷一字一句地說,生怕裴闕不理解,又重複了一遍。

「哦,這個你不用擔心。」裴闕道,「長公主這幾年漸收鋒芒,她並不想參與到奪嫡中,所以和裴家不會有利益衝突。按長公主現在的日子,她不會想和裴家杠上的,除非有不得已的原因。」頓了下,「不過,還是謝謝你關心我。」

而那個不得已的原因,裴闕現在擔心也沒用。

「什麼不得已?」安芷問。

「來自皇上的壓迫。」裴闕如實道。

聽到這話,安芷明白裴闕其實什麼都知道,她前面的擔心是多餘的。

她拿起筷子,吃了一塊芙蓉糕,又抿了一口甜酒,幽幽地嘆了一口氣。

「你為何嘆氣?」裴闕不喜歡聽安芷嘆氣。

「我在感嘆你的聰明,這些話,我不跟你說,你也都懂。」安芷道。

「這不一樣。」裴闕道,「我喜歡聽你和我說,這證明你在意我的安危。而且有些事,你不說我還真不懂,像惠平郡主以為長公主看上我做女婿來着。」

安芷噗嗤笑了,「那你肯定不知道,長公主還威脅我,如果她嫁給你,就讓我給你做妾,以此來報復我。」

「哈哈。」裴闕想到惠平郡主說這話時的模樣,頓覺有趣。

安芷聽裴闕笑了,沒思考就問,「你是不是挺開心如果能按她說的那樣?」

這話一出,裴闕笑得更歡樂,「沒有,我就是覺得她過於天真。安芷,你是不是吃醋了?」

什麼?

她怎麼可能吃醋!

安芷感受到臉頰飛速變熱,看了眼空了一半的酒杯,「你別多想,我是喝了酒的緣故。」

「哦,這樣嗎?」裴闕好整以暇地瞧著安芷,燭光下的安芷,這會因為喝了酒,臉頰紅撲撲誘人,眼神也比之前鬆散些,帶着一種獨特的魅惑,讓他很想把人攬入懷中,而安芷卻不知道她現在的一顰一笑都在勾人。

安芷點點頭,她用手背拍了下臉頰,「你這酒容易上頭,我不喝了。」

她用像是撒嬌的口吻,尾音嬌俏,偏偏語氣輕又柔,像只貓爪子壓在裴闕的心口,撓得讓他難受。

「好,那就不喝了。」裴闕微微移開目光,不敢再看,不然得出事。

安芷這會就是臉熱,並沒有醉,意識很是清醒,她把酒倒了,換上清水,喝了一杯后,才覺得喉嚨好受多了。

可放下杯盞后,卻不小心瞧見裴闕紅透了的耳根,雖說臉上的表情很是正經,但耳朵的顏色是不能控制的。

她想到孤男寡女這麼喝酒了好一會兒,有些不妥,便想起身告辭,這時順子卻進來了。

順子走到裴闕身邊,附耳說了幾句話,又退了出去。

「裴四爺,時候不早,我該走了。」安芷看了一眼桌上的吃食大多未動,問,「我能把沒吃過的帶回去嗎,家裏有個貪吃的丫鬟。」

「你對下人是真好。」裴闕點頭說可以,「不過先不急,你坐下,我有一件要緊事與你說。」

「什麼事?」安芷沒坐,她現在若是坐下,沒過好些時間,是捨不得起來的。

每回她喝了酒,都會更慵懶些。

「就是你現在最想知道的事。」裴闕端起酒杯,仰頭悶下一杯,再看向安芷時,眼裏帶了很明顯的意味,「你近來不是在查安蓉的住處嗎,很湊巧,我今兒路上遇到了她。安芷,你若是答應我一件事兒,我就告訴你安蓉在哪,好不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0章 吃味

14.04%
目錄
共85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