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互相

第122章 互相

安芷一晚沒怎麼好睡,她做了許多夢,夢見了母親和哥哥,夢到了安蓉和徐氏,也夢到了裴闕。

她最後,是被與裴闕的夢給驚醒的。

因為她看到楓林下,她與裴闕並肩走着,過了會,不知道裴闕與她說了什麼,她就踮腳親了裴闕一下,然後就被嚇醒了。

她坐起來發現是夢,拍著胸口忙順氣。

幸好是夢。

不過她卻不能理解,別人都說日有所思,才會夜有所夢,可她這夢跟她明明是相反的,她是絕對不會主動親裴闕的。

冰露在外頭聽到主子掀被子的聲音,端著水盆走了進來,「小姐,水給您端來了。」

安芷從床上起來,掬起一捧水,拍了拍臉,這才清醒多了。

「外頭福生已經在候着了,說有消息要和您說。」冰露給主子拿帕子。

「讓他再等一會,先拿塊糕點吃吃,我過會就出去。」安芷還要梳頭換衣服,雖說在家裏不用上妝,卻也是要花點時間。

冰露應了聲好,便端著水盆走了出去。

等安芷梳洗好后,走到廳里,問福生,「什麼事那麼早來找我?」

「是有關安蓉和袁太太的。」福生低着頭,他說話向來簡短,只挑重要的說,「袁太太是知道安蓉存在的,只不過一直裝着不知道,袁北鳴當初起家,有一半功勞是袁太太的娘家在幫忙。」

「我知道了。」安芷坐到桌邊,她能理解袁太太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中年夫妻哪裏還有什麼情情愛愛,丈夫只要不把人帶回來煩心,袁太太就當沒那麼個人兒。

她見桌上的糕點並沒少,拿了桌上的一塊油酥,「勞你一早去打聽消息了,快拿去吃吧,正長個子的時候,別餓著自己。」

福生聽此愣了下,似乎是沒想過主子會這麼說,最後還是冰露把油酥放到他手上。

吃過飯後,安芷便去正院找孟潔。

她得了消息,自然也要跟孟潔說一說,因為她這裏不好動手,可是就看着安蓉卻什麼都不做,那安蓉肯定會疑心。

「你真確認了?」孟潔皺緊了眉頭,她想過真的會是安蓉,可沒想到安蓉自甘墮落給人做了外室,「她這麼做,豈不是在給咱們安府丟人嘛!」

「她如今早就不在意安府如何了,甚至巴不得安府早點倒霉。」安芷嘆了口氣道,「我來跟太太說,是想問問太太,咱們是不是要先下手為強?」

孟潔懷孕后鮮少出門,並不懂袁北鳴這號人,「她那個靠山,若只是個尋常商人,那咱們沒什麼好怕的。可敢在國喪期間大張旗鼓開業,恐怕有些背景。芷兒你且先忍忍,等我派人去查清楚再說。」

安芷應了一聲好,心裏要的就是這個答案,既然目的達到,她就不再談論這個話題。

轉而看向孟潔的肚子,「聽聞太太近來睡得不好,我那裏有些安神用的香料,孕婦是可以用的,待會我去讓人給您送一些來。」

孟潔手背撐著頭,嘆了一口氣,最近外頭亂,還來個安蓉搗亂,她睡覺是一點都不安心。可為了肚子裏的孩子,她還是要強撐精神,和安芷道了聲好,聽到安芷告辭后,便讓喜兒送她出去。

等喜兒回來,她擔憂道,「太太,方才大小姐的話,擺明了就是想借您的手查人,您怎麼能應下呢?」

「我不應下能如何。」孟潔冷笑,「安蓉恨她,可如果知道徐氏是我燒死的,只會同樣恨我。咱們這位大小姐,是步步算計,能利用都用上了。可惜了,她若是個男兒,這會已經趁亂世出人頭地了。」

她頓了下,「查是要查的,但切記別查得太深,不要輕舉妄動。咱們就試試水,安芷她不可能一直能忍住的。」

以孟潔對安芷的了解,只要有機會,安芷一定會咬死安蓉。安芷想做黃雀,她也想,就看到時候誰能熬得過誰,各憑本事了。

安芷從正院出來后,便去了張姨娘那。

今兒安靖也在,他站在搖籃邊上,看着妹妹目不轉睛。

安芷走過去見妹妹睡著了,便進裏屋和張姨娘說話。

張姨娘今天好多了,已經能自己下床了,她這會坐在床沿,笑着看安芷,「方才成姨娘說芸兒的眼睛像你,我覺得那麼小的人兒怎麼可能會像,結果你現在來了,看着還真有那麼一回事。」

安芷淺笑,「我的眼睛像父親,芸兒也是一樣。看到姨娘能下床,我就放心多了,這以後你們的日子,定會越發好的。」

張姨娘誒了一聲,女兒是平安生下了,她卻又有更多操心的事,只不過這會大家心情都不錯,她就不提那些煩心事,「我現在就期盼著芸兒長大,還有你和你哥哥的婚事了。」

安旭比安芷大四歲,今年二十弱冠,是時候說親了。

談起哥哥的婚事,安芷也很期待,「哥哥一心在公務上,上回舅母給我來信,說替哥哥相看了一戶人家,哥哥卻連看都不看,說什麼不當上將軍,絕不成婚。」

「這怎麼能行。」張姨娘是看着這兄妹兩長大的,在前太太去世后,她自己的孩子也沒了,是真心在對他們的,「旭哥兒這話還是太年輕,都說成家立業,那是先成家再立業。再說了,將軍哪裏就是那麼好當的,你舅舅那麼厲害,也是在二十七歲才當上將軍。若旭哥兒真等到二十七歲再成婚,你母親得氣活了。」

安芷點頭說是,「所以等他這次回來,我就去幫他相看下。」

「旭哥兒婚事有老爺太太,還有白家。」張姨娘語重心長道,「小姐,你還是多想想你自己吧。」

男孩兒大幾歲沒關係,可女孩兒是不能太大了,她可不捨得看安芷拖到最後給人當后媽去。

聽到這話,安芷本想說不用替她擔心那麼多,畢竟她也沒想嫁人,可剛想到這話,她立馬想到了昨晚的夢。

「小姐,你臉怎麼紅了?」張姨娘問。

「沒什麼,屋子裏有些悶。」安芷隨口應付到,但腦海中想的卻是明兒要跟裴闕去秋名山,她該怎麼面對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2章 互相

14.27%
目錄
共85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