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聘禮

第123章 聘禮

想到要去秋名山,安芷一晚沒怎麼睡,她在馬車上直打哈切。

「小姐,馬上就要過城門了。」冰露給主子拿了一條幹凈的帕子。

安芷由著冰露在她手上擦,眼下又沒有外人,她不想拘著,自個兒靠在冰露肩上,「過就過吧,待會裴闕沒來,咱們就等等。他若是到過了,就直接走。」

安芷想的是裴闕肯定有自己的馬車,所以她就放心靠著冰露。

可等馬車出了城門后,裴闕跟順子別說馬車,就是其他東西都沒有。

裴闕上馬車時,安芷還在閉目養神,他對冰露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等坐下后,才悠悠道,「不曾想,平日里端莊有禮的安家大小姐,會有這般懶散的模樣。」

裴闕一出聲,安芷就驚醒了。

她身體瞬間彈直,「你怎麼不坐自己的馬車?」

「我沒有馬車啊。」裴闕說得坦然,外頭的順子已經接過福生的趕車活,馬車也行得更穩了一些。

聽到裴闕這話,安芷袖中的手微微錘了下,人都上來了,只好這樣了。

出城後過了不到一個時辰,馬車停在秋名山下,他們便要靠走的上山。

「從這裡走上兩刻鐘,就能到山莊了。」裴闕和安芷並排走著。

安芷聽到有兩刻鐘的路,心裡不是很想爬,但人都到了這裡,只好跟著上去。

不過這沿途的風景確實不錯,山林環繞,是京都城中看不到的景色。

「我昨兒聽說了,你派人去跟著安蓉。」裴闕走兩步,便會停一下,他腿長,安芷跟不上他。

「知道她是回來報仇的,我總得留個心眼才是。」安芷抬手擦了額角的細汗,「安蓉那,多謝你了。我昨兒聽李家傳來的消息,說麗妃娘娘真給八皇子看上戶部侍郎嫡長女了。裴四爺,說實話,我真覺得你很厲害,感覺你什麼事都能辦成。」

被誇的裴闕,唇角抿著微微笑著。

四人一路向上,到了秋名山莊,管事的早就在門口候著,「爺,前兒聽說您要來,小的們早就備好了酒水,您請進。」

裴闕對安芷先做了個請的手勢,等安芷邁過門檻后,他才跟上。

安芷是頭一回到秋名山莊,以前都是路過,外頭看著平平無奇,沒想到裡頭景觀別緻,亭榭樓台錯落有致,加上這裡長勢極好的楓樹,風景清幽讓人愜意。

方才那兩刻鐘的山路,到了這會覺得值得了。

因為已經到了飯點,所以管事的直接上了飯菜,都是一些農莊特產,安芷吃了七分飽。

飯後,裴闕就帶著安芷去莊園后的楓林里散步。

「這裡原來是我母親陪嫁,在她去世后,便成了我的產業。」裴闕每次來到這裡,就會回憶起過往,「小時候,我常會和大哥,還有母親來這裡,那時候年紀小,還會要大哥背來著。」

「現在裴伯伯可背不動你了。」安芷沒意識到自己給裴闕抬了個輩分,繼續道,「我還記得以前裴家奶奶在的時候,你每回挨揍,就會跑到她的院子里坐著,然後等裴太太去找裴首輔算賬。這麼說起來,你倒是……」

安芷說得太忘情,說了一半才意識到身邊人是裴闕,忙住了嘴。

裴闕聽得是心突突的,一聲聲爺爺奶奶,這不是跟他亂了輩分嗎,見安芷不說了,他也不再提一個話題。

他抬頭看著無際的楓林紅葉,停了下來,「你喜歡這兒嗎?」

「挺喜歡的。」安芷點頭如實道。

「那我把它送給你了。」裴闕輕聲笑著說完,就繼續往前走。

等安芷到下山時還是懵懵的,她出個門,就得了一處莊子?

而期間裴闕就是帶她逛逛莊子,其他的沒說也沒做,她原以為裴闕會說些……情話,結果只是送了她一處莊子。

在快到城門時,安芷把一直攥在手中的地契遞給裴闕,「裴四爺,這莊子是你母親留給你的,太貴重了,我不能要。」

裴闕瞥了眼地契,沒接,「可我母親說過,就是留給你的。」

「怎麼會是給我的呢?」安芷疑惑問。

可等她剛問完,裴闕就下了馬車,帶上順子走了,沒給她答案。

冰露小聲提醒到,「小姐,在進山莊時,裴四爺有說過,秋名山莊是他母親就給他的聘禮。」

聘禮是什麼,那是留給裴闕未來媳婦兒的。

而裴闕卻現在給了她。

安芷瞬間感到手燙,「那我更不能要了。」

她進山莊時光顧著看景色,並沒有聽到裴闕這話,難怪後來裴闕提到哥哥與母親,原來是話裡有話。

「小姐,其實奴婢覺得,您可以考慮下的。」冰露經過這麼多事,裴四爺對主子的好都看在眼裡,若是主子真嫁給裴四爺,她是覺得挺不錯的,「裴四爺人好,房中也沒人,眼下對您的心思,您自個也知道。要是錯過了,真的很可惜。」

聽此,安芷低頭看了眼手中的地契。

這兩天,她也有想過這個問題。

裴闕是不錯。

她也不得不承認,像裴闕那麼厲害的人願意為了她做那麼多事,沒心動是假的。

可那點點心動,卻壓不過現實。

她若是想嫁給裴闕,不僅僅是裴家大房,還有裴首輔的問題。

近來她與裴闕的交談中,對朝中的局勢多了些見解。她的身份,間接代表了白家,如今皇上想打壓裴家,肯定不願意看裴白兩家有關係,更別說八皇子和四皇子這種想拉攏白家的人。這不僅僅是對裴家有壓力,對白家安家也是。

若是尋常太平年間,兩姓姻親是好上加好,大家都能說聲恭喜。

可眼下這個時節,誰家都不敢隨便結親家,弄不好是要被誅九族的。

不然以裴闕的性子,也不會跟她說什麼一年之約,他是想等局勢安穩了再談婚事,免得裴家有個意外,會禍及到她。

罷了罷了,她還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到時候……有緣還是無緣,得看命。

安芷想到這裡,嘆息一聲。

就在這時,馬車進了城門。

可沒過多久,馬車就停了下來。

冰露掀開一點帘子問怎麼回事。

福生遞了一張紙條進來,「冰露姐姐,方才有個小孩兒攔了馬車,說要把這個給小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3章 聘禮

14.27%
目錄
共86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