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李家

第162章 李家

威遠侯被奪了爵位,上交的白銀就有上萬兩,可以說,眼下李家的公中,就只剩下一個空殼兒了。

安成鄴就那麼一個妹妹,以前沾了妹妹不少光,他這會還記著這麼多年的情分,「如今李家當官的就只有大公子一位,也就只有六品官,你姑母親生的哥兒才只有十四歲,若是成了親,還好說分家出去單過。她現在,是真的難。」

安芷卻不這麼覺得。

以前侯府門第高,安氏在侯府里如履薄冰,誰心裡都看不上她的家事,如今侯府沒了,李家只剩下一個六品小官撐著,段時間內是沒有其他人能冒出來的,所以安氏反而可以硬氣一點了。

「父親多慮了一些,皇上仁厚,沒有收回宅院,也允許李家人三年後再考科舉,而上交的錢都是公中出的,這些都和姑母沒關係。」安芷分析道。

她笑了笑,「您想想王家,那日王家成年男子被斬首時,我雖沒有看到,可聽別人說,那菜市口的血水,洗了三天都沒能洗完。所以李家這次,能全家保留性命,算是很不錯的了。」

「話是這麼說不錯。」安成鄴嘆氣,「可李家人本就嫌棄你姑母出身低,我是怕這會他們欺負她。所以才找你來問問,咱們在這個時候去看看她,不打緊吧?」

如今孟潔還沒出月子,因為早產,所以身體弱,這些事情孟潔現在都不知道。

「咱們與姑母,是逃不了的親戚關係,就算咱們再避嫌也沒用。」安芷道,「看是要看的,不過不能大張旗鼓地去看,等明日,女兒帶點銀票過去看看姑母。在風頭過去后,再請姑母過來吃四妹妹的滿月酒,到時候父親便可見到姑母了。」

安成鄴原以為女兒會撇清關係,畢竟安芷和安家的人都沒啥好關係,聽到女兒願意去看妹妹,他哎了一聲,「那你明兒多帶點銀票。」

銀票是好東西,輕巧好帶,誰也不知道他們給安氏送了銀票。

安芷嗯了一聲,寬慰道:「父親也別怕李家會欺負姑母,您想想,如今李家不比之前,可您還是四品典錄呢。」

多年來,安成鄴因為身份,對於李家都是謹小慎微地相處,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他的官職身份已經比李家高了。

得女兒這麼一提醒,安成鄴才恍然大悟。

是啊,官大一級壓死人,以李家現在的情況,他不去踩一腳,都算好的了,還怕那麼多做什麼。

這突如其來的轉換,把安成鄴從擔憂中抽了出來。

安芷瞧父親面露笑容,便知道是想通了。

次日,她帶上三千兩銀票去了李府。

這會的李府,可謂是門前蕭瑟,不用在耳房等傳喚,帶路的就只有一個粗使婆子,一路走到雲氏的宅院,院子里空了許多,想來是能變賣的都賣了。

她作為客人,自然是要先給當家主母雲氏請安說話,不過她沒能見到雲氏,說是身體不太好,只見到了李婉。

「勞你有心了,在這種時候願意登門的,也就只有你了。」李婉眼眶濕紅,她到底經驗不多,一下從侯府貴女變成比安芷還不如的身份,心裡溢滿了不甘,可在這會也只能假裝感動。

安芷一眼就能看出李婉的小心思,她本就不關心李婉這院子的事,讓冰露遞上禮物,就轉身去了安氏的宅院。

在雲氏那時,安芷好歹看到院門口有婆子候著,可安氏這裡,便是空蕩許多。

她進屋后,安氏正在教李思慧刺繡,兩人面色如常,倒是沒看出戚戚色。

「給姑母請安。」安芷行禮。

安氏抬頭看著安芷,在這種時候,心裡到底是有點暖的,「你怎麼在這個時候來了,你父親也真是的,就不怕被牽連嗎?」

「沒什麼好牽連不牽連的。」安芷坐到了李思慧邊上的椅子,「您是我姑母,是我父親的妹妹,這是誰都知道的事。」

說著,安芷望邊上看了眼,安氏便讓屋子裡的丫頭婆子出去了。

冰露這才從袖中掏出銀票,放在安氏邊上的桌子上。

安芷笑道:「如今李家蒙難,姑母手中肯定困難,這些銀票雖說不多,但是父親的一點心意,希望姑母不要嫌棄。」

安氏看到桌上的銀票,就算是多年沉浮,但還是沒能忍住,一行熱淚滾了下來。

安氏這人精於算計,她哥哥家有多少資產,她是能算出個大概的,這三千兩對於以前的侯府來說就是微薄,可對現在的她而言就是雪中送炭。

李思慧看著銀票,也紅了眼眶,「還是舅舅和表姐好,表姐你是不知道,這次我大哥被查,需要上交銀子保性命,他們竟然來找我母親要錢!」

「這……公中沒錢了嗎?」安芷震驚了。

要知道,安氏手裡能握住的錢並不多,就是嫁妝和老侯爺留給她的一些產業。

李思慧哼了一聲,捏著手指道:「公中是沒什麼錢,這麼多年,都被雲氏拿去給李婉兄妹貼補了。」

「那也輪不到找姑母要錢啊,他們私產那麼多,竟然還惦記姑母的錢,也是夠了。」安芷覺得這事太過了,雲氏的手上肯定是有錢的,方才她在雲氏那坐了一會,屋子裡的擺設雖精簡了一點,卻也沒少太多,而且院子里伺候的丫鬟也只少了幾個。

「誰說不是呢。」李思慧憤憤道,「若不是母親讓我忍著,我定不會看著母親把錢給他們。」

「哎。」安芷嘆了一口氣,轉頭看向安氏。

她知道安氏這是想用錢換段安寧生活,日子已然是這樣,再爭執起來,那真是要糟心過了。

安氏擦了眼淚,「他們要錢而已,我也說了,那是我的棺材本。但如果他們想要思慧兄妹的聘禮和嫁妝,那就直接府衙見,我也不是豆沙做的。」

對於安氏,安芷還是挺放心的,「姑母心中有成算就行,等來日表弟成了親,你們再分家搬出去就行。眼下就算是關起院子過自己的生活,姑母也別太忍耐,以前父親管不了一個侯爺,但如今父親到底是個四品官,不用再那麼小心翼翼。」

安氏應了一句好,她留安芷吃飯,但被安芷拒絕了。

「我就是過來看看姑母,既然你們都好,那我就放心了。切莫要放寬心一些,只要表弟肯努力,日後一樣是有好日子過的。」安芷起身道。

對於這點,安氏真沒太在意,因為她兒子本就不能繼承爵位,現在改變的就是以前能每日山珍,眼下只能吃點家常小菜。至於外頭人怎麼看,她一個多年不應酬的寡婦,更不會去在意。

「我明白的。」安氏道,「思慧,你送芷兒出去吧。」

李思慧放下手裡的綉布,點頭說好。

等兩人出了安氏的屋子后,李思慧才小聲道:「我那位大嫂啊,也是自作自受,一直想著用李婉攀高枝,攪黃了李婉和五皇子的婚事,現在按我家的家世,尋常人家都不會要李婉。我聽我哥哥說,我大哥好像有意把李婉送給某個王爺做妾呢。」

「那李婉能願意?」安芷問。

「不願意也得願意,就算她以前再傲又如何,現在不還是沒毛的雞。」李思慧編排起李婉,是一點都沒客氣。

安芷聽了捏了下她的臉,「你怎麼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你也是李家女兒,怎麼一點都不見你為自己擔心?」

「我才十歲,離我定親還早著呢,而且我的婚事,我大哥說了不算。」李思慧對此是沒在怕的。

安芷看著李思慧還稚嫩的臉,確實還不用替她擔心那麼多,只要過幾年李思慧哥哥有出息,到時候哪裡需要想這些。

李思慧一直送安芷到了門口,安芷和她道了別,才下台階去找自家馬車。

等她上了馬車后,便看到軟墊上有張疊好的紙條,打來后看到了熟悉的筆跡,寫著「春風樓」三個字。

到底該來的還是要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2章 李家

18.69%
目錄
共8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