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心疼

第189章 心疼

惠平看安芷蹙眉,她也有些緊張。

「不會有什麼事吧?」惠平問。

「希望沒有吧。」安芷心裏是有個不好的預感,但這會啥風聲都沒聽到,空口無憑地說出來只會平添大家的煩惱。

她看嫂嫂有些坐不住,溫聲安撫幾句,也算安慰她自個。

惠平猜了許多可能,可這會誰也說不準。

好在傍晚安旭回來,聽說新婚夫人在妹妹這,便直接過來,聽到她們發愁軍營的事,寬慰說沒事,「西北今年雪大,北疆的野奴多次來犯,大表哥受了點傷,我有可能要提前回西北。」

「提前回去?」惠平只聽到這四個字,他們才剛成婚一日,馬上就要分開,惠平急得抓住相公的手,「要提早幾天?邊疆戰事很急嗎?」

安旭被夫人抓住手,特別是當着妹妹還有下人的面,刷地熱了臉,嘴巴僵住回答不上來話,卻沒推開夫人,反而抬起手握住夫人的掌心,「邊疆戰事不急,主要是大表哥受傷,陣前少了一位大將,需要我先回去頂上。按照今天說的,約莫初二就得回去。」

「那不是十天都沒了?」惠平抬眉。

還有四天過年,初二又的話,滿打滿算就只有六天時間。

安旭嗯了一聲,心裏愧對夫人,可軍令在身,他必須要去。本來他應該今兒就起身,但聖上體恤他新婚,讓他在家裏過個年再回去。

惠平眷戀不舍地握住相公的手,身子微微往相公身上靠,全然忘了邊上還有一個小姑子在。

安芷看到哥哥和郡主感情好,心裏甚是淫賊,可聽到哥哥初二就要回西北,又很難過。

眼眶有些濕潤,但為了不讓別人看到,安芷極力忍住。

之後的兩天,因為府上都知道安旭要提前回去,氣氛便沒那麼歡樂。

而帶着安旭回門的惠平把這件事和她母親說了后,長公主問惠平怎麼想的。

「我們才新婚,若是這會分開,再見不知何時。」惠平這兩天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她越和安旭相處,就越喜歡安旭。以前的喜歡更表面一些,但是相處過後,惠平知道安旭外冷內冷,且沒有花花腸子,有些事情是不太懂女子心思,可知道她腳涼,每日都會提前讓人給她準備捂腳的湯婆子。到了早上,便會用他的兩腿捂住她的腳。

「所以,我想陪他一起去西北。」惠平最開始就有這個想法,後來越發強烈,「如果要和相公分開一兩年,我會相思成疾的。」

長公主被女兒的話驚到,瞪大了眼睛問,「你可知道西北苦寒?不說其他,就是你想日日洗澡都沒可能。」

「我知道。」惠平冒出要去西北的念頭后,便和相公打聽了許多西北的事。

她知道西北一半草原一半荒漠,知道那裏到了冬日能凍死人,也知道到了西北她就做不了富貴清閑貴婦人。

「那你還跟去?」長公主從沒想過讓女兒跟去西北,她一直的打算都是讓女兒留在京都,京都里有她在,沒人能欺負她女兒。可西北山高水長,縱使她本事再強,也無法衝去西北護著女兒,「知道那麼苦你還要去,你是被灌了迷魂湯嗎?」

嘆了口氣,長公主憤憤道,「不管分開多少年,你永遠都是安旭的正頭夫人,只要你留在京都,保管一輩子榮華富貴,幹嘛想着去西北那個窮苦地方?」

「母親,西北再苦再窮,安旭去的,那我也去的。」惠平心中主意已定,「事情到了今日,有件事我就不瞞你了。」

惠平說了安旭救她的事,但是隱去拜託安芷找人。

長公主全然不知女兒被刺殺過,聽到女兒這話,后怕的同時,又是嘆氣。

「既然老天讓我得償所願,那我這輩子,都要過得幸福。」惠平擦了眼淚,把頭靠在母親的腿上,「母親,你也是女人,當初那麼多人勸您改嫁,連已故的太后外祖都勸過您,可您都沒同意,不就是因為您覺得再也遇到第二個像父親那般愛您的人么。」

長公主的婚事是先皇賜婚,一開始她和駙馬並不了解,只是在相敬如賓的時間裏,兩人慢慢了解,漸生情愫,過了一段很是甜蜜的日子。只不過好景不長,駙馬在惠平八歲時病逝了。

聽到女兒提起駙馬,長公主被拉回過去記憶中,過了好一會兒,才長嘆一聲,「罷了,你要去就去吧。我會給你幾個親兵護衛,你要記得每月給我來信。」

「我會的!」惠平抱着母親一頓誇,莫了不忘多要點錢。

這邊惠平母女聊天,安旭則是和元家的幾個堂兄在品茶聊天。

先皇那一代時,元家正值鼎盛,那會元家有一位侍郎、兩位翰林,還有許多優秀子侄,只不過從老太爺去世后,元家分成三脈,各自凝聚不夠,加上沒有特別拔尖的後輩起來,所以近些年一直處於中流,這還是因為有長公主的幫扶。

安旭和當兵的待久了,再和文人品茶談詩便沒什麼話聊,大多時候他都是聽着,好在他夫人並沒有讓他等太久。

夫婦倆在長公主吃完晚飯才回安府,回去的路上,惠平忍不住說了她也要去西北的事。

「不行?」安旭當即拒絕,「你不能去西北!」

「為什麼呀?」惠平不明白,「舅母還有兩位表嫂都能去西北,為什麼我就不能去。你說,你是不是在西北有其他女人,所以不讓我去?」

「你……你說的什麼話?我清清白白哪裏有其他女人!」安旭自小受到父親外室的影響,對外室就沒好印象,「我不是你想的那個意思。」

「那是什麼意思?」惠平坐到相公身邊,抱住相公手臂,看到相公耳根子紅了,她鼓著臉問,「那你是不喜歡我,所以不想我去?」

成婚三日,惠平已經不再如洞房那晚一般害羞,在沒人的時候怎麼喜歡怎麼來,「你快說呀,為什麼?」

安旭長嘆一聲,偏頭看向夫人嬌嫩的臉龐,眸光微閃,「你自幼錦衣玉食長大,西北條件艱難,我……我心疼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9章 心疼

21.85%
目錄
共86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