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宰客

第317章 宰客

安芷沒有婆母,不用初一十五得請安,也不必出個門就去請示婆婆,至於妯娌愛說什麼,那都是她們的事。雖說還沒有分家,但裴府那麼大,不刻意出門去見,還是不容易遇到的。

自打回門那天後,安芷就沒有回去過,如今太太月份大了,父親又不是個可靠的,安芷打算看看。

帶上一些補品,安芷只帶了冰露一個丫鬟出門。

這次回來,沒有提前說好,所以等她到正院的時候,太太和張姨娘都很驚訝,張姨娘還以為安芷是受了委屈跑回來的呢。

「我沒事,都好著呢,就是回來看看太太。」安芷坐下后,看太太氣色紅潤,比上回懷孕時好多了,「眼看着就要八個月了,太太怎麼沒把您祖母接過來?」

安府沒有一個長輩,到了太太生產的時候,光張姨娘一個怕是不頂用,而且如果有個娘家人在,太太也能放心多了。

「我想着過段時間再接。」孟潔淺笑道,「我祖母年紀大了,換個地方就難休息,特別是這會還熱。」

安芷也就是隨口一問,今兒過來,一個是為了看看太太的身體,還一個是有話要交代,「現如今外頭正亂,太太正好借懷孕為理由,能推的應酬都推了吧。我聽說孟家的嬸嬸最近常在外頭跑,既然她看不上姑母挑選的人家,那太太自個兒多關注下。」

「唉,我那位嬸嬸,真的是心太大了。」孟潔也曾說過嬸嬸幾回,可嬸嬸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讓她別管太多娘家的事,她便就此心涼了,只關心娘家的祖母和弟弟,「她想要什麼女婿,讓她自個兒去挑吧,我反正是不管了。對了芷兒,這一陣子我聽人說了一些裴家的事,你還好吧?」

安芷看太太猶猶豫豫,大概猜到是指什麼,「太太放心吧,我好著呢。外頭人愛怎麼說,都是別人的事,我過好我自己的日子就行。」

「你不放心上就好,這日子確實是自己過的。」孟潔經歷那麼多事,也漸漸放下一些包袱,自個點到為止就行。

之後安芷又聊了一會兒,在安府吃了中飯才離開。

從安府離開時,安芷去了水雲間一趟,最近生意不好做,城東又有人罷工,聽說城外已經有了流民,安芷心裏不太放心。

到了水雲間后,把張蘭叫到二樓交代,「以後鋪子遲點開業,早點收工,要確保咱們鋪子的工人能在天黑前到家。」

張蘭點頭表示同意,「我也是這樣想的,反正這段時間沒生意,工人們待在鋪子裏大多是閑着。」

「有你在,我放心多了。」安芷感激道。

今兒既然來了,她便想看看新布,再有一個月不到,就是中秋佳節,到時候安芷是要進宮赴宴的。

張蘭下樓去拿布,不一會兒就帶着兩個人一起上來了,每個人的手裏都捧著錦緞。

「夫人您看看這些,都是咱們這裏最好的。」張蘭熱心介紹,「您皮膚白,又是芳華年紀,穿鮮艷一點好看。」

「還是不了吧,我不想太招搖。」安芷在幾匹布之間來迴轉了一圈,最終挑中一匹水煙色繡花錦緞。

「這匹也好,顏色雖素雅一點,卻不失華貴。」張蘭說着,拿了軟尺要幫安芷量身量,不曾想門突然被推開,林書玥帶着丫鬟婆子走進來。

「喔,張老闆,你讓我好找啊。」林書玥今兒個也是來做衣裳的,每次她來,都是張蘭親自接待,今兒個聽說張蘭在接待貴客,方才路過門口看到福生,想到貴客是安芷,想也沒想就推門進來,「裴四夫人也在啊,不好意思了,我時間不多,讓張老闆先來幫我量吧。」

張蘭往林書玥那抬頭看了一眼,為難道,「林側妃娘娘,裴夫人這裏馬上就好了,要不等我幫裴夫人量好了,我再去幫你?」

「張老闆,你剛才沒聽到么,我說我沒什麼時間。」林書玥說話時,是正對着安芷,目光挑釁,上次的在賀荀成婚時仇她可還記着。

安芷笑着和張蘭說沒事,「你就先去幫林側妃量吧,反正我挑好布料了,這幾匹最好的蜀錦我都要了,讓別人幫我量就行。。」

張蘭一聽這話,就明白安芷的意思了——狠狠宰林書玥一筆。

果然,林書玥一聽最好的都被安芷挑走,立即走上前,瞟了眼桌上的錦緞,還真不錯,指著看着最貴的幾匹道,「這些我都要了,張老闆,既然裴夫人都願意讓我,那你就快點跟我來吧。」

張蘭看了下林書玥要的幾匹錦緞,心裏算了下錢,唇角微微抿了起來,這下不用怕這兩個月會虧錢了,畢竟林書玥和他們做了一筆大生意呢。

安芷看林書玥走後,一點也沒生氣,反正她挑的布匹林書玥沒看中,還給她掙了一大筆錢,「林書玥這人,倒是和林書瑤挺像的,一樣的得意忘形。」

「是啊。」冰露點頭道,「就是她扯高氣揚的樣子,着實討厭。」

「你就彆氣了,等她知道水雲間是我開的后,她保管會氣到再也不願意看到那些衣裳。給我送了那麼多銀子,她得氣到不會睡覺。」安芷笑着道。

量完身量后,安芷便和冰露回府去了。

她剛進屋坐下,春蘭就送了一沓的拜帖過來,有辦百日宴的,也有遊園賞菊,還有成婚喜酒……

安芷每個都看了一眼,挑了幾本出來,「這幾家你們準備禮物送去,我就都不去了,現在百姓正過得艱難,這些人不怕死地大張旗鼓宴客,正所謂天威難測,要是出了什麼事就不好了。反正不是什麼重要的人,我不去也沒事。不過你們送禮去的時候,可別把話說那麼死,就說我提前送禮祝賀,屆時有空一定登門拜喜。先給了他們面子,日後他們要想說我壞話,也只能在背後說。」

冰露和春蘭領命說是,她們都是安芷身邊的老人了,安芷放心。

把事情交代下去后,安芷準備去書房拿兩本書看看,不曾想剛進了書房,冰露就匆匆跟來,說她的嫁妝被人偷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7章 宰客

37.08%
目錄
共85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