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下作

第327章 下作

整個宮殿,都被明亮的燭火給點亮。

安芷跟著裴闕,從座位上起身,緩步走到大殿中央,納福行禮,一系列的請安做完后,還不能自個兒起身,要聽到皇上說起來吧,才能起來。

但皇上卻沒讓他們起來。

「都把頭抬起來,讓朕看清楚一點。」皇上開口道,聲音還是缺乏中氣,沒什麼力量。

安芷微微抬頭,眼睛還是望著地面,這會不知道皇上要問什麼,只好照做。

「不錯,裴闕你倒是個有眼色的。」皇上笑了笑,擠出一臉的褶子,「咳咳,行了,你們退回去吧,朕就是想看看,讓朕皇兒們都心心念念的京都第一美人長什麼樣。」

聽到這話,安芷心頭一窒。

皇上這話是什麼意思?

是知道以前四皇子和八皇子想要求娶她的事嗎?

可他當了那麼多年的皇上,不會不知道,那兩位皇子沖的可不是她的美貌,而是白家兵權吧?

今兒個,幾乎所有的王公貴族都到場了,而皇上卻在這種時候提了那麼一句,這是連著打了裴闕和安芷兩個人的臉面啊。

往座位上走的時候,安芷心裡惴惴難安,直到坐下,才聯想到了道觀工地失誤死人的事,皇上這是對裴闕不滿了。道觀那事,雖說是八皇子做的,可裴闕是主要負責人,可裴闕沒有很快處理好這件事,反而還拖著,並把八皇子給拖下水,這等於說,既延誤了工期,又打亂了原本三位皇子奪嫡的平衡。

這麼一想,皇上算是遷怒於她了,但皇上會說到四皇子和八皇子曾想求娶她的事,這裡頭肯定有其他人在挑唆。

坐下沒多久,裴闕就握住安芷桌下的手,用只有兩個人能聽到的音量道,「你莫擔心,皇上只是想敲打我而已,並不是要爭對你。」

安芷輕輕地點下頭,低聲回道,「我明白,既然皇上爭對你,那你才要小心行事。官職、名聲什麼的,都不重要,保全你自己才是最重要的。留得青山在,萬事皆有可能。」

關於父親的為官之道,安芷還是挺讚賞的,知道自個兒幾斤幾兩重,明哲保身,這也是一種智慧呀。

裴闕嗯了一聲,隨後敬酒的人來了,夫妻倆便說不了悄悄話,只能先應付今兒的宮宴。

酒過三巡,安芷面頰泛熱,知道自個兒不能再多喝,帶著冰露去偏殿休息。

「夫人,奴婢扶您。」冰露伸手道。

安芷嗯了一聲,扶著冰露往前走。

宮裡的長廊幽靜且深,雖然一路來有燈籠,也會有宮人候著,可那些宮人像是長了長差不多的臉盤,都是一樣的表情和語氣,彷彿不是真人一般。

這漫長宮闈里的日子雖近於天子,可各中心酸應該只有自個兒才知道吧。安芷心想。

或許是喝了酒的緣故,安芷的步伐越來越重,便讓冰露扶著去涼亭里歇歇,反正中秋的天氣並不涼人。

但不等她走兩步,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一聲怒呵。

「哪裡來的登徒子!?」

是許文娟的聲音。

安芷忙回頭看去,同時聽到「砰」的一聲,一個太監從她眼前倒下,剛摔在地上就想拔腿跑路,卻被安芷提前又踹了一腳,在這一小會時間裡,巡邏的侍衛聽到這邊動靜,匆匆趕來,把太監給按住。

安芷已經和許文娟退道一邊,又侍衛過來問怎麼了,安芷搶在許文娟開口之前接話,「這人好像喝醉了,走路不穩當,你們快些把他帶走。」

侍衛們道了好,把地上的太監給拖走了。

「安芷,剛才那個太監明明是想非禮你!」許文娟不甘心道,「你怎麼就這樣放他走了?」

安芷被太監這麼一嚇,瞬間醒神,拉著許文娟到了涼亭里,小聲道,「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我們把事情鬧起來,不管太監有沒有得手,都會有人往我身上潑髒水,而且那人還不一定是太監。」

「什麼!」許文娟聽到有可能不是太監,驚得長大了嘴巴,「難不成有人要故意害你?」

「應該是的。」安芷分析道,「今兒是宮宴,你想想,哪個太監有那麼大面子能喝酒,咱們又不是不認識管事太監,剛才那個明顯是生面孔。你也不用氣,剛才那個太監,不會就這麼沒事的,估計活不過今晚了。」

敢在宮裡行非禮之事的人,就是抱了必死的心理,所以安芷抓了人也沒用,反而會把這件事鬧大,順了幕後指使的心意。倒不如讓侍衛們把人抓走,讓幕後指使著急去,說不定會順著線索找出是誰。

只不過,這次是誰那麼大膽子,竟然想要在宮裡害她?

她有點想不到。

許文娟得了安芷的提醒,馬上明白什麼意思,「你說得對,剛剛那個不管是不是真太監,既然敢在宮宴偷吃酒,怎麼也要打個半死。」

「是的。」安芷起身道,「咱們回去吧,出來那麼久,是時候回去了。」

許文娟是跟著安芷出來的,聽安芷要回去,她便起身跟著一起,「安芷,我覺得這事很可能與八皇子有關,畢竟八皇子被禁足,和你家裴闕脫不了關係。」

安芷卻不這麼以為,「八皇子不是個彎彎繞繞的人,他確實是會記恨裴闕,可他想要報復,更可能直接出手對付裴闕,而不是用這麼下作的手段對我。」

直覺告訴安芷,這事和八皇子沒關係。而且八皇子才被禁足,哪裡能那麼快算計到她頭上。

「你這麼一說,好像挺有道理的。」許文娟皺眉想,「那又會是誰呢?」

安芷也想知道是誰,「既然事情敗露,那總有一天能查到。」

今兒這事,誰也不能預料她會離開主殿,如果她不離開主殿,那對方的計策就行不通。所以對方應該是長時間在謀划。

想到這裡的時候,安芷和許文娟重新回到了主殿。

剛邁進殿門,就看到匆匆過來的裴闕。

「不是說出去透透氣么,怎麼去了那麼久?」裴闕問。

安芷把裴闕拉到一邊,觀察四周的同時,把方才的事情都說了。

【作者有話說】

今天我又提早更新啦!。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7章 下作

37.72%
目錄
共8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