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延續

第462章 延續

裴闕停了下,思索片刻,繼續道,「其實許侍郎想要收回土地的心,我能理解,但這會並不是好時機。」

去年大旱,加上先帝駕崩,導致許多地方出現叛亂和流民,到這會國庫都還是空的,哪裡有錢去打戰。

一旦開戰,國庫沒錢給西北,就要西北自己拿錢和糧食去撐。

可西北苦寒,常年都種不了什麼糧食,靠的是畜牧和來往商人,根本沒有存糧去打戰。

安芷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我去問問許文娟,若是她知道什麼,不會瞞著我。」

裴闕不放心安芷一個人去,但被安芷給拒絕了。

「我一個人去就好,你若是跟著去,那就不一樣了。」安芷起身喊了冰露。

裴闕小心翼翼地扶著安芷,「那讓臨風帶著人跟你一塊出門,如今你身懷六甲,經不起顛簸。」

「我又沒出城,走的都是大陸,你該忙什麼就忙什麼去吧。」安芷道。

出了裴府,安芷帶著人直接去了賀荀府上。

她到的時候,賀荀正在幫許文娟捏肩,而許文娟還不知道今早朝堂的事。

「這事我真不知道。」許文娟發誓道,「賀荀沒有官職,我家裡人也沒人來與我說這些,要不你跟我回娘家一趟?不行,還是我自己回去吧。」

「夫人你別急啊。」賀荀看自家夫人急得快跑起來,緊張道,「小心肚子。」

「哎呀,我又不是嬌滴滴的大小姐,走快點能有什麼事。」許文娟想揮開賀荀的手,但還是被賀荀給抓住手腕。

安芷起身跟上道,「我今兒過來,你父親肯定會知道,你也不用瞞著他,直接與他說就好。我就是想知道許大人現在的態度,若是許大人不願多說,那也沒事,你千萬別急。」

「我的老天爺,我是那種急性子的人么!」許文娟嘖了一聲,「這事我也覺得不太好,你就在我家等著,我問問就回來,賀荀你別跟著我,你在家招待安芷就行。」

許文娟嘴裡說著不急,可她動作卻快,很快就收拾好出門。

而安芷和賀荀,則是被許文娟留了下來。

賀荀有心跟著夫人走,可又要遵循夫人的話,直到看不見馬車,才幽幽嘆氣,「哎,嘴裡說不急,但就她最急,我都怕她回娘家動手。」

「應該不會,她嫁給你后,脾氣好了很多。」安芷和賀荀一起往屋子裡走。

「這倒是,她剛嫁過來那會,還會和我打架哩,現在說話溫柔多了。」說到許文娟,賀荀的臉上不自覺洋溢著笑容,「關於西涼的事,其實我能理解我岳父。」

安芷和賀荀走到正院的葡萄藤下,兩人面對面坐著,很快就有人端了新鮮的熱茶來,「怎麼說?」

「你看啊,許家也是世家,作為世家,最重要的是什麼?」賀荀問。

「是一個家族榮耀的延續。」安芷道。

賀荀點頭說是,「一個世家想要歷經百年不倒,就需要長遠的目光。世家與世家之間有聯姻,互相扶持的同時,又互相制約。你想想,如果雲家徹底倒了,那朝堂的局勢必定會大有改變,到時候是誰家崛起呢?誰也不知道。」

賀荀抿了口茶,微笑道,「所以保持當下的平衡,也是世家的一種權衡之道。而且從許家的角度來看,拿下西涼是件名垂青史的功績,且不花費許家的錢財。如果白家倒下,那許家也有人能趁機接上。你與裴闕,之前肯定都以為,白家倒了,一定是雲家的人接手西北兵權吧?」

安芷點點頭說是。

聽賀荀說了那麼多,安芷胸口有點悶,也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她想起了老爺子前段時間和她說的話,老爺子說她和裴闕都太重感情,只要交好的人,就不會去猜忌。

但是她忘了,她的身份是世家主母。

並不是許侍郎有多大的野心,也不是許侍郎和雲盛興一樣有私慾。

而是世家與世家之間,就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

大家都是為了各自家族的利益罷了。

賀荀看安芷瞳孔猙大,知道安芷明白他說的,給安芷倒茶,一邊道,「裴闕把你護得很好,所以很多事,你都接觸不到,但真正得門閥爭鬥,並不是眼睛看到的那麼簡單。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不是純粹的好於不好。善惡太分明,在世家裡,並不是一件好事。」

安芷意外道,「賀荀,你懂好多。」

「這是自然。」賀荀自嘲地笑笑,「你大概是忘了我質子的身份了,若是我不懂這些權謀,又怎麼能活到現在?」

沒有親生母親的庇佑,從小就被父親輕視,還要提防繼母的迫害。賀荀能成功長大,就是很大的本事了。後來他成婚時,九夷只來了個不重要的使者,一個九夷宗室的人都沒來,可見賀荀在九夷的地位。

安芷看賀荀笑,她卻笑不出來,端起茶盞抿了口,入口有些苦澀,但舌尖洗品后漸漸回甘,「你終有一日,會回去的。」

賀荀極輕地嗯了一聲,「那裡是我的家鄉,有我未完成的使命。」

聽此,安芷想到了許文娟,以許文娟的性格,並不適合在爭權奪位中生存,「等你要回去的時候,可以提前與我說,我不能保證裴闕給你多少方便,但我能幫你照顧許文娟,讓你沒有後顧之憂。」

「那我提前謝謝你了。」賀荀就是這個打算。

三盞茶的功夫,許文娟回來了。

許文娟臉色陰鬱,坐下后,狠狠地捶了下石桌,濺起茶盞里的茶湯,灑了好些出來,「太氣人了,我問我父親為何要幫雲家。他說不是幫雲家,而是從大局發展上看。可是現在有什麼大局呀,雖然我不在朝堂當官,但我也知道國庫沒錢,不是打戰的時候。他個老頭子,就知道敷衍我!」

轉頭看向安芷,帶著歉意道,「抱歉啊安芷,我也不知道我父親怎麼想的,反正他來來去去就是一句從大局發展考慮,我都快和他吵起來了,他還是啥都不肯說。還說讓我別多管閑事,他還真當我愛管,若不是怕他被雲家老頭給騙了,我才懶得理他。」

「哼,真是氣死我了!」許文娟不解氣地又拍了下石桌,鼓著臉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2章 延續

53.53%
目錄
共86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