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氣性

第489章 氣性

安芷確實很意外老爺子的態度,本以為老爺子會說她不顧大局。

裴懷瑾知道自個不能死太早,強撐著養了一段日子,面色紅潤了些,坐到了安芷和裴闕的上首,拿起茶壺轉了一圈,道,「裴家遲早要和雲家對上,早一步晚一步,差別不大。雲定邦做的也不是人事,是該給他一點教訓。今兒這事,安芷是差了點考量,不過不打緊。喊你們過來呢,就是多說兩句雲盛興的事。」

聽到這裡,裴闕比剛來的時候,面色柔和許多。

裴懷瑾繼續道,「現如今的雲家,廣招門生,拉攏朝臣。可以說,朝廷上有三成,都是雲家的人。可這麼容易就攀附上雲家的人,自然也容易離間,所以要注意的,還是原來的一成。雲家有了政權,但沒有兵權,且缺錢。這就是雲家迫在眉睫要解決的事。」

老爺子說的這些,裴闕都知道,「雲家的手已經伸向了鹽稅,父親應該知道,鹽稅是一國根本,若是鹽稅被雲家操控了,勢必會民不聊生。」

「是這樣。」裴懷瑾嘆道,「不過管鹽稅的陳復生,是出了名的鐵面,你要想和雲家斗,就得伏住陳復生。若是陳復生倒下,就是你自個兒接手鹽稅,恐怕都沒用。」

隔行如隔山,不管是裴闕,還是裴懷瑾,都沒有經手過鹽稅的事。

特別是眼下這種時間,更要保住陳復生。

裴闕點頭說明白,接著問到了兵權,「雲盛興看上了西北的兵權,他這會,指不定勾搭上了一些邊疆小國,可能隨時會有動作。而且安旭那事,雲盛興好幾次要往西涼捅,若不是我給攔下來,恐怕雲盛興已經借著安旭的名頭,給白騁壓力了。」

「那就把事情捅出來吧。」裴懷瑾道,「給雲盛興找點事情做。」

裴闕本想留著西北的那些細作,厚積薄發,一舉拿下雲盛興,所以這會沒接老爺子的話。

裴懷瑾見裴闕皺眉,呵道,「你別太小瞧雲盛興了,你抓住的那點把柄,只能消滅雲盛興的一些爪牙。要想拉雲家下馬,還是要一點點地來,別太心急了。」

作為輔佐大臣里最年輕的,裴闕面上看著淡定,心裡卻有些氣性,畢竟年輕,再理智的人,也還是有些血氣在。

安芷聽明白老爺子的意思了,今兒說了那麼多,就是怕他們夫婦操之過急。老爺子上了年紀,雖然氣性還在,但想的更多,性子也緩和不少。

裴闕應了一聲好,見老爺子往椅子后靠下去,知道老爺子是說完了,「入秋天寒,父親夜裡就別多飲茶了,省得起夜著了涼。」

裴懷瑾意外睜眼,那眼神像是在說:你小子還會關心老子了。

裴闕當沒看到老爺子的眼神,起身行了個禮,牽著安芷出了老爺子的院子。

等他們回到自個兒的院子時,臨風過來回話,「四個城門都派人守著,雲家附近也有人蹲著,只要雲定邦出了雲家的大門,咱們的人就會一路跟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9章 氣性

56.73%
目錄
共86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