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撞門

第558章 撞門

賽爾蘭愣了一會,不敢置信地抬頭看向李氏,「您是覺得,我一個清清白白的公主被男人睡了,還要裝著什麼事都沒發生嗎?」

這事確實是賽爾蘭設計的,她千挑萬選,因為前一個未婚夫死了,加上母國又沒什麼實力,所以那些宗室對她都是表面笑笑。上書給皇帝,又遲遲沒有收到回信。

所以在遇到裴鈺后,賽爾蘭心動了。

一個是裴鈺的條件還不錯,雖說離開了裴家,可還有李家做靠山。儘管眼下權力不大,但她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周旋,也發現太高的人家,根本看不上他。

最重要的是裴鈺長得好,玉樹臨風,溫潤的眸子像氳了水一般的動人。

從私心上來說,賽爾蘭挺喜歡裴鈺的。

故而設計了昨兒的那一出,就是為了讓裴鈺娶她。至於孝期這種事,賽爾蘭並不在意,因為一旦定下婚事,那等個兩年多也可以,畢竟她是公主,就算是再小國家的公主,裴鈺也不敢悔婚。

可她沒想到,裴鈺的母親竟然不認賬。

「那不然呢?」李氏冷靜了一點,越想越覺得女兒說的話更有道理,而且她是真不喜歡賽爾蘭,一個在男人堆里來來去去的女人,肯定不清不楚,「公主也說了,是你自己偷跑出來,也是你自己沒帶著人,至於吾兒是不是真的走錯了雅間,那都不重要。你們兩個本就不認識,沒必要因為一次意外就綁定終生。」

說著,李氏轉頭看向兒子「鈺兒,你喜歡賽爾蘭公主嗎?」

裴鈺搖頭,他只見過賽爾蘭兩次,並沒有太多的接觸,完全談不到喜歡。

李氏攤手道,「公主瞧見了,吾兒並不心儀你,我想你也不想等個兩年多浪費年華吧。所以咱們當做不知道就好,反正公主不是還有其他備選嗎?」

說著說著,李氏的話就重了。她心裡不舒服,一開始還忍著,最後一句就很不客氣了。

言至於此,賽爾蘭如坐針氈,顫巍巍地起身,看著裴鈺,淚眼婆娑地望著裴鈺,「裴公子,你我之間雖不熟悉,可到底是有了肌膚之親呀。」

確實,就算衣服沒脫完,可裴鈺醒來的時候是抱著賽爾蘭的。

可真的要娶賽爾蘭嗎?

裴鈺不想。賽爾蘭的母國對他而言,沒有任何的幫助,而眼下大房已經脫離裴家,等於他日後要自立門戶。既然要自個兒撐起門楣,必定需要一個得力的岳家。

裴鈺的眼裡閃過一抹猶豫,「公主,你可以罵我打我,我也願意幫你做任何事,但感情上的事,真的強求不來。我……很抱歉。」

賽爾蘭呆住了,她原以為裴鈺會心軟的,畢竟她打聽到的裴鈺是個多情的人,怎麼會說出和李氏一樣的話!

再轉頭去看廳里的其他兩個人,都是一副希望她快走的樣子。

賽爾蘭明白了,她今兒不來點狠的,怕是不能夠了。

「行,我明白了。」賽爾蘭抬手擦了眼淚,對裴鈺笑了下,「既然裴公子都這麼說了,我也不敢死皮賴臉在你們家,那就麻煩你們善後了。」

說完,賽爾蘭對著裴鈺行了個禮,轉頭匆匆離開。

裴鈺看賽爾蘭願意配合,心裡鬆了一口氣。

李氏更是長嘆道,「好在是塞外的女子,不然這事還真沒那麼好解決。鈺兒啊,往後你可不可能再……」

「啊!」

連著兩聲尖叫,劃破裴府的上空,也打斷了李氏說的話。

立即有小廝衝進來,說賽爾蘭公主撞死在裴家的大門了。

要知道,因為賽爾蘭丫鬟一直在門外,外頭的人都知道了賽爾蘭和裴鈺的事。現在賽爾蘭撞了裴家的大門,那圍觀的百姓都知道怎麼回事了。

「孝期里就欺負姑娘,還不認賬,真他么不是人!」人群里不知是誰說了一句,百姓們的罵聲就起來了。

等裴鈺急忙感到的時候,看到賽爾蘭的額頭有個血窟窿,眉頭皺出了一條縫,「快把人抬進去!」

再轉頭看向人群,讓小廝去疏散百姓,聽到賽爾蘭還有氣,拳頭緊緊攥在了一起。

不管之後如何,這會一定不能讓賽爾蘭死掉,不然他們一家子都要陪葬。

在人群的邊緣,福生見百姓們義憤填膺地追責裴鈺,這才悄悄離開。

沒錯,第一句指責裴鈺的話,就是福生說的。

福生繞過一條狹窄的小巷子,再找到主子的馬車。

上了馬車后,福生回話道,「爺,都按您的吩咐做了,現在大房門口鬧得沸沸揚揚,大房想要驅散人群,怕是不能夠了。」

裴闕滿意地抬了下眉毛,「他們倆挺般配的,挺好。」

得知賽爾蘭在打聽裴鈺的時候,裴闕就讓人留心了兩個人的動向。與其讓裴鈺去娶其他世家的小姐,還不如讓裴鈺娶賽爾蘭,反正裴鈺是個蠢腦子,最容易被女人騙。

所以昨兒個的酒局是裴闕促成的,儘管迷藥是賽爾蘭下的,但後來幫忙不讓其他人進雅間的可是裴闕的人。

早前知道裴鈺還給安芷送花的時候,裴闕心裡就很不爽,正好這會有個天賜良緣,他正好幫忙一下。

「爺,這事要和夫人說嗎?」福生怕在夫人跟前說漏嘴,所以提前知道下。

裴闕搖頭,「這點小事就不要和夫人說了,咱們當做什麼都不知道,等著聽裴鈺的好消息吧。」

馬車緩緩駛離街道,停在了裴府主家的門口,裴闕下了馬車后,進門不久,就有小廝來說大房的事。

進了自個兒的院子后,看到石子路邊堆積的白雪,喊人來掃雪,他再進屋。

「都在屋裡怎麼不說話呢?」裴闕問。

安芷笑了下,「我們在說賽爾蘭和裴鈺的事呢,你有聽說嗎?」

「聽管家說了一點。」裴闕在爐子邊上烤了烤,再坐到安芷邊上,「聽說賽爾蘭撞暈在大房門口,這事鬧大發了。」

「對啊。」安芷等冰露倒完茶后道,「我沒想到賽爾蘭性子那麼烈,竟然敢這麼做,也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其實為了裴鈺這樣的人傷害自己太不值的了。」

安芷不知道是賽爾蘭給裴鈺下的套,直覺賽爾蘭想嫁給裴鈺,可撞門的目的,她還沒想到,所以這會才會那麼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558章 撞門

65.26%
目錄
共85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