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以後

第630章 以後

馬車滾下山坡,旺財先跳下了馬車。

他看着馬車不動了,兩腿間有股暖流流下,他嚇尿了。

「老……老爺?夫人?」

沒有回應。

「來人啊!有沒有人!」旺財高聲呼救,希望經過的人能幫幫忙。

可是也沒有人回答他。

是他趕馬車出來,若是老爺和夫人有個什麼意外,他得吃不了兜著走。

從山坡上往下滑,旺財一點點地挪動到馬車邊上。

「砰砰。」

馬車裏發出撞擊的響聲,隨即傳來老爺痛苦的呻吟。

旺財聽了忙擦了眼淚,去推馬車的門板。

可等他推開馬車的門后,看到一根樹枝直接穿透夫人的肚子,老爺的兩條腿被木頭刺穿,血的腥味撲面而來,旺財的兩條腿抖得更厲害了。

~

安芷休息了一會後,再次找陶文恭幫女兒看了看,得知女兒沒事後,才讓陶文恭回去。

裴闕坐在床上,他也聽到了陶文恭的診治,安撫安芷,「恭叔說了沒事,那就是沒事了,你把悅兒放搖籃里,休息一會吧。」

安芷的兩條手臂都酸了,看女兒睡着,便放下女兒。

裴闕一臉歉意,「你是頭一回當娘,身邊又沒有老人,為難你了。」

若是在京都,奶娘就能把孩子帶好,根本不用安芷日夜操勞。

安芷看了看裴闕的傷口,「雖說我是頭一回當娘,可離開京都的時候,王嬤嬤也叮囑了我許多,前幾日和余家嫂嫂談天時,她也教了我許多。儘管我還是懂的不多,但不是只瞎貓。」

嘆了口氣,安芷瞧了瞧外頭的天色,「只盼著,等悅兒記事後,咱們能解決這些烏糟糟的事。」

裴闕很想抱抱安芷,但是他這會不能動,只能拉住安芷的手,輕柔地撫摸,「會有那麼一天的。」

話音剛落,朔風就來敲門。

安芷起身,讓朔風進來。

「夫人,爺,方才鍾家來消息,說鍾滿貫的馬車在半路上翻下山坡,鍾夫人當場暴斃,而鍾滿貫的兩條腿也斷了,這會剛回了鍾府。」朔風道。

本來裴闕的意思,是讓鍾滿貫夫婦先到德安,到時候查胡令安的時候,順便把鍾滿貫行賄的事查出來,給新任縣令送個功績,但沒想到鍾滿貫的運氣那麼差。

安芷聽了十分解氣,「這就是報應,鍾滿貫作威作福,就連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了。」

裴闕說是,看着朔風道,「讓德安的新任縣令快點來,別等鍾滿貫死了再到,那會可就沒那麼大的功績了。」

「爺,定安縣令要一起查嗎?」朔風猶豫問,「鍾滿貫給了胡令安不少賄賂,可更多的錢,是送到定安縣令的口袋裏。咱們既然在定安攪起風波,是不是一塊查了比較好?」

裴闕也想一併拿下定安縣令,但他也在思考。

安芷道,「定安是這一代最富庶的地方,能在定安這種地方當縣令,一定有強大的靠山。既然新的德安縣令還沒有到任,那你們就先查查定安縣令的底細,不要打草驚蛇。若是可以拔除,就等德安新縣令上任再一塊拔除,如果不能,就先放一放。」轉頭看向裴闕,「你覺得呢?」

「夫人說的甚好。」裴闕贊同道。

朔風說了好,出去后,幫忙把門給關了。

眼下胡令安已死,德安那裏馬上就會有新的縣令上任。

關於葫蘆島的事,安芷他們可以不用擔心了,現在要注意的,一個是不能在定安暴露身份,還一個是要開始思索以後怎麼辦了。

裴闕讓安芷拿了紙和筆來,他用左手,先寫了定南王三個字。

「裴家與定南來往多年,定南王是個靠得住的人,而且定南離定安不算遠,我已經派人給定南王送過信。」裴闕分析道,「有了定南王的照拂,我們想要擺脫刺史的監視,就會容易一點。」

「要想離開定安,首先得解決了永寧刺史。」安芷懂了。

「沒錯,定安這一帶都歸永寧刺史管,而那個永寧刺史是許侍郎的人。胡令安一死,永寧刺史就會產生懷疑,我們得先把永寧刺史控制了,才能有下一步計劃。」裴闕在定南王的上面又寫了個白家,「白家是你舅舅家,他們一家是什麼樣的人,你肯定比我清楚。」

「舅舅一家從不參與黨派爭鬥,整個西北軍也聽他們的。」安芷想到舅舅的為人,她還是很放心的,「咱們被流放,舅舅一定會給朝廷施壓,有舅舅在,可以幫我們分擔一些壓力。」

白家鎮守着晉朝最苦寒的邊疆,塞外是最擅長戰鬥的西涼等國,若是沒了白家,西涼等國可以長驅直入,從西北往南,一路廝殺,到時候晉朝一定大亂。

所以就算是野心勃勃的許侍郎,也不敢在這個時候動白家。

對於白家帶來的困擾,許侍郎只能咬着牙忍下。

隨後,裴闕又在白家和定南王的邊上寫了「嶺南夏家」、「錢家」、「靖安長公主」。

「夏家和錢家,各自掌控著一方的兵馬,他們沒有擁兵造反的兵力,但是有着威震一方的實力。」裴闕想到這兩家人,繼續道,「雖然他們和裴家的關係一般好,咱們不可能用親情帶動他們,但是為了他們各自的利益,他們也不會坐以待斃。」

許侍郎的目標是皇位,但是他要上位,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因為他要面對的,不僅僅是皇權宗室,還有現在許多已經在榮華富貴里的世家。

試問,誰願意看着眼前的富貴沒了呢?

自然是沒有。

所以夏家和錢家,裴闕也可以利用上。

安芷接着裴闕的話道,「至於靖安長公主,她這一兩年不問世事,可那是她做給別人看的,實際上還是把京都里的事都知道了大部分。她是宗室,最不願意看到許侍郎造反,所以她也不會坐以待斃。」

「是的。」裴闕最後寫下來成國公三個字,「其他的人起的作用都是輔助,最關鍵的,還是掌握朝政的成國公。想來,許侍郎第一個要對付的,並不是雲興邦,因為他根本沒把雲興邦放在眼裏,而是想把矛插進成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630章 以後

72.83%
目錄
共86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