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8章 許榮

第758章 許榮

宮裡給裴家送了賞賜,當天就在京都傳了起來。

不少人在心裡嘀咕,這種時候呢,到底是和裴家近一點,還是遠一點。

眼瞅著要過年了,有些動心了的,便也跟著去裴家送了年禮。

不過裴闕和安芷只收下了賞賜,其他人送來的年禮,一概不收。

離除夕還有一日時,安芷最是忙碌。

本來府里的事情就多,結果朔風從外面歸來時,說府外有幾個人,蹲了幾天了,好像是許家的人。

朔風抓了一個審問,得出是許夫人派出來的人後,就來回稟安芷,尋求安芷的意見。

「她倒是心狠手辣。」安芷沉聲道,「把那幾個人都抓起來,脫光了丟許家門口去,就當作是我給許家的年禮吧。」

朔風想到那幾個人的目的,也覺得手段齷齪,「屬下明白了,這就去安排。」

「你等等。」安芷突然喊道,「我聽說李紀前兩日打死了一個許家旁支,眼下被關在府衙大牢里,是真的嗎?」

「回夫人,確實如此。」朔風道,「永寧王到了京都后,性子就比較......暴躁,前兩日遇到許家人欺辱民女,便出手幫忙,不曾想下手太重,對方被抬回家后,就死了。」

李紀在京都里的名聲,就和以前的裴闕差不多,都是惹不得的人物。只不過裴闕用計更多,而李紀是能動手就動手。

「許家死了人,不過許文庸這會自顧不暇,不會有精力去管一個旁支子弟,李紀八成不會有多大的事。不過大牢里潮濕陰暗,馬上就要過年了,你讓人去大牢里打點一下。這小子,打人起來是半點都不顧忌時間。」安芷嘆氣道。

交代完朔風,安芷又繼續忙活去了。

次日除夕,她天不亮就和裴闕起來了。

安芷坐在梳妝台前,對著鏡子梳頭,一邊和裴闕道,「府衙今兒會放李紀出來嗎?」

裴闕搖頭說不知,「京兆尹也難辦,很可能是要過段日子才會放出來。不過太后也可能會插手,畢竟太后被許文庸壓得太久,怨氣頗深。夫人不必擔心,永寧王看著衝動,實際心裡有成算,他不會有事的。倒是我昨兒聽說王家派去冀州的人回來了,等過完除夕,許家就要大變天了。」

他們等的就是許家變天的這日。

安芷緩緩起身道,由衷地許願,「希望能快些吧。」

許是太多人共同期盼著這個結果,申時剛過一刻,宮裡就下了旨意,由王競才負責嚴查李紀的案子,還有今早在許家門口發現的那幾個人。

王家的人剛從冀州回來,就得了太后的旨意,要去查和許家有關的案子。雖說看著是個許家裡岌岌無名子弟的死,可牽一髮而動全身,半個時辰的功夫,就查出死了的許榮的諸多罪名。

這王競才也不管是不是除夕,當時就帶著人,把許榮一家給抓了。

又是一年除夕夜,又是人心惶惶的一晚。

府衙里的獄卒連番審問許榮一家,不管男女老少,全都動了刑罰。

天快要黑的時候,外邊爆竹在響,大牢里的哭嚎聲此起彼伏。

與此同時的裴家,年夜飯已經準備好了。

裴家一家和三房的人已經坐下。

聽到外邊爆竹聲響,裴闕先拿起了筷子,「都別瞧著我啊,除夕家宴,值得高興的日子,大家安心吃吧。」

裴軒跟著拿起了筷子,可他心裡忐忑,其他人也和他差不多的表情,忍不住問,「四弟,許榮這個事,你是怎麼看的?」

裴闕見大家都看著他,拿起酒杯一口悶下,「許榮不過是一個蝦兵蟹將,沒多大用處,可想要有名頭地查許文庸,就得過硬的口供。許榮家再沒用,那也是姓許的,不管他們知不知道許文庸的事,這都不重要,王家只要他們簽字畫押就行。」

頓了頓,裴闕放下酒杯,「前年除夕,咱們裴家突遭大難,家逢巨變的滋味,也該讓許文庸好好嘗嘗。三哥莫要太憂心,太后和王家都想快點看許文庸死,今兒個,咱們就安心吃頓團圓飯。有什麼事,等吃完再說。」

說到前年除夕,在場人的臉色都不好看。那一日抄家的情景,誰都忘不掉。

安芷聽到有人嘆氣,主動道,「許榮一家被抓,對咱們來說是好事,大家一塊兒喝一杯吧,接下來的每一天,都得打起精神來了。」

孟氏配合地說是,其他人也跟著拿起酒杯,不一會兒,大家吃吃喝喝起來。

另一邊的許家,就半點沒有過年的氣氛。

許文庸派出去的人,好些都一塊被抓了,回來的人說,府衙里被王家的人給團團圍住,誰也不讓出來,更別說打探裡面怎麼樣了。

「王家老頭是鐵了心要和咱們對上了!」許競才長吸一口氣,轉頭看父親,「父親,聽聞王家派去冀州的人回來了,也不知道他們查到了什麼,這會許榮一家都被抓了,咱們得想個法子啊。」

一桌子的山珍海味,許家卻沒一個人動筷子。

許文庸拿著筷子吃了兩口,味同嚼蠟,起身往外走,一邊和許競才道,「冀州沒有消息傳來,想來王家沒能抓到什麼把柄。嚴刑拷打許榮一家,也不是真的想要問到什麼,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王家就是要許榮家人的口供,我原以為李紀是個魯莽小子,不曾想他才是最會算計的那個。」

「李紀?您是誰李紀是故意的?」許競才不可思議道。

「不然呢?大過年的把自個送進牢房,你當他是真沒腦子嗎?」許文庸氣得音量都拔高了,「李紀和裴闕關係好,這裡頭指不定還有裴闕的手筆。王家一晚都不願意等,想來是怕夜長夢多,真是找死!」

兩個人快速離開正廳,到了許文庸的書房后,許文庸把身邊的幾個暗衛都叫來了。

「本來我還想讓皇上再活兩日,不過王家逼得那麼緊,你們現在就進宮吧。」許文庸的眼裡劃過一抹狠戾,「我倒要看看,誰的速度更快一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758章 許榮

87.43%
目錄
共8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