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9章 太難

第819章 太難

許文娟到了臨山有一段時間,本來許耀才就是窮途末路,知道他絕對逃不掉,應該放手讓兒子跟著妹妹先跑,但是許文娟卻一直沒有消息傳來。

裴闕在京都時,沒敢和安芷說這個事。

王三泰撐不住了,往後躺在地上,胸口起起伏伏,「主子果然說得沒錯,裴大人對夫人是真的好啊,為了你夫人,竟然願意給自己留下那麼大的一個禍根。」

裴闕一腳踹在王三泰的腳上,「讓你回答問題,不是說些廢話。」他沒有那個耐心和王三泰多說,讓臨風把人拖下去審問。

裴家暗衛有的是折磨人的法子,在臨風帶人離開后,裴闕派人檢查了木橋,果然發現木橋被動了手腳,若是多一點人上了木橋,木橋就會斷裂摔進湍急的溪水中。

這一晚,裴闕都沒再睡。

天蒙蒙亮時,臨風帶了話回來,「爺,九夷王妃確實被許耀才擄到臨山上。許耀才知道自己逃不掉,所以想拿九夷王妃做個把柄,他並不想讓兒子跟九夷王妃走,而是自己跟著回九夷。」

裴闕可以放走只有五歲的小孩,但絕不能放許耀才離開。

他抬頭看了眼初升的太陽,沉聲道,「許耀才倒是想得真好,他要是去了九夷,誰也別想過安生日子。別以為他抓了許文娟就有用,既然他封了臨山的所有出路,咱們就強行攻山,我就不信他還能逃走!」

吩咐下去后,裴闕帶著人去找李興。

與此同時的臨山,簡陋的木屋裡,許文娟已經被關在這裡三天三夜了。

原本送去九夷的信件,哥哥是讓她帶走侄兒,為了保存許家的一點血脈。

不曾想,等她到了臨山後,哥哥卻翻臉不認人,讓她另外想法子把哥哥也帶出臨山。

臨山被重兵包圍,若不是有裴闕的幫忙,許文娟根本不能從這裡帶走侄兒。但裴闕絕不會允許哥哥離開的。

許文娟坐在冰冷的木板床上,望著木板縫隙里透進來的一點點陽光。

「吱呀」,門開了。

許耀才提著一個食盒進來,他在臨山待久了,鬍鬚邋遢,一改以前世家公子的青衣白面,穿的也如同山匪一般隨意,「過來吃點東西吧。」

許文娟這幾日都沒怎麼吃,看到哥哥拿出來的熱菜,確實有點餓了,捧著粥碗喝了一大口,勸道,「二哥,你心裡很清楚,我不可能帶著你離開的。我能帶走侄兒,已經是裴闕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那你就要看著親哥哥去死嗎?許文娟,你好狠的心。」許耀才語氣平靜,這樣的對話,他們已經重複好幾次了,他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看著妹妹手中的粥碗,轉而嘆氣道,「你不要用這種眼神看我,是人就想活下去,我也不奇怪。而且我也不是非要逼著你,就讓你為了兄長去試一試都不行嗎?」

許文娟說不出話來。

怎麼去試呢?

不僅僅是裴闕盯著哥哥,還有朝中的各路人馬都盯著哥哥。許家從造反的那天起,就是所有人都在關注的對象。

就算退一萬步來說,即使裴闕願意鬆口不追究,山腳下的李興都不可能放過兄長。

誰都有可能活下去,唯獨她的兄長許耀才沒這個機會。

許文娟也是世家大族長大的,她很明白這些道理,「二哥,你不可能不知道的,現在整個臨山四周的士兵,最想要的都是你的命。我們逃不掉的。」

最後一句,許文娟說得非常無力。

許耀才兩手撓頭,抓起一大把頭髮,「我也知道很難,就不能試試嗎?我現在已經很後悔了,而且當初造反的主謀是父親和大哥,現在他們都死了,幹嘛還要追著我不放?」

臨山易守難攻的同時,也代表臨山的資源十分匱乏,因為山上水源少,一到下雨天就要拿盆出去接水。而且臨山沒有種植條件,大路又被堵住,他們只能從小路運糧食上山。經常會有士兵在運糧食時掉落山崖,若是死了倒是簡單,最怕半死不活留下一口氣要人伺候。

許耀才以前也是京都里風光霽月的公子,不曾想淪落為山匪,活得連個普通地主都不如。

最開始到臨山的時候,許耀才帶著滿腔的恨意,後來李興攻山不下,他也有些得意,覺得就這麼拖著也好。

他很清楚,即使歸降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京都不會允許他活著。所以只能在臨山苟活,或者逃離晉朝的境內。

可他現在出不去了。

而且隨著時間段的推移,他發現了山裡可能有細作,卻查不出來是誰。

每日每夜的失眠,讓許耀才越發焦慮,直到他送去九夷的信件有了回信,得知妹妹會到臨山附近接走兒子時,許耀才重新燃起了希望。

「我記得,小時候咱們兄妹是最親近的。」許耀才話頭一轉,哽咽道,「大哥比我們大了好幾歲,他不愛和我們玩,其他庶出的母親又看不上,所以咱們兄妹倆做什麼都一塊兒。你小時候喜歡吃糖人,我就去把做糖人的帶回家中只給你做。文娟,二哥自問對你不薄啊。」

一聲嘆氣,許耀才的眼角滑落一行熱淚。

許家是世家大族,他們家裡的這一輩,女孩子只有許文娟一個,不管哥哥還是弟弟,全都會讓著許文娟。

許耀才說得沒錯,還沒出閣之前,家中幾個兄弟,就二哥和她關係最好。不僅僅是他們年齡差不多,還是因為他們都是嫡出。

許文娟捧碗的手不再動,目光獃滯,思緒被拉回到數年前。

她是真的很想回到以前。若是能重來一次,絕對不要讓許家再次重蹈覆轍。

不知何時,許文娟的眼眶蓄滿了淚水,她說不出任何的話來。

事實就擺在他們眼前,不管怎麼樣,李興都一定要拿哥哥的人頭回去請功。

而且九夷只是一個小的附屬國,根本護不住哥哥。

許文娟想再次陳述事實,但是她又說不出口,每一次想到這事,都宛如刀子在割她的心,疼得她徹夜難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819章 太難

94.46%
目錄
共8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