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青羽的騷操作!(求訂閱求月票)

第276章 青羽的騷操作!(求訂閱求月票)

「是!」

雲隱村的顧問立即接過雷之國大名遞過來的捲軸,小心翼翼的收好,並沒有在這個時候立即打開。

他跟雷之國大名認識許久了。

非常清楚雷之國大名的做事習慣。

如果是能夠讓你當面看的任務,那麼就不會給你封印的捲軸,而是直接當面就把任務書給你了,並且還誰將任務的內容闡述一遍。

但是當雷之國大名給你密封捲軸的時候,那就說明是不希望讓他人看到的秘密任務,那就是不希望你當面看,更是不能讓其他人知道的東西。

「本次雲隱村的使者團,名義上是雲隱村的使者,但是實際上都是雷之國的人,這點你要清楚明確,我會派出三位參謀跟著你一起,作為本次談判的主力軍,爭取能夠穩住火之國的局勢,並且爭取到最大化的利益!」雷之國大名沉聲說道,他的語氣中透著不容置疑的威嚴,他所說的這些話,完全就是命令。

「明白!」

雲隱村顧問立即點頭,他已然意識到了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整個雲隱村的使者團都是由雷之國的參謀組成,壓根就沒有雲隱村的人存在。

這可以說是……

雷之國大名接管了這個事情!

像是企業空降高管一樣,將雲隱村談判的權利給架空了,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不僅是為了實現更深層次的目的,還有對雲隱村使者團上一次談判失利的失望。

「你回去跟雷影溝通一下,再去準備準備,過段時間我派人去找你,作為雲隱村使者團隊,前往木葉村,跟木葉村的第三代火影進行談判!」雷之國大名直接命令道。

「是!」

雲隱村顧問立即應了一聲,隨後躬身離開了雷之國大名府的會議室,旋即重新返回雲隱村,向著第三代雷影說明這個事情。

這其中的記憶。

青羽直接快速的跳過這段記憶。

精準的找到了雲隱村顧問打開封印捲軸的時候。

霎時間。

青羽意識中的視線與雲隱村顧問的記憶結合在一起。

整個畫面就像是青羽在親身經歷這些一樣。

周圍的景色是在雲隱村雲霧繚繞的一個房間裡面。

這是雲隱村顧問的房間。

只見。

雲隱村顧問探出雙手,開始打開那個已經被密封好的了捲軸。

霎時間。

一行行的文字。

映入到青羽的眼前。

任務1:完成最基本的談判任務,保證能夠與木葉村進行和平談判。

任務2:儘可能救出上原琉璃,讓出一部分代價沒有任何問題。

任務3:尋找雲隱村叛忍加西伊的下落!

任務4:詳細記錄下木葉村日向一族的具體位置,繪製一張通俗易懂的地圖。

任務5:確認木葉村九尾人柱力的狀態。

任務6:沿途觀察火之國和木葉村的軍備情況。

總共6條任務。

清晰的羅列在捲軸上。

正是雲隱村顧問本次前往木葉村所要執行的秘密任務。

青羽看完之後。

頓時覺得一陣索然無味。

沒什麼東西嘛!

無外乎還是那麼幾個樣子,打探日向一族的狀況,看看九尾人柱力的狀態。

就算是暫時停戰了。

目的還是沒有變化。

以後一旦有機會,還是會找到木葉村的頭上。

雖然這些是寫在捲軸上的秘密任務,但其實青羽對此清楚的很。

當然。

這個前提則是他是穿越過來的人。

曾經看過火影忍者!

否則的話放下現在當下的這個時間點。

還是不知道的!

而且。

青羽還是理解為什麼雷之國大名會將這個任務寫在捲軸上。

這個捲軸上面的任務,無論是觀察日向一族,為盜取白眼做準備,還是盯著九尾人柱力,這些事情都不是雷之國大名能夠拿到檯面上的。

不管雷之國大名的身邊有沒有人。

這終歸不是什麼好事!

頓時。

青羽緩緩睜開了眼睛,從雲隱村顧問的記憶裡面退了出來,他已經了解到了最直觀最簡單的內容。

至於剩下的東西。

那已經不是現在要急著看的了。

隨著這次睜開眼睛。

青羽看到已經有些小隊成員的心思開始變得活絡了起來。

一個個開始向著其他小隊手上掌握著的屍體看過去,想要去搞定一些交換的事宜了。

畢竟……

他們根本沒有辦法通過記憶去拿到什麼東西!

那些死去的屍體均是雲隱村的忍者。

他們對此什麼都不知道!

此時此刻。

青羽索性看著這些人,什麼話都沒有說,默默的等待著這場任務的結束。

正如青羽所判斷的那樣。

現在這些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們心裡都急出火來了。

隨著時間的不斷推移。

每個小隊都已經深入的讀取了很長時間的記憶。

現在誰都不知道。

究竟哪個組的人會突然冒出來,說他們有所發現,從而得到了那個能夠晉陞的機會。

越是沒有人站出來。

越是讓大家彼此都很緊張。

一時之間。

整個屋子裡面充斥著焦急的氣息。

當然。

還是有例外的。

青羽所在的位置就是個例外。

無論是青羽還是他身旁不遠處的鹿三,這兩個人都像是沒有參與感似的,彷彿這裡的任務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又過了一段時間。

鹿三看到青羽已經醒過來了。

稍微猶豫了一下之後。

還是一點一點向著青羽這邊蹭了過來,來到了青羽的旁邊。

「青羽,你覺得誰會拿到晉陞的機會?」鹿三走到青羽的身邊向著青羽問道。

此話一出。

青羽愣了一下。

他沒有任何的表現和動作。

完全就像是沒有聽到一樣。

直接無視了鹿三的提問。

鹿三看到這樣的一幕,不由得眨了眨眼睛,最開始還在等待著青羽給他一個回答,後來確定被青羽無視了之後,心中頓時極其的不滿。

不管怎麼說。

在這個暗部裡面。

山中一族之中。

他也只是排行第二的廢物!

並不是族內最廢的那一個!

可是……

族內最廢的那個居然就這樣無視了他!

看起來就像是沒看到他一樣!

這讓他的心裡根本就承受不了!

「青羽,你覺得誰可能會升職啊?」鹿三再次向著青羽問道,他並不是想知道這個答案,更不時要跟青羽閑聊,他就是想要看看,青羽到底會不會回答他的話。

這一次。

青羽微微側過臉。

那雙漆黑的眼睛通過貓臉面具的眼孔,直接聚焦在身後那個名叫鹿三的山中一族暗部忍者的身上。

「這些事情跟我有什麼關係嗎?」青羽漠然的說道。

「你……」

鹿三再次聽到青羽說出這種類似的話,整個人心裡極度的不爽,直接就想要說出一些不好聽的話了。

可是。

就在這個時候。

他忽然想到了不遠處的那個山中一族的大前輩山中明交代的事情。

不能在這裡有爭執等等行為。

現在他確實是不打算讀取記憶了,也不打算要這個晉陞的機會,但是他確實還是不能打擾了別人,畢竟別人還是要這個機會的!

「呼……」

鹿三頓時調整自己的呼吸,連續深呼吸幾次,讓自己的氣息平靜下來。

「青羽,其實我有點疑惑,你就不想升職嗎?」鹿三還是在這裡等得太無聊了,想要跟青羽聊聊天,畢竟能夠跟他聊天的人,也就只有青羽了。

「跟你有什麼關係?」

青羽再次用這樣的話將鹿三給懟了回去,隨後連看都不看了鹿三一眼,完全一副生人勿近的姿態。

這兩句話還是青羽在現實世界中學習到的。

完全可以說是懟人百搭的話。

一個是「跟你有什麼關係」,一個是「跟我有什麼關係」,簡直是可以用在任何能夠觸發懟人之話的場所上。

不管面對對方說出什麼樣的話。

只要不想跟他繼續說下去。

就可以這麼說!

青羽在說完這句話之後,便沒有再理會鹿三,只是一旁的鹿三氣得心裡非常的不爽,又不知道該跟青羽說什麼了。

……

漸漸的。

隨著時間的推移。

幾個小時過去了。

整個屋子裡面的暗部忍者們差不多都停下了手頭上讀取記憶的動作,開始忍不住去相互之間交換屍體了。

現在他們什麼收穫都沒有。

已然想要去換走別人的屍體,去看看會不會有什麼其他的發現。

當然。

整個過程中。

根本沒有任何一個小隊來找青羽他們交換。

青羽也沒有再跟鹿三說半句話。

這段時間以來。

青羽坐在屋子的角落裡,鹿三坐在屋子角落的旁邊,兩人跟周圍競爭的環境格格不入。

青羽坐在角落裡。

時間早點的時候還沒什麼問題。

現在時間越來越久。

讓他感覺越來越無聊。

若是早知道這樣,他在出來之前,就提前布置好影分身了。

想著想著。

青羽忽然從忍具袋裡面拿出了一個本子。

紅色的熱辣封面。

正是宇智波富岳送給他的本子。

他快速的翻開本子到中間的部分,現在這個本子已經被他寫完了半本,內容的部分更是到了極為精彩的部分了。

「嗯……」

青羽看著這個本子,上面正在連載的就是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現在剛好沒什麼事情,閑著也是閑著,就再寫一點點吧。

他隱隱有種預感。

等到他從這次的事情中歸來之後。

森乃伊頓就要找他來催更了。

頓時。

青羽拿出一支筆,在微弱燭光的映照之下,開始在本子上寫著一個個文字。

鹿三一直在旁邊觀察著青羽。

他看到青羽在寫這些內容的時候,眼眸中閃爍起疑惑的眸光。

青羽寫什麼呢?

鹿三腦袋裡面冒出一個疑問,他本能的反應就是青羽在寫什麼關於記憶的部分。

可是這個黑色的骷髏頭。

真的能夠讀取出記憶來嗎?

不會吧……

鹿三看到青羽的樣子,心中重新產生了懷疑。

他想要過去看看青羽在寫什麼、

可是他又怕青羽再次懟他。

他也還是要臉的!

平時被別人說說就算了,要是連青羽這個著名的病秧子都說他,他可真的就接受不了!

鹿三猶豫了一會,但還是什麼都沒有做,他選擇繼續鹹魚下去。

漸漸地。

又是一個小時過去了。

青羽已經完全進入到了寫作的狀態下,手上的筆不斷的在本子上劃過,筆尖在燭光的映襯下,閃耀著道道光芒,看起來就像是躍動在紙面上的精靈。

在這一個小時的時間裡。

鹿三一直盯著青羽。

看到最後都有點看困了。

就在這一刻。

鹿三猛地搖了搖頭。

「難道青羽在這個骷髏頭上有所發現,所以才一直沒有理我,更沒有回答我關於升職的問題,莫不是……」

鹿三在這一瞬間腦海中靈光一現,忽然冒出這樣一個念頭,而且隨著這個念頭的出現,心裡的感覺越來越明顯。

這個念頭出現之後。

就像是能夠自動生長一般。

頓時在他的心中開始蔓延起來。

不會吧!

不會吧!

不會這個黑乎乎的骷髏頭中真的有什麼秘密吧?!

想到這裡。

鹿三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好奇,他眼角瞥了一眼青羽,趁著青羽沒有注意的時候,直接向著鐵架台的骷髏上面走過去。

很快。

他就來到了鐵架台邊上。

站在這裡。

他再次向著青羽看過去。

確定青羽沒有注意到他之後。

緩緩探出雙手。

這一次。

他摒棄掉了心中所有的成見。

面具後面的臉頓時變得認真了起來,雙手的大拇指分別按在這個黑乎乎骷髏頭的太陽穴上,直接扣到了頭骨的縫隙中。

這還沒有結束。

他將其餘的四根手指,全都擺放在骷髏頭的臉頰上。

擺出了一個跟常規讀心秘術不一樣的姿勢。

這正是鹿三能夠進入到暗部的關鍵。

他是山中一族的人,除了最為基礎的忍術,其餘什麼忍術都學不會,並且整個山中一族的秘術裡面,他只能學會讀心秘術,就連其他的心轉身之術這些都不會。

雖然他在山中一族的族內,被稱之為青羽那樣的廢物,但是他的名字還是在青羽的上面,最主要的就是他在讀心秘術這一塊上,還是做到了一些專精的。

對於讀心秘術的專精。

就是鹿三最為拿手的本事。

他可以非常精準的控制查克拉湧入到對方的大腦裡面,發現一些別人難以發現細緻的部分,然後讀取到一些關鍵的信息。

這樣的事情。

鹿三並沒有跟任何人說過。

以前的時候。

他還以為每個人都是這樣子。

他只是其中最為普通平凡的那一個。

甚至於還有一段時間,他因為無法學會稍微複雜一點點的忍術,從而產生自我懷疑,還以為在讀取記憶的這一塊,他也是不如其他人的。

直到某一天。

鹿三忽然發現。

並不是每個人都是這樣的。

原來他也是有長處的!

他可以做到在極為苛刻的條件下最大程度的讀取到記憶!

僅僅是這一點。

他認識的任何一個山中一族的族人,都是不具備的!

「讓我試試吧!」

鹿三立即閉上了眼睛,雙手十指上牽引著極為細緻的查克拉,開始深入這個骷髏頭的內部,去仔細的嘗試著發現裡面的內容。

他本來沒有抱什麼期待。

但是。

當他看到青羽開始在不斷書寫的時候。

忽然隱隱的意識到了一個奇怪的事情,難不成青羽也不是一個完整的廢物,而是在身體孱弱的外面下隱藏著什麼其他突出的能力?

正因如此。

鹿三決定嘗試一下。

如果真的是這個黑乎乎的骷髏頭上有什麼重要情報的話,總不能讓青羽獨享這個升職的名額。

況且。

鹿三自認為跟青羽不同。

就在剛才組隊的時候,他已經將每個人的行為都看在了眼中。

誰是積極的想要爭取升職機會的?

誰的眼中有著更深的渴望?

誰是在賭自己的運氣只是試試而已?

他將在場每個忍者都看過了一遍,他是一直在爭取能夠進入到任何一個小隊的機會。

可是……

根本沒有任何一個小隊選他。

直到最後一個小隊組成成功之後,他曾經想過是不是要跟另外剩下的一個人組隊。

但是當他看到剩下的那個人是完全鹹魚根本沒有去找任何隊伍的青羽之後。

他立即放棄了這個念頭。

與其跟青羽組隊。

不如自己一個人一個隊伍。

說不定還有成功的機會!

然而。

他的一切幻想。

全都在看到那個黑乎乎的骷髏頭之後被打破了。

沒意思!

這次任務沒意思!

根本沒辦法晉陞!

其實。

鹿三是非常珍惜這次能夠晉陞的機會。

他想要從中得到一些幫助、

他擁有相對特殊的讀心能力,他需要一些更大的空間,來施展他的才華。

可是……

經過時間的推移。

他慢慢發現事情似乎沒有那麼的絕望。

現在屋子裡那些組成小隊的那些人,沒有任何一個取得了什麼關鍵信息,已經開始相互交換屍體了。

要知道……

每個小隊都在對屍體進行深挖之後方才決定交換屍體。

那麼……

既然已經走到了交換屍體的這一步。

說明那些屍體中已經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情報了!

可是……

團藏大人將他們聚集在這裡。

總不能是一點點問題都沒有。

若是沒有什麼想要發現的事情,根本不可能這樣大張旗鼓。

再加上青羽在那邊不知道寫著什麼。

這些事情疊加起來之後。

頓時讓鹿三心中意動。

他忽然意識到。

是不是機會要來了。

絕對不能讓青羽將這個機會在他面前給拿走了,不然的話他會非常的懊惱。

他也想也是覺得青羽蔫壞蔫壞的,肯定發現了什麼,但是卻什麼都沒有說。

絕對不能讓青羽得逞!

鹿三懷揣著這樣的心情,開始將身上查克拉一點一點湧入到這個黑色的骷髏頭上。

他立即施展讀心秘術。

仔細的尋找著骷髏頭中可能存在記憶的部分。

漸漸地。

鹿三開始進入到探尋的狀態中。

這個黑色的窟窿頭中空蕩蕩的,起爆符爆發出來的炙熱火焰,直接將雲隱村顧問的腦漿都蒸幹了,僅僅只是剩下一個被掏空的頭骨。

儘管如此。

鹿三都還沒有放棄。

他一點一點的在頭骨內部的上沿尋找著可能殘留的痕迹。

畢竟……

就算是腦漿被蒸幹了。

那依舊也是蒸乾的腦漿。

說不定什麼地方殘留有一絲絲的神經元。

這樣可以讓找到記憶的點。

從而獲取一絲絲的情報

漸漸地。

鹿三沉浸到了讀取記憶的狀態中。

他的額頭開始泛起細密的汗珠,汗珠浸染在面具上,順著面具的下沿滴落下來。

此時此刻。

鹿三的狀態吸引到了在角落正在寫書青羽。

「嗯?」

青羽的視線落在鹿三的身上,當他看到鹿三正在全力以赴的去讀取這個雲隱村顧問記憶的時候,面具後面的嘴角微微翹起。

有點意思。

這個人看來還是可以利用的嘛!

青羽一直等待著這個時刻。

現在終於到了。

他可以非常的肯定,那個黑乎乎的頭骨,根本不可能讀取到任何記憶,因為大腦組織完全都沒有了。

不過。

他倒是可以助鹿三一臂之力。

畢竟這裡還是需要有個人發現一些情報,將這些情報給團藏提供過去,方才可以將這裡的任務結束。

頓時。

青羽的手腕一抖。

他依舊保持著寫書的姿態,只是從他的指尖處,飄落出一張黑色的紙。

其實。

這並不是變色的紙。

而是塗滿了黑色封印的紙。

這是一個特殊的封印術式,能夠將查克拉來兩個封印之間傳遞,完成一種特殊的溝通。

只是這種術式必須距離近一些。

原理就像是第四次忍界大戰的時候將聲音傳遞到特定人的腦袋裡面。

只是青羽的這個封印做的稍微有些簡陋。

這張黑色的紙,並不完全只有這麼一個術式,還有一堆沒有什麼用的術式,布滿了整張紙。

目的很簡單。

那就是隱藏著這張紙的顏色。

讓人們注意不到。

這張黑色的紙飄出來之後,便立即開始變形,採用摺紙的手,變成了一隻小小的千紙鶴。

這隻千紙鶴在成型的瞬間便以一種極快的姿態向著鐵架台的方向飛過去,在沒人注意到的情況下,貼在了鐵架台的下方。

隨即。

千紙鶴開始調整位置。

一直在鐵架台下方移動,直到停留在那漆黑的頭蓋骨邊上。

與此同時。

千紙鶴開始分解開。

重新變回成為紙張的模樣,死死的貼在鐵架台的下面,默默的等待著。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不知不覺間。

鹿三已經持續跟這個骷髏頭糾纏了半個多小時。

他的汗水已經浸濕了衣衫。

根本沒有任何的發現。

這個頭骨的腦袋完全是空的,沒有哪怕半點神經元,縱然他的讀心秘術再怎麼精深,都沒有辦法在這上面取得什麼突破。

「可惡啊!」

鹿三的心中狠狠的吐槽了一句,他的心裡已經開始漸漸的認知到,這個骷髏頭確實是不能讀取記憶的,這次任務跟他要錯過了。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

因為他的心情出現了波動,讓他指尖的查克拉也跟著出現了波動。

不禁向著黑色骷髏頭的下緣試探了過去。

霎時間。

鹿三施展讀心秘術的查克拉與黑色骷髏頭和鐵架台的檯面碰撞在一起,剛好讓下面的紙片接收到了。

這樣的一幕。

讓青羽眼睛一亮。

他等待的就是這樣的時刻。

頓時。

青羽抬起雙手,按在自己的太陽穴上,控制著指尖的查克拉,將大腦完全保護了起來,僅僅只是留下了一根神經。

隨後。

他溝通那個鐵架台下方的術式。

將鹿三的查克拉引動過來。

剎那之間。

鹿三的查克拉衝擊到他僅僅展露出來的那一根神經上。

「叮咚!系統檢測到外來力量入侵,已經開啟自動保護程序,宿主部分記憶片段進入屏蔽狀態!」

青羽的腦海中頓時響起了清脆的電子提示音。

與此同時。

他的大腦進入到一種特殊的狀態下。

可以將任意的記憶片段。

展示給讀取他記憶的人。

也就是那邊即將陷入到自我懷疑狀態的鹿三。

「原來真的可以這樣做!」

青羽面具後面的臉上浮現出一抹興奮,他在看到這個術式的時候,就想到了這樣一個騷操作,不過那僅僅停留在理論的階段,他並不確定是不是真的可以這樣做。

現在剛好進行嘗試一下。

通過系統的提示音確定取得了成功!

證明了他先前的設想。

那麼……

青羽的心情頓時冒出了更加刺激的想法,他是不是可以通過這樣的反向操作,去讀取別人的記憶呢?

比如……

在別人的帽子裡面放一張紙。

青羽決定以後找個機會,試試這樣的方法,將右手的查克拉與對面頭上的紙連在一起,若是能夠完成記憶的讀取,那麼以後就不用不斷重複抬手摸頭的動作了。

不過這都是以後慢慢嘗試的事情了。

至於現在……

青羽直接將雲隱村顧問中一段精彩的記憶片段播放給了鹿三。

當然。

這不是原本完整的記憶。

而是經過青羽剪輯刪改處理過的記憶。

目的就是將他想要透露出來的地方,透露給鹿三,再借著鹿三的嘴,告訴給團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6章 青羽的騷操作!(求訂閱求月票)

34.2%
目錄
共81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