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團藏要被玩壞了!(求訂閱求月票)

第299章 團藏要被玩壞了!(求訂閱求月票)

「團藏大人也很期待吧!」

青羽瞪大雙眼,眼眸中閃爍著興奮的眸光,那樣子看起來就像是遇到什麼驚喜的事情。

「畢竟新書要來了呢!」

青羽憑藉着自己精湛的演技,直接在團藏的面前狠狠的秀了一番。

從外面看起來。

他就像是一個「同好之人」。

自從將那個深色的本子交給團藏之後。

就沒有再說過任何跟小說無關的事情。

雖然看上去稍微有點刻意,但是從呈現出來的感覺上看,完全就像是專門為了說這些才來找團藏的。

團藏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頓時滿臉的無奈。

現在這個時候,他已經明白了,這是青羽誤會了,並不僅僅是任務沒做好,就是理解問題也挺大的。

「青羽,有沒有什麼小說之外的情報?」

團藏深吸一口氣,剛才他的心情就像是在坐火山車,不斷的上下起伏,越是不抱什麼期待,越是被青羽把青羽帶動起來,然後又給了一個莫名明奇妙的回答。

這個回答明明非常的離譜。

偏偏還讓他無法反駁。

畢竟也是符合他的要求。

先是滿足了是宇智波富岳的情報,然後又滿足了只有宇智波富岳才知道的情報。

這兩個點加在一起……

確實還是在範圍之內的!

這讓團藏想要狠狠的說一頓青羽,但是又不好說出口,反而搞得他心裏挺憋屈的。

「團藏大人,你是對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有什麼意見嗎?」青羽頓時收起臉上的笑容,仔細打量著面前的團藏,說道:「其實宇智波富岳在寫這本書的時候,在一些點上徵求過我的意見,如果團藏大人對情節有什麼看法的話,你可以跟我說,我會以我的名義,跟宇智波富岳提出來,絕對不會將團藏大人你暴露出來的!」

「……」

團藏現在已經徹底看清楚了。

這個名叫青羽的少年。

就是個傻缺!

經過這一次秘密任務的檢查,他忽然慶幸沒有將青羽給帶到根部來了。

不然根部遲早會被這個傻缺搞得亂七八糟,指不定帶偏多少人!

現在想想……

那天他在給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們發佈任務的時候。

正常人都在那裏緊急的讀取著各個屍體的記憶,偏偏青羽一個人在黑暗的角落看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

這本身就不是正常人能夠做出來的事!

團藏原本還以為那只是一個意外,完全是因為青羽沒有遇到足夠好的隊友,並且只剩下了一個骷髏頭,根本無法讀取記憶,閑的無聊方才看的小說。

重新在回溯這件事情的話……

能夠剩下到最後都不被人任何小隊選走,這本身就說明了這個人是有問題的!

甚至於……

山中鹿三那個傢伙寧可自己一個人一個隊伍,都不願意跟青羽組隊在一起。

這就很明顯了。

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難怪森乃伊頓就算是上戰場前線都不帶着青羽過去。

這個暗部忍者的任務能力簡直低到令人髮指!

「我對小說的內容沒什麼意見。」

團藏滿臉的黑線,他深吸一口氣,儘可能讓自己顯得不是那麼的無奈和不耐煩,在沒有找到一個能夠代替青羽接觸到宇智波一族的人之前,他對青羽說話都還是客客氣氣的。

這是個非常簡單的道理。

要知道青羽所能夠接觸到的人,並不是普通的宇智波族人,而是宇智波一族的未來之星宇智波富岳。

團藏作為宇智波一族的競爭對手,對宇智波進行了非常深刻的研究。

在他看來。

宇智波富岳必定會是宇智波一族未來的族長和木葉警備部未來的隊長。

除此之外,別無人選!

唯一的懸念就是宇智波耀還要霸佔位置多久才肯將權利交界給宇智波富岳。

正因如此。

放眼整個木葉村。

除了宇智波一族的人,可以說跟宇智波富岳還有點關係的人,便只有青羽了。

當然。

根據團藏的調查。

除了青羽之外。

還有波風水門和漩渦玖辛奈。

這兩個人跟宇智波富岳的關係都還可以。

但問題是……

這兩個人根本不可能為了他去做出賣宇智波富岳的事情。

最後盤算下來。

還就只剩下青羽了。

沒別的辦法。

只要他還想要宇智波一族的情報,就還必須要依靠青羽所帶來的情報。

「現在我想知道的是……」

「除了小說之外。」

「還有沒有其他的情報?」

團藏深吸一口氣,此時他對青羽所說話,完全沒有再抱任何的期待了,現在他之所以跟青羽還說這麼多,就是想要對青羽進行一番調教,讓青羽可以在未來的日子裏,提供符合他心裏預期的情報。

「讓我想想……」青羽眉頭緊蹙,擺出一副思索的架勢,從表達出來的架勢上來看,這是真的很想要完成團藏所交代的任務。

「……」

團藏看到青羽的樣子,頓時一陣無語。

乖乖。

這情報是思考出來的嗎?

這玩意不是有就有,沒有就沒有嗎?

現編呢?

團在心裏驟然一陣無語。

現在的他什麼都不想說了。

沒意思!

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了。

根本就不會有任何的情報!

團藏知道這種事情,根本不是靠想出來的,不過他也能夠從青羽的表情中看出來,這個名叫青羽的少年,正在認真的去滿足他的要求。

不管怎麼說……

態度還是好的!

嗯……

對的……

唯一好的地方就是態度了!

團藏的臉上流露着深深的無奈,他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無奈過了,以前他就知道他很多根部的手下,不願意帶萌新,覺得萌新難帶,他還以為是那些部下只是發牢騷而已,現在看來這是真的!

「有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青羽猛地大叫一聲,瞬間將團藏從思索中拽了回來,並且差點就嚇了他一大跳。

「什麼?」

團藏感覺自己快要被玩壞了,什麼玩意就一驚一乍的,剛才青羽那突然間的一嗓子,差點就把他嚇到了。

「這個情報就是關於宇智波富岳的,並且只有三個人知道,屬於秘密中的秘密!」青羽一本正經的說道,現在他已經把演技給錘鍊得爐火純青了,而且越來越享受其中。

他這次是主動來找團藏秀演技的。

目的非常的額明確。

就是給團藏展示一下他是個什麼類型的忍者。

他要給團藏提供一個印象。

這樣以後不管發生什麼樣的事情,那就都不會懷疑到他的頭上了。

「什……什麼……什麼情報?」

團藏那古井無波般沒有任何錶情變化的臉都跟着扭曲了起來,他已經做好了青羽會說出什麼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話,不過他的心裏多少還是有那麼一丟丟的期待,想要知道究竟是什麼樣的關於宇智波富岳的情報,是只有三個人知道的。

萬一就是比較重要的事情呢!

團藏在心裏默默的安慰著自己,現在他都已經無法直視青羽了,甚至已經懷疑找青羽來提供情報究竟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

「宇智波富岳昨晚吃了三碗拉麵!」

青羽的聲音驟然響起。

此話一出。

團藏人都傻了。

整個人都呆住了。

那顆暴露在外面的左眼盯着青羽看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弱智兒童。

真不愧是連忍者學校都沒畢業的人!

這已經不是身體弱那麼簡單了。

團藏一度懷疑青羽的大腦都沒有發育健全,屬於低能弱智兒!

青羽並沒有在意團藏那幻滅的眼神,而起繼續訴說着,並且非常誇張的手舞足蹈,雙手比劃起來,告訴團藏那拉麵面碗的體積。

「那個碗有這麼大!」

「宇智波富岳一個人吃三碗!」

「你說驚訝不驚訝!」

「這飯量簡直驚人啊!」

「團藏大人,你都沒看到……」

「宇智波富岳在吃面的時候就差拿起碗直接往嘴裏倒了!」

「實在是太誇張了!」

青羽比比劃划著說道,每一句的情緒都非常的飽滿,彷彿是看到了什麼驚世駭俗的東西,整體呈現的狀態都非常的誇張。

「……」

團藏的嘴角狠狠的抽搐著,他本以為自己已經儘可能的去低估青羽了,都已經將青羽跟弱智低能兒劃上了等號。

可是……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他發現他還是高估了青羽。

這個少年的腦子有的不是什麼簡單的問題,簡直可以說是有很大的問題。

這尼瑪吃面的事情都拿過來當情報了?!

一頓吃三碗面很奇怪嗎?!

「等等……」

團藏那暴露在外面的左眼瞳孔頓時狠狠一縮,他忽然發現了這件事情的重點!

不對勁!

這很不對勁啊!

一頓飯吃三碗面這特么的還不奇怪嗎!

這有非常大的問題啊!

團藏恍然間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他回憶著青羽剛剛說的話。

一個人吃三碗面。

特別大的碗。

極其的誇張。

像是要把碗裏的面直接倒進嘴裏。

這……

這是大大的情報啊!

團藏猛然間深吸一口氣,他凝重的盯着青羽,問出了他認為非常重點的一句話。

「青羽,根據你對宇智波富岳的理解,他每一頓都這麼吃嗎?」團藏沉聲問道。

「不是的,只有昨天。」青羽搖頭說道,他的眼底深處隱含着淡淡的精芒,看來團藏的洞察力果然驚人,不愧是能夠說出寧可錯殺絕不放過這類話的人。

「這就有問題了!」

團藏點了點頭,整個人陷入到了思考當中,思緒快速的轉動了起來。

按照正常的邏輯來說。

消耗越大,越是飢餓,便越是急需進食來補充能量。

宇智波富岳能夠有這麼大的飯量。

那麼就說明產生了極大的消耗!

這裏面有問題!

現在沒有發生什麼戰爭,村子裏又沒有需要警備部進行戰鬥,根本沒有道理會讓宇智波富岳消耗到那種程度。

團藏覺得這裏面有問題,但是具體是什麼樣的問題,還需要後續的調查。

「青羽,你做的不錯,就是這些細節,以後你發現什麼細節,都可以記錄下來,然後彙報給我!」

團藏頓時覺得青羽提供的情報一下子就香了起來,畢竟這些細節可能換做其他的忍者,根本就不會注意到。

或者說……

宇智波富岳如果遇到是不熟悉的忍者,並不會將自己消耗過大的一面展現出來。

這才是真正有用的情報啊!

現在團藏已經反應過來了,其實日常的生活中,根本沒有什麼特別大的能夠引起震動的事件,都是在一些小事的細節中提煉出有價值的部分。

現在這一點。

青羽做得還不錯。

至於宇智波富岳因為什麼過度消耗,他可以派其他的忍者去調查,不需要暴露了青羽這張牌。

「好的!」

青羽立即點了點頭,他看起來就像是根本沒注意到自己所說的事情有多麼的細節,全程都沒有受到團藏言語干擾那樣。

「青羽,你表現的很不錯,我不會虧待你的,你想要什麼,儘管提出來!」團藏盯着青羽說道,他眼眸中隱含的光芒瞬間變得危險了起來。

「我什麼都不要。」

青羽毫不猶豫的直接搖頭,他不僅捕捉到了團藏眼眸中藏得很深的凶光,意識到了團藏就是在試探他,更是早就在拷問部見識過這類的天路了。

這團藏挺離譜的!

自己剛剛給他提供了一點點重要的線索……

結果二話不說直接開釣。

「你不要?」團藏擺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像是聽到了什麼讓他不爽的話,頓時板着臉說道:「你是看不起我嗎?」

「團藏大人,我是暗部的忍者,完成任務是我的職責,不需要任何的獎勵,跟你沒有關係!」青羽頓時變得非常的強硬,看起來就像是個一根筋的人,根本沒有將上下級之類的關係放在眼中。

「哈哈哈好吧!」

團藏愣了一下之後笑出了聲,他本來打算考驗一下青羽,但是沒想到後者一本正經的回答,並且答案讓他很滿意,就是不太好聽。

這麼說他都是堂堂根部老大。

就不能有點區別對待嗎?

還特意加上一句跟你沒關係……

怎麼聽着這麼怪呢!

「那就按照你說的,既然你不要獎勵,那我也不為難你!」團藏點了點頭說道。

現在這個時候。

團藏已經看明白了青羽屬於什麼類型的忍者。

優缺點格外清楚明顯!

青羽的優點是沒有什麼心眼!

做事踏實穩健。

不會出什麼太大的紕漏。

只要交給他的任務,其實還是可以放心的。

當然。

青羽的缺點跟優點是一個類型的。

那就是……

缺心眼!

團藏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執行任務的人,不僅缺乏思考,還缺少變通,就算是想要培養,都不知道該從何教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9章 團藏要被玩壞了!(求訂閱求月票)

38.61%
目錄
共77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