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君以國士待我,我必國土報之!(求訂閱求月票)

第339章 君以國士待我,我必國土報之!(求訂閱求月票)

此時此刻。

青羽正處在團藏的視角中,正在觀看着這場三代請團藏出山的好戲。

他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

也恰好從心裏面驗證了他的猜想。

團藏在這個時候還只是一個性格上有些激進的青年,遠遠沒有進化到後面那種老陰比的級別。

看來……

團藏也是被三代開發出來的啊!

青羽現在通過團藏的視角,知道了許多動漫之中未曾展示過的事情,讓他對於三代和團藏之間的往事,更加立體的清楚了許多。

經過短暫的思索之後。

青羽重新沉浸在團藏的這一段記憶當中。

頓時。

記憶繼續。

團藏在聽到了三代邀請的話之後,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他沒有半點想要笑的意思,反而內心中頗為觸動。

「你真的願意相信我?」

團藏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三代,眼眸中閃爍著思索的眸光,或許只有他自己內心深處才最清楚,他看起來想要得到所有人的認可,其實他僅僅只是想要得到三代的認可。

「團藏,難道你沒有發現,我們就像是完全不同的光暗面嗎?」三代立即反問道,他在問出這句話的時候,語氣驟然變得更加激揚,那種感覺就像是在抒發着什麼特殊的情感。

「我只是覺得我們一直站在對立面上。」團藏沒好氣的說道。

「那是你錯誤的理解了光明和黑暗!」三代的聲音重新變得平緩起來,他的語氣微微頓了一下,像是在調整自己的狀態,隨後繼續說道:「光明和黑暗其實並不是對立的,而是一體的,有光明就會有黑暗,這是相輔相成的,光明不會完全驅散黑暗,黑暗也不會完全取代光明,所以我們之間不該是爭鬥的關係,而是共同去治理木葉村!」

「共同治理木葉村?」團藏在聽到三代的話之後,表現出有些意動,不過他想了想,稍微猶豫了一下,還是忍不住說了一句,「那為什麼不是我在光明的那一邊,你在黑暗的那一邊,我也想要做火影啊!」

「團藏,我的火影之位是扉間老師臨終前交託給我的,難道你連扉間老師的遺言都不顧了嗎?」三代毫不猶豫的說道,他似乎早就想到了團藏會這麼問,早就想好了答案一樣,隨後根本不讓團藏在這句話上插嘴,繼續說道:「更何況現在我有扉間老師的遺言,想要成為火影還要面臨許多的困難,若是讓你成為火影,你知道該怎麼操作嗎?」

「這……」

團藏確實被三代最後的這句話給說動了。

若是成為火影那麼容易的話,三代就不會過來找他幫忙了。

現在連猿飛日斬這種被扉間交代過的正牌火影想要正式的繼承火影之位,都要遭遇重重困難。

就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裏。

哪怕他深居簡出,不問世事,都依舊能夠聽到村子中的風言風語。

千手一族在準備新火影。

宇智波一族在準備新火影。

奈良一族、山中一族以及秋道一族都有着各自不同的聲音。

而且。

這其中。

繼承三代目火影呼聲最高的並不是猿飛日斬。

而是跟着他們一起回來的宇智波鏡。

除了千手一族、猿飛一族和日向一族的絕大部分族人之外。

其餘的人幾乎都很看好宇智波鏡。

這也讓團藏明白了一個道理。

就算是他不幫助猿飛日斬的話,他也不可能成為火影了。

現在站在光明那一邊的機會已經沒有了。

只剩下成為暗了。

若是換成其他人成為火影的話……

他連成為暗的機會都沒有了!

「你需要我怎麼做?」

團藏的臉色變得陰沉而凝重,他是個果決的人,做出了決定,便不會輕易的猶豫,這邊是他堅定的性格。

三代在聽到團藏的話之後,跟着點了點頭,他了解團藏,知道團藏的性格,看到團藏這樣的表現之後,知道他們已經達成了共識。

「我要你來做我的火影輔佐,接手扉間老師所略顯的暗部,這股勢力只有放在你的手上,我才能安心。」三代沉聲說道。

「暗部中職位紛繁複雜,並非鐵板一塊,彼此間利益牽扯,恐怕很難形成實質性的力量,日斬,你若是想要憑藉暗部的力量做成事情的話,非常非常的難!」團藏右手托著下巴,擺出思考的姿態,現在的他就像是在跟猿飛日斬一起創業一樣,開始各抒己見,充分的發揮着自己的想法。

「那你有什麼想法?」三代頓時眼睛一亮,他來找團藏就是看中了團藏的行事風格,堪比他們的老師千手扉間,必定會想出一些他想不到的東西來。

「日斬,現在的暗部,被扉間老師細化得很嚴重,情報部有情報部的隊長,暗殺部有暗殺部的隊長,拷問部有拷問部的隊長,各個部門都有各自的隊長,他們分散了暗部的力量,就是因為扉間老師在成為火影之後,沒有精力去管理暗部,又不想將暗部的整體權利交給到一個人的手上,現在這樣的局面已經形成了,我們根本不可能從那些隊長的手上將這些權利收回來,這就像是你無法將拿下分散在村裏各大家族家主的權利全握在自己手上一樣。」團藏開始嘀咕起來,他一邊分析著當下的形勢,一邊在腦海中快速的思考着解決的辦法,在他想通了要跟三代合作之後,便立即進入到了火影輔佐的職位當中。

「你說的這些我都明白,這是扉間老師為了弱化大家的權利所做的,可是這也直接弱化了火影的權利,導致這種權利更替的階段,我沒有辦法爭取到更多的支持!」三代頗為無奈的說道,他很清楚的知道扉間老師的舉措,並不能說這個舉措有問題,只能說各有利弊吧,現在他則是沒有享受到利的那一邊,感受到的全是弊端。

「我有解決辦法。」團藏抬眼盯着三代,他在剛才的時候,就已經想到了解決的辦法,但是他一直沒有說出來,就是心裏還在猶豫,要不要跟三代站在同一邊,而不是對立面上。

「我就知道你可以的!」三代立即對着團藏誇讚起來,隨後雙眼瞪得大大的,眼眸中閃爍著光芒,說道:「團藏,如果沒有你的幫助,我是無法坐上火影之位的,我真心的想你能幫我!」

「我明白了。」

團藏被三代的這一頓抒發給打動了,現在這個時候他們還都是熱血青年,他還沒有三代那麼深的城府,以至於三代幾句認同的話,讓團藏的心中產生了極大的認可感。

現在的他儼然有一種士為知己者死的感覺。

君以國士待我,我必國土報之!

團藏現在就是這種感覺,內心之中暖洋洋的,已然拋棄了跟猿飛日斬之間的成見,願意為猿飛日斬做任何的事情,哪怕是成為這光明之下的黑暗。

「暗部的權利我們現在不能動,正如各大家族的權利我們也不能動,我們需要一點點的時間,來培養扶持自己的勢力,所以我覺得你可以對外宣佈,為扉間老師守靈,三年之內不繼承火影之位,這樣我們可以將戰略佈局放在木葉16年!」團藏立即說道。

「木葉16年……」三代深吸一口氣,眼眸中閃爍著狐疑之色,他仔細盯着團藏,稍微遲疑了一會,還是忍不住問道:「這樣會不會夜長夢多啊?」

「我們要的就是夜長夢多!」

團藏直接點點頭。

他現在已經進入狀態了。

猿飛日斬本就是個優柔寡斷的人,很多事情的處理上太過猶豫,從而導致錯過了許多轉瞬即逝的機會。

當然。

猿飛日斬把握住了這輩子最果斷的一次機會。

從而成為了三代目火影。

團藏通過那一次也發現了自己的問題,讓他站在前面遮風擋雨他可能做不到,但是讓他退居幕後去參與謀划的話,他可以說是遊刃有餘。

「如果現在跟他們硬拼的話,輸的人必定是你,到時候如果沒有意外的話,第三代火影的人選很可能是宇智波鏡。」

團藏雙眼盯着三代,眼眸中已然閃爍起智慧的光芒,彷彿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我們以為扉間老師守靈為理由的話,你這種身披扉間老師遺言的人都不去繼承火影之位,那麼鏡那種憑藉着村子中人氣烘托出來的人,更是不能在這個時候繼承火影的位置,這樣便直接將之間推到了三年之後的木葉16年。」

團藏的聲音略點低沉,他在說這些話的時候,大腦正在快速的運轉着,隨着他說出這樣一句句話,他的思路也跟着愈加清晰了起來。

「你的意思是三年之後,便是我們要進行大決戰的時候,這是我們對火影之位爭奪的三年之約?」三代的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他想到未來可能出現的兩黨之爭的場面,連心跳都變得加速了起來。

「你怕什麼!」

團藏使勁白了三代一眼,怎麼都沒有辦法將三代那沒出息的樣子,跟當時在樹林中站起來說願意為大家犧牲做誘餌的那個人聯繫在一起。

看起來就像是兩個人一樣。

不過。

事已至此。

團藏也不再去糾結過去的事情了。

而是要繼續的往前看。

「這個三年之期,其實是說給他們聽的,給他們一個心理上的時間點,但是我們根本不需要等待木葉16年,而是要在木葉15年或者木葉14年的時候就要動手了!」團藏嘴角微微翹起,說出了一句直接顛覆了三代固有思維的話。

「你的意思是偷襲?」三代怔住了,他愈發覺得,來這裏找團藏,就是他做過的最為正確的選擇。

「沒錯!」

團藏點點頭,繼續說道:「以你現在的支持狀況,想要光明正大的超過鏡,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們必須要使用手段。」

「你有什麼計劃嗎?」三代立即詢問道,他的心情很是沉重,畢竟他很清楚團藏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作為被扉間老師指定的火影傳人,他非常清楚在出事之前,無論是扉間老師的看好還是民眾的簇擁狀況,宇智波鏡可以說是遠遠的佔據上風。

「有!」

團藏立即點了點頭,現在他已經將話說到了這個份上,自然也就不會再有什麼保留的了。

「第一步,我們要積蓄自己的力量,這股力量一定要是屬於我們自己的,不能是從其他現有編製裏面弄過來的,否則就很有可能會出現問題。」

「所以我建議……」

「你要成立一個專門的暗部小隊,只聽命於你一個人,類似於我們六個人之於扉間老師,名字就叫火影直屬暗部!」

「相應的我要建立一個只聽命於我的處於暗中的組織勢力,這個勢力區別於暗部之外,就叫根部!」

「這兩股勢力將是你登上火影之位的重要武器!」

團藏一句接着一句說道,直接將話說到了這個事情最重點的地方上。

他們沒有力量。

那麼就需要時間去積蓄力量。

這股力量必須是完全值得信賴的親信力量。

「好的!」

三代連連點頭,這幾天他為了火影之位的事情,急得頭髮都白了,整個人都焦頭爛額的,根本沒有辦法靜下來去思考。

這樣的狀態讓他陷入到以了一個怪圈之中。

越是着急,越是心亂,越是想不出辦法來,最後就越是着急。

現在團藏頭頭是道的將條理全都說了出來。

這讓他的心裏變得有信心多了。

默默的將團藏的決策記在心裏。

「日斬,你記住了,這兩股實力在發展的初期,我們要以精英為主,寧願人少,絕不能濫!」團藏向著三代叮囑道。

「明白!」三代再次點了點頭。

「那麼我接着說第二步!」

團藏見三代已經充分的理解了他的意思,便開始將話題向著後面轉變了過去。

「接下來我要說的話……」

「你聽起來可能會覺得有些刺耳!」

「但這卻是你要成為火影所要走的必經之路!」

「沒有其他的辦法!」

「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團藏微微眯起眼睛,向著三代詢問過去,他必須要確定他所託之人是不是真的值得,否則他縱然有再多的想法,也沒有施展的空間。

「我明白!」三代點了點頭,現在這個時候,他也不跟團藏虛偽的表示什麼不想做火影,只是為了完成老師遺願之類的話了,他已經非常明確的表達了,他就是想要成為木葉村的火影。

「這就是我所說的這三年時間裏面我們要做的事情!」

團藏開始向著三代一點點訴說着他心中的佈局和計劃,這些計劃確實是會讓很多人覺得有些不適。

「你的火影直屬暗部就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保護你的安全,因為在這三年裏面,你將會遭受到不知道多少次的刺殺,這一點你要有心理準備。」團藏剛剛說出這麼一句鋪墊,還沒有進入正文,便被三代給打斷了。

「刺殺?為什麼?我可是扉間老師的弟子?就算是他們爭奪火影之位也不至於刺殺我吧?」三代的眼眸中泛起疑惑之色,他縱然城府很深,但畢竟還只是個青年,對於村子中各族的險惡,理解的沒有那麼深切。

「火影之爭,成王敗寇,你和鏡之間只有一個人能活下去,活下去的那個人就是第三代火影,所以你覺得宇智波一族的人會不會對你動手,不要自己很天真,就覺得全世界的人都很天真!」團藏沒好氣的說道,他說話的時候,還不忘時間白了三代一眼,愈發覺得這個人想的太少了。

「這麼說你的計劃難道是……」三代的瞳孔微微一縮,心中冒出了一股不祥的預感。

「沒錯!」

團藏點了點頭,嘴角含着一股邪笑。

「這些事情不需要你來做,全都交給我暗中來進行,絕對不會留下任何的把柄,將事情做得漂漂亮亮的!」

「正如你先前所說的那樣。」

「你要做的就是光明的一面,將你的仁慈和胸懷展現給村子裏的人們,用這兩三年的時間讓村子的人民對你愛戴有加,並且將你會受到刺殺的事情悄悄的表達出去,要讓村子裏面的人知道,對方在對你使用一些不正當的伎倆。」

「不過你要表達的是,你根本不需要這麼做,因為你是扉間老師親口傳承下來的火影,你名正言順,無所畏懼!」

「這是你要做的事情。」

「我要做的實則是通過根部的力量,先將暗部的資源收編下來,就拿暗殺部為例,如果暗殺部的隊長願意站在我們這一邊,那固然是好事,但若是他不識抬舉的話……」

團藏的話說到這裏的時候,突然停頓了下來,語氣驟然間變得非常冰冷,充斥着一道道的殺意。

「那我就會換一個聽話的暗殺部隊長,讓他來統領暗殺部!」

「暗部之中的任何一個部門都是如此!」

「我無法整合整個暗部的勢力,但是我可以將暗部中細化的各個部門的隊長都變成我的人,這樣我們也就掌握了整個暗部!」

團藏正在大談特談的時候,三代聽得頭皮都麻了。

三代確實是有些小手段的!

那些城府支撐着他的不過是一些小小的腹黑的問題,還算不上是陰狠。

真正的放在已經被激活之後找到自己位置的木葉之暗的團藏面前。

現在便是真正的小污見大污了!

「嘶……」

三代忍不住的倒吸一口涼氣,他已經猜測不到,在這個過程中,究竟要死掉多少人呢了。

然而。

團藏的話還沒有說完。

接下來的話。

讓三代更加震撼。

「當暗部整合成為一塊之後,便是對各大家族動手的時候!」

「若是願意支持你的家族,比如說猿飛一族和日向一族,那便是沒有任何的問題。」

「但事那些不願意支持你的家族,比如說這一任的豬鹿蝶,他們居然偏向於宇智波一族,這樣的家族族長是有問題的,我們要將他們換成願意支持我們的人。」

「這樣奈良一族、山中一族以及秋道一族這三個木葉村的中堅家族,就會因為新任族長是站在你這邊的,從而讓三個家族都站在你這邊。」

「如此一來。」

「根本用不了三年的時間。」

「我便可以將木葉村從暗部到家族,全都換成支持你的人,這樣你就可以在支持度上佔據上風了。」

團藏分析得可謂是條條是道,他將這些道理都說完之後,三代的臉色已經變了。

他很想說這樣不符合他的主義。

但是……

他很清楚。

無毒不丈夫!

索性。

眼睛一閉。

這些事情都是團藏做的,跟他沒有任何的關係,他什麼都沒有做!

三代已經開始在心中給自己洗腦了。

「還有最後一步!」

團藏的聲音在這個時候再次響起,將三代從掙扎之中給拉了回來,頓時將注意力傾注到了團藏的身上。

「那就是消滅競爭對手!」

團藏此話一出,三代臉色大變,並且一變再變,眼眸中接連泛起複雜的情緒變化,不過最後仍舊是一言不發,等待着團藏將後面的話說完。

「剛才我所說的一切行動都非常的理想,實際進展的過程不會那麼的順利,稍微出現什麼差池最後都有可能會導致功虧一簣,那麼就有一個最好的解決辦法。」

「解決掉宇智波鏡!」

「這樣在木葉16年的時候,除了你之外,便沒有任何一個能夠在成為火影備選的存在了!」

團藏的聲音冰冷而充斥着殺意,這讓聽到的三代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覺得有些毛骨悚然。

「團藏,鏡可是我們的摯愛親朋手足兄弟啊!」三代深吸一口氣,整個人都不是很好了。

「可他恰恰也是你最大的競爭對手!」團藏搖了搖頭,說道:「就算是你最後取得了勝利,成為了火影,那麼有一個在村子裏能夠跟你分庭抗禮的宇智波,你的火影之位會坐得那麼穩嗎?」

「不會!」三代非常堅定的搖了搖頭。

「鏡的事情就交給我來做吧,你只需要什麼都不知道就好了,畢竟你還是顧念同門之情的,而我就沒有那麼的仁慈了,一切擋在我面前的都是敵人!」團藏冷冷的說道,其實他的心裏,也不完全是在為三代考慮,這也是為他接任火影而掃清障礙,畢竟等到三代順利的成為火影之後,他只需要除掉三代就可以了!

「就按你說的辦吧!」三代點了點頭,臉上流露出一抹悲憫之色,不過轉瞬之間便消失不見了。

青羽處於團藏的視角中,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裏,他一直都在着重的去觀察三代,想要看看這個人究竟是真的覺得這樣的事情不好,還是假裝這麼說的。

不過……

他並沒有太看出來。

他只能說如果三代這一段戲不是真實的而是演繹的話,那麼演技已經變得非常爐火純青了。

不管怎麼說。

青羽已經可以確定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三代這個人是無比虛偽的存在!

表面上站在陽光籠罩的地方,內心卻將陰暗處外包給了團藏,這也順理成章的讓青羽明白了,為什麼團藏不管做什麼都能得到三代的原諒。

因為……

團藏是三代的另一半。

他們是一體的!

這些事情都是有三代在背後默許的!

團藏對於三代來說,又何嘗不是一把被利用的鋒利的刀,只是這把刀一直藏於暗處,斬異己於無形之中。

一時之間。

青羽對於三代和團藏這兩個人,以及他們之間的關係,了解得更加清楚了。

頓時。

青羽睜開了眼睛。

他的視線重新聚焦在面前的本子上。

拿起筆在人物關係圖上,將三代與團藏之間的線多畫了幾條,將他們放在了等號上。

團藏身上的鍋。

可以說……

都有三代一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9章 君以國士待我,我必國土報之!(求訂閱求月票)

43.29%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