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白髮兇手!(【七夕】加更)

第343章 白髮兇手!(【七夕】加更)

本章為【七夕】加更,獻給躲在家裡看書不肯出去吃狗糧的兄弟萌~

——

「你確定你沒事了?」

宇智波富岳漆黑的雙眸凝視著青羽,眼眸中透著疑惑的光芒,他湊到青羽的身前,仔細的盯著青羽的腦袋。

「怎麼還偏頭痛了?」

「要不我帶你去木葉醫院看看吧!」

「身體要緊啊!」

宇智波富岳一句接著一句的關心道,通過他的聲音能夠感覺到,他並不是在虛偽的說這些話,而是真正的在關心青羽。

在他的心中。

已經將青羽當做是朋友了

正因如此。

他才跑過來找青羽說案件的事情。

要知道這些事情正常來說他們警備部是不會跟任何一個外人說起的!

「我真沒事……」

青羽擺了擺右手,左手還在撐著額頭,隨後緩緩抬起頭來,跟宇智波富岳關切的眼神碰撞在一起,頓時苦笑著解釋了一下。

「這是我的老毛病了,以前身體不好,在使用山中一族的秘術讀取記憶之中,就會頭疼欲裂,現在多少留下一些後遺症。」

青羽顯示出一種很虛弱的樣子,站在旁邊的宇智波富岳畢竟是木葉警備部的人,洞察力非常的細緻,總是得注意一下的,還是要拿出一個相對來說合理的理由,以免會出現什麼紕漏。

「原來是這樣,那沒有什麼補救的辦法嗎?」宇智波富岳立即詢問道,他的心裡還是能理解青羽的這種感受,現在的他已經覺醒了萬花筒寫輪眼,實力突飛猛進,但與此同時卻是消耗大幅度提升,尤其是上一次使用過雙眼天照之後,更是感覺自己的眼睛快要瞎了。

「我問過醫療忍者了,只能說儘可能的減少讀取記憶的次數,但是我畢竟是拷問部的忍者,很多事情沒有辦法的。」青羽再次擺了擺手,隨後深吸一口氣,重新坐直,看起來像是已經沒事了的樣子,對著宇智波富岳說道:「富岳大哥,我已經緩過來了,你繼續說吧!」

「嗯……」

宇智波富岳深深盯著青羽看了一眼,沒有在這個話題上進行過多的糾纏,他明白這種因為家族秘術或者是特殊能力所導致的結果。

可是……

他這次來依舊還是想要請青羽來幫忙。

「第三個人是村子里茶樓的老闆,他是在那個被卡牌砍死的店員之後死去的,同樣是受到了極大的折磨,只是那個老闆並沒有特別的受傷之處,更沒有前面兩個人那樣流血而死,而是窒息而死的!」宇智波富岳眉頭緊緊皺起,他的腦海中回憶起這些場面,都覺得非常的不可思議,簡直就像是在開玩笑一樣,他來到警備部這麼多年,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死法。

「窒息而死?」青羽的注意力被宇智波富岳的話強行給拉了回來,他明白如果不將宇智波富岳給打發了,是沒有辦法耐心的去翻看那段關於漩渦一族的記憶,隨即問道:「被勒死的?」

「不是!」

宇智波富岳直接搖頭,他遲疑了片刻,抿了抿嘴,方才緩緩開口。

「發現這個人死亡的是茶樓的服務員,老闆死在一個雅座上,口鼻里被塞滿了布丁,將氣管完全堵死了,活生生憋死的!」宇智波富岳沉聲說到。

「布丁?」青羽越聽越覺得玄乎乎的,緊跟著問道:「茶樓裡面有賣布丁嗎?」

「茶樓裡面倒是不賣布丁,不過這個老闆倒是有做布丁的習慣,根據店員說,似乎很愛吃布丁,而且根據我們現階段的調查,這個老闆跟前面的兩個人完全沒有任何的交集,根本找不到任何聯繫起來的地方,但是我就是覺得他們都是同一個人乾的。」宇智波富岳表情嚴肅的說道。

「啊這……」

青羽嘴角微微一抽,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他明明是穿越到了忍者世界,要不是他心裡十分清楚,還以為是走錯了片場,來到了柯南世界中。

這都什麼鬼啊!

木葉村出現了殺人魔頭嗎?

青羽不知道該怎麼接宇智波富岳的話,不過他還是很清楚的,這種事情還是很難給出一個具體的判斷。

「第四個人是我來找你之前剛剛發現的!」宇智波富岳的聲音再次響起,語氣中透著憤怒。

「等等……」

青羽在聽到這句話之後,立即抬手叫停,他微微眯起眼睛,凝視著面前的宇智波富岳。

「富岳大哥。」

「第四個人剛死你就來找我?」

「你莫不是以為這些人都是我殺的吧?」

「我可是一直在宿舍裡面沒出去啊!」

「你不能污衊了好人!」

青羽一句接著一句的向著宇智波富岳解釋過去,其實他的心裡知道宇智波富岳不是懷疑他,並且也知道宇智波富岳來找他的目的,但是他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這便是他的第一個念頭。

「哈哈哈哈哈哈哈!」

宇智波富岳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立即大笑出聲,像是聽到了什麼特別有趣的事情,頓時將剛才嚴肅的氣氛給打破了,整體都輕鬆了許多。

「青羽,你想什麼呢,我怎麼可能懷疑你,我來這裡不過是想讓你幫我調查一下,我們從表面上找不到什麼將他們聯繫起來的線索,對兇手一點頭緒的沒有,我希望你能幫我讀取一下這四個死者的記憶,看看他們生前有沒有見到兇手的樣子,或者說找到一些指向兇手身份的線索。」宇智波富岳解釋道。

「富岳大哥,你剛才也看到了,我最近讀取記憶太多了,都已經有偏頭痛了,你還忍心讓我去讀取記憶啊!」青羽攤開雙手無奈的說道,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趕忙又補充了一句,說道:「你看拷問部中這麼多的人,要不你換一個來試試?」

「青羽,這件事情,非你不可,別人我根本信不過,而且我不認為他們會盡心儘力的幫我。」宇智波富岳收起臉上的笑容,整個人看起來嚴肅了許多。

「你怎麼就確定我能盡心儘力啊?」青羽哭笑不得的說道。

「我在界的事情上就看出來了,當我遇到困難的時候,真正能夠信賴的,能夠幫助我的人,並不多,但是你,就是其中一個!」宇智波富岳滿臉真誠的說道。

「額……」

青羽看到宇智波富岳的樣子,再次想到了二代火影千手扉間的話。

宇智波一族是被魔性詛咒的一族。

這一族有著極致的愛。

論起愛的時候,那是可以盲目的,可以不顧一切,全身心的投入到其中,無論是為了愛人,還是朋友,只要是認可的人,便會形成強烈的羈絆。

甚至於。

在面對愛的這一方面。

宇智波一族甚至要超過以愛著稱的千手一族!

與之相應的……

這樣的愛在被破壞之後,便會幻化為極為徹底的恨!

愛有多強烈。

恨就會有多麼的洶湧!

現在青羽就感覺到了,自從上一次他幫助宇智波富岳將殺死宇智波界的兇手確定為大蛇丸之後……

宇智波富岳對他的態度明顯發生了變化。

這是他不用刻意去感知就能感覺到的!

「青羽,我剛才還沒說完,就在我來這裡之前,第四個人被發現了,她是一個女人,年紀在二十四五歲左右,並不是忍者,在村子的溫泉會所工作,是一名普通的服務員,死亡原因是被類似鎚子的鈍器敲打腹部導致大出血而死的。」宇智波富岳將第四個人的情況說完之後,隨即深吸了一口氣,雙壓死死的盯著青羽,說道:「我們沒有在這四個人的身上發現聯繫的地方,希望你能夠讀取他們的記憶,把兇手告訴我們。」

「現在就去嗎?」

青羽知道已經沒有辦法拒絕宇智波富岳了,那麼還不如痛快的答應了,然後再痛快的完成,這樣回來就可以看關於漩渦一族的記憶了。

「如果你方便的話,最後儘快跟我來,你也知道時間拖得越久,讀取記憶的工作就越是麻煩。」宇智波富岳對著青羽點了點頭,隨後繼續說道:「而且我嚴重懷疑這就是報復性的仇殺,兇手可能給他們四個人都有不同程度的矛盾,只是我門還不清楚,如果是仇殺的話,兇手很可能會在這些人死亡之前亮明身份,以此來獲得最大的愉悅感,說不定你將他們的記憶讀取完之後,根本不需要羅列什麼線索,直接就能將兇手的身份說出來。」

「我明白了。」青羽知道了宇智波富岳的意思,沒有再說什麼,直接起身去衣櫃裡面拿衣服。

「你要換上暗部忍者的服飾去嗎?」宇智波富岳看到青羽的樣子立即出聲問道。

「當然。」

青羽點點頭,在他說話的時候,已經將暗部忍者的服飾拿了出來,隨後便開始向身上套上去。

很快。

青羽就將暗部忍者的服飾穿好了,並且將面具也戴上了,整個人全副武裝,根本看不出來是誰。

「當然要穿好了,我可不想幫你一把,讓全村的人都知道了,那樣實在是太麻煩了。」青羽淡淡的說道。

「嘿嘿嘿……」

宇智波富岳笑了笑,他早就猜測到了青羽會這麼做,所以方才這樣的笑了笑,因此他看到青羽的動作,並沒有著急,而是認真的凝視著青羽。

突然間。

宇智波富岳的視線落在青羽那張新的面具上。

「青羽,你的貓臉面具哪去了,怎麼換成新的款式了?」宇智波富岳直接問道。

「我把貓臉面具留在新時代了!」青羽非常隨意的說了一句聽起來極其中二的話。

「???」

宇智波富岳的腦袋裡面頓時冒出一個個問號,他詫異的盯著青羽,沒有太理解青羽所說的意思。

「走吧!」

青羽穿戴好了之後,立即向著宇智波富岳看過去,並沒有在剛才的話題上進行過多的解釋。

「好。」

宇智波富岳也沒有再問什麼,他知道這些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接下來的事情。

現在青羽跟著他去讀取死者的記憶。

很可能會一舉直接找到殺人兇手。

頓時。

宇智波富岳向著青羽宿舍門口走過去,推開門走向外面黑乎乎的走廊。

青羽跟在宇智波富岳的身後。

兩人一起走了出去。

走出暗部的宿舍之後。

外面黑乎乎一片。

一輪圓月懸挂於夜空之上,為這寂靜的黑夜中帶來那麼一絲絲的光明,使得腳下的地面還是可以看清楚的。

青羽看到外面還是午夜的情況,忍不住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額頭,這還真是連夜趕來的啊!

「青羽,你沒事吧,又頭疼了嗎?」宇智波富岳看到青羽的動作之後,立即向著青羽詢問道。

「嗯……有點……可能是沒睡好吧……」青羽意味深長的說道。

「那沒事!」宇智波富岳聽出來青羽在調侃,索性也沒有再說什麼,直接帶著青羽向著木葉警備部的方向走過去。

沒過多久。

青羽就在宇智波富岳的帶領下,來到了木葉警備部,這還是他第一次來到木葉警備部。

宇智波富岳似乎已經跟這裡的人打好招呼了,對著守在這裡的人點了點頭便直接走了進去,一路上暢通無阻,根本沒有遭遇到任何的困難。

「青羽,我先帶你去看第四具屍體吧,她就剛剛放在這裡不久,剛剛進行過取證工作,還沒有送往木葉醫院,其他三具屍體都放在木葉醫院去存放了。」宇智波富岳看了一眼青羽說道。

「富岳大哥,我只有一個建議,那就是一會你不要喊我的名字了,我可不想在這裡出名啊。」青羽面具後面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無奈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好的好的,我記住了,下次注意!」宇智波富岳頓時笑了出來,他知道青羽很警惕很謹慎,所以對此也沒有太過的在意,直接就順著青羽的意思來了。

青羽聽到宇智波富岳正面肯定的回答之後,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跟在宇智波富岳的身後,向著警備部裡面走去。

兩人一直走到走廊的盡頭,隨後向著左手邊的一間屋子看了過去。

宇智波富岳直接抬手推開屋子的門。

此時此刻。

屋子裡面站著兩個人。

均是木葉警備部的人。

只是他們的身份地位遠遠比不上宇智波富岳。

「富岳大人!」

這兩位宇智波一族的族人頓時向著宇智波富岳行禮起來,眉宇間的表情看起來頗為恭敬,在他們說完話之後,將視線聚焦在青羽的身上,隔著面具他們看不到青羽的臉,但並不妨礙他們對青羽身份的好奇。

「這裡暫時沒有你們的事情了,你們去門外守著,不要讓其他人進來。」宇智波富岳對著這兩位木葉警備部的忍者命令道。

「是!」

這兩位木葉警備部的忍者立即動身,向著屋子外面走過去,隨後站在門口守候在門口,按照宇智波富岳的交代,不讓其他任何人進來,完成一個守門的任務。

一時之間。

屋子裡面只剩下宇智波富岳和青羽兩個人。

以及……

一具躺在冰冷鐵床上的屍體。

「這就是第四個死者,交給你了,務必要幫我抓到那個人,我一定要抓到那個敢對村子自己人出手的崽種!」宇智波富岳雙手攥著拳頭冷冷的說道,現在他最討厭的就是這種人了。

「好的。」

青羽點了點頭,他根本沒有在意宇智波富岳的話,畢竟那是在內涵大蛇丸的。

而且就算是波及到了他也沒什麼關係。

頓時。

青羽走到了這具屍體面前。

屍體的身上蒙著一層白布,只能通過白布上襯托出來的凹凸形狀,看出來被蓋著的是一個女人。

青羽緩緩的掀開蓋在女人頭上的白布,頓時呈現在眼前的是一張毫無血色但是極其猙獰扭曲的臉,能夠看得出來在死之前承受到了具體的疼痛。

「這是多大的仇呢?」

青羽看到這樣的一幕,腦袋裡面都冒出了一個大大的問號,以前在穿越之前,看到過的那些劇集裡面,也很少有這種直接暴力致死的畫面。

「是啊!這一點我也想不通!如果有跟她那麼大仇的人,不至於調查不到啊!」宇智波富岳跟著點點頭,隨後立即催促道:「快別說了,趕緊讀取她的記憶,看看兇手是誰!」

「你這麼急的嗎?」

青羽抬眼看了一眼宇智波富岳,隨後立即抬起雙手,直接按在了這個女人的頭上。

嗡!

青羽的雙手泛起一股股查克拉,控制著以山中一族讀心秘術的方式向著對方的腦海中涌動過去。

「叮咚!讀取記憶成功!獲得:查克拉增加!」

青羽的腦海中精準的響起了清脆的電子提示音,與此同時一股記憶湧入到他的腦海中。

頓時。

青羽立即打開這個女人的記憶,向著最後定格的位置看了過去。

這個女人名叫素娜。

在木葉村的溫泉會所上班。

負責收銀換手牌的工作。

每天倒是沒有太忙太累但是很佔用時間,這使得她下班的時間相對來說都不是很穩定。

就在今天下班的時候。

素娜離開溫泉會所,沿著她走過不知道多少次的路,向著家的方向走過去。

青羽的視線直接代入到素娜的視線之中。

這條路整體環境都是偏向於暗色調的,兩個路燈之間的距離隔得很遠,並且路燈的燈光昏黃而幽暗,其中有一些還一閃一閃的,看起來頗有一種驚悚的感覺。

只是這種環境對於經常往返於這條路的素娜來說,並沒有任何的問題,完全可以說是熟悉得不能在熟悉了。

可是。

就在今天。

出事了。

青羽彷彿附身在素娜的身上,這就像是在看一場第一視角的電影,眼前的畫面無比的真實。

走著,走著……

幾分鐘之後。

素娜似乎感覺到了什麼,轉頭向著身後看過去,視線之中儘是黑暗的街巷,街巷上空無一人。

隨後。

素娜轉過頭來。

明顯能夠看到腳步加快了許多。

似乎是察覺到身後有人,看起來是有些慌張了。

這樣突然出現的變故讓青羽也跟著認真了起來,他知道素娜就快要死了,兇手隨時都可能會出現。

就這樣。

素娜慌張的快步走了起來。

突然間。

她再次回頭。

還沒等她看清楚後面的路,便感覺到一陣劇烈的震蕩,隨後視線都跟著搖晃模糊了起來。

咣!咣!咣!咣!咣!

宛若鎚子一般的鈍器以一種集中的力量敲擊在她的身上,她在模模糊糊之間,能夠看到一個白色頭髮的影子,但是因為強烈的重擊,根本看不清楚這個人具體的樣子。

「臭婊子!」

「以前你不是坑我嗎!」

「我打碎你的……」

一道憤恨的聲音響起,隨後重擊越來越強,素娜的記憶也跟著戛然而止。

「呼……」

青羽長舒一口氣,緩緩睜開眼睛,收起了手上的查克拉。

「看到兇手了嗎?」宇智波富岳看到青羽重新睜開眼睛,立即在第一時間詢問了起來,他對於這件事情,可以說是非常的上心。

「看到了,但沒全看到。」青羽先是點了點頭,然後又搖了搖頭,說出了一句讓宇智波富岳覺得滿頭霧水的話。

「什麼意思?」宇智波富岳愣了一下,怔怔的盯著青羽。

「我在這個女人的記憶中,看到了一個模糊的白髮男人,但是因為她遭遇到了劇烈的撞擊,那個時候視線已經無比模糊,只能看到這些,根本看不到五官。」青羽解釋道。

「白髮的男人嗎,這倒是不錯的線索,他有說什麼嗎?」宇智波富岳右手掐著下巴,立即開始進去到大腦快速旋轉的分析推理姿態。

「有!」青羽點點頭,說道:「他說……這個女人以前坑過他。」

「能知道具體是怎麼回事嗎?」宇智波富岳眉頭緊皺,這句話確實算得上是線索,可是這線索未免也太單薄了,完全不好找啊,難道要把村子里的白髮男人全都叫過來嗎?

「我不知道這個兇手所說的以前是多久以前,但是可以確定應該不是近期發生的事情,那種若是秉持著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的態度的話,根本無從查起,我們還是看看其他三具屍體吧!」青羽淡淡的說道,這也不能說他懶,確實是個大工程。

如果說要硬找出這個人呢……

也不是不能找!

需要非常長久的一段時間。

必須要使用最笨的方法,在這個女人最近幾年甚至十幾年的記憶裡面,找到這樣一個可能得罪過的白髮聲音,那簡直就像是在大海撈針。

不是不能撈這跟針。

而是無論時間成本還是勞作成本,全部統統超過預料,根本沒有辦法實現。

「我明白了,跟我走吧,我們去木葉醫院,那邊我已經打好招呼了。」宇智波富岳點點頭,他在來找青羽之前,就已經做好了各種準備了,這樣在他找到青羽之後,就不需要再浪費額外的時間了,而且在他還沒有找青羽之前,就已經按照青羽能夠來幫忙做出的準備。

「好的。」

青羽跟著點了點頭,雖然他對這件事情沒有那麼大的好奇心,但是到了現在這個地步了,他也挺想知道究竟是什麼樣的仇怨,可以讓這個人殺死那麼多的人。

而且……

最重要的是……

這個人將心中的仇怨壓抑了好多年。

一直到最近幾天方才爆發出來。

這樣的壓抑也是挺大的嘛!

頓時。

青羽跟在宇智波富岳的身後,兩人一起向著外面走了出去,剛剛走出屋子,便看到了那兩個木葉警備部的忍者。

「你們繼續守在這裡,等待著木葉醫院來接手屍體。」宇智波富岳對著這兩位木葉警備部的忍者命令道。

「是!」

這兩個木葉警備部的忍者同時應聲,隨後轉頭進入到這間屋子裡面,並且將門關上了。

「我們走吧。」

宇智波富岳看了一眼青羽,便開始邁開步子沿著走廊向著警備部的大門走過去。

一路上依舊是暢通無阻。

兩人走出了木葉警備部之後,直接向著木葉醫院的方向走了過去。

木葉警備部和木葉醫院之間的距離並不遠,步行差不多也就3-5分鐘的樣子。

很快。

兩人就來到了木葉醫院。

現在這個時候。

木葉醫院整體都是黑色的了。

唯有少數幾個窗口還亮著燈,有醫療忍者在值班,為可能出現的突發情況做準備。

宇智波富岳走到木葉醫院的門口,輕輕的敲了一下值班室的玻璃,對著裡面說道:「我跟山行健老師打過招呼了!」

「進去吧!」值班室的大爺看到是宇智波富岳之後,對著後者點了點頭。

「謝謝!」

宇智波富岳笑著點點頭,隨後對著青羽招招手,示意青羽可以進來了。

青羽站在木葉醫院的門口,安靜的看著宇智波富岳的操作,隨後邁開腳步進入到木葉醫院中。

「我現在帶你去醫院五樓臨時存放屍體的地方。」

宇智波富岳輕車熟路的直接向著醫院入口處左側的樓梯走過去,他一邊走還一邊不忘記對青羽進行科普。

「山行健老師是木葉醫院裡面資歷非常深的老醫療忍者,平時除了治病救人之外,還會幫助我們對屍體進行分析,這次我們能來讀取這些屍體的記憶,就是山行健老師幫忙的!」宇智波富岳說道。

「原來如此。」

青羽點了點頭,他知道山行健,無論是宇智波建良的記憶,還是宇智波界的記憶,均是有這個人存在。

當然。

這個山行健的長相。

青羽還是挺意外的。

當時他在宇智波建良的記憶中看到的時候,還以為是遇到了忍者世界版本的畢姥爺,不過仔細查看后發現僅僅只是神似罷了,職務和所擅長的點都是不同的。

並且。

青羽在也宇智波建良的中。

看到過山行健對於當時就對他拿查克拉手術刀殺死的那個雲隱村的上忍做出了一部分的分析。

從那之後他還是有所注意的。

沒有再使用出可能會暴露身份的能力。

儘可能的讓自己在偽裝的基礎上進一步的再去偽裝,這樣哪怕被發現了一層,裡面還有第二層。

宇智波富岳對著青羽科普的時候,帶著他一起走到了木葉醫院的五樓,這裡看起來就像是個空蕩蕩的樓層,雖然依舊有著一間一間設置好的屋子,但是屋子裡面什麼都沒有。

「這一層並沒有投入使用,所以偶爾會用來存放一下屍體,不過僅僅只是簡單的存放,過後還是要搬出去的,並不是作為停屍房使用功能的。」宇智波富岳似乎是看出來了青羽的疑惑,立即開口解釋道。

「原來如此。」青羽跟著點點頭,其實沒有投入使用的原因他還是能夠猜測到的,木葉村的醫療忍者並不多,所以會閑置一些診室,再加上木葉村的人口基數也不算大,現有的診室完全夠用,便沒有進一步的去擴張。

「我們到了。」

宇智波富岳帶著青羽來到了木葉醫院五層盡頭的一間屋子外,他手腕一動,翻找出一把鑰匙。

他將要是插入到鑰匙孔中。

輕輕轉動。

咔噠!

門口解開的聲音就這麼響起來了。

裡面頓時傳來一股撲鼻的臭氣,正是屍體逐漸腐化的氣息,雖然很難聞,但是這種程度的臭氣跟青羽先前去過的地下密室相比,簡直可以說是小巫見大巫了。

「我們先讀取第一具屍體吧,也就是石田大和的記憶,他已經死了超過2天了,不知道你還能不能從中找到什麼重要的情報。」宇智波富岳向著屋子裡面走進去,黑乎乎的屋子的一側有這一排具有冷凍功能的鐵櫃。

他抬手響起其中一個鐵櫃的把手拉過去。

隨後輕輕一拽。

彷彿是在拉抽屜一般,直接將一個鐵板床拽了出來。

隨著這個鐵板床被拉出來。

屍臭的氣息變得更濃郁了。

畢竟為了保持這些屍體正常的樣子,為了便於再找到一些線索,並沒有做任何的防腐處理,這使得屍體哪怕是在冷凍的環境下,仍舊會發出一絲絲的異味。

「有點臭……」

宇智波富岳這句話是向著青羽說的,自從他進入到木葉警備部之後,早就見慣了這種屍體了,這些對他來說,完全是不值一提的。

「問題不大。」

青羽絲毫沒有介意,他立即抬起雙手,向著這個名叫石田大和的忍者的腦袋上按過去。

頓時。

青羽的雙手按在石田大和的太陽穴上,雙手控制著查克拉,運轉起山中一族的讀心秘術來。

就在青羽的手掌碰觸到石田大和頭頂的時候。

腦海中頓時響起一道清脆的電子提示音。

「叮咚!讀取記憶成功!獲得:分身術!」

伴隨著這道清脆的聲響,一股股特殊的感受流轉在青羽的心頭,頓時令他感覺分身術這個忍術直接印刻在了靈魂之中。

好傢夥!

青羽在內心之中感嘆了一句。

不愧是下忍。

給的獎勵就是這麼的基礎。

現階段他已經將多重影分身之術使用的爐火純青了,而獎勵卻僅僅只是給了一個分身術,看起來就像是在鬧著玩似的。

當然。

最重要的並不是這個分身術。

而是石田大和的記憶都已經載入到了青羽的腦海中。

一時之間。

青羽維持著施展讀心秘術的姿態,開始翻閱起關於石田大和死亡時的場面了。

石田大和。

木葉村的下忍。

今年十四歲。

忍者學校老師高石燕子的兒子。

臨死之前。

大和剛剛完成了體術的修鍊,全身都是汗水,體能已然消耗一空,正在準備回到家裡。

青羽在讀取大和記憶的時候,直接將自身帶入到了大和的視角中,眼睜睜的看著大和非常放鬆的向著家裡的方向走過去,並且對周圍或許已經出現的動靜根本不在意。

或許……

這就是木葉村所帶來的安全感吧!

村子裡面就算是偶爾會出現小偷小摸的狀況,但是極少會出現殺人的情況,更何況他還是個忍者,並且實力還不容小覷,正是準備著要參加不久之後即將開始的中忍考試,正在處於備戰之中,並不是那種剛剛在忍者學校畢業的下忍了。

就在大和向著回家的方向前行的時候。

突然之間。

一道身影從旁邊的樹林中閃掠而出。

這道聲音穿著斗篷,頭上戴著帽子,將自己捂得嚴嚴實實的,僅僅是從這第一眼上來看,根本看不清楚具體是什麼模樣。

這道身影出現得非常突然,又是以有心算無心,幾乎是在一瞬間,就直接來到了石田大和的身側,抬手便是一拳,直接向著石田大和左側的腦袋上轟擊過去。

「什麼人?!」

石田大和被這突如其來的景象給驚呆了,不過好在他是下忍,瞬間就反應了過來,並且抬起左手,用小臂進行抵擋,直接打算擋住這突然出現的攻擊。

嘭!

伴隨著一道強烈的撞擊之聲。

兩人的身體碰撞在一起,石田大和整個人向後倒退了兩三步,方才停住了身型。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

突然間一股噴霧樣的水汽彌散到他的臉上。

緊接著。

他的視線變得模糊了起來。

「藥物?」

青羽的腦袋裡在這一刻冒出這樣一個辭彙,頓時對這個兇手的身份有了更加清晰的認知。

隨即。

記憶進入到了下一幕。

很顯然這裡出現了斷片。

石田大和暈倒了過去。

咣!咣!咣!咣!咣!咣!咣!

一道接著一道的聲音響起。

伴隨著一陣視線的亂晃。

石田大和緩緩的睜開了眼睛,他的視線還處於模糊的階段,就能夠看到一個個黑色的影子直接落在他的額頭上。

這是……

戒尺!

青羽判斷出了這是什麼東西。

忍者學校老師教導學生的時候偶爾會用來體罰的戒尺。

隨著戒尺的接連拍擊。

石田大和覺得腦袋一陣的混亂,整個人的思維都變慢了,並且因為天色非常的昏暗,處於午夜的時間點,根本什麼都看不清楚。

與此同時。

一道道復讀機般的聲音響起。

「你就是一潑臭狗屎!」

「你就是一潑臭狗屎!」

「你就是一潑臭狗屎!」

「……」

那道聲音不斷的重複著這一句話,每每說出一次,便會將手上的戒尺重重的拍下一次,每次都拍在石田大和的額頭上,給石田大和都拍懵了。

石田大和想要說話。

他想要問問這個人是誰?

但是卻無法開口。

他強行忍著頭上的疼痛想要離開,但是發現渾身都已經被捆綁住了,根本無法東塔。

額頭不斷被戒尺持續的拍擊著。

這種近乎頻率相同力量相當的攻擊,每次並不會對他造成太大的傷害,但是持續累計下來,卻是讓他越來越難以忍受。

誰?

這個人是誰?

他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石田大和的腦袋裡面冒出一個個問號,他根本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這又是什麼一種情況,只是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

接下來的記憶。

便是石田大和不斷被拍擊。

他的意識越來越模糊,並且就是說不出話來,似乎是意識到自己快要死了,猛地抬頭怒視面前的男子。

頓時。

在月光的映照下。

石田大和隱隱的看到了這個男人在帽子外面暴露出來的白色頭髮。

啪!

就在石田大和抬眼的過程中。

他的眼睛被戒尺拍到了。

視線瞬間模糊起來。

隨後意識變得渙散,漸漸失去了意識,進入到了死亡的倒計時。

頓時。

青羽緩緩睜開眼睛,他的視線落在石田大和的屍體上,剛好看到左眼遭遇到了重擊,眼眶已經乾癟了下去。

「有什麼發現嗎?」宇智波富岳立即急切的問道。

「有。」

青羽點了點頭,隨後向著宇智波富岳看過去,他的雙眼透過面具的眼孔閃爍著凝重的眸光。

「現在我所掌握的情報還不足以指向某個確定的人,那個人隱藏得很好,我無法確定身份,你是想要等我將其餘兩個人的記憶都讀取完成之後再說,還是現在就先告訴你這個人的事情。」青羽緩緩的問道。

「現在就說!」

宇智波富岳哪裡還能夠等得下去,立即連連點頭,眼眸中已經浮現出破不接待的光芒,並且直接將手中的本子給拿了出來,開始擺出了要記錄的樣子。

「我會將每個人記憶中讀取到的東西都記在一起,就算你沒能看到那個人是誰,但是也能給我們提供很大的幫助,讓我能夠縮小範圍,更快更精準的找到這個兇手!」宇智波富岳補充說道。

「我明白了。」

青羽點了點頭,他立即深吸一口氣,去回憶剛才得到的點。

「兇手是白色的頭髮,而且聲音跟殺死素娜時的音色差不多,初步判斷是同一個人。」青羽率先說道。

「果然!」

宇智波富岳的臉上浮現出怒容,對於這樣的人,非常的憤怒和不滿,繼而說道:「白頭髮的人並不多,這可以作為一個特點了。」

「兇手與石田大和有過短暫的交手,哪怕是偷襲,力量上也不弱於石田大和,實力應該是介於下忍和中忍之間,因為我在石田大和的記憶中看到他要參加中忍考試,但是我並不確定那個兇手是不是也要參加中忍考試。」青羽將這個情報也說了出來。

「太好了,這樣目標又小了許多,白色頭髮的下忍,實力在中忍附近,這樣似乎沒有幾個人了。」宇智波富岳點了點頭,他們木葉警備部都是有木葉村人口普查的詳細備案,僅僅是現在的條件,拿回去篩選都可以說是突破性的進展了,更別說還可能會有更加詳細的情報了。

「這個人一直重複著,『你就是一潑臭狗屎』,這樣的話,似乎是曾經被這句話傷害過,或者是對他有什麼特別的意義,這可能是一個突破口,但是我現在並不知道這句話意味著什麼。」青羽淡淡的說道,他只是將他所看到的最近的事情告訴給宇智波富岳,並沒有去費勁力氣深挖那個人的記憶,畢竟那樣實在是太過於浪費精力了。

「你就是一潑臭狗屎?」宇智波富岳眉頭緊皺,他覺得這句話連罵人都算不上是狠的,頂多是有些侮辱人了,至於會被記得那麼深刻嗎,難道這麼的小心眼。

不過。

他嘴上並沒有將心中的這些疑問說出去,而是默默的將這句話記了下來,說不定在後續的時間裡,就能夠用得上了。

「還有最後一點,這個人最終打敗石田大和的方式,用的是一種噴霧,我懷疑是某一種藥劑,這樣的話我猜測兇手跟醫療忍者有關,或許會一些醫療忍術,也有可能是在木葉醫院中工作。」青羽沉聲說道,他並沒有將話說得太明顯,不過他隱隱的覺得,那個噴霧中的藥劑,應該是那個人自己調配的。

「我明白了。」宇智波富岳點點頭,嘴角微微翹起一抹笑容,說道:「現在越來越清晰了啊!」

「這就是我在石田大和記憶中得到的全部線索了,至於其他的東西,我只是看到了他被拿戒尺的兇手一下接著一下拍死,其餘的什麼有用的信息都沒有,對了,大和似乎並不知道兇手為什麼要對他出手,這股仇怨應該記了很久,甚至於讓大和都已經忘記了。」青羽緩緩的說道。

「這確實是有可能的,這個兇手看起來挺能憋的,將以前遇到的不滿全部都記在了心裡,並且不知道記了多少年都還沒忘,還要出來為當年可能一點點小事而殺人,這樣的人好危險啊!」宇智波富岳忍不住點點頭感慨道,通過這些被害人的記憶,他對這個人了解得更加清晰了。

「讓我看看下一個人吧。」青羽沒有再多說什麼,現在想要將這個兇手揪出來,那就必須要再繼續進行記憶的讀取,僅憑現在所掌握的線索還是不夠的。

「青羽,你要不要休息一會,你已經連續讀取了兩個人的記憶了……」宇智波富岳突然關切的說道,他確實是希望青羽能夠快速高效的完成記憶讀取的工作,但是作為朋友他並不希望青羽太過勞累,畢竟在來之前,青羽就已經有偏頭痛了,更何況他們半夜來此,連休息都沒有休息好,不由得對青羽有點擔心。

「沒事,就這麼兩個人了,早點完事,早點回家睡覺。」青羽對著宇智波富岳擺了擺手,他可不想將這樣的事情拖延得太久了,這對宇智波富岳來說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但是對於他自己來說,則是平白無故的耽誤時間。

「其實我都有點擔心耽誤了你明天的工作。」宇智波富岳訕訕一笑說道。

「你就可勁虛偽吧!」

青羽沒好氣的說道,面具眼孔透過的眼睛狠狠的白了宇智波富岳一眼。

這話說得完全就是虛偽至極。

簡直就像是在開玩笑一樣。

如果你真的怕我休息不好的話,根本沒有必要在大半夜的時候匆匆趕來吧!

太虛偽了!

青羽在心中默默的吐槽道。

「沒事,我最近升職了,暫時還沒有什麼太大的事情,所以我們抓緊吧。」青羽無奈的說道,他覺得宇智波富岳學壞了,明明是宇智波富岳要他來幫忙讀取記憶,但是卻要讓他主動來說出這番話。

「嘿嘿嘿好嘞!」

宇智波富岳的臉上重新綻放出笑容,他像是推抽屜一般,直接將石田大和的屍體重新推進到冷庫中,隨後抬手向著旁邊的屍體摸過去,猛然間直接將鐵床抽屜拽了出來。

鐵床上躺著一具女屍。

身上看起來千瘡百孔。

根據宇智波富岳先前所提供的情報。

青羽可以看得出來這上面是用會員卡砍出來的痕迹。

每一道痕迹的形狀都差不多。

唯一的差別的就是這些痕迹的深淺程度不同。

「交給你了。」

宇智波富岳在看到這具女屍被用會員卡活活砍死的樣子,忍不住抿了抿嘴,饒是他已經見慣了各種各樣的屍體,但是遇到這種慘死屍體的時候,依舊會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這已經不是簡單的殺害了!

這是虐殺!

僅僅憑藉著一張小小的會員卡!

讓這個書店的店員在臨死之前遭遇到了生不如死般的虐待……

「嗯。」

青羽應了一聲,他的臉色倒是沒有宇智波富岳那樣的變化,這種程度的虐待對於包括宇智波富岳在內的絕大多數人來說,都可能會產生強烈的不適感。

但是。

這對於青羽來說。

則是沒有任何的問題。

畢竟青羽在做貓臉惡魔的那段時間,為了積累他的醫療忍術經驗,以及讓那些犯人對於拷問部產生工具,從而降低犯罪的概率,對他們進行了非常殘忍的折磨。

那種殘忍的程度……

根本不是拿會員卡砍死人可以比擬的!

頓時。

青羽抬起手雙手。

向著這個書店店員的太陽穴上按壓過去,雙手泛起渾厚的查克拉,頓時施展起山中一族的讀心秘術來。

嗡!

青羽的手掌微微一顫。

一股股能量涌動而出。

與此同時。

青羽的腦海中響起了一道清脆的電子提示音。

「叮咚!讀取記憶成功!獲得:查克拉增加!」

伴隨著青羽腦海中浮現出來的清晰的電子提示音,一幕接著一幕的記憶,開始載入到他的腦海之中。

就在這一刻。

青羽緩緩閉上了雙眼,立即開始閱讀起這個女人的記憶來,並且沒有費力的去翻找,而是直接去讀取生前的最後階段,開始看這個女人生前最後的階段,去尋找那個兇手的影子。

霎時間。

青羽的意識立即代入到了這個女人的記憶片段之中。

差不多生前半個小時左右。

這個女人還在書店裡面,進行著下班之前打烊的工作,將書架上的書籍整理了一番,並且將這一天的賬單核對了一遍。

整個過程跟往常一樣。

沒有任何的區別。

根本沒有意識到危險即將降臨到她的身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3章 白髮兇手!(【七夕】加更)

42.56%
目錄
共81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