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奈良紗希(求訂閱求月票)

第345章 奈良紗希(求訂閱求月票)

宇智波富岳的雙眼盯著前面不遠處的那個身影,臉色變得無比之凝重,他並沒有意識到,會剛剛從木葉醫院出來,就遇到這樣的事情,簡直不要太巧合了。

「是。」

青羽壓低聲音說道,在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還比較詫異的看了一眼宇智波富岳。

不愧是木葉警備部年輕一輩的佼佼者。

僅僅是這樣一個背影。

就已經斷定出對方就是白髮兇手。

很敏銳嘛!

青羽在心中默默的對著宇智波富岳點了個贊,不管怎麼說他是在記憶裡面見到過白髮兇手的人。

但是宇智波富岳什麼都沒有見過,所知道的不過是他所拿出來的對白髮兇手特點所做出來的描述。

這樣都能做出判斷。

還是很厲害了!

「這個人手上抱著一個少女,看起來就是準備要下手,現在你配合我一起行動,我去抓捕白髮兇手,你照顧好那個被迷暈的少女!」宇智波富岳立即進入狀態,將任務分配了起來,把要做的事情,說給了青羽聽。

「好的。」青羽點了點頭,到了這個時候,已經眼睜睜的看著白髮兇手就在自己的面前了,他就算是不想,但是也沒有一個足夠的理由去拒絕宇智波富岳,畢竟現在就當場看到了這樣的場面。

「那麼白髮兇手就交給我了!」

宇智波富岳血色的眼眸中閃爍著冰冷的眸光,他早就對這個白髮兇手看不慣了,現在既然是突然遇到了,那就絕對不能放過。

「小心一點,對方有藥劑。」青羽低聲交代道。

「放心吧!」

宇智波富岳頓時一躍而起,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向著白髮兇手追過去,他考慮到現在是午夜以後了,並沒有在村子里大吼大叫,選擇安靜的追逐。

不過。

饒是如此。

宇智波富岳那快速的動作做激發出來的一道道破空之聲,還是傳入到了那個白髮兇手的耳中。

「不好!」

白髮兇手心中一緊,猛然加快了腳步。

嗖!

就在這一瞬間。

宇智波富岳便直接追到了白髮兇手的身份,速度之快,令白髮兇手連驚嘆的時間都沒有。

「不行了!」

白髮兇手立即意識到如果繼續抱著懷中的少女前行,那麼不僅他無法做成他想要做的事情,更是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了。

剎那間。

白髮兇手立即果斷的做出了改變,他直接用盡全身的力氣,將懷中的少女狠狠的向後扔出去。

少女在空中直接劃出一道拋物線,向著身後追過來的宇智波富岳身上砸了過去。

這麼將少女扔出去。

對他來說不僅直接少了一個負擔,讓他的速度更快一些,還可以用來干擾一下追在身後的那個警備部的人。

他不相信警備的人會直接不管那個少女了

既然目的無法實現了。

那麼至少先跑掉!

頓時。

這個白髮兇手在失去了少女之後,速度猛地提升了一大塊,瞬間跟宇智波富岳之間拉開了一點點的距離。

他打算就此一波直接甩掉宇智波富岳。

然後逃脫升天!

然而。

在他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

宇智波富岳根本沒有理會那個被扔出去的少女,直接向著正在逃跑的白髮兇手追擊過去,完全沒有放過那個人的意思。

「???」

白髮兇手的腦袋裡面冒出一大堆的小問號,這根本就不是木葉警備部的做事風格啊!

他已經詳細的調查過宇智波一族為主的木葉警備部了。

在追捕的過程中。

對方往往是以救人為主的!

怎麼這次就這樣不停的追擊上了呢!

不過。

這個白髮兇手根本沒有時間多想,他現在什麼都顧不上了,把全身的力氣都用出來了,只是為了能夠跑得更快一些。

「哪裡跑!」

宇智波富岳還是忍不住低喝一聲,就連他自己也說不上為什麼,似乎在抓人的時候不喊一嗓子,總覺得氣勢上怪怪的。

霎時間。

宇智波富岳的身影在連續幾次跳躍之間向著白髮兇手追過去,速度越來越快,兩人之間的差距也越來越近。

青羽親眼目睹了這樣的場面,面具後面的臉上沒有任何的波瀾,他早就見識過了宇智波富岳的追擊能力,當時他的身份還是偽裝出來的薩摩廉太郎。

剛才他也將這個白髮兇手的身手看在眼中了。

根本不是宇智波富岳的對手。

嗯……

青羽想了想之後便覺得是自己多慮了。

現在的宇智波富岳已經打開了萬花筒寫輪眼,別說這麼一個區區的白髮兇手了,放眼整個木葉村現在能夠跟宇智波富岳成為對手的也沒有幾個人。

宇智波的族人。

開眼和沒開眼是完全不同的,可以說是兩種宇智波!

而在開眼的宇智波裡面。

不通數量的勾玉也體現出了寫輪眼的能力。

只不過……

不管是幾顆勾玉的寫輪眼。

那都是沒有辦法跟萬花筒寫輪眼相提並論的!

宇智波一族的族人一旦打開了萬花筒寫輪眼,簡直就像是開了掛一樣,完全呈現出截然不同的力量。

隨著宇智波富岳追了上去。

青羽精準的出現在那個少女落點的位置上,輕輕抬手一接,便直接將這個少女給接住了。

超輕重岩之術!

青羽的雙手在碰觸到這個少女身上的時候,立即控制著查克拉,使用出了超輕重岩之術,剛剛好的將少女完美的接住了。

其實。

這倒不是青羽怕這個少女的體重太重傷害到他之類的。

而是他怕這樣下墜的力量太大,稍微一個沒注意,再對這個少女造成二次傷害等等……

當然。

他最擔憂的事情就是把這個少女給撞醒了。

到時候就麻煩了。

青羽在接住這個少女之後,開始打量起這個少女來,這個少女看起來年紀和他差不多,衣著樸素,看起來還算整潔,黑色的長發梳理成一個蠍子辮垂在身後,巴掌大的瓜子臉上五官看起來頗為秀氣和精緻,長長的上下睫毛貼合在一起,雙眼緊閉看起來就像是睡著了一樣,勻稱的呼吸彷彿在做著什麼美夢。

「看來確實是被葯倒了。」

青羽僅僅是打量了一遍之後,便立即卸掉了超輕重岩之術,頓時少女的體重就壓在了他的雙手上。

隨即。

青羽直接將少女放了下來,隨後放在了街巷旁邊的座椅上,將少女直接放在這裡躺好。

就在這個時候。

青羽的手剛剛抽出來,少女便突然動了,只見後者直接探手而出,一把直接向著青羽的手腕抓過去。

這樣的狀況是青羽沒有想到的,過不他現在戴著面具,根本沒有暴露出身份,哪裡怕這個少女,幾乎是一瞬間就躲開了少女抓過來的手。

下一刻。

青羽突然覺得一股奇異的力量湧現到他的身上,直接將他給控制住了。

「你想對我做什麼?」

少女清脆而伶俐的聲音響起,隨後她抬手揉了揉眼睛,便一躍而起,直接站在了青羽的面前。

「居然還戴著面具!」

少女的聲音中有著濃濃的不滿,她低頭向著腳下看過去,就在她低頭的時候,青羽明顯的感覺到,一股束縛的力量,正在控制著他的身體也去低頭過去。

這股力量非常的奇異。

像是有什麼東西在按壓著他。

強迫他做出動作來。

青羽隱隱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只要他使用蠻力,便可以強行將這種束縛衝破,但是卻有可能傷害到面前這個少女,而且他現在也想看看,這個少女都有什麼樣的打算。

頓時。

青羽的頭被迫的低了下來,在他的視線中,剛好可以看到自己的腳下有一條黑色的影子,這個影子剛好連接在那個少女的身上。

原來是奈良一族的人!

青羽頓時心中一陣瞭然,他剛才並沒有注意到,這個奈良一族的少女身上的藥物劑量並不大,已經處於蘇醒的邊緣,而在被扔出去翻騰了一下之後,居然在被他放在椅子上的時候醒了過來,這是他沒有考慮到的。

有點意思。

青羽看著被影真似之術控制著的自己。

這還是他第一次有這樣的感受。

「現在我就把你的面具摘下來,看看你到底是誰!」這個奈良一族的少女立即抬起右手,在她抬起右手的時候,一股束縛之力沿著影子向著青羽的身上涌動過去,控制著青羽的右手也向著臉上抓了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

青羽清楚的感覺到那股強有力的束縛之力。

這讓他在心中感嘆奈良一族秘術的控制能看,看起來戰鬥力並不足,但是在熟練使用並且查克拉充足的時候,就算是上忍也無法在短時間內輕易的掙脫開這股束縛的力量。

「你搞錯了,我不是抓你的人,我是救你的人。」青羽的視線落在眼前這個奈良一族的少女身上,他並沒有過分的去抵抗這個影真似之術,也沒有完全任由對方去控制,所以在他的手抬起到肩膀處的時候,對方的手就有點抬不起來了,感覺就像是在舉鐵一般,無比的沉重。

「我管你是誰!」這個奈良一族的少女沒好氣的說道,在她說這句話的時候,仍然在使用全力去想要將手臂抬起來,向著自己的臉上抓過去,只是這個過程看起來沒有那麼的容易,她不禁有些不滿的說道:「我一定要把你們的面具摘下來。」

「那你試試吧。」

青羽看著面前這個奈良一族的少女,儘管對方看起來顯得有些蠻橫,不過倒是並沒有讓他覺得討厭,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對方是奈良一族的關係,再加上他還要這裡等待宇智波富岳回來,總不能將這個少女一個人丟在這裡,所以反正都是在等,索性就陪她玩玩吧。

青羽並沒有使用太大的力氣,從他的樣子來看,完全就像是被影真似之術控制住一樣,連動都不能動,跟面前這個奈良一族的少女擺出了相同的動作。

可是……

唯有這個少女心裡最清楚。

現在她的處境很微妙。

「你怎麼這麼重?」

這個奈良一族的少女疑惑的問道,她現在用盡了全身的力氣,都沒有辦法將手向上再抬起哪怕一點點,她的身體都在微微的顫抖,額頭以及兩頰開始冒出細密的汗珠。

青羽面對這個少女的提問,乾脆也不說話了,就這麼站在這裡,安靜的像是一座雕像。

不對!

這個奈良一族的少女瞳孔驟然狠狠一縮,眼眸中閃爍起濃烈的驚駭之色。

她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根本不是面前的人太重了!

而是她太弱了。

一定是那個將她弱化的藥物!

現在還沒讓她恢復能力!

不然……

以她的實力怎麼可能連這樣一個人都束縛不住!

絕對不可能!

「你剛才說你不是抓我的人,而是救我的人,那你救我為什麼還要戴著面具,而且就算是你救了我,你也總得告訴我你的名字,讓我在心裡對你感謝吧!」這個少女眼珠一轉,開始用言語來套青羽的話,並且她還希望可以用這樣的方式,讓青羽可以放鬆一些,以便於她更好的控制影真似之術。

然而……

隨著少女的話音落下。

彷彿石沉大海一般。

根本沒有任何的迴音。

面前這個被她用影真似之術所產生的影子給困住的人,宛若一尊被石化了定格住的雕像,根本一點反應都沒有,就這樣站在原地。

如果不是剛才這個人說過話。

少女怕是會以為這真的是一尊雕像。

「啊喂……」

「不是吧!」

「你這個人這麼悶嗎?」

「太沒意思了吧!」

這個奈良一族的少女不斷的向著青羽發起了語言攻勢,只是她的身體還在使用影真似之術,這個術名義上是在束縛著對方,但是實際上在施術的過程中,連自己也給控制住了,根本連動都動不了,直接跟著青羽僵持在一起,說話的時候只能使用眨眼瞪眼這樣的表情來表達自己的情緒。

當然。

這樣的一幕落入到青羽的視線中。

讓青羽的心裡產生些許感慨。

哪怕僅僅只是瞪眼睛……

這個奈良一族的少女所呈現出來的演技也要遠遠超過以前他在現實世界看到電視劇裡面的某些流量大咖了。

「好吧……」

「我相信你了……」

「我確定是你救了我……」

「你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這個奈良一族少女的語氣突然垮了下來,像是認命了一樣,說話之間更是嘟起嘴來,頗有一番賣萌的意思。

「……」

青羽看到這裡的時候,直接把眼睛閉上了,根本就懶得理會這個少女了。

開什麼玩笑!

你要是真的把我當成是救你的人!

你還用這樣堅持著使用影真似之術嗎?

連這都不肯收起來。

居然還敢說相信我……

青羽的心裡或多說少也有一些無奈,他完全就是連睡覺都沒睡好,就被捲入到了這件事情裡面。

本來說幫助宇智波富岳把那個白髮兇手給抓到了。

這樣也挺好的……

可是……

誰知道居然還被這個少女給誤以為是抓走她的壞人。

現在他是一句話都不想說了。

等警備部的富岳叔叔來了以後再解釋吧。

現在他可不想浪費什麼口舌。

這個奈良一族的少女雙眼眨著眼睛盯著青羽,那垮掉的臉色立即恢復了正常,剛才她連續使用了好幾次小聰明的伎倆,想要誘導面前這個人上鉤,可是完全沒有任何的辦法。

一時之間。

一股強烈的挫敗感從心頭浮現而起。

她對自己的智商一直都還挺自信的,只是她並沒有將智商用在學習忍術和制定作戰計劃上,全是一些耍小聰明的伎倆,可就在這一刻,她發現她的小聰明在這個悶疙瘩面前完全沒有任何的作用。

哼!

這個奈良一族的少女在心中冷哼了一聲,隨後準備將手收回來,這麼抬著有點累了。

「嗯?!」

她的瞳孔微微一縮,就在剛才她發現了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完全可以說是超乎了她的預料。

她……

不能動了!

向上抬手抬不動了!

向下放手也放不下來!

現在給他的感覺就像是以前小時候學習影真似之術的那段時光,將影子束縛到父親的身上,根本連動都不動不了。

現在就是這種感覺。

「你……你好重啊……」

這個奈良一族的少女額頭上的汗水變得更多了,她想要抬腿邁步出去,可是她發現她連腿也跳不起來了。

「不對勁啊!」

她臉上的表情開始慌了起來,她忽然意識到一件更急恐怖的事情,無論她想要做出什麼樣的動作,是抬手還是抬腳,或者是轉動脖子之類的,只要還連接著影子,她就一樣都做不出來,這種感覺就像是在用影真似之術控制著一尊不會動的雕像。

「這是誰的影子?」

「你會影真似之術?」

「你該不會是奈良一族的人吧?」

「你趁著我不注意對我使用了影真似之術?」

「不對啊……」

「我沒有這種感覺啊?」

「可是為什麼你那麼重啊?」

「……」

這個奈良一族的少女開始自顧自的自言自語起來,自從她小時候學習家族秘術以來,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

現在這樣的景象若是映入到不知道的人眼中。

怕是會以為這是對面那個戴著面具的忍者所施展的影真似之術。

沒有控制到對方不說。

直接把自己控制得死死的……

這種情況直接就給她整得傻眼了,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說這些話了,完全處於一種近乎懵逼的姿態下。

她心裡非常清楚。

除非她主動解開影真似之術。

否則她可能根本動不了。

「喂!」

「你能不能說句話啊!」

「你這樣很悶啊!」

「如果你不說話的話……」

「我們兩個就只能一起被這麼束縛著了!」

這個奈良一族的少女頗為無奈的說道,她現在控制不了對面的這個人,但是她也不敢解開影真似之術,畢竟她沒有辦法確定這個人是好人還是壞人,一旦解開了影真似之術之後出現了什麼問題,她可以說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隨著她的話音落下以後……

依舊是一片寂靜。

面前這個戴著面具的人根本不理她。

「可惡啊!」

少女氣得想要跺一跺腳,但是她發現根本連抬腿都做不到,這樣簡單的宣洩情緒的辦法,都沒有辦法成功,最後只好長舒一口氣,面部表情完全垮了下來。

這次不是演的了。

而是真的了。

她是徹徹底底的無奈了。

……

另外一邊。

宇智波富岳等著血色的三勾玉寫輪眼向著面前不遠處的白髮兇手追過去,整個人都處於一種非常憤怒的姿態。

現在這個時候。

他已經把對宇智波界的那種感情全都傾注到了這邊。

戰亂時期。

可是殺死敵人,也可以被敵人殺死,這都是非常正常的現象,也是非常正常的傷痛。

但是……

若是被自己人殺死!

那簡直就是屈辱中的屈辱!

宇智波富岳寧可切腹自盡都不願意死在自己人的手上!

當然。

如果對他出手的人,是對他來說非常重要的人……

或許就是另外一種結果了吧!

宇智波富岳瞪著三勾玉寫輪眼,他並沒有使用出他的萬花筒寫輪眼,不僅是因為這個白髮兇手根本不配他使用出萬花筒寫輪眼,甚至於三勾玉寫輪眼都是殺雞所使用出來的屠龍刀,再加上他經過上次追捕那個霧隱村忍者未遂之後所積累得到的經驗,那就是追人的時候不要輕易使用萬花筒寫輪眼,對於追人沒有任何的幫助,甚至可能會產生負面的效果,導致最後追擊失敗。

嗖!

宇智波富岳的身影快速的在木葉村之中穿梭著,如果是樹林的話,他或許還會遇到些許的困難,但是他可是木葉警備部的超級新人,在未來的某一天將要繼承警備部隊長的人,平時日常里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在木葉村裡面巡邏,對於木葉村的地形非常的熟悉,根本沒有人能夠在木葉村的住宅區裡面在他的手上跑掉。

白髮兇手跑在前面,他已經將速度發揮到極致了,可是他發現後面追著他的這個忍者的速度更快,兩人之間的距離非但沒有拉開,反而越來越近,幾乎就快要被追上了。

跑不掉了!

白髮兇手的心態已經開始亂了。

人往往就是這樣。

很多時候就是一口氣在吊著。

若是宇智波富岳跟他的速度一樣,他還能憑藉著強烈的逃生意願拼盡全力跑出去。

但是現在這種情況的話。

他的內心之中開始產生了各種絕望的心思。

就在這個時候。

緊緊追在身後的宇智波富岳突然眼睛一亮,他發現了白髮兇手在心情波動的剎那之間,動作發生了一絲絲的變形,速度驟然慢了許多,頓時探手進入到忍具袋裡面,一把抓住了好幾個手裡劍。

緊接著。

宇智波富岳將手中的手裡劍向著其那面那個白髮兇手扔過去。

瞬間一個個手裡劍劃破夜空。

向著白髮兇手的身上爆射過去。

速度極快。

遠遠超過白髮兇手狂奔的速度。

咻咻咻咻咻……

這些手裡劍驚起一道道破空之聲,快速的飛到了白髮兇手的面前,不過就像是射歪了一樣,根本沒有碰觸到他的身上。

「就這?」

白髮兇手頓時愣了一下,他沒想到後面追擊著他的這個警備部的忍者這麼的遜,連最基礎的忍具投擲都這麼的拉胯。

叮!叮!叮!叮!叮!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一道道金屬碰撞的聲響在白髮兇手的身前驚起。

這些手裡劍在旋轉的過程中,互相碰撞到了一起,隨後開始亂飛了出去。

「嗯?」

白髮兇手看到了這樣的一幕之後,頓時完全愣住了,瞬間就傻眼了,沒見過這樣的操作。

這是新手吧?

不僅將手裡劍亂扔一頓。

居然還誰彼此碰撞在一起。

這樣的人也能做警備部的忍者?

別扔了手裡劍之後把自己給傷到了!

噗嗤!

噗嗤!

噗嗤!

……

然而就在白髮兇手嘲笑宇智波富岳不會使用手裡劍的時候,他的身體驟然一顫,整個下盤都感覺到一股鑽心般的疼痛。

頓時。

他的腳下一個踉蹌。

瞬間重心不穩。

無法維持奔跑的姿態。

整個人直接跌倒在地面上,重重的摔倒了下來,以臉為著力點直接拍在了地面上。

「怎麼回事?」

白髮兇手直到倒下的那一刻,都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膝蓋和腳踝會突然間像是被刺中了一樣,有著鑽心一般的疼痛,讓他連氣力都施展不出來了,直接跌倒在原地了。

嗖!

就在這一刻。

宇智波富岳身影一閃,直接出現在白髮兇手的身後,猛地一腳重重的踩在白髮兇手的後背上。

砰!

伴隨著一道撞擊的聲響。

白髮兇手整個人重重的拍在地面上,整個人都直接貼在了地板上,身上被手裡劍刺中的位置,更是因為與地面的緊緊擠壓而刺入得更深了。

「哇啊啊啊啊……」

白髮兇手頓時感覺到了一股更強烈的疼痛感,雙眼瞪得大大的,眼眸之中充斥著鮮紅的血絲,完全被身上的疼痛給刺激到了。

「現在知道疼了?」

宇智波富岳的雙眼死死盯著這個已經被他按倒在地上的白髮兇手,嘴角翹起一抹不屑的弧度。

「你在對那四個人進行折磨的時候,怎麼就不覺得疼呢!」

「不過也是啊……」

「那時候的疼痛並不在你的身上,而是在他們的身上,你當然不會感覺到疼了!」

「可惜了。」

「你沒有機會再去做那些事情了!」

宇智波富岳低頭一把抓在這個白髮兇手的後頸處,指尖涌動出一股股強力的查克拉,直接封堵住白髮兇手的查克拉脈絡,令後者無法再做出什麼動作。

緊接著。

宇智波富岳向著這個白髮兇手的忍具袋摸過去,直接將裡面的東西全都拿了出來。

裡面有一個藥瓶。

還有若干的忍具。

其中還有一個乾癟的易拉罐。

除此之外。

沒有其他的東西了。

不過。

這些東西裡面最吸引宇智波富岳的,就是那個藥瓶了,他幾乎可以確定,正是那個藥瓶裡面的東西,迷倒了這些受害者,包括那個少女。

「現在你還有什麼可說的?」

宇智波富岳將這些東西重新塞進那個人的忍具袋裡面,然後直接將忍具袋給拽了下來,拿在手上,隨後扣押著將白髮惡魔給拉了起來,向著警備部的方向走過去。

白髮兇手在聽到宇智波富岳的話之後,整個人都沉默了下來,根本一句話都不說,任由宇智波富岳將他拓轉過去。

頓時。

宇智波富岳的視線落在了白髮兇手的臉上。

入眼可見的便是那一縷白色的頭髮。

「是你!」

宇智波富岳的瞳孔微微一縮,他認識面前這個人,前不久他還見到過這個人,木葉村的下忍,城戶丈!

「怎麼會是你?」

「你的頭髮怎麼都變成白色的了?」

「發生什麼事情了?」

宇智波富岳向著城戶丈連連問過去,在他看來這個人跟他印象之中已經變得不一樣了,沒有了往日的那種感覺,現在看起來更加的陰鬱了。

「……」

城戶丈一言不發,就像是什麼都不知道一樣,甚至連看都不看宇智波富岳一眼,完全就是一副認命了的姿態。

「行吧,你不說就算了,一會我自然有辦法找到你的問題!」

宇智波富岳看到了城戶丈的樣子,索性冷笑一聲,也不再理會這個人,直接帶著他向著來時的路返回過去。

……

十幾分鐘之後。

宇智波富岳從被背後銬著城戶丈,走到了剛才發現城戶丈的地方。

霎時間。

眼前的場面讓他愣住了。

「你們在幹嘛?」

宇智波富岳的嘴角狠狠一抽,在他的視線之中,那穿著一身暗部忍者服飾戴著面具的青羽,正在跟著剛才那個被扔出去的少女相對而站著,兩個人的動作完全一樣,就是將手抬起來聚在半空中,處處透露著詭異之處。

「你是……警備部的人?」

那個奈良一族的少女在看到宇智波富岳之後,眼睛驟然一亮,在這夜空之中看起來閃閃綻放著光芒,呈現出一種神采奕奕的感覺。

「是的。」

宇智波富岳看到面前的少女,再結合後者的問題,本能的點了點頭,隨後又向著旁邊的青羽看過去,腦袋上面的小問號並沒有在這一刻就消退下去了。

「你們……在幹嘛?」

宇智波富岳再次問道,他剛才並沒有得到他想要知道的答案,不禁再次問了出來。

只是……

宇智波富岳在問出這些話的時候。

並沒有注意到旁邊正在盯著奈良一族少女的那個城戶丈。

「太好了!」

「你真是警備部的忍者!」

「這個人在半夜裡對我進行偷襲!」

「把我弄暈了放在這邊企圖對我施行不軌!」

「現在我把他給束縛住了。」

「你快把他抓走!」

這個奈良一族的少女在心中已經認定了對她動手的這個人就是青羽,其實這也不能完全怪她,從她的意識恢復的那一刻,她就只是看到了青羽,並沒有看到其他任何一個人,這對她來說,本能的就認為抓走她的人就是青羽。

雖然青羽剛才辯解過他並不是抓走她的人,而是救了她的人,但是她在沒有確切把握之前,根本不敢嘗試這樣的事情,畢竟稍微一個不小心,可能就會重新落入到對方的圈套裡面。

她可是很清楚。

那個把她迷倒的人。

手上有葯!

她寧願在這裡跟青羽僵持著消耗下去,等待著其他人到來幫忙,也不願意輕易的涉險。

這是她經過周密的分析之後,得到的最保守也是最保險的方法。

「咳……咳咳……」

宇智波富岳抬眼向著青羽看過去,臉上流露出一抹看戲一般的表情,看起來就像是在吃瓜一般,說道:「你沒跟她解釋嗎?」

「你看這架勢解釋有用嗎?」青羽無奈的說道,他又不是沒說過,不過他知道說是沒有用的之後,乾脆也就不說了,反正宇智波富岳會回來,這對他來說,也是一種最簡單穩妥的解決辦法。

「你們認識?」

這個奈良一族的少女微微眯起眼睛,向著宇智波富岳的身上看過去,隨後又皺著眉頭,轉而向著青羽看過去,心中瞬間就有了眉目。

「是你們救了我,對吧,我誤會你了!」

這個少女並不是傻子,她不僅不傻,而且還有些小聰明,她的心裡知道如果面前這個人不是抓走她的人,那就是救了她的人,所以在看到宇智波富岳說這些話之後,心裡立即有了答案。

不過……

她依舊沒有在這個時候切斷影真似之術,她要等到宇智波富岳給他一個直接的答覆,否則依舊可能會是冒險的行為。

她已經被抓走一回了。

那麼就不能再大意第二次了。

否則實在是說不過去了!

「哈哈哈哈哈,你放開他吧,他不是抓你的人,而是協助我救你的人,如果沒有他在,我們不可能這麼快抓住城……這個白髮殺人魔的!」宇智波富岳對著少女點了點頭說道,他又看了看青羽的樣子,心裡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想笑的感覺,隨後又向著少女問道:「你沒看到他穿著暗部的衣服嗎?」

「我看到了啊!」

這個奈良一族的少女在聽到宇智波富岳的話之後點了點頭,緊接著意味深長的說道:「誰說暗部就沒有壞人了,當時這個情況,我可是誰都不能相信的!」

「不過……」

少女的話風突然一轉,朝著宇智波富岳咧嘴笑了笑,說道:「警備部的人我還是相信的!」

說罷。

少女立即收起了這個對她來說已經是負擔的影真似之術。

頓時。

查克拉緩緩的退散開來。

地面上的影子驟然從青羽的身上一點點退回來,收回到少女的身上。

「可累死我了……」

少女在解開了影真似之術后,頓時活動了一下身體的關節,剛才她可是一直跟著青羽做出同樣的動作,整個人都像是被束縛住了一樣,別提多不舒服了。

「你們跟我一起來一趟警備部吧!」

宇智波富岳的視線先是聚焦在少女的身上,隨後轉而向著青羽看了過去,對著青羽笑了笑說道:「今晚你註定是個不眠夜了。」

「無妨。」

青羽擺擺手,他覺得這樣也挺好的,直接就將這裡的事情給處理完了,根本不需要再將事情拉扯得太遠了,明天就不需要再為這個案子而操心了。

「好的!」

這個奈良一族的少女迅速的點點頭,她也還有一些問題想要詢問一下,就算是宇智波富岳不帶她,她也是要跟著去警備部問問的。

「你們跟我走吧!」

宇智波富岳抓著城戶丈,走在前面,奈良一族的這個少女跟青羽走在後面,四個人一起向著警備部的方向走過去。

這個奈良一族的少女走在最後面,她的視線飄在宇智波富岳的身上,又看了看那個披著斗篷的城戶丈,微微皺起了眉頭。

「這個人不會就是抓走我的人吧?」少女忍不住開口問道。

「沒錯。」宇智波富岳回答道。

「我怎麼不認識他啊?」少女微微眯起眼睛,從後面打量著城戶丈的臉,她確定自己沒有見過這個人。

「你們沒見過嗎?」宇智波富岳愣了一下,說道:「他好像就比你早一兩年畢業吧!」

「我確定沒見過!」少女點了點頭,不過她明顯沒有在這個話題繼續糾纏的意思,畢竟她覺得這個問題只是她認識的人少,隨後轉而向著青羽看了過去,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

青羽頓時一陣無語,他不知道話題怎麼就突然跑到了他的身上,不過他並沒有跟這個少女糾纏的意思,他只是想趕緊到警備部去把這件事情給結束掉。

少女用一種期待的目光盯著青羽。

她等了一會。

見對方沒有任何的反應。

根本沒有搭理她的意思。

頓時微微撅起嘴。

使勁白了青羽一眼。

「無聊!」

「小氣鬼!」

「悶疙瘩!」

這個奈良一族的少女連續說了幾個形容青羽的辭彙,那氣鼓鼓的語氣,把走在前面的宇智波富岳都給逗樂了。

沒過多久。

他們一行四人就來到了警備部的門口。

這一次更先前青羽來的時候不一樣,守在門口的警備部忍者們看到宇智波富岳抓著人之後,立即迎了上來。

「通知耀大人,告訴他最近這起兇殺案的兇手找到了,現在我要連夜對他進行審問。」宇智波富岳沉聲說道。

「是!」守在門口的這個警備部忍者在聽到這些話之後,頓時快步的向著外面走出去,身影一閃消失不見了。

「你繼續守在這裡!」

宇智波富岳對著另外一個警備部忍者說道。

說完之後。

便押送著城戶助向著警備部裡面走了進去。

青羽和奈良一族的少女跟在身後。

他們走向了一條昏暗的走廊。

隨後來到了一間屋子前。

宇智波富岳直接推開了屋子,他並沒有隨手關門,而是將進入的路,留給了跟在他身後的兩個人。

一時之間。

青羽和那個奈良一族的少女一起跟著走了進去。

宇智波富岳將城戶助身上的斗篷摘了下去,然後將他按在一個鎖住雙手雙腳的椅子上。

在這個椅子上。

就算是忍者都不能輕易的移動。

並且無法用手結印。

起到了很大的束縛作用。

「你們兩個隨便坐吧,按理說這裡的審訊不該有人參觀的,不過跟你們都有點關係,也就無所謂了。」宇智波富岳對著兩人點了點頭,他知道這不合規矩,但是他現在心中又好又不好,也就不在乎這些規矩了。

這裡實際上是有兩點的。

他覺得心情好是因為他抓到了這個殺人兇手!

但是他覺得心情很糟糕則是因為這個殺人兇手是他認識的城戶助,並且這個人居然殺死的是村子裡面的人,這讓他的心中無法接受並且非常的憤恨。

「好噠好噠!」

這個奈良一族的少女在聽到宇智波富岳的話之後,頓時極為滿意的直接坐在了椅子上,她對於這樣的場面,還是有著些許的好奇心,畢竟從來沒有經歷過,而且她也還有很多的問題,等待著最後的發覺。

青羽倒是沒有說什麼。

直接就坐了下來。

雙眼盯著面前不遠處坐在椅子上的城戶丈,他可以非常確定,這個人就是他在那四個人的記憶裡面見過的白髮兇手,絕對沒有認錯的可能性。

宇智波富岳坐在了奈良一族少女的旁邊,剛好讓這個少女夾在宇智波富岳和青羽之間了。

「我先問你吧!」

宇智波富岳抬眼向著這個少女看過去,他的眼睛早已經在抓到城戶丈之後就從血色的寫輪眼變回到了漆黑的眼眸。

「你是奈良一族的奈良紗希,我沒有記錯吧。」宇智波富岳僅僅是看了一眼,就知道這個人是誰,這是他在宇智波界死了以後,就在認真做的事情,他打算將木葉村之中的每個人都記住,這樣在遇到任何意外突發的事情之後,都可以遊刃有餘的解決。

「你居然認識我!」

奈良紗希在聽到宇智波富岳的話之後,頓時瞪大了她的雙眼,眼眸中流露出震撼之色,對於這個警備部的忍者已然有些刮目相看了。

「這是我們正常的操作,不需要這麼驚訝,說說你的事情吧,究竟是怎麼回事,大半夜的跑出來還被抓住了。」宇智波富岳沒有跟奈良紗希去過多的糾纏那個沒有什麼太大意義的話題,對於能夠將村子裡面每個人都記住的這件事情,他覺得沒有什麼值得驕傲的。

「事情是這個樣子的……」

奈良紗希不禁微微嘟起嘴,眼眸中泛起回憶之色,似乎是在想之前是怎麼回事,具體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

就在這個時候。

青羽面具後面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奈良紗希。

這個名字他好像在什麼地方聽到過。

但是印象已經不是很深了。

而且他可以確定,他沒有見過這個少女,可能是某個人記憶中的吧……

對於青羽來說。

讀取的記憶多了就能夠掌握到更多的情報。

但是。

這也會令他在遇到一些記憶點的時候。

分辨不清楚是自己的記憶。

還是讀取到的記憶。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

這也是一件比較麻煩的事情……

青羽並沒有開口詢問什麼的,並且也沒有做出什麼特別的動作,只是默默的聆聽著旁邊這個名叫奈良紗希的少女講述著剛才所發生的事情。

對於在這個少女的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他的心裡多少還是有點好奇的,就像是宇智波富岳問的一樣,為什麼這麼晚了還在外面。

奈良紗希雙手抬起用手肘撐在桌子上,雙手攤開托著自己的下巴,雙眼盯著面前那個被捆綁住的城戶助。

「其實……」

「我不是沒有睡覺,而是起來得太早了。」

「我約了玲在她的家門口見面……」

「哎哎呀!」

奈良紗希說到這裡的時候,猛地拍了一下大腿,她忽然意識到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

「我還沒去見玲呢!」

「我把玲給鴿了!」

「我的天吶!」

「我怎麼全都給忘了呢!」

奈良紗希瞪大了雙眼,臉色變得非常古怪起來,眉宇間充斥著懊惱,她不用想都知道,玲肯定要生她的氣了。

「你說的玲是秋道玲嗎?」

宇智波富岳立即問道,他不僅將木葉村的人都記住了,還將一些忍者之間的關係都搞清楚了,他知道奈良紗希和秋道玲是同期的忍者,並且關係非常好,與之一起的還有個是山中鹿三,只是那個人成為了團藏的手下,已經不跟她們一起執行任務了。

至於說他怎麼知道山中鹿三成為了團藏的人……

這已經根本不是秘密了!

山中鹿三通過完成了團藏交給他的特殊任務一躍成為了團藏的得力手下,這件事情根本不需要調查,鹿三那個大嘴巴都快將身邊的人都告訴一遍了。

不過……

現在倒是一段非常時期。

畢竟團藏已經受傷了,沒有時間去管理根部,根部已經交託給大蛇丸在管理了。

正是因為宇智波富岳在關注大蛇丸,所以他才更清楚這些事情。

「沒錯,就是她,我約好了去她的家裡面,早一點去,然後一起商量一下,找誰一起報名中忍考試,畢竟還有一周的時間報名就截止了,必須要以三人小隊的方式,我們始終差一個人找不到。」奈良紗希滿臉無奈的說道,她最近為了中忍考試的事情,已經跟玲非常的發愁了,誰知道現在還沒到玲的家裡,就又出現了這樣的事情。

「這麼說這不是你的日常活動,而是你今天突然這麼做的?」宇智波富岳眉頭微微一皺,立即找到了問題的重點。

「對啊!我只有今天偷偷跑出來了,可是我連玲的面都沒見到,就沒有了意識,醒過來就看到這個面具人在我的身上摸摸索索的,我當然要警惕啦!」奈良紗希說到最後的時候,還不忘向著旁邊的青羽身上看過去。

「???」

青羽的腦袋裡面頓時冒出一大堆的問號,這都什麼跟什麼啊,他不過是將這個人接住之後放在了椅子上,怎麼形容得像是自己有什麼企圖似的。

「原來是這樣啊!」

宇智波富岳的視線越過奈良紗希落在青羽的身上,眼眸之中儘是意味深長的眸光,那眼神看起來彷彿就是在說……

原來是你這樣的青羽!

居然趁人不備對其動手動腳!

這可不是什麼正人君子做的事情噢!

青羽看到宇智波富岳看過來的眼神之後,頓時忍不住嘴角微微一抽,整個人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這丫的現在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吧!

不過……

他還是本著沉默是金的原則。

什麼都沒有說。

只要他不說。

那麼就沒有他的事情。

「你繼續說……」宇智波富岳重新將注意力放在奈良紗希的身上,不過突然間,他腦海中思路一動,轉而問道:「中忍考試的組隊那麼困難嗎?」

「哎呦,何止是困難啊,簡直不要太難了,這事情簡直就是離譜,非得三個人組成小隊才行,一個人不行,兩個人也不行,麻煩死了!」奈良紗希聽到宇智波富岳的問題之後,剛好戳到了她這段時間的痛點上,頓時滿臉的無奈,整個人一下子就不好了。

「不就是找個人嗎?」宇智波富岳很隨意的說道。

「哪有你想的那麼簡單!」

奈良紗希頓時進入到了她所熟悉的話題上,畢竟這段時間她一直在研究這個事情,頓時伸出右手,攤開成五指,然後左手擺動著右手的食指。

「首先呢,我們是兩個人,所以我們只能找一個人,那個人還得是下忍具備參加中忍考試的資格,這一點就把我們卡的死死的!」

「這種情況一般來說就只有兩種!」

「第一種就是那種小隊裡面非常優秀的人,想要參加中忍考試,但是隊友不想參加,然後我們可以組隊,可是這一類非常的少,往往隊友都會配合參加,或者說等待隊友一起參加而去執行任務了。」

「第二種就是那種小隊裡面另外兩個人都已經通過了中忍考試,剩下一個沒有通過的,可是這樣剩下的人,往往都已經跟同期熟悉的人組成了隊伍,根本沒有幾個人了。」

「現在我們面臨的問題就是找不到一個能夠與我們進行搭配參加到中忍考試的人,剩下的幾個人在聽到是我們兩個女忍者之後,根本連參加都懶得參加了!」

奈良紗希說完之後,又用左手擺動著中指。

「其次呢……」

「算了!」

「不說這些了!」

「反正就是我們可能最後連一個能夠一起參加眾人考試的同伴都沒有了!」

奈良紗希忽然一陣煩躁,她直接甩了甩自己的手,越是分析就越是有一種沒人要的感覺,這種感覺她跟玲互相安慰就算了,現在說出來的話,簡直就是遭人笑話。

「哈哈哈哈哈……」

宇智波富岳在看到奈良紗希那略顯可愛的模樣之後,非常應景的笑出了聲,突然覺得這個奈良一族的女生也是挺可愛的。

「你嘲笑我!」奈良紗希嘟著嘴瞪了宇智波富岳一眼。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宇智波富岳連連擺手,隨後趕緊轉移話題,說道:「說正事,說正事,你從家裡出來,準備去找玲,還沒有到玲的家門口,就被迷昏過去了,對嗎?」

「是的。」奈良紗希點點頭,她依舊嘟著小嘴,不過已經不再跟宇智波富岳去計較這些事情了。

「我明白了。」

宇智波富岳點點頭,隨後重新將視線轉移到了城戶丈的身上,眼神凝重而疑惑,對於這個人能做出這樣的事情,有著深深地不解。

「城戶丈。」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

「你是個醫療忍者。」

「而且你以前也不是這個樣子的!」

「在你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宇智波富岳不解的問道,他印象中的城戶丈,還是那個黑髮少年,性格內斂,不苟言笑,在忍者學校沒畢業之前,就開始去研究醫療忍術,最後成為了一名醫療忍者。

他在從青羽那裡所得到的情報上,就已經知道對方的實力介於下忍與中忍之間,並且很有可能是醫療忍者或者在木葉醫院工作。

這確實是全都對上了。

只是他根本就沒有想到,那個人居然會是城戶丈。

城戶丈依舊保持著當前的坐姿,整個人一言不發,那沉默的樣子就像是根本沒有聽到宇智波富岳的話一樣。

「你說話啊!」

宇智波富岳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直接把旁邊的奈良紗希嚇了一跳,不過倒是沒有對城戶丈造成任何的影響。

對方依舊還是無比的沉默。

「好啊!」

「不說是吧!」

「你以為我撬不開你的嘴嗎?」

宇智波富岳氣憤的猛然間站起身來,他剛剛打算向著城戶丈走過去,頓時視線落在了坐在一旁的青羽身上。

「我怎麼把這事忘了。」

宇智波富岳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隨後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看起來略顯邪魅的笑容。

「我這裡可以有現成的拷問專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5章 奈良紗希(求訂閱求月票)

43.07%
目錄
共8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