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七月份累計1300月票】補更)

第346章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七月份累計1300月票】補更)

本章為【七月份累計1300月票】補更~

——

宇智波富岳的視線在落到青羽身上的那一刻,他第一印象所想到的就是青羽可以去讀取城戶丈的記憶。

這個念頭僅僅一閃而過。

隨後他便更加深切的意識到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青羽不僅僅是一個會施展讀心秘術的山中一族的忍者,更是拷問部獨當一面的存在。

「班門弄斧了!」

宇智波富岳頓時忍不住感嘆道,他覺得他剛才就應該將審訊拷問的事情交給青羽,根本不該自己在這裡吼半天。

警備部一直都是這樣。

將犯人抓到之後。

簡單的詢問一下。

做好了筆錄后。

便將事情的原委上報給木葉村的監獄,然後交給拷問部的忍者去通過拷問的形式找到犯罪的細節,並且書寫認罪書。

現在之所以沒有將城戶丈交給到拷問部,而是放在警備部自己去詢問。

原因主要有兩點。

第一點是現在拷問部都已經下班了,就算是移交過去也要在第二天了。

第二點則是他想要親自審問一下城戶丈,就是什麼讓他變成了現在這幅樣子,究竟為什麼要殺死那些人。

「青……」

宇智波富岳剛好喊出青羽的名字,便想到了青羽的交代,以及這裡還有兩個人,頓時將話給收住了。

「現在考驗你的時候到了,我把他交給你了,希望你能夠在半個小時之內,讓他將事情的經過統統說出來。」

宇智波富岳頓時覺得要將資源利用得徹底一點,現在青羽就在身邊,這可是活脫脫的拷問部的忍者,怎麼能夠不好好的利用一下呢。

「這點事情你都不能獨立完成了嗎?」

青羽看了一眼宇智波富岳,現在他都困了,腦殼都有點疼了,居然還要在這裡審問一遍?

「幫幫我。」宇智波富岳對著青羽笑了笑,他現在已經將青羽當做是朋友了,所以也根本不在意這點面子的問題,只要在這個人在進入到拷問部之前,將該吐出的東西吐出來了,他也算是沒有白白的為這個案子操勞一遍。

「好吧。」

青羽點了點頭,直接站起身來。

與此同時。

宇智波富岳安心的坐了下來,擺出一副看戲的姿態,他還沒有看過青羽去審訊犯人呢。

這樣的一幕。

落入到奈良紗希的眼中。

令她的那雙美眸中寫滿了不解。

什麼意思啊?

這兩個人打啞謎呢!

說話不能說得更明白一點嗎?

你們這樣讓人連看戲都看不太懂啊!

不過。

奈良紗希已經開始進行思考了,她的眼神上下打量過青羽所穿的衣服,至少可以確定是暗部的人,只是不知道是暗部具體哪一個部門的。

在幾個人的注視下。

青羽起身後一步步向著城戶丈的身前走了過去。

「我知道你是誰。」

青羽低頭看著城戶丈,語氣非常的平靜,像是在跟普通人聊天一樣,並沒有像宇智波富岳那樣直接對他進行提問。

城戶丈像是沒有聽到青羽的話一般,直接一言不發,就這麼默默的坐在原地。

「他們對你造成的傷害很大吧!」

青羽漠然的說道,在他說話的時候,他抬起右手,向著城戶丈的腦袋上摸過去。

「你知不知道真正出賣了你身份的特點,就是你這一頭白色的頭髮。」

青羽的右手抓在城戶丈的腦袋上,隨後拽著城戶丈的白頭髮,將城戶丈的頭抬了起來,向著後者的臉上看過去。

這是一張乾癟的臉。

沒有什麼血色。

看起來就像是要死了一樣。

那凹陷進去的眼眶中的眼睛顯得是那麼的渾濁且無神。

「叮咚!讀取記憶成功!獲得:涅槃精舍之術!」

伴隨著一道清脆的電子提示音,青羽的腦海中浮現出一種幻術,施展之後可以令周圍非常大的範圍內下降出幻影般的羽毛,讓處於這個範圍之中的敵人,陷入到昏睡的狀態。

可以說是大面積AOE催眠類的幻術。

適應性倒是很高!

這讓青羽非常的滿意。

他剛才做出這些動作,就是為了讀取面前這個名叫城戶丈的犯人的記憶,只是因為旁邊還有兩個人看著,所以藉助一些言語和動作,將他們的注意力吸引過去,以此來協助他完成記憶讀取的工作。

「你以為不說話就可以將事情拖過去了嗎?」

青羽說話之間,直接做出了一件讓宇智波富岳和奈良紗希看傻眼的事情。

只見。

青羽直接一屁股的坐在了地上。

剛好就坐在城戶助的面前。

雙眼圓瞪盯著城戶助。

彷彿要將城戶助的內心都看穿一般。

「???」

奈良紗希和宇智波富岳的腦袋裡面全都浮現出一個個問號,他們看到青羽的表現之後,均是有點傻眼。

不解!

非常的不解!

根本不知道青羽這是在做什麼!

而且……

他們也不敢問啊!

不僅僅是他們兩個人在驚訝,就是坐在那個椅子上保持著沉默的城戶助都有些傻眼了,他的視線是可以看到青羽的,尤其是當他看到青羽的動作之後,整個人是非常不解的。

不過……

他對此根本不感興趣。

愛怎樣就怎樣。

反正他不想說話。

青羽坐在地上之後,同樣一言不發,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起來就是在盯著城戶助,實際上眼前所播放出來的畫面,正是城戶助的記憶。

一幕接著一幕的畫面。

就這樣在青羽的腦海中劃過。

四天之前。

城戶助第一次準備作案的時候,他的雙手還是顫抖著的,但是可以看得出來,內心中極其的堅決,直接拿著戒尺一下接著一下的拍死了被困在樹榦上的石田大和。

「你就是一潑臭狗屎!」

「你就是一潑臭狗屎!」

「……」

城戶助宛若復讀機一般,盡情的宣洩著他心中的不滿,直到將人拍死之後,他轉頭向著忍者學校的方向看過去。

「高石燕子。」

「這是我送給你的禮物。」

「還你當年的債。」

「你可能都不記得的我了吧!」

「沒有關係。」

「我根本不在意你怎麼想的!」

「只要我開心了就好了!」

「在我生命的最後這段時間,有仇報仇,有怨報怨,反正我都要死了,你們也別想好過!」

城戶助說完這些話之後,立即拿著那染血的戒尺,轉身向著樹林之中走了進去,離開了這個案發現場。

生病了嗎?

青羽從城戶助的那段形容之中,發現了兩個非常重要的情報。

第一個是城戶助似乎命不久矣快要死了,所以從打死石田大和開始,踏上了復仇之路。

第二個則是城戶助殺死石田大和的復仇對象並不是石田大和,而是石田大和的母親,任職於忍者學校的女老師高石燕子。

尤其是最後一點。

這是在青羽的意料之外,但是卻又可以理解。

得了什麼病?

青羽帶著這個問題,立即向著城戶助前面的記憶看過去,僅僅是了不到一天的時間,便發現了城戶助在木葉醫院的治療記錄。

木葉村醫院三層診室中。

一位醫療忍者在給城戶助看過之後,直接嘆了口氣,對著城戶助搖了搖頭。

「你這是一種血繼病。」

「如果我沒有說錯的話。」

「你的父親或者母親是在21歲那年就死了吧。」

「並且跟你一樣滿頭白髮。」

這個醫療忍者盯著城戶助說道,他的眼神中閃爍著無奈的眸光,這種病是源自於基因上的,他根本沒有辦法治療,如果非要讓他下一個定義的話,那麼可以說這就是命吧!

「我的母親是21歲死的,但是我不知道是不是白髮,我對她已經沒有什麼印象了。」城戶助沉聲說道。

「那應該就是沒什麼問題了,這種血繼病平時跟正常人一樣,發病之後頭髮會直接變成白色,並且在七天之內吸走你身體內的全部生命力,你只有最後七天的時間了,還有什麼未了的心愿,就趕快去實現吧!」這個醫療忍者對著城戶助搖了搖頭,這種血繼病他沒有見過幾次,他很想幫城戶助,但是他也無能為力。

「我明白了。」

城戶助在聽到醫療忍者最後的一句話之後,心裡頓時不難受了,反而一下子看開了,心中的包袱瞬間放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顆燃燒著復仇之火的心。

隨即。

城戶助直接離開木葉醫院,沒有再去醫療忍者的小隊,他一邊走在熟悉的道路上,一邊開始思考起來。

沒過多久。

城戶助走到了忍者學校的大門前,透過護欄看著裡面熟悉的教學樓,往日里的一幕幕記憶,就這麼浮現他的面前。

「高石燕子!」

城戶助的語氣變得森然起來,看起來就像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一般,呈現出非常兇狠的感覺。

這裡周圍一個人都沒有。

不過。

若是有人聽到的話。

絕對可以斷定城戶助跟高石燕子是有仇的!

緊接著。

城戶助並沒有向著家裡走,而是沿著忍者學校,向著木葉村的繁華地段走了過去。

又過了一會。

城戶助來到了一座茶樓前。

他的視線冰冷的凝視著茶樓二樓的牆壁。

「死胖子!」

城戶助像是在確定自己的目標一般,轉而拐過一個路口,向著不遠處的書店看過去。

透過書店的玻璃門。

剛好可以看到正在裡面進行忙碌的女店員。

「死女人!」

城戶助冷冷的說道。

他根本不知道胖子和店員的名字。

所以直接用他能夠想到的形容詞說了起來。

他的舉動並沒有引起任何人的好奇。

畢竟現在這個時候是戰亂時期,大家都自顧不暇,根本沒有人願意管別人的閑事。

城戶助向著另外一個方向走過去,又過了一段時間后,停留在一家溫泉會所外面。

遠遠的。

他可以看到溫泉會所前台的女人。

「武之內素娜!」

城戶助的眼眸之中瞬間迸射出強烈的殺意,現在他已經將這些人的位置都記在了眼中。

最後。

城戶助向著自己的家裡走過去。

直到走到了一條路口的時候。

停下了腳步。

向著不遠處的建築上張望過去。

那邊正是奈良一族的住所。

「奈良哲!」

「可惜你已經死了!」

「我也不知道你有什麼親人沒有!」

「到時候看情況吧!」

城戶助說完最後的這些話之後,直接邁開步子,重新返回到了自己的家裡。

頓時。

青羽從城戶助的記憶中退了出來。

他沒有讀取太多的記憶。

因為現在沒有那麼多的時間,根本不可能進行深挖,通過城戶助的病情可以看得出來,完全是來得太過突然了,讓他徹底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念之後,開始有仇報仇有怨報怨了。

過往積壓的種種全都在那一刻爆發了出來。

這些事情不知道已經積壓了多久了,完全在確定了病情的那一刻宣洩了出來,若是去深挖他的記憶,可能要花費很多很多的事情,才能找到觸碰的點。

至少。

就僅僅是說高石燕子的事情。

那個人是忍者學校的女老師,而被殺死的石田大和是高石燕子的兒子,這樣來看的話,那種憤怒可能是在忍者學校時期就積攢下來的。

這樣的事情……

短時間內很難的去調查的。

隨著青羽的意識重新回來之後,他的雙眼視線重新聚焦在面前坐在椅子上的城戶助身上。

「你還有……兩天吧!」

青羽淡淡的開口,他剛才算了一下,從城戶助被白髮的那一天開始,再到去木葉醫院檢查,以及最後所做的這些事情,可以推算出城戶助最後的時間。

不久后升起的太陽。

將會是城戶助生命之後倒數第二個日初。

這樣的事情看起來還是挺符合情理的,反正都是要死了的人了,抓住沒抓住又有什麼區別,說與不說又有什麼區別,根本都是無所謂的事情了。

城戶助不想再說話了。

甚至可以說已經做好了準備迎接大限的準備。

心裡早就有了覺悟。

如此一來。

便像是一個心灰意冷等待退游的人,對於遊戲裡面的事情,沒有半點關注的意思了。

不過。

隨著青羽說出這句話之後。

城戶助的眼神微微變了變,似乎沒有想到面前這個戴著面具的忍者,會立即識別出他的身體狀況。

可是也僅僅如此了。

他根本沒有再繼續說話的意思了。

「你想要將這些事情帶入到墳墓之中嗎?」青羽再次開口,他疑惑的看著城戶助,問出了一個連他都不理解的問題,說道:「難道你真的不在意那些死去的人是不是知道這件事情是你做的嗎?」

城戶助聽到了青羽的話,不過他依舊一言不發,根本沒有回答的打算。

「你以為你的目標完成了,但是實際上問題還在,既然你就快要死了,那麼何必要委屈自己,把該說的話都說出來,遠遠要比憋在心裡更加的痛快!」青羽緩緩的說道,說完之後,他從地上站了起來,轉身準備向著他剛才的位置走過去。

「我審訊不了你。」

「一個將死之人如果不想開口。」

「那麼沒人能夠撬開他的嘴。」

「連死都不怕了。」

「還有什麼可怕的呢!」

「你們說對吧!」

青羽的視線掃過宇智波富岳和奈良紗希,他的這一番話,看起來就像是給他們說的,但是實際上則是說給城戶助來聽的。

「什麼意思?」

宇智波富岳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立即愣了一下,隨後雙眼瞪大眼睛,眼眸中閃爍著無奈的眸光。

「不是吧……」

「你的意思是……」

「他就快要死了?!」

宇智波富岳最不願意遇到的就是這樣的景象,如果一個將死之人最後的心愿就是要將以前的仇人殺死,並且做到了的話,那倒是真的沒有什麼遺憾了,完全什麼都不怕了。

宇智波富岳旁邊的奈良紗希瞪大了她的美眸,眼眸之中儘是好奇,她好像聽懂了,又好像沒聽懂,這些事情都是她沒有經歷過的,她忽然覺得這兩個人的生活閱歷遠遠要比她更加的豐富。

「沒錯。」青羽點點頭確認了剛才所說的話。

「那沒有辦法了……」宇智波富岳直接攤開雙手擺出一個無奈的姿勢,並且搖搖頭說道:「我說城戶助怎麼變成這幅樣子了,原來是快要死了,那他要是不想說的話,誰還能知道什麼,直接將問題帶進墳墓了。」

宇智波富岳的話剛好就說到了城戶助的心坎裡面。

城戶助就是這麼想的。

將所有的一起都帶進他的墳墓。

當年他所遭受過的一切待遇。

讓這些統統跟著他的死亡而一起消失。

所以他一句話都不想說。

那些是屬於他自己的秘密,是他的事情,跟別人沒有關係,尤其是面前這兩個破壞掉他最後計劃的人。

「城戶助,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殺死這位名叫紗希的女孩子之後,就要找個地方等待死亡了吧。」青羽緩緩的開口,重新將話題拉回到了城戶助的身上,他還是想要通過自己說話的方式,將城戶助心裡的那些話套出來,因為讓城戶助自己說出來,遠遠要比通過記憶查詢出來更加的容易。

「有點遺憾。」

青羽突然搖了搖頭,隨後向著奈良紗希看了一眼,那張戴著面具的臉上根本看不到任何的表情。

「你所做的一切在那些死者的眼中都是莫名其妙的!」

「包裹這位奈良紗希!」

「她現在都不知道你做的事情是為了什麼!」

「只是將你當成是神經病罷了!」

「如果我是你……」

「我既然已經快死了,那麼我一定會讓那些被我殺死的人,清楚的知道我是誰,更是會在這裡暢快的告訴我們這些人,你都做了什麼樣的壯舉!」

「可惜我不是你,你也不是我!」

「富岳大哥,我們走吧,他什麼都不會說了,這些事情就讓他帶進他的墳墓吧。」

青羽一句接著一句的說道,正在用著他自己的方式,影響著城戶助的內心,儘可能的讓後者對自己的判斷發生一些偏差。

「好吧!」

宇智波富岳直接起身,跟在青羽的身後,他隱隱覺得青羽是在演戲,畢竟在他看來青羽是拷問部的拷問高手,根本不會出現這種連拷問都不拷問直接就放棄的狀況。

這根本不是一個拷問忍者的職業素養!

要知道……

拷問部之中。

各種各樣的待審嫌疑犯都有可能會碰到。

什麼人都可能需要被拷問。

怎麼可能會因為一個人要死了就停止了拷問呢!

別說是要死了……

就算是城戶助現在當場就死了!

青羽都會認真的去讀取城戶助死亡之後的記憶!

所以。

宇智波富岳覺得青羽是在演戲,不過在這個時候他決定配合青羽的演出,跟著他一起離開。

「啊哈?」

奈良紗希正在這裡準備吃瓜,她等著等著,等到的卻是要走的消息,這讓她的腦海中浮現出大大的問號,眼眸之中更是直接寫滿了不解。

什麼鬼?

這是拷問專家?

直接知難而退?

就這麼走了?

白等了?

奈良紗希的心中突然產生了一種後悔的情緒,早知道事情是這樣,還不如不在這裡等待,直接去找玲呢,她可是把玲放了鴿子來到這裡的。

城戶助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心裡隱隱覺得有那麼一絲絲的道理,他這個人活了21年,一直都是憋憋屈屈的,可以說是特別的悶,從來都沒有為自己而活過。

前幾天憤怒的將以前的仇人都給殺死了!

這對他來說本可以說是一件最放肆的事情了!

按照他的計劃……

做完這件事情之後,他就可以正式的跟這個世界告別了,以後也沒有以後了。

可是。

青羽的一番話。

忽然點醒了他。

就像是他在木葉村醫院裡面聽到的那個醫療忍者所說的話一樣。

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是啊!」

「我都是快要死的人了!」

「我還有什麼不能說的呢!」

「我還有什麼可慫的呢!」

「我就是要復仇!」

「我就是要將那些人統統都殺死!」

「我不覺得我有任何的問題,這就是我要做的事情,我全都完成了,我沒有遺憾了,我可以坦然的面對這個結果,更是可以轟轟烈烈的說出我所做的一切事情!」

「我無所畏懼!」

城戶助說著說著抬起了他的臉,雙眼平視著青羽等人,眼神淡然而平靜,可以看得出來他的內心處於非常平和的狀態,完全不是偽裝出來的,這是看淡生死之後方才出現的洒脫之感。

「哦?」

青羽面具後面的嘴角微微翹起,發出一道疑惑的聲響,他就是參考了木葉村醫院的那個醫療忍者說話的方式。

正是當時那個醫療忍者的一句話,激活了城戶助這個白髮殺人魔。

那麼……

他也可以用同樣的方式。

激活這個準備將所有秘密都帶入到墳墓當中的殺人魔。

「我還以為你不敢說了呢!」青羽淡淡的說道,直接對著城戶助來了一記加強針。

「這句話就多餘了,你這種刺激的方法對一點用處都沒有,我只是自己想通了。」城戶助平靜的說道,他能夠聽得出來,青羽最後的這句話是帶著技巧的,而且他也聽得出來,青羽先前說的話也是在刺激他,不過他自認為並不是因為自己,而是他想通了他該用什麼樣的人生態度來面對他這僅僅只有兩天的人生。

「這麼說你願意說了?」宇智波富岳臉上露出一抹笑容,在心裡默默的給青羽點了個贊,不愧是談判高手,高手就是高手,實在是厲害。

「沒錯。」城戶助語氣依舊非常的平靜,可以看得出來,他的內心已經升華到了另外一個高度上。

「大家坐吧。」

宇智波富岳向著青羽看過去,對著青羽點了點頭,隨後又將視線落在了身邊的奈良紗希身上,示意後者回到原位。

「好的。」

奈良紗希的臉色沉靜了下來,她現在已經明白了,這根本不是什麼故事的反轉,也不是什麼面前這個人想清楚了,而是旁邊這給戴著面具的人的功勞。

果然是拷問專家。

整個過程所做的事情讓人看著莫名其妙。

僅僅只是抓了一把城戶助的頭髮。

除此之外沒有跟城戶助有任何的身體接觸,就這樣把拷問的事情給結束了。

了不起啊!

奈良紗希沒有見過拷問部拷問的狀況,但是她以前的同組隊友山中鹿三就成功的進入到了暗部當中,並且進入到了拷問部,偶爾在他們出任務的時候,山中鹿三會炫耀一些用刑具逼問的場面。

現在看來……

山中鹿三跟這個人比起來簡直弱爆了!

根本不是同一個級別的操作!

奈良紗希不禁用餘光多瞟了青羽兩眼,她現在對這個人的身份更加好奇了,非常想要趁著青羽不注意使用影真似之術將對方控制住,再把對方面具給摘下來。

「你們問吧,不管是什麼問題,我都可以如實回答。」城戶助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容,這是洒脫的笑容,寫滿了對於生死之間的坦然。

「你為什麼要殺死石田大和?」宇智波富岳立即問道,這個問題他在心裡疑惑很久了,根據他所掌握的石田大和的資料,跟城戶助之間可以說是一點交集都沒有,如果是漫無目的的報復木葉村那就算了,可是這看起來明顯就是報復性的仇殺,他不清楚城戶助和石田大和之間有什麼仇怨。

「石田大和啊!」

城戶助臉上的笑容收斂了起來,他的整體姿態看起來依舊是很淡然的,但是依舊可以從微弱的氣息變化中,讓人感覺到這裡面的心情的起伏波動。

「他是替他媽媽死的!」

「他的媽媽是忍者學校的老師,名字叫做高石燕子,正是我那一屆的老師!」

「我還記得當時我剛剛進入到忍者學校的時候……」

「那一年高石燕子在我的班級做老師,而她剛好懷有身孕,這本來並不是什麼壞事,可是她將懷孕期間所有的負面情緒,全都宣洩到了我們的身上。」

「當然,並不是每個人,而我是最重的那一個人!」

「高石燕子她每次都會拿出一把戒尺,重重的敲擊著我的腦袋,然後還對我辱罵上那麼一句『你就是一潑臭狗屎』,這句話以及她當時說話的語態,讓我至今都難以忘記!」

城戶助說到最後的時候,臉上面容開始漸漸變得猙獰扭曲了起來,剛剛那平靜和淡然的氣度驟然不見了,整個人都被那種仇恨充斥了起來,當時高石燕子的舉動,給他幼小的心靈帶來的巨大的傷害,給他留下了永生難忘的印象,所以在他臨死之前,他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那個高石燕子。

「高石燕子那戒尺打你,你就拿戒尺打死石田大和,那你為什麼不是打死高石燕子呢?」宇智波富岳緊緊皺著眉,問出了他覺得一個非常重要的邏輯問題。

「很簡單啊!」

城戶助突然咧嘴一笑,配合上他那枯瘦的模樣,看起來笑得非常滲人。

「我後來觀察過。」

「高石燕子在忍者學校裡面屬於優秀老師!」

「很多學生都非常感激她!」

「這讓我明白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高石燕子本身並不是一個壞人,而是因為懷了石田大和,方才變成了一個壞人。」

「那我當然要拍死石田大和了!」

城戶助的最後一句話,幾乎可以說是吼出來的,直接給坐在中間位置的奈良紗希嚇了一大跳。

短短的幾句話之間。

城戶助就好像是換了一副臉孔。

剛剛不久前還是看淡了生死對於一切都不是很在意的那種洒脫的姿態。

可是現在則是變成了惡魔的模樣。

「這是什麼邏輯!」宇智波富岳的臉色驟然變得無比陰沉,他頓時覺得他不認識城戶助,面前這個人就像是換了一個靈魂一樣,跟他記憶中的樣子截然不同,整個人看起來都給人一種很是恐怖的感覺。

「這就是我的邏輯!」

城戶助冷冷的說道,他在說完這些話之後,頓時覺得很爽,這讓他說完還想說,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青羽聽到了城戶助的話之後,他心裡的謎團也跟著被解開了。

原來如此。

難怪城戶助在拍死石田大和的時候那麼的憤怒。

並且像是復讀機一般不斷的重複這那句「你就是一潑臭狗屎」。

還使用的是忍者學校老師專門使用的戒尺。

城戶助已經將對高石燕子的仇恨完全的轉嫁到了石田大和的身上,並且用同樣的方式,以一種近乎極致的姿態呈現了出去,直接將石田大和給活活拍死了。

現在這個問題通順了之後。

青羽的心中漸漸已經沒有什麼疑問了。

剩下的幾個人。

必然是在不同的程度上惹怒了城戶助這個人。

可能是生活上的摩擦。

也可能是一些比較丟臉的事情。

總之。

當時是過去了的事。

卻被城戶助牢牢地記在了心裡。

在這一刻完全的發泄了出去。

平時還是要與人為善啊!

青羽在心中默默的警醒道,這倒不是說他對自己沒有信心,而是凡事都要謹慎小心,不要沾染沒有必要的仇恨,這樣方才能避免更多的麻煩。

正所謂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若是什麼時候一個不小心得罪了這樣一個小心眼的存在,甚至於自己都不知道這樣的事情,那麼豈不是危險了。

「書店的店員是怎麼回事,你為什麼要殺死她?」宇智波富岳再次問道,他已經解開了石田大和死亡的秘密,現在對於其他三個人,更加的好奇了。

「那個死女人啊!」

城戶助提起那個店員的時候,微微眯起了眼睛,眼眸中閃爍起一抹冰冷的眸光。

「在我還是忍者學校學生的時候,我有一次去買書,但是我沒有錢,所以我只好將那本書偷偷的放在書包裡面,然後打算直接就這麼走出去。」城戶助回憶著說道。

「你是在偷書啊!」宇智波富岳立即插嘴道。

「沒錯,我就是在偷書,可我當時就快要成功了,我都已經走到書店的門口了,就是被那個死女人發現了,她把我拉了回去,指著我說我偷了書店的書,那個時候被很多人圍觀和嘲笑,你不會知道那樣的場面有多麼的尷尬!」城戶助想到這裡胸口都跟著劇烈的上下起伏起來,整個人的心情都不是很好了,顯然這是很戳他記憶點的一件事情。

「你偷書被人家發現了,對你教育幾句,那不是應該的嗎?」宇智波富岳眉頭緊緊皺起,他忽然發現面前坐著的這個城戶助的素質有很大的問題,他不由得意識到,或許高石燕子當時教育城戶助,可能不是因為宣洩懷孕的怒氣,而是因為城戶助冥頑不化,不好管教,所以才傾注了更多的精力,甚至用上了體罰的方法。

「那個死女人如果沒有把我指出來罵,我會那麼的尷尬那麼的丟人嗎,最後還是她逼我非要辦一張書店的會員卡,那張卡花了我很多的錢,對我造成了非常大的影響,而我在辦理完那張會員卡之後,就再也沒有去過那家書店!」城戶助的面容再次扭曲起來,通過他的表情來看,倒是可以看得出來,他的內心中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不過這些痛苦承受得莫名其妙。

「所以你就用會員卡把那個店員給砍死了?」宇智波富岳滿臉黑線,他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現在他覺得這個城戶助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已經完全沒有是非善惡可言了。

「對啊!我用她親手給我辦理的會員卡,一下一下的將她砍死在回家的路上,看著她掙扎的模樣,別提多開心了,不過呢,我現在有點後悔了,我當時就應該告訴她我是誰,那樣看到她驚訝的表情,我的心裡應該會更爽!」城戶助嘴角微微翹起,流露出一抹冷漠的弧度,雙眼死死的盯著面前的宇智波富岳,他發現正如那個面具男所說的那樣,將這些話說出來之後,他確實更爽了,非常的爽,難以形容的爽。

「你是不是被茶樓老闆訛詐過,關於布丁的事情。」宇智波富岳現在聽到這裡,心裡已經知道大概的思路了,或許只有在這件事情上,城戶助方才可以說是無辜一點,只是城戶助處理的方式,還是太過激烈了。

「非常聰明!」

城戶助對著宇智波富岳點了點頭,臉上的表情再次發生變化,又回想起了一段難忘的記憶。

「幾年前吧。」

「具體多少年我也記不清楚了。」

「當時我在木葉村醫院輔助醫療的時候,在病房裡面認識了一個很漂亮的女人,她就是武之內素娜!」

城戶助並沒有說茶樓老闆的時候,而是直接將思路跳脫到了素娜的身上,不過宇智波富岳並沒有打斷他,依舊很是認真的聽著在他身上發生的事情。

宇智波富岳的旁邊。

奈良紗希不停的眨著大眼睛,聽著城戶助訴說著這些過往,心裏面有一種不知道該怎麼說的感覺。

她本以為這裡面會有什麼轟轟烈烈的大事。

但是卻都是日常會發生的小事情。

這些小事情則是促成了悲劇的發生。

果然。

生活本身就是麻煩啊!

奈良紗希雙手托著下巴,縱然她覺得生活很麻煩,但是她依舊很好奇城戶助最後要說的是什麼樣的內容。

這一次。

就連青羽也跟著疑惑了起來。

難道……

茶樓的那個胖子跟溫泉的那個素娜還有什麼聯繫不成?

現在明明說的是茶樓。

可是卻讓城戶助說到了素娜的身上。

這讓他的心裡產生了一種種疑惑的感覺,他同樣專註的盯著城戶助的身上,等待著後者接下來要說的話語。

城戶助似乎很滿意這三個人的眼神。

「就是這種感覺!」

城戶助的眼睛睜開得大大的,眼眸中閃爍著興奮的眸光,現在他開始喜歡起這種感覺來了,就是要被人關注到,被人注意到,他正在努力的去彌補沒有跟這些死掉的人交代身份而流失掉的那一部分興奮的感覺。

一時之間。

城戶助的視線在面前三個人的身上掃過,最後重新落在了宇智波富岳的身上。

「當時我被素娜的美貌吸引了,便開始在木葉醫院的時候,就對她進行了追求的攻勢。」

「現在想來那段時間還是非常美好的……」

「我每天都非常的有乾淨,傾盡全力想要去討好一個人,只要看到她的笑容,我就會覺得所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不知道你們能不能理解我的這種感受!」

「那段日子我真的很快樂!」

城戶助在訴說這些話的時候,雖然沒有說出兩個人之間任何的細節,但是從那略顯陶醉的表情之中,已經可以看出來,他是真的很喜歡素娜,並且對那段感情非常的認真。

「可是這一切都隨著素娜出院而發生了變化!」

城戶助的語氣到這裡忽然一變,可以看得出來,他整個人都不是很好了,尤其是臉上的表情,完全變成了另外一種樣子,根本沒有了剛才沉浸在愛情中的那種陶醉感,而是變成了瘋子一般的憤怒姿態。

「有一天。」

「素娜約我去喝茶。」

「就是在那個死胖子開的茶樓。」

「我興緻勃勃的打扮了很久,精準準備了很多告白的話,然後去參加了我和素娜的第一次約會。」

「就是那次約會。」

「我知道了原來茶樓裡面還會賣布丁!」

「哈哈哈哈哈哈哈……」

城戶助說到最後忽然就大聲笑了起來,笑聲中充斥著嘲諷的感覺,整個人看起來非常的不爽,笑著笑著臉色變得格外的憤怒,整個人都跟著渾身發抖。

「你們可能還不知道吧!」

「茶樓裡面的布丁賣1000兩一盤!」

「正規的菜單上根本沒有布丁這種東西,僅僅只有內部人的特殊菜單上才有布丁!」

「那布丁是專門坑我們這些被戀愛假象沖昏頭腦的人!」

「我被素娜坑了3盤布丁!」

「我不僅花了3000兩才從茶樓里走出去,還挨了那死胖子一頓打。」

「最讓我接受不了的是……」

「素娜在給那個死胖子賺了錢之後,便得到了死胖子的寵幸,跟著死胖子進了他的房間,賺到了更多的錢!」

「到了那個時候我才知道,原來我心中的愛情,在那些骯髒的臭錢面前,可以說是不值一提,簡直沒有任何的可比性。」

「你們說我可笑嗎?」

城戶助說到這裡之後,上下極速起伏的胸口緩緩的平穩了下來,整個人的心情重新平復了下來,臉上的猙獰完全都消失不見了,看起來又變成了那副看淡生死的樣子。

「所以我殺了素娜,也殺了死胖子,他們都該死。」

城戶助最後的一句話非常的平靜了,他發現將這些事情都說出來的時候,確實很爽,但是僅僅就是這麼一會,爽過了之後就會覺得一陣索然無味,瞬間失去了興緻。

「你上面說的這些我都理解了,那你為什麼要對紗希出手,你對她出手的原因是什麼?」宇智波富岳立即沉聲問道,他需要知道這個原因,比這對他來說非常的重要,他想知道城戶助後面還跟什麼人有過什麼恩怨。

「對啊,你為什麼要對付我啊,我都不認識你!」奈良紗希同樣不解的問道,她在聽過城戶助訴說的話之後,就是覺得這個人,怎麼說呢,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就是這種感覺,可是她跟這個人,並沒有任何的交集,為什麼要把她給擄走啊。

「我根本不認識她。」

城戶助的視線落在奈良紗希的身上,嘴上重複著剛剛宇智波富岳所說的名字。

「紗希。」

「你叫紗希。」

「奈良紗希。」

「對吧。」

城戶助的眼神已經黯淡了下來,在說起這個名字的時候,根本不像前面的四個人,眼睛裡面是透著光的。

現在則是看起來非常的平常。

像是在訴說著一個完全無關緊要的人。

「對啊!」

奈良紗希點了點頭,她的眼眸中流露出迷茫的眸光,她越聽越是覺得有問題,她根本跟這個名叫城戶助的青年一點點交集都沒有,甚至於彼此雙方都不認識。

「你知道奈良哲吧?」城戶助淡淡的開口說道。

「我知道啊,他是我們奈良一族的人,前段時間引起了很大的風波,我不好評價他的事情,難道說這件事情跟他有關係?」奈良紗希眉頭狠狠一跳,要知道當時因為奈良哲的事情,奈良一族差點就要遭受到懲罰,還好是三代火影大人力保之下,放在讓以團藏為首的譴責派安靜了下來。

「我有一天喝了一瓶飲料,然後順手向著垃圾桶裡面扔,結果沒扔進去,我就不管它了,準備要走,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身體突然不能動了,腳下出現了一道影子,影子的主人正是奈良哲。」城戶助緩緩的說道,他的語氣已經很平靜很平靜了,隨後繼續說道:「奈良哲用影真似之術控制著我將瓶子撿起來,扔到了垃圾桶裡面,並且跟我說以後要注意,不能亂扔東西。」

「就這?」宇智波富岳聽到以後整個人都傻了,這人也太矯情了吧,做錯了事情連說都不能說一句的嗎?

「就這。」城戶助點了點頭。

「你不會是因為這個要殺了我吧?」奈良紗希一雙美眸瞪得大大的,眼眸中閃爍著奇異的眸光,她已經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這種事情說出來簡直是讓她太過幻滅了。

「沒錯。」城戶助點了點頭,隨後盯著奈良紗希說道:「可惜還沒等我動手,你就被救下來了,不過也沒關係,奈良哲那老頭子已經死了,這樣的結果也還可以接受。」

「……」奈良紗希已經徹底沒有語言了。

「為什麼是她?」宇智波富岳在這個時候依舊守著警備部忍者的認真精神,敏銳的不會做到了事情的終點,問出了一句非常重要的話。

「不為什麼,我就是在奈良家外面轉了轉,覺得遇到了就是誰,結果就遇到了她。」城戶助很隨意的說道。

「就因為這個?」宇智波富岳愣了一下。

「就以為這個。」城戶助點了點頭。

「你很好!」

宇智波富岳點了點頭,對著城戶助豎起一根大拇指,他已經沒有什麼話可以說了,該說的都已經說過了。

「紗希,你可以回去了,不過現在天還沒亮,依舊還很危險,我手頭上還有事情要處理,讓他送你回去吧。」宇智波富岳直接起身,向著青羽的肩膀上拍了拍,只是這個時候,青羽並沒有再給他們摔倒一下了。

「我才不要他送呢!」奈良紗希直接撅著嘴說道,她現在對青羽完全沒有任何的好印象,覺得對方就是一個悶疙瘩。

「紗希,我可是在給你物色隊友人選啊,你們中忍考試的小隊不是缺個人嘛!」宇智波富岳再次拍了拍青羽的肩膀說道:「他就是沒有參加過中忍考試的下忍,而且還是山中一族的,不是剛好可以補全你們三人組嘛!」

「你是山中一族的人?」

奈良紗希頓時瞪大了眼睛,她覺得今天遇到的事情有點多,似乎有點難以接受,頓時歪著腦袋問道。

「你叫什麼名字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6章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七月份累計1300月票】補更)

44.92%
目錄
共77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