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三代的捲軸!(求訂閱求月票)

第348章 三代的捲軸!(求訂閱求月票)

「呼……」

青羽在這個時候緩緩睜開了眼睛,他從團藏的記憶裡面收了回來,整個人都跟著常常呼了口氣。

「我一時間竟分不清楚這件事情是三代的問題,還是團藏的問題,這兩個人真是天作之合,配合的也太默契了吧!」

青羽忍不住感嘆起來。

現在他僅僅只是通過短短的一幕記憶片段去看到了這段往事。

他知道後面還有更多的事情。

畢竟他讀取到的是團藏的記憶。

繼續讀取下去可以看到團藏是如何向各大勢力發送情報的,更是可以看到後續猿飛日斬是如何操作的。

不過。

青羽非常的清楚。

現在僅僅是這一幕的記憶,他就對當時在漩渦一族身上發生的事情有所了解了。

漩渦蘆名死了!

青羽對這個人還是有記憶的。

畢竟漩渦一族在動漫中總給出場就是那麼些人,哪怕是在回憶中出現的,也很難沒有什麼印象。

漩渦蘆名讓青羽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在於那個人在出現的時候。

就僅僅只有一幕。

看起來年紀很大。

非常的老邁。

並且滿頭白髮。

在眾多紅頭髮的漩渦一族忍者裡面顯得格外突兀。

只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

漩渦蘆名居然有這麼大的影響力,他的死亡直接導致了漩渦一族走向了末路。

「看來一族之主還是不需要太強,那樣這個家族的族人,全都區域蔭庇之下,生於安樂,死於憂患,倒是族長不那麼強大的家族,但是整體實力強勁,反而能走得更遠,現在我倒是理解為什麼說日向一族是木葉最強了,這一族的實力整體強橫無比,更是沒有沾染那麼多的是非因果,並且哪怕面對的是慫比至極的三代,也懂得棄車保帥的道理,能屈能伸,果然不同啊!」

青羽默默的感嘆道。

隨著他對於木葉村的各種事情了解得越來越深切,對於很多事情的理解也越來越清晰了。

這個村子遠遠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樣的和諧和美好,而是還有許多普通人所看不到的黑暗和陰謀。

「我相信初代火影千手柱間在成立木葉村的時候,確實是以一種非常理想的狀態所幻想出來的那種混亂世界之中的烏托邦,用以來庇護村子的人,只能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木葉村的發展軌跡在初代火影還沒有死亡之前,木葉村的發展軌跡就已經變了,不是那麼的單純了。」

青羽在這件事情上,已經對木葉村的發展看得很清楚了,畢竟初代火影執政的時候,村子裡面管事的人就已經是千手扉間了。

不管怎麼說。

千手扉間都是志村團藏的老師,在陰謀詭計上絲毫不弱於團藏。

就是當時木葉村成立的初期。

千手扉間都能在已經察覺到外面有宇智波斑的情況下,特意去跟大哥柱間去說出那句村子傷害斑的話。

想到這裡。

青羽再次陷入到沉默當中。

「繼續看吧!」

青羽在遲疑了片刻之後,心中下定了決心,緩緩閉上了眼睛,雙手抬起放在腦袋兩邊的太陽穴上。

霎時間。

青羽重新放開團藏的記憶,進入到了讀取記憶的模式下,一幕接著一幕的畫面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這一次。

青羽的眼前的景象發生了變化。

這個地方他很熟悉。

以前他來過這裡。

這裡正是團藏那間位於火影辦公室隔壁的辦公室。

團藏坐在辦公室中。

盯著處於桌子上的捲軸,開始在上面寫下了一個又一個的文字,文字的內容正是團藏手上所擁有的那些情報關係。

唰唰唰……

一行行的文字出現在捲軸上。

完全映入到青羽的視線之中。

畢竟記憶中所呈現出來的都是團藏的第一視角,足可以將這些文字看得清清楚楚。

這些問題的內容說的非常的清楚。

所寫的全部都是關於漩渦一族的事情,向著各種的收信人宣告漩渦蘆名已經死了,漩渦一族處於最危難的時期,只要大家齊心協力就可以將漩渦一族徹底滅族掉。

從這封捲軸上面的文字上所呈現出來的內容來看。

這是非常具有感染力的。

每一個文字都帶著一種誘惑的感覺。

畢竟……

這些勢力的人們忌憚漩渦一族的封印術已經不知道多少年了,他們的內心中早就想要找到一個契機,對漩渦一族打壓一番了。

團藏現在就給他們提供了一個機會。

讓他們可以在短時間裡面暫時先放棄掉彼此之間的成見,共同針對漩渦一族這一個目標,徹底的把漩渦一族給解決掉,然後再談他們自己的事情。

青羽看到這封捲軸上的內容后都忍不住感嘆團藏在遣詞造句方面的一些能力,他可以將漩渦蘆名之死形容得非常誇張,以至於讓那些受到捲軸的人,都能夠產生一種若是錯過了這個機會,將不知道會後悔多久的感覺。

時間繼續向後推移……

團藏在寫完這些捲軸上的內容之後。

開始將這些卷抽封裝起來。

最後通過他所擁有的渠道和關係,將這些捲軸送往一個個它們將要去的地方……

待到團藏將這些捲軸派發出去之後,他開始向著村子發布了一條消息,那就是將村子的情報渠道封閉,在未來的一段時間裡,任何一條關於漩渦一族的情報都不能被放進來,直到他覺得差不多了為止。

「好哇!」

青羽重新睜開眼睛,他的視線看著前方,一點一點的消化這剛才的記憶內容。

團藏總共送出去13個封印會的捲軸。

這些捲軸的目的地都是各種不同的地方。

湯之國。

波之國。

水之國。

雷之國。

河之國。

鐵之國。

……

團藏把捲軸送去的地方並不是忍者村,而是一個個的大大小小的國家。

這些國家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

那就是距離渦之國不遠,處於能夠實行打擊的地理位置範圍之內,並且均是對於渦之國的漩渦一族有所忌憚。

漩渦蘆名死亡的消息。

現在還沒有對外公開出去。

任何一個漩渦一族的人,都知道這樣的事情會產生多麼大的影響,在他們沒用成功併入到木葉村之前,這些情報都是要嚴格保密的。

可是……

漩渦一族的人們或許到死都不會知道。

漩渦蘆名之死的消息正是他們的盟友木葉村傳出去的。

也恰恰因為這個消息被傳遞了出去,直接的導致了漩渦一族的滅族。

再加上一直到很長一段時間后。

營救漩渦一族已經明顯來不及的時候,三代方才率領忍者大隊去收拾戰場。

現在這個時候……

青羽僅僅只是想想,根本不用看能夠猜測到,漩渦一族在後面的時光裡面都經歷了什麼事情,站在團在的視角上來看,結局已經很明朗了,放眼整個忍界,誰都救不了漩渦一族了!

「其實這倒是給了我不少的靈感……」

青羽依舊保持著雙手撐著下巴的姿勢,這個人陷入到了思考之中,他在想一個非常有趣的事情。

「漩渦一族如果當時併入到木葉村之後,會不會有機會對木葉村的權利進行更迭呢?」

「團藏這一手究竟是幕後黑手,還是防患於未然呢?」

「果然這種沒有記載的事件裡面往往都是隱藏著大秘密的啊!」

青羽忍不住自言自語的感嘆起來,隨後在心中默默的思考起這些事情來了。

這裡面的事情無外乎就是那麼兩點。

第一點,漩渦一族沒有任何的想法,只是想要來木葉村避難,以後會老老實實的。

第二點,漩渦一族在進入木葉村之後就會對權利產生覬覦的想法,並最後通過發動政變的方式得到木葉村的政權。

其餘在這兩點上仔細的思考了起來。

如果是第一種的話。

那麼團藏和三代的行為就是明顯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可是如果是第二種的話。

那麼可以說團藏和三代是用他們自己的方式捍衛了他們對於木葉村的統治。

一段時間過後。

青羽緩緩的舒了口氣,他的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當然。

他的答案是他所猜測出來的。

並不意味著將會是未來一定會發生的事情。

只是他基於當時現狀的一種推著罷了。

青羽覺得這件事情最後會在兩者之間發生……

也就是說。

這兩種情況都會發生。

在他看來。

漩渦一族的人們在當時漩渦蘆名死了以後,確實是想要重新尋找到一個依靠,那個依靠就是木葉村。

至少在那個時候。

他們對於木葉村的想法也就是避難之地。

他們那是去投靠同時漩渦一族的強者漩渦水戶去了。

可是。

當他們來到了木葉村之後。

會不會發生什麼變化。

那就充滿未知數了。

不過……

青羽覺得團藏說得還是很有道理的,漩渦一族對於當時的木葉村來時,還真可以算得上是猛龍過江。

強大的家族勢力。

再搭配上極具聲望的初代火影妻子。

實話實話。

青羽根部覺得他們會一直安靜的甘於處在三代的領導之下。

要是誰有這樣的想法。

那簡直可以說是天真了。

青羽擁有團藏的記憶,對於三代這一路走過來是怎麼做上火影之位的,他再清楚不過了。

那可以一路血雨腥風殺過來的!

團藏手上的每個人頭,都不能說跟三代沒有關係,哪怕是宇智波鏡的死,三代也是知曉的,並且知道團藏將宇智波鏡的眼裡植入到了已經瞎掉的右眼框上,只是假裝不知道,將之當做是給團藏的獎勵罷了。

雖然三代在世人面前都隱藏的很好,但是在團藏的面前,還是會卸下身上的偽裝,彼此之間一起進行著溝通和謀划。

所以說。

三代根本不是什麼小白。

在他知道漩渦一族的族人要來到木葉村之後,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這裡面可能會出現的危險,並且快速的找到團藏,希望可以聽聽團藏的意見,讓團藏將他心裡想要說得話給說出來。

看來三代很清楚漩渦一族來到木葉村的利害關係,完全可能會變成鳩佔鵲巢的行為,並且他根本無力阻止。

正如團藏所說的那樣。

三代可以面對已經沒有了宇智波鏡的宇智波一族,宇智波一族固然強大,但是群龍無首,根本翻不出浪花來。

哪怕是宇智波一族在九尾之亂后的幾年之後想要發動政變也是因為村子逼得太近,已經沒有其他的辦法了,當時宇智波一族的族人們還不知道宇智波富岳開啟了萬花筒寫輪眼,否則早就動這個心思了,畢竟那樣他們就有了一根主心骨,可以去全力的推崇,跟隨在宇智波富岳的身後。

根據團藏的記憶顯示……

宇智波鏡在經歷過第一次忍界大戰的洗禮之後,尤其是親眼目的了自己的老師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間之死後。

宇智波鏡的內心情緒驟然發生劇烈的變化。

負面情緒不可抑制的涌動而出。

這股強烈的情緒。

直接刺激了宇智波鏡大腦的查克拉。

令他打開了萬花筒寫輪眼。

並且。

隨著宇智波鏡擁有了萬花筒寫輪眼之後,他的性格和狀態均是發生了變化,便產生了開始爭奪火影之位的想法。

這就是木葉村火影之位的爭奪。

沒有什麼對錯。

一切都是成王敗寇罷了。

經歷過爭奪火影事件的三代深知火影之位來之不易,這讓他更加眷戀這份權貴,更加貪婪的想要在火影的位置上一直坐下去,直到他連走路都走不動的那一刻為止。

也正是因為這個想法。

讓三代對於火影之位格外的珍惜。

在面對可能會對他的火影之位產生威脅的漩渦一族面前,他決定不去冒任何的風險,讓漩渦一族走向滅亡。

「其實這也無可厚非……」

青羽想到這裡,面具後面的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正所謂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三代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他完全可以理解,這就是三代能夠做出來的事,根本沒什麼好奇怪的地方。

要知道。

三代看起來很包容。

但並不是一個真正包容的人。

並且。

青羽覺得這次團藏的預防性打擊並沒有什麼問題。

雖然說對於漩渦一族來說,那是非常的殘酷了,本來就已經死掉了家族的領袖,又遭遇到盟友的出賣,直接導致了整族被滅掉。

但是他清楚如果團藏沒有這麼做的話……

木葉村權利的更替還真的是大概率發生的事情。

且不說漩渦水戶有沒有這種想法,畢竟青羽從來沒有接觸過漩渦水戶,在動漫之中沒看過幾次,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漩渦水戶更是已經死了,他壓根不知道這個人是什麼樣的性格,也就不隨便做出揣測了。

可是漩渦一族那可是掌握著封印術的超級強大的一族。

實力是會使人膨脹的!

同時也會使人傲慢!

他幾乎可以預見,漩渦一族剛剛來到木葉村之後,會顯得很謙卑,但是接下來便會因為各種瑣碎的事情發生各種各樣意想不到的衝突。

比如家族住地的問題。

這也是導致宇智波一族發動政變的一個非常直接的問題。

現在的木葉村從構建布局上都已經非常完善了,根本沒有能夠給漩渦一族居住的地方,除非是提前宇智波一族一步,住到木葉村外圈的郊區附近,那樣的話還能夠有一部分的地方可以居住。

可是……

漩渦一族會滿意嗎?

一開始不會說什麼,時間久了呢?

要知道漩渦一族原本可是一個家族就佔據著一個渦潮隱村,更是擁有一個獨立的渦之國。

那麼多年以來養成的習慣。

豈能是一朝一夕就會發生改變的!

這一點。

青羽可以非常的肯定。

這就像是一個突然落魄了的富家大小姐,走投無路之下住進了鄉村的親戚家裡,最開始可能什麼也沒說,但是早晚會對這裡的環境提出各種不滿的想法。

畢竟她的手裡有錢,而村裡也有人!

木葉村中對三代不滿的人本來就有很多,再加上漩渦水戶作為初代火影妻子的威望,就算她沒有那麼多的想法,萬民一心黃袍加身的戲碼歷史上又不是沒有出現過。

總之……

青羽覺得如果站在三代和團藏的立場上。

他們做這些事情並不完全算是過分之舉,至少可以算得上是基於當下形勢對他們掌中權利的自保。

或許。

換成任何一個人處於那個位置。

都可能會有同樣的想法吧。

誰真的願意再上演一次引劉備入川呢?

嗯……

不對!

這是劉備已經在川蜀之地了。

這是直接將劉備的軍隊給引進來了。

「卧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啊!」

青羽緩緩點了點頭,他又在團藏的記憶中學習到了不少東西,以後說不定都能用得上,不管怎麼說他都是一個從現代穿越過去的人,心中有不少的理論積累,但若是真的要讓他為達目的血流成河,多少還差點火候,不過他倒是不著急,經驗可以隨著他不斷的讀取記憶而越來越豐厚,讓他可以在未來面對各種事情的時候處理的更加從容和果斷。

「我再繼續看看……」

青羽並沒有直接將那些記憶一口氣都看完,畢竟這些事情不是當前發生的,而是早就已經成為了定局,早點看晚點看都對結局沒有什麼變化,但是一些心得體會如果當時不想清楚了,可能過後就忘記了。

這就像是他以前在看小說的時候,特別喜歡在起點讀書上去看,只要看到一些特別的地方,便可以留下自己的心得體會,哪怕只是一句簡單的吐槽,留下自己的腳印。

雖然這對後續的結局並沒有什麼影響。

但是如果讓他看完全本再去說這些,他可能就忘記了,現在也是同樣的道理,他看到團藏這段記憶的時候,就是忍不住先退出來做出自己的分析。

然後再去繼續看下一段的記憶,一邊可以驗證一下自己的分析,一邊可以看看事情究竟是怎麼發生的。

一時之間。

青羽重新閉上了眼睛。

他抬起雙手,用大拇指按壓在太陽穴上,揉捏著自己的大腦頭皮,緩解著回看記憶的時候所帶來的不適之感。

頓時。

青羽的視線重現代入到了團藏的身上。

團藏在將所有的捲軸都發出去之後,已經得到了各大勢力的回信。

隨即。

團藏拿著這些回信。

向著火影辦公室裡面走進去,來到了二樓拐角處,猿飛日斬辦公室的門口。

咚咚咚……

團藏在輕輕敲門之後,便直接開門走了進去。

唰!

一道道視線聚焦在團藏的身上。

現在這個時候火影辦公室裡面正在開會,一個個上忍隊長都站在辦公室裡面聽從著三代的指示。

三代看到團藏之後。

緩緩點了點頭。

「今天的事情就交代到這裡了,你們都回去吧,有什麼問題隨時來找我。」三代沉聲說道。

「是!」

這些上忍隊長立即點了點頭,隨後身影一閃快速的消失不見了。

頓時。

火影辦公室裡面就只剩下三代和團藏了。

團藏一句話都沒有說。

直接向著火影辦公室的門走過去,立即抬手將辦公室的門給關上了,緊接著轉頭向著三代看過去。

「事情怎麼樣了?」三代壓低聲音問道,他的臉上已經沒有了剛才面對那些上忍隊長時的笑容,而是變得無比嚴肅,經過這段時間的心理建設,他已經完全接受了這種事情。

「情報全都已經送到了,各大勢力的回信我也收到了,無一例外,全都同意了,均是會在約定的時間裡,向著渦之國發動攻擊。」團藏點頭說道。

「回信?」三代瞳孔微微一縮,瞬間捕捉到了一個點,隨即微微眯起眼睛,將眼眸中的眸光收斂了起來,說道:「你是以什麼身份向他們發信的?」

「這個比較複雜,你要我現在說嗎?」團藏覺得這不是什麼重要的環節,但是他在三代的表情上來看,似乎覺得這是很重要的地方。

「要。」三代點了點頭,態度非常的堅定。

「好吧。」

團藏點了點頭,隨後從懷中將那些回信拿了出來,放在了三代的辦公桌上。

「我主要是以三種身份給他們發信的!」

「在向陸地周邊的小國發情報的事情,是以雷之國大名的身份,邀請他們共同去滅掉漩渦一族。」

「在向沿海周圍的小國發情報的時候,是以水之國大名的身份,邀請他們共同去滅掉漩渦一族。」

「而向雷之國和水之國發送情報的身份,則是鐵之國的大名。」

「向著鐵之國發送情報的是周圍的身份是其他這些小國的大名聯合的名義。」

「這是我這些布置下的情報圈子。」

「在這些國家之中都有我的人可以直接將情報送進去,並且在將情報截獲下來。」

「這樣在他們每個勢力所接觸到的就是他們收到了聯合進攻漩渦一族的捲軸,並且給邀請他們的實力寫了回信。」

「整個過程根本沒有我們火之國半點事情。」

「不僅如此。」

「我還布置了根部小隊,隱蔽在火之國的各個關卡點,不讓這段時間的情報流入到火之國內。」

「這樣渦之國在遭受到聯合攻擊的時候,我們火之國不會立即得到情報。」

「等到後面幾批情報到達的時候……」

「一切都已經晚了!」

團藏冷冷的說道,他可以說是將整個事情設計的天衣無縫,根本沒有給三代留下任何尾巴,讓三代可以高枕無憂的坐在火影的位置上,根本不用擔心什麼事情。

「好。」

三代沉默了片刻之後,重重的點了點頭,雖然團藏所做的事情讓他聽起來有點觸目驚心,但是讓漩渦一族就此消失的事情,確實是最容易的辦法了。

「這次你來找我,不僅只有這件事情吧。」

三代抬起眼睛,將視線聚焦在團藏的身上,他隱隱的覺得,團藏沒必要只是為了彙報這樣的事情跑一趟,畢竟往外發送情報的時候,也沒來跟他說過。

以往團藏做任何事情的時候,也都是做了就做了,有些他知道,有些他還都不知道。

這是兩人之間最起碼的信任和默契。

只要大方向是對的。

那麼一些小事情上。

不重要!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

三代其他方面不說,在對於團藏的寬容和胸懷上,那是真真的,並沒有摻假。

「有。」

團藏點點頭,他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整個人看起來都極其的嚴肅,像是要說什麼非常重要的事情,呈現出極大的壓迫感,就連三代看到他這幅樣子,都有些緊張。

「關於水戶大人。」

團藏拋磚引玉似的說道,他在說完這句話之後,便立即不說話了,只是直勾勾的盯著三代,等待著三代後面的話。

「水戶大人怎麼了?」

三代的聲音瞬間變得更加低沉沙啞了,聽起來確實是非常的磁性,只是這種磁性的背後,卻是透著一股危險的感覺。

「我們要怎麼處理水戶大人?」

團藏此話一出。

三代瞬間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兩個人都不是小白了。

根本不用多說。

全都明白這裡面的關係。

「漩渦一族沒了,水戶大人不會做出什麼事情的,正如她現在也沒有任何的想法,我覺得不重要吧。」三代意味深長的說道,他抬眼盯著團藏,從他的表情依舊可以看得出來,他在等團藏的話。

「水戶大人終歸是九尾人柱力!」團藏冷冷的丟下這麼一句話。

「你的意思是……」三代再次眯起眼睛,眼眸中的冷芒就連眼皮都遮擋不住了,透露出滲人的鋒芒。

「日斬,你很清楚,能夠控制九尾的,只有木遁和寫輪眼,現在木遁實驗全線失敗,寫輪眼是當下唯一能夠控制九尾的力量,水戶大人在得知漩渦一族被滅族的消息之後,必定會受到極大的精神衝擊,如果對九尾的封印力量減弱的話,這很可能會變成送給宇智波一族的寶貝,我們要防漩渦一族,也要防宇智波一族,更要防漩渦一族和宇智波一族聯合起來!」團藏的思路非常清晰,他已經將這些事情全都看得透透的了,這些天他已經將這裡面能夠發生的事情,已經事情會發展到什麼程度,完全扣得碎碎的。

「漩渦一族與宇智波一族聯合起來?」三代眼神微微一顫,隨後搖搖頭,說道:「這不可能的吧,柱間大人的死就跟宇智波斑有關,水戶大人怎麼可能會跟宇智波一族聯合起來呢?」

「那如果水戶大人一個不小心知道了是我們促成了漩渦一族的滅族呢?」團藏直接反問道。

「這……」三代瞬間啞口無言了,確實沒有不透風的強,也沒有能夠永久守護住的秘密,這確實是需要注意的重點。

「漩渦一族滅族的事情是經不起推敲的,如果水戶大人調查起來,那麼勢必要查到是誰寫的捲軸,誰將情報散發出去的,在對漩渦一族進攻的時候,各大勢力之間目的一致,根本不會聊到這樣的話題上,但是事後再去認真回溯的話,事情能夠發展到什麼樣子,那可就說不住了。」團藏沉聲說道,他所做的事情,也不過是偽造了一個傳信的人,若是不調查沒什麼問題,調查起來發現查無此人,就能知道這裡面出現了陰謀。

「你直說吧。」三代點了點頭,頓時將心一橫,他已經明白事情該要怎麼去做了。

「尋找一個新的漩渦族人,讓她接替漩渦水戶,成為新的九尾人柱力。」團藏立即將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怎麼可能?!」三代毫不猶豫的搖頭,他的覺得這樣的事情根本就不靠譜,那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他可是非常清楚的,人柱力如果脫離了尾獸,那麼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我可以做到。」團藏點點頭,他的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難得的笑容,說道:「如果我們交給水戶大人接替成為九尾人柱力的人,是漩渦一族最後一個族人,那麼你覺得水戶大人會不會答應呢?」

「這……」三代頓時瞪大了眼睛,他盯著團藏那張有著繃帶的臉,那繃帶下面的傷就是在幫他做事的時候產生的,他確實全權的將這些見不得光的事情交給團藏去做了,可是他發現團藏做得有點太狠了,狠得他想象都覺得心顫。

「漩渦一族在滅族之後,水戶大人會覺得心力交瘁,屆時她的身體必定會進一步衰退,然後我們說,我們保護住了最後一個漩渦一族的族人,那麼她根本沒有選擇的權利,她如果不在生前主動將九尾封印到那個族人的身上,等她死了九尾回歸自由之身,就不會再落在漩渦一族的手上了。」團藏極其認真的分析道。

「水戶大人為什麼一定要讓九尾留在漩渦一族的身上?」三代對此表示不解,這是真的觸及到他的盲區了。

「不是要留在漩渦一族的身上,而是九尾可以保住漩渦一族這最後的血脈,否則那漩渦一族的最後一個人,誰知道會遭受到什麼待遇,至少是九尾人柱力的話,在成長之前會得到村子的保護,在成長起來之後便可以借用九尾的力量,為漩渦一族的以後保留下了可能性,無論怎樣她都要犧牲的,這對她來說根本不虧,或者說很值得!」團藏頭頭是道的分析著,他在準備將漩渦一族滅族的時候,將已經將事情考慮到了漩渦水戶的身上。

「你的提議確實具備可操作性,可是我該怎麼提前救下一個漩渦一族的族人,而起還的是具備繼承九尾人柱力體質的人,若是按照我們先前的計劃,等我所帶領的忍者到達渦之國的時候,漩渦一族恐怕一個人都沒有剩下吧!」三代面色陰沉的說道,他的臉上露出了思索之色。

「你說的確實是很大的問題,這一點我還沒有想好,現在僅僅只是一個粗略的構想,包括究竟是該找誰去繼承九尾人柱力,我都還沒有進行深入的調查。」團藏臉上的笑容收斂了起來,他的計劃還是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這是他沒有構想清楚的部分。

「這樣吧……」

三代的視線立即落在辦公桌上,他立即拉起抽屜,從裡面拿出煙斗,並且用火柴將煙火點燃,隨後狠狠的吸了一口。

「我也寫一封信吧,你幫我把他交給一個人。」

三代在說完這句話之後,連續深吸了幾口煙,這種感覺就像是在平復著自己混亂的心情一樣,整個人看起來都是那麼的陰沉。

「給誰?」

團藏那顆暴露在外面的左眼緊緊盯著三代,眼眸中已經泛起了疑惑的眸光,他的心裡跟著冒出了一個個的小問號。

「一會你就知道了。」

三代又連著抽了幾口煙,然後將手上的煙斗放了下來,從抽屜之中拿出一個捲軸來。

隨即。

他大筆一揮。

開始在捲軸上寫下了一行行的文字。

這些文字團藏距離比較遠。

並沒有看到。

而且團藏也感覺出來了,三代似乎沒有讓他看的意思,這讓他的心裡產生了一絲絲不滿的情緒。

彷彿被三代給當成外人了。

「好了!」

三代將捲軸寫完之後,並沒有捲起來,而是直接一個對摺,像是一塊破布一般,直接甩手扔向團藏。

「我知道你想看,在我寫的時候被盯著感覺很奇怪,現在你看完之後,將這個捲軸的內容封存好之後,親自給我送一趟,務必精準的交到那個人的手上。」

三代的表情極其的嚴肅且認真,這是他唯一一次將自己從光明的一面上拿下來。

若是被人發現的話……

那麼他先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將白費了!

「好的!」

團藏在接過捲軸之後,視線立即落在了捲軸的文字上。

與此同時。

青羽的注意力也落在了文字上。

上面寫的內容。

頓時令得當時的團藏以及現在翻閱記憶的青羽均是產生了震驚之感。

三代的捲軸要給的人居然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8章 三代的捲軸!(求訂閱求月票)

44.43%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