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我確實不想上戰場(求訂閱求月票)

第354章 我確實不想上戰場(求訂閱求月票)

宇智波富岳整個人都不是很好了,他先前答應青羽署名的事情,並沒有想那麼多,根本不覺得這些事情最後會被周圍的人知道。

可是現在情況變了。

經過森乃伊頓這麼一說。

至少美琴、紗希和玲這三個少女都知道了這個事情。

最關鍵的是……

他原本以為就算是美琴她們知道了。

將話題給推到青羽的身上就行了。

畢竟這書本身就是青羽寫的,他根本就是一個挂名的人,但是現在則是變成了他就是這個寫書的人了。

那麼事情就變了。

完全進入到另外的一種狀況之中。

讓他有些無力去阻止了。

「伊……伊頓大人……」

宇智波富岳想要說寫什麼,但是他剛剛開口,就被面前的森乃伊頓給打斷了。

「富岳,你放心吧,這本是出版社給的反饋是相當好的,出版速度會非常快,而且預計會成為爆款,在忍者世界裏面爆火,你的名字將隨着這本是響徹整個忍界!」森乃伊頓對着宇智波富岳點頭說道,他所說的話就像是在承諾,更是他對忍者學些白老師這個故事的絕對信心,在他認為這絕對是一部封神之作,甚至他覺得青羽都可能寫不出另外一本這樣的書了。

「我……」

宇智波富岳在聽到森乃伊頓的承諾之後,心情變得更加複雜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這書會火到這種程度,會直接把他的名氣都帶起。

只是……

這名氣……

似乎又不是那麼的對勁呢!

「伊頓大哥……」

突然之間。

就在這個時候。

一道弱弱的聲音響起。

打破了這裏的氣氛。

說話的人。

正是站在一邊的處於狀況之外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秋道玲,她眨着眼睛盯着森乃伊頓,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

「怎麼了?!」

森乃伊頓當時就愣住了,他的視線落在了秋道玲的身上,腦袋裏面冒出一個大大的問號,根本不智斗發生了什麼事情。

「有什麼問題嗎?」

森乃伊頓疑惑的問道,不僅是他在迷惑,就連周圍的幾個人,也全都懵逼了。

唯有奈良紗希在盯了一眼桌子上的空盤子之後,大概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不過她並沒有說出來,而是假裝什麼都不知道。

「那個……」

秋道玲的臉上浮現出害羞的表情,她稍微遲疑的一會,最後還是忍不住說道:「我……我沒……沒吃飽……」

「原來是這事啊!」

森乃伊頓頓時鬆了口氣,他還以為是什麼大事情呢,他低頭一看,坐上的盤子都已經空了下來,一塊肉都已經沒有了,應該是在他剛才詢問中忍考試的事情的時候被吃掉的。

「玲,你直接去跟服務員點,今天雙重喜悅,不僅慶祝富岳的書能夠出版,還有青羽可以跟着你們一起參加中忍考試,我是高興的很啊,不想吃什麼就點什麼好了,儘管點,不需要跟我客氣!」

森乃伊頓對着秋道玲說道,他能看得出來那是非常的大氣,本身他就不是什麼摳門的人,再加上今天他是真的高興,既然是請客,那肯定是得讓人吃飽啊,這一點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好嘞~」

秋道玲在聽到森乃伊頓的話之後,頓時眼中閃過一抹喜悅之色,隨後趕忙起身,向著包間外面走去,準備去多點一些肉回來,既然伊頓大哥都這麼說了,那肯定是不能跟他客氣了。

森乃伊頓看着秋道玲還去點餐,絲毫沒有意識到秋道玲已經在宇智波富岳那邊吃過一頓了,反而還在想怎麼就把孩子給餓成這個樣子。

「大家剛才都沒吃吧,等新點的菜上來了,我們就美美的飽餐一頓,然後我就帶着你們去報名了!」

森乃伊頓目光向著周圍眾人看過去,他的視線在每個人的身上都停了一會,最後落在青羽的身上,並且對着青羽點了點頭。

「是!」

眾人立即應了一聲,隨即氣氛重新變得拘謹了起來,沒有了這些話題去聊的話,他們都不知道說什麼了。

沒過多久。

秋道玲所點的菜就全都到了。

隨着這些菜品上來以後,包間里的人們都開始吃了起來,氣氛依舊顯得有些沉悶。

「富岳,最近村子的工作怎麼樣?」森乃伊頓努力的去尋找了一個話題,這個話題也就剩下工作的問題了。

「還行吧,最近這點時間,村子更安全了。」宇智波富岳點了點頭,現在這裏還有其他一些人,不能說得太清楚,表達起來還是要注意言辭的。

「那還不錯……」森乃伊頓點了點頭。

一時之間。

包間裏面就剩下森乃伊頓和宇智波富岳在尬聊著一些關於村子的事情,誰都不能說得太多,只能相互之間迷迷糊糊的說着。

一段時間之後。

桌上的肉都已經被吃完了。

大家都已經吃飽了。

森乃伊頓環視四周,向著每個人的身上看過去,最後落在了秋道玲的身上。

「你們都吃飽了吧?」森乃伊頓問道,他這句話看似是在詢問,但實際上則是一個肯定句,隨後接下來便準備直接說要去結算了。

「沒……沒吃飽……」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道弱弱的聲音再次響起,聲音的主人根本不用說,大家也都知道了,正是秋道玲。

「呼……」

眾人均是深吸一口氣。

這還沒飽?!

這麼能吃嗎?

有點誇張了啊!

一時之間。

每個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秋道玲的身上。

奈良紗希在旁邊用手肘輕輕的推了推秋道玲,示意後者不要再吃了,剛才吃沒什麼問題,這會就顯得有點不合時宜了。

「啊!哦!那個……我不餓了……我吃飽了……」

秋道玲在被碰觸之後,頓時在眾人的注視下,以一種極其拙劣的演技,上演了一處言不由心的表演。

「咳咳……咳咳咳……」

森乃伊頓輕輕的咳嗽了一聲,這個拙劣的演技,讓的面子有點掛不住了,總不能請客吃飯,讓人家餓肚子回去。

「玲,我都說了,別客氣,需要什麼就去點,今天你必須得吃飽了!」森乃伊頓非常嚴肅的說道。

「真的嗎?」秋道玲想要笑一笑,可以又不太敢,那樣子看起來,還是挺可愛的。

「真的,你吃就是了,必須要讓你吃飽!」森乃伊頓今天也是較勁上了,反正他今天挺高興的,根本不想出現什麼掃興的狀況,這點錢他還是花得起的。

「謝謝伊頓大哥,你可真是個好人!」

秋道玲在聽到了森乃伊頓的話之後,立即用她自己的方式,向著森乃伊頓表達着屬於她的喜悅。

頓時。

秋道玲再次起身。

向著包間外面走出去,準備去點其他的食物。

奈良紗希看到這樣的場面之後,就連她都有點坐不住了,臉頰上微微泛紅,已然是不好意思了。

不過……

宇智波富岳則是鬆了一口氣。

之前他還沒有注意到這些事情,直到秋道玲第一次說不夠了的時候,當時方才意思到這件事情的恐怖。

不對勁!

這大大的不對勁!

宇智波富岳的印象很深刻,他在剛才請秋道玲的時候,已經點了一大桌子的肉。

那些肉幾乎都被秋道玲給吃了。

因為他一直在跟奈良紗希在聊著關於青羽的事情,誰都還沒來得及去吃。

可是……

宇智波富岳本以為秋道玲要吃飽了的時候。

卻意外的發現。

包間里的一桌子肉都已經被秋道玲給吃沒了。

現在這已經包間裏面的第二批了。

可是又沒了。

這未免有些誇張了吧!

宇智波富岳的視線隨着秋道玲離開包間,腦海中有着許多奇怪的念頭。

這次……

莫不是躲過了一次破財的機會?

想到這裏。

宇智波富岳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許多,似乎剛才因為成為作品署名的事情而產生的鬱悶的感覺,頓時削減了不少。

……

一段時間之後。

經過秋道玲又吃了一頓后。

她終於難得的吃飽了一次。

這是她平時很難出現的事情,絕大多數的時候,她都是維持着不餓的姿態,吃飽倒是不至於。

「伊頓大哥,我吃好了,謝謝你!」

秋道玲由衷的向著森乃伊頓感謝道,她是真的對森乃伊頓非常感激,而且吃到最後,大家都在看着他吃,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吃飽了就好!」

森乃伊頓露出了滿意的笑容,整個人的心情都非常的舒服,絲毫沒有因為秋道玲能吃而有任何的不滿意之處,今天所發生的事情,實在是讓他很開心。

「既然你們都已經吃飽了,那我就去買單了。」

森乃伊頓立即起身向著包間外面走出去,他要去買單,而且不是當着這些人的面去買單。

這是一點點的小細節。

他已經看出來這頓飯花銷不少。

如果在這裏結算的話,那麼可能會令在場的人心裏產生壓力。

這不是森乃伊頓想要看到的。

既然是請客。

那就靜悄悄的請吧!

沒過多久。

森乃伊頓就將這頓飯結算清楚了。

他重新回到包間裏面。

現在這裏站着五個人,他們都已經站了起來,均是在等待着森乃伊頓。

「富岳、美琴,你們兩個回去吧,我帶他們去報名,這將事情就交給我吧!」森乃伊頓向著宇智波富岳和宇智波美琴看過去,用一種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

「是!」

宇智波富岳和宇智波美琴同時應聲點頭,他們兩個人並不是想這麼容易就回去了。

可是。

森乃伊頓已經都將話說到了這個份上。

那麼就算是他們。

也沒有必要再說什麼了。

現在要做的就是默默的離開,將這裏的事情交給森乃伊頓,畢竟宇智波富岳和宇智波美琴的意思也是希望青羽可以去參加中忍考試。

頓時。

宇智波富岳和宇智波美琴一起走出了烤肉店。

「紗希、玲、青羽,你們剛我來吧,我帶你們去報名中忍考試,這樣應該會避免不少的麻煩。」

森乃伊頓對着這裏的三個人點了點頭,隨後在這三個人的注視下,轉頭向著烤肉店的門口走了過去。

……

宇智波美琴在走出烤肉店之後,微微抿起嘴唇,不知道說什麼是好,只能就這麼站在原地,看着已經走出去的宇智波富岳。

與此同時。

宇智波富岳發現了宇智波美琴並沒有跟上來。

「美琴,你怎麼不走了?」宇智波富岳轉頭過來疑惑的問道,隨着宇智波美琴停下腳步,他也站住了,整個人都楞了一下,說道:「你不會還在生我氣吧!」

「沒,我沒生你氣,我怕你生我氣。」宇智波美琴低下了頭,她有點不好意思,畢竟她在跟着奈良吉野一起來的時候,能夠看得出來,她當時還是對宇智波富岳有所懷疑的,也恰恰是因為那一直的懷疑,讓她覺得似乎失去了宇智波富岳的信任。

「我生你氣幹什麼,剛才的事情又不能全都怪你,只是一個誤會罷了,現在誤會解釋清楚了,那不也是挺好的嘛!」宇智波富岳對着宇智波美笑着說道。

「這樣嗎?」宇智波美琴將信將疑,她覺得剛才的事情,如果反過來出現在她的身上,那麼她可能這輩子都不會再諒解宇智波富岳了,畢竟那是信任上的事情,這說明了對方對自己的不信任,這可不是什麼小事情。

「我送你回去吧。」宇智波富岳點點頭說道。

「你不需要執行任務嗎?」宇智波美琴楞了一下,她在跟宇智波富岳說話的時候,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多了一種拘謹的不自然感,不過她覺得這種感覺是源自於他們之間剛剛產生的誤會,可能等過幾天之後,她看到富岳的書之後,一切都會好起來了。

「沒關係的,這一會都耽擱了,也不差再耽擱一會,走吧。」宇智波富岳認真的說道,他必須要挽回自己在宇智波美琴心中的形象,畢竟剛才奈良吉野來的時候,給他整的挺懵逼的,讓他有些措手不及,他也怕美琴誤會,這才變得比平時更加更加的殷勤。

「好吧。」宇智波美琴點了點頭,隨後邁開腳步,向著宇智波一族的方向走過去。

緊接着。

兩人並肩向著宇智波一族的反向走過去。

起初。

兩人都還保持着一些沉默。

一段時間之後。

宇智波美琴率先打破了沉默的氣氛。

「富岳,你怎麼突然想到了把青羽介紹給她們?」宇智波美琴好奇的問道,也不知道是在找話,還是也很關心青羽,總之她猶豫了一會之後,還是問出了這一句。

「主要是她們缺少了一個人,我觀察了一下,她們兩個人的實力都還不錯,可能會把青羽給帶到第三輪,到了那個時候,說不定有機會通過呢,總之試試唄。」宇智波富岳解釋道。

「為什麼是她們把青羽帶到第三輪,而不是青羽跟他們一起到第三輪呢?」宇智波美琴微微皺眉問道。

「青羽的實力不太行,不然我也不會抓住這次機會給青羽,這是最近幾年最容易的一屆中忍考試,希望他可以成功吧!」宇智波富岳沉聲說道。

……

另外一邊。

在森乃伊頓的帶領下。

青羽和奈良紗希以及秋道玲三人全都拿到了一份中忍考試的報名書。

「現在你們就將名字寫上吧,鑒於你們原本的小隊都已經解散了,那麼推薦人的那一欄上,你可以寫我的名字。」

森乃伊頓對着三個人說道,他之說一直跟到這裏,就是要看青羽將報名表填好了以後,方才可以放心。

這段時間過來了。

他對青羽的性格也是挺熟悉的了。

只要他沒有盯着青羽將報名表交上去,那麼青羽就還是可能會去逃避這件事情的,必須要親眼督促着青羽做完這個事,方才可以放鬆下來,否則極有可能夜長夢多。

「是!」

青羽跟着其餘兩個人同時應了一聲,他們都已經準備好了去填寫那個表格了。

「哎……」

青羽緩緩的嘆了口氣,他看著錶格上的一個個格子,心中有着說不出的無奈感。

躲了這麼久。

終歸還是沒躲過去。

到底還是被拽到這中忍考試裏面來了。

不過。

青羽現在已經接受了這個結果。

這對他來說不過是走個過場,將這個流程度過去,然後就能正常生活了。

頓時。

青羽將視線聚焦在表格上面。

姓名……

年齡……

……

青羽向著一個個空格裏面填寫進去,就在他寫完了之後,他便直接將這個表格遞給了森乃伊頓。

「很好!」

森乃伊頓滿意的點了點頭,他在聽到宇智波富岳的意思之後,便跟後者不謀而合,完全想到了一塊去了,他也希望青羽能夠通過中忍考試,成為一名中忍。

他想要青羽成為中忍的原因也還是挺多的。

比如青羽在成為之後,可以名正言順的擁有更高的職位,這也能讓他在解釋起來更容易一點。

這倒不是他好事。

他總是覺得……

青羽是三忍之一綱手的弟子。

總不會一直做一名下忍吧?!

早晚都是要去做中忍的,那麼現在去參加中忍考試,未必不是一個好的時機,至少在他的眼裏,覺得這三個隊友還是不錯的,可以在一起去參加中忍考試。

隨着青羽將表哥交給森乃伊頓,奈良紗希和秋道玲也紛紛將手中已經填寫好的表格交了過去。

至此。

三份中忍考試的報名表,都已經落入到了森乃伊頓的手上。

「我去將你們的報名表交上去,你們可以自由活動了,不過我建議你們彼此之間熟悉一下,為中忍考試做準備。」

森乃伊頓對着三個人交代道,在他說完之後,視線落在了青羽的身上,對着青羽點了點頭。

「青羽,今天開始,給你休假備戰中忍考試,你去好好準備一下,假期的事情我會向上為你提交的,不麻煩,任何一個部下在去參加中忍考試的時候,都會得到假期的批准,你不是例外!」

森乃伊頓彷彿是知道青羽要說什麼一樣,直接預判了青羽的話,讓青羽完全無話可說。

隨即。

森乃伊頓拿着這三份表格直接就離開了。

……

隨着森乃伊頓離開之後,這裏只剩下青羽和另外兩個少女。

「呼……」

青羽深吸一口氣,他覺得事情很麻煩,但是事已至此,他還是有些話,準備說一下。

他向著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看過去,目光掃過兩個人之後,臉上的笑容收斂了起來。

「其實我知道你是走過場的,沒關係的,只要你加入到我們的隊伍,跟我們一起度過第一輪和第二輪考試就可以,到了第三輪就是個人戰了,我們不會強求你什麼的。」

還沒得青羽開口說什麼。

奈良紗希率先開口了。

她所說的內容剛好就是青羽所想要說的內容,這讓青羽突然有一種奇特的感覺。

不過。

當他想到奈良紗希昨晚所表現出來的實力之後。

也就想明白了。

相比這幾年她們應該是遭到了家裏不少的阻力,一直沒有去參加中忍考試,畢竟以他們十四五歲的年紀,根本不需要拖延這麼久都沒有去參加過中忍考試。

除非是實力不夠。

僅僅青羽昨晚已經大概的感受過奈良紗希的實力了,對方絕對是有眾人實力的人。

難怪……

青羽現在已經明白為什麼當時奈良鹿久他們要找到他,讓他去加入紗希和玲的小隊,然後故意去拖後腿了。

憑藉這兩個人的實力。

那可以說是降維打擊了!

畢竟現在跟她們同齡的水門都已經是上忍了!

這個年紀就算是平時到動漫的時候,那麼在這個年紀的那些木葉12小強們,也都已經人均中忍了。

當然。

鳴人和佐助除外。

青羽忽然意識到,他們這三個人,可能是這一屆稍微還算有些天賦的忍者裏面,最後一批沒有上中忍的下忍了。

剩下的下忍並不是不去參加中忍考試,也不是不想成為中忍,而是根表就沒有那個本事成為中忍了。

「我明白了。」

青羽點了點頭,既然奈良紗希這麼有信心,那麼他自然也不會說什麼,隨後補充了一句,說道:「等我確定了你們會去參加個人賽的時候,我就棄權離開了。」

「……」

奈良紗希聽到這句話之後,頓時一陣無語,她有點想不通,這個人怎麼參加個中忍考試好像是受到了多麼大的委屈似的,沒那麼誇張吧!

「其實你不用棄權的,正常發揮就好了啊,你這麼不想成為中忍嗎,還是你很喜歡做下忍啊?」秋道玲忽然開口說道,她根本不覺得青羽的實力弱,而是認為青羽完全具備成為中忍的實力,所以才這樣問,她對森乃伊頓的印象非常好,以至於她覺得森乃伊頓所看好的人,實力絕對不會弱。

「做下忍沒什麼不好的。」青羽微微一笑說道。

「你該不會說不想上戰場吧?」奈良紗希突然想到了什麼,直接向著青羽問道,她除了這一點,想不到青羽這麼低調的理由,她昨晚在施展影真似之術的時候,雖然她當時的實力已經被藥物限制住了,但是她也能感覺到,青羽的實力並不算弱。

具體屬不屬於強她不清楚,但是絕對不弱,只是這個人太低調了,幾乎沒有什麼存在感。

或許……

只有富岳大哥和伊頓大哥知道他的實力吧!

奈良紗希在心中暗暗的思忖起來。

「我確實不想上戰場。」

青羽直接點頭,毫不避諱的說道,對於這樣的事情,他就是這麼想的,也覺得沒有必要在這兩個人的面前遮遮掩掩。

畢竟他如果說不是這樣。

但是又在考試的時候划水的話。

這完全就是言行不一致的行為,很容易出現什麼漏洞,還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認了。

至少。

他不覺得這是什麼丟人的行為!

「哈哈哈,原來你跟鹿久一樣啊,難怪鹿久說他找過你了,被拒絕掉了,不過沒關係,你第三輪再出局就行。」奈良紗希看向青羽的眼神微微發生變化,多了一些鄙夷,畢竟在她看來,忍者世界處於戰爭之中,他們忍者就要挺身而出,這是他們義不容辭的責任,也是她們兩個想要參加中忍考試的原因。

「好。」

青羽點了點頭,絲毫沒有在意他在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心中印象的變化。

這都不重要!

這些事情都是小事!

他本身來到這裏就不是交朋友的!

況且……

青羽原本就沒打算跟着兩個少女再維持着豬鹿蝶的組合,這樣對他要做的事情沒什麼幫助,還有很大的阻礙。

「既然我們都已經開誠佈公的說開了,那麼後面的事情就不那麼難了,我會配合你們進入第三輪的,到了個人的部分,你們的發揮就跟我沒關係了。」青羽沉聲說道。

這些話聽起來似乎顯得有些冷漠。

不過在他看來,很多話說在前面,大家都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反而是一件好事情,若是他什麼都不說,反而會讓這兩個少女心中沒底。

「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先離開了,中忍考試的那天,我會來跟你們匯合的!」

青羽說完之後。

立即轉身離開了。

直接留給了紗希和玲一個顯得孤傲的背影。

完全沒有絲毫的遲疑。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並肩站在一起,盯着青羽離開的身影,兩人的眼神裏面均是閃爍著別樣的眸光。

「玲,你覺得這個新隊友怎麼樣?」奈良紗希的雙眼依舊盯着青羽,嘴角微微蠕動,向著旁邊的秋道玲問道。

「我覺得他還不錯!」秋道玲點了點頭,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森乃伊頓很看好青羽的緣故,她就是覺得青羽還不錯,尤其是聯繫到剛才青羽的話,再次說道:「我覺得他挺真實的,至少他在說完他的想法之後,我反而不擔心了,覺得這次的組隊還是停靠譜的。」

「確實是這樣的,只是他不喜歡去參加戰爭這一點,讓我不是很喜歡,我覺得他缺少作為忍者的覺悟,跟鹿久一樣,不過他比鹿久還好點,至少他拒絕了鹿久的邀請,這一點也是我願意接納他的原因,只是鹿久還一直以為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呢!」奈良紗希板着臉說道,其實她對青羽印象挺好的,完全就是因為那句不想上戰場,讓她的心裏一下子就不舒服了起來。

「我怎麼覺得他可能不是真的不想去戰場呢!」秋道玲提出了她的想法。

「怎麼說?」奈良紗希的眼睛驟然一亮,在她的心裏也在給青羽找著理由,只是她剛才一直沒有找到罷了,現在若是能有一個理由,讓她相信青羽不是真的這麼想的,她還是願意將對青羽的印象改觀過來的。

「我也說不清楚,就是有這麼一種感覺,他不是不想上戰場,而是有別的什麼原因。」秋道玲直接開始拿直覺說話了,畢竟很多事情在說不通的時候,直覺就顯得有作用了,隨即再次說道:「你看他能夠拒絕鹿久他們,那不就恰恰說明他不是不想去參加戰鬥嗎?」

「等等……」

奈良紗希在聽到秋道玲的這句話之後,頓時眼睛瞪得大大的,彷彿是發現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對啊!」

「我怎麼把這點給忽略掉了!」

「會不會從一開始就是我搞錯了呢?」

「讓我好好想想……」

奈良紗希頓時抬起右手,掐著自己的下巴,擺出一副思考的姿態,回憶著與青羽見面所發生過的一切事情,腦袋快速的思索起來,尋找著可能遺漏的一些蛛絲馬跡。

秋道玲看到奈良紗希的樣子,知道奈良紗希正在思考,也沒有去打斷她,直接抱起了雙臂,擺出一副休憩的姿態。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

就在秋道玲已經快要睡著了的時候,奈良紗希突然瞪大了眼睛,眼眸中閃爍著道道精芒。

「我明白了!」

「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我們錯過青羽了!」

奈良紗希在說這些話的時候,整個人看起來好了許多,完全沒有了剛才的那種不爽的感覺,而是在臉上浮現出了一縷笑容。

「別……」

秋道玲趕忙搖搖手,笑着說道:「明明是你一個誤會了青羽,跟我可沒有關係,我可沒有誤會他!」

「好,好,好,是我誤會他了,我的神經太敏感了,誰讓他隨便一說,就答應了呢!」奈良紗希說到這裏的時候,直接嘟了嘟嘴,嘟囔道:「小氣鬼!」

「你究竟想通了什麼了啊?」秋道玲疑惑的問道,她看着奈良紗希突然變化的臉色,看起來比翻書還要快,顯然就是將剛才出現的問題給想明白了。

只是……

她也不知道奈良紗希想通了什麼。

畢竟她的腦子沒有奈良紗希那麼的好用,她更多的是憑藉她的直覺去在做出判斷,不過她的直覺很多時候還是挺有用的。

「你看啊,就像你說的那樣,如果青羽是真的不想上戰場的話,那麼他在鹿久找到他的時候,就可以去來跟我們組隊了,畢竟我們一起中忍考試失敗的話,那不就是最妥善的不需要上戰場的結果嘛,而且他還可以得到山中一族的承諾,這樣的事情何樂不為呢,但是他拒掉了,那麼就可以得出結論,他的想法剛鹿久他們是不同的,他寧可不參加中忍考試,也不會這樣來跟我們組成小隊,你覺得是不是這個意思?」

奈良紗希開始快速的分析了起來,只是就連她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她這根本不是順着的分析,而已在根據結果來推測過程,也就是說,她是在漠然青羽不是不想去戰場的基礎上去想的這些事情。

「這不就是我剛才說的意思嘛!」秋道玲笑着說道,她覺得她的直覺變得更加厲害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

奈良紗希的眉頭緊緊皺起,說道:「一切就都解釋通了!」

「什麼意思?」秋道玲疑惑的問道,她還沒有具體聽明白,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事情是這樣的……」

奈良紗希立即將她推測到的事情,說給秋道玲去聽。

「青羽之說以一直拒絕加入我們小隊,就是因為鹿久先前找過他,這樣的話他處於一種兩難的境地上。」

「如果他幫助我們通過中忍考試的話,那麼他無異於是得罪了鹿久亥一他們,以後的路就不那麼的好走了。」

「如果他不幫助我們的話,那麼豈不是跟鹿久找到他的時候一眼了,那是他不願意做的事情,所以寧願拒絕,也不想同意!」

「這眼一切都說得通了!」

「包括為什麼青羽剛才在聽到我們說,他只需要到前面兩輪,後面無所謂的時候,明顯的鬆了一口氣。」

「這不就是這個意思嗎?!」

奈良紗希的大腦已經快速的發散了出去,想到了許多種結果,不過她覺得最為靠譜的說法,就是這一種了。

「有道理!」秋道玲在聽到這些話之後,立即點了點頭,說道:「真的很有道理啊!」

「這樣也解釋了為什麼他在聽到我問他是不是不先參加中忍考試是因為不想上戰場的時候,他賭氣一樣說出這樣的話,其實不是他不想上戰場,而是我的話對他產生了刺激,讓他的心裏不爽了起來,最後不歡而散了。」奈良紗希繼續分析道,她現在已經沒有剛才那麼的情緒化了,整個人看起來都非常的冷靜。

「我覺得你說的有道理,其實你剛才在這麼詢問青羽的時候,我就覺得那麼說是不是有點過了,可是事情發展得太過突然了,我又反應不過來,就只能看着這一切。」秋道玲點頭說道,她認同奈良紗希現在所說的觀點。

「都怪我!」

奈良紗希的臉上浮現出懊惱之色,她剛才太過着急了,以至於沒有注意好說辭。

「我就是想到了鹿久之前找過他,心裏稍微有點氣不過,說話失了分寸,我還是不適合臨場應變,更適合想清楚了再說話,這一次又受到教訓了!」

奈良紗希滿臉無奈的說道,她剛才就是一股好奇心,實在是沒忍住。

其餘的時候。

她都是忍耐得好好的!

畢竟奈良鹿久在給她們找人的時候所做的事情,她都已經悄悄的知道了,可以她還是隱藏的很好,沒有將事情暴露出去,現在怎麼就沒忍住呢。

「我知道了!」

「我這是關心則亂了!」

「如果青羽沒有答應跟我們一起參加中忍考試,那麼我也不會那麼的在意他!」

「正是因為我們是隊友了,我才那麼的緊張,可是卻意外的把隊友給推遠了!」

奈良紗希越想越是懊惱,她覺得自己做了一件非常不正確的事情,這讓她的心裏很是難受。

果然!

衝到是魔鬼啊!

奈良紗希越想越是難受,覺得這樣下去不行!

「不行!」

「我要去找青羽!」

「我要把剛才的誤會解釋清楚!」

「我不能讓我剛剛得到的隊友,因為這樣一點點的小誤會,而跟我們產生隔閡!」

頓時。

奈良紗希起身,立即向著青羽離開的方向走過去,雖然她不知道青羽住在什麼地方,但是她知道她是可以找到青羽的。

「我跟你一起去!」

秋道玲懶成跟在奈良紗希的身後,快步的跟了上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4章 我確實不想上戰場(求訂閱求月票)

43.91%
目錄
共81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