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僅僅一發就命中了!(求訂閱求月票)

第366章 僅僅一發就命中了!(求訂閱求月票)

「什麼東西?」

這個忍者楞了一下,他明顯感覺到他的頭上有什麼東西飄過了,可是在他去摸的時候,卻什麼都沒有發現。

「可能是蟲子吧?」

這個忍者喃喃自語道,並沒有將剛才發生的事情當回事,畢竟他們常年都在樹林裡面,不管是工作還是訓練,都離不開各種蟲子,身上偶爾落點什麼,也並不是什麼讓人覺得意外的事情。

隨即。

這個忍者依舊帶路前行。

可是。

他並不知道的是……

剛才他頭上落下來的東西,並不是蟲子,而是青羽身上掉落下來的紙片。

這張紙片很是輕鬆的落在了這個忍者的頭上,並且在與這個忍者腦袋接觸的瞬間,觸發了讀心繫統。

一時之間。

青羽的腦海中響起了清脆的電子提示音。

「叮咚!讀取記憶成功!獲得:水遁·水分身之術!」

伴隨著這都電子提示音,青羽感覺到一股非常奇特的感覺,隨即是一股記憶,載入到了他的腦海中。

頓時。

青羽什麼都沒有做。

立即開始翻看這個人的記憶。

他一邊在一邊向著,看起來就像是都發獃一樣,但是實際上,已經是將注意力集中在了翻找這個忍者的記憶上。

他快速的尋找著這個人的記憶裡面關於中忍考試第二場的部分。

幾分鐘之後。

青羽立即發現了重點。

與之同時。

他感覺到有人拍了他一下,隨即立即被拉回到了現實當中。

「青羽,你想什麼呢,發獃這麼久,喊你都聽不到了?」奈良紗希的聲音在青羽的耳邊響起,語氣中透著疑惑,一雙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盯著青羽,看起來對青羽所思考的事情非常的好奇。

「啊?!」

青羽「愣」了一下,呈現出一種剛剛反應過來的感覺,隨後笑著說道:「你剛才說什麼?」

「你看果然是溜號了!」奈良紗希擺出一副瞭然的姿態,隨即抬手指著那邊的大門,說道:「19號門已經到了,你再繼續往前走的話,就該到20號門了。」

「哈哈哈原來如此啊,我溜號了……」青羽用笑聲來掩飾當下所處的尷尬,隨後跟著奈良紗希,站在19號大門的門口處。

「我們現在可以進去了嗎?」奈良紗希向著站在門口的那個忍者問道。

「現在還不行。」

這個忍者搖了搖頭,低頭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錶,隨即說道:「還有7分鐘的時間,等時間到的時候,你們會統一一起進去,現在先在門口等一會。」

「明白了。」

奈良紗希在聽到了這個忍者的話之後,頓時點了點頭,7分鐘對她來說並不是什麼不能等待的數字,只是這個時候,她的心裡多少還是有些緊張的。

「青羽……」

奈良紗希立即轉頭向著青羽看過去,她剛想要跟青羽聊點什麼,但是她發現,後者再次進入到了剛才那種發獃的模式之下,直接站在原地不動了,完全沒有繼續聊天下去的意思。

「那個……玲……我們聊聊天吧……」

奈良紗希瞬間就反應過來了,在她的猜測之中,覺得可能是臨近考試了,青羽的心裡比較憂慮,所以可能一個人想要安靜會。

所以。

她立即將話題的轉移到了秋道玲的身上,給青羽留出了這七分鐘的休息時間。

她很清楚。

一會進入到考場裡面的時候。

大家就要全神貫注了。

奈良紗希沒有在這個時候去打擾青羽,青羽則是沉浸在這個忍者的記憶裡面了。

就在一天之前。

這些忍者所組成的小隊,將這個被封存了許久的第38號場地,仔細的將這片場地檢查了一遍,確定裡面沒有什麼能夠威脅到中忍考試的東西。

隨即。

這些忍者便在這裡布置起天之書的隱藏任務。

其中。

現在這個帶著他們去第19號大門的忍者,正是負責隱藏其中一個天之書的人。

說巧不巧的……

這個天之書還真就像是奈良紗希猜測的那樣,藏在第19號入口的鐵絲網附近。

「嗯……」

青羽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眼眸之中閃爍起複雜的神色,如果不是他真的在這個忍者的記憶裡面看到了這些,那麼事情還真說不準是怎麼回事。

「紗希,我剛才仔細的思考了一下,覺得你說得非常有道理,天之書確實很有可能就放在入口的附近。」

青羽的聲音突然響起,清楚的傳入到了每個人的耳中,尤其是那個帶領他們來到這裡的忍者,更是臉色變得古怪起來。

其實。

就在剛剛不久之前。

奈良紗希說起這個問題的時候。

這個忍者的臉色同樣變得不是那麼的正常了,只是這個忍者走在最前面帶路,讓他們看不到表情,已經他們的注意力並不在這個忍者的身上。

「哦?!」

奈良紗希看著已經緩過神來的青羽,臉上驟然露出一抹笑容,整個人看起來都變得饒有深意起來。

「青羽,你也是這麼想的嗎?」

奈良紗希聽到青羽在贊成他的觀點,頓時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她在經過中忍考試到現在的事情之後,對青羽的態度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在他的內心深處,已經更加的重視起青羽來了。

現在這個時候。

距離中忍考試開場還有不到三分鐘的時間。

若是換成其他的隊伍。

絕對會認為聊這種事情是一種非常不靠譜的行為。

不過。

奈良紗希在得到了青羽的認同之後,對於捲軸可能出現的位置,表現得更加感興趣了。

「我覺得你說得很有道理,剛才我仔細的想了想這個地圖,使用一種換位思考的方法,去推測捲軸可能出現的位置。」青羽點了點頭滿臉認真的說道,他就是要當著這個忍者的面去說,這樣才會更有意思。

「換位思考?」奈良紗希疑惑的盯著青羽,眼眸中寫滿了不解,顯然對於青羽的說辭想要聽聽更多的想法。

秋道玲也一直盯著青羽,她的眼睛裡面有著同款的好奇,她也很想知道,青羽想要表達的究竟是什麼意思。

「我仔細想了一下……」

青羽的視線先是落在了奈良紗希的身上,隨即又向著秋道玲看過去,最後則是盯著那個送他們來到這裡等待著中忍考試第二場開始的那個忍者的身上。

「我在想如果我是本次中忍考試的舉辦者,那麼我要怎麼去隱藏好這些天之書的捲軸呢?」

青羽擺出一副思索的表情,僅僅是停頓的這片刻的時間裡,直接將奈良紗希、秋道玲和這個忍者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過來。

其中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在跟青羽一起思考這個問題。

唯有這個忍者。

臉色變得不是那麼的好看了。

「如果我是設計潛藏這些天之書的人,那麼我一定不會讓考生們找不到,天之書和地之書的結合方才可以通過第二場中忍考試,那麼如果人人都找不到天之書的話,這個考試也就沒有意義了,所以一定要能夠被找到,又不能太輕易的找到,那麼就必須在隱藏捲軸的地方上做一些手腳。」

青羽一口氣說道,他說完之後,稍稍的停頓了一會,他是基於記憶的已知情況,已經這個忍者所受到命令的時候所處的環境,所進行的一系列推導出來的。

可以說是……

根據結果和過程反推具體的原因。

只是。

現場的這幾個人。

並不知道清楚已經是知道青羽已經是知道了結果,還以為青羽是真的將自己放在那個位置上去猜測。

一時之間。

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變得思索了起來。

「這一片死亡森林實在是太大了,而我們的考試時間只有120個小時,除了要去找到天之書捲軸之外,還要應對來自於是其他忍者小隊已經野獸的威脅!」

「不僅如此,我們還要面臨食物匱乏的問題,可能要在這裡荒野求生,這本身對我們的心理和身體都是極大的考驗,在考試結束時間到來此前,可以說每個人的體力,都將達到一個接近耗盡的臨界點,這是我們需要面對的無法逃避的問題。」

「那麼……」

「如果是我負責這次的考試的話……」

「我會將捲軸放在一個不是那麼特別容易找到,而又不是那麼隨便就能找到的地方!」

「比如放在某個入口的附近,這樣小隊們率先衝進去之後,就可能會錯過這個捲軸。」

「再比如放在樹上的鳥巢裡面,不仔細看的話,並不會發現,但卻並不是讓人完全的無法發現。」

「所以……」

「我覺得這些天之書捲軸應該是在隱藏的地點上有一些出其不意,而不會在外表上做出什麼障眼法,更不會放置假的天之書來誤導我們。」

「畢竟……」

「天之書對於我們這次中忍考試來說是一個考察點,但絕對不是誤導點,考核我們的目的,就是想要讓我們找到天之書!」

青羽一句接著一句的分析道,將他所想到的這些理論的可能性,統統的說了出來,全都說給了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當然還有在一旁聽得津津有味的這個帶著他們過來的忍者。

「青羽,你的意思,我都理解了,你比我想得還有更周全,想在你這麼說的話,我覺得在入口處放置天之書的可能性更高了,這就是慣性思維,很多人都不會想到,我們考試需要找到的天之書,可能就在我們剛剛進入考場的面前。」奈良紗希跟著點頭分析起來,她本就是很聰明的人,畢竟她也是奈良一族的人,只是她的整體思考能力並沒有那麼的強,若是有一個人幫她整理清楚了,那麼她可以在這個框架裡面,充分發揮她的聰慧。

「那個……」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帶他們過來的忍者,已經有點聽不下去了,現在他覺得,若是再讓這兩個人推測下去,那麼幾乎都快被猜沒了。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複雜了。

就像是一個精心設計過的躲喵喵的劇情。

但是還沒開始。

就要讓人給猜破了。

這個忍者現在寧願快點把青羽他們幾個人給送到考場裡面去,讓他們在裡面慢慢的猜,然後他眼不見為凈,耳不聽不煩,不然挫敗感實在是太過強烈了。

「不急。」

青羽立即搖搖頭,他向著這個忍者看過去,說道:「我們先把具體的事情,想得更清楚一點,這樣我們進入之後,就可以更加有效率的進入中忍考試第二場的考試。」

「沒錯,我也覺得在這裡想清楚比較好,如果進入到裡面了,我們就會處於一種相對來說需要謹慎的環境下了。」奈良紗希跟著點了點頭。

「對哦,我們可都是簽了同意書的,如果我們就這麼進去了,那麼我們將可能會面對很多致命的危險。」秋道玲也跟著點了點頭。

「那個……我的意思是……現在中忍考試第二場的時間已經到了,你們要不進入考場裡面去討論吧。」這個忍者滿臉黑線的說道,他實在是不想聽了,挫敗感太強烈了。

「如果我們遲幾分鐘進去,會不會有什麼影響?」青羽向著這個忍者問道,就連他也說不清楚為什麼,他就是想要在這個忍者的面前去分析這些事情,就是想要說給這個忍者聽,然後看看這個忍者的反應,可以說是這是他逐漸浮現出來的腹黑的一面。

「沒……倒是沒什麼問題……可能會讓你們落後於其他的隊伍吧?」這個忍者無奈的說道,他倒是還真的有規定,那即是參加中忍考試第二場的考生,可以延遲兩個小時入場,在場外的安全區中進行最後的思考,如果最後改變主意,可以選擇退出,只是她不想在這裡繼續陪著青羽他們了。

「那就讓我們在這裡安靜的再想一想,我們想清楚了自然就進入了,畢竟在你的身邊,我們能夠更加的安全一些。」青羽笑著說道,他剛才是明知故問的,因為在讀取了這個忍者的記憶之後,他已經知道了關於第二場考試的許多細節上的規則,就比如說他們可以站在外面待一會,不用那麼的著急。

「好……好吧……」這個忍者滿臉的無奈,他也不知道怎麼就遇到了青羽這樣的小隊,若是換成其他的小隊,怕是已經進入到考場裡面了,哪有在考前思考這麼多事情的。

「大哥哥,你覺得我說得有道理嗎?」青羽嘴角含笑腹黑的問道。

「這個……我不能說……」這個忍者臉上的黑線變得更加濃郁了,他感覺到一陣無奈,這種事情問過來,不就等同於在問他捲軸的問題么。

這可是不能上當的。

這點套路……

他還是能看出來的。

不過。

他在說完這句話之後。

心裡也產生了好奇心,隨即目光落在青羽的身上,緊緊的盯著青羽。

「我不能告訴你捲軸的位置,不過我有點好奇,想知道你覺得捲軸可能放在什麼地方呢?」

這個忍者饒有深意的盯著青羽,他的心裡還是挺好奇的,青羽剛才叭叭叭說了那麼多,究竟有沒有用,是無效的分析,還是能夠幫助隊伍通過第二場中忍考試。

隨著這個忍者的問題問出來。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的視線也都再次聚焦在青羽的身上,她們兩個人也都很想知道,青羽究竟會做出什麼樣的判斷,而這樣的判斷,是否有實質性的效果。

若是放在中忍考試以前。

這兩個人一定讓青羽先進考場再說。

可是。

現在已經不一樣了。

青羽用他在中忍考試第一場驚艷隊友的能力,徹底的在這兩個隊友的身上,獲得了話語權。

「好!」

青羽點了點頭,他轉頭向著考場裡面看過去,他的視向著一個個樹林上看去,眼眸中泛起道道精芒。

「如果我負責藏捲軸的話,那麼五個捲軸裡面,其中有兩到三個,應該會讓隊伍比較容易拿到,那就應該放在森林裡面的某處。」

「剩下一到兩個不那麼容易拿到的,也不會將之藏起來,而是安排在門口附近。」

「就拿兩個舉例子吧!」

「如果要有兩個捲軸放在門口的話,那麼選門也很重要,不是每個門,都有放置的價值。」

「所以我覺得……」

「最有可能放置捲軸的門,就是死亡森林正面的1號門以及背面的19號門。」

「大哥哥……」

「我說的沒錯吧?」

青羽立即向著這個忍者看過去,經過了他的分析之後,這個忍者的臉色已經徹底發生了變化。

不是因為說錯了。

恰恰相反。

說得太對了。

如果他不是知道青羽是考生的話……

他怕是以為他的任務書都被青羽看到過了。

五個天之書。

兩個安放在門口處。

三個安放在樹林裡面。

樹林裡面的天之書捲軸可以說是非常容易尋找的!

有一個直接拿著繩子掛在了樹枝上。

有一個放在了河流邊的石頭上。

還有一個則是在一座小山的山腰處。

這三個地方都不隱蔽。

並且全是在明面上。

只要有隊伍在這裡經過,那個隊伍的忍者不瞎的話,都能看到這些捲軸,並不會那麼輕易的錯過。

這三個就是他們明面上想要讓這些參加第二場中忍考試的隊伍們拿到的捲軸。

至於另外兩個。

一個掛在正門的樹上。

一個掛在後門的樹上。

這麼做的目的,便是增加捲軸的獲取難度,畢竟這需要一定程度的細節,也需要一些上天眷顧的幸運。

畢竟……

這兩個門有沒有人選擇,選擇的人能不能注意到,這都是很大的問題。

這個事實的安排。

跟青羽所猜測到的結果可以說是一模一樣。

現在這個忍者看向青羽的眼神已經漸漸的發生了變化,這不是運氣和細節那麼簡單了。

這個少年。

還沒有進入到考場裡面。

就快要猜到了。

這樣的推理能力有點過分的厲害了。

難怪……

這三個人可以那些破第一場考試記錄的30分滿分!

現在這個忍者已經相信青羽他們三個人有現在這樣的成就,並非是靠運氣,而是靠實力了。

「我不能告訴你。」

這個忍者在聽到青羽的提問之後,有那麼片刻的遲疑,不過他並不敢將捲軸的真實位置告訴給青羽,這是不對的事情。

「沒事。」

青羽笑著搖搖頭,他知道這個人什麼都不會說的,他也沒打算去跟這個人要到什麼答案,現在答案就在他的心裡,他只是想這麼說一說而已。

「你不需要回答我,我就是簡單的猜一猜,我覺得我們這個19號門的位置,就是有捲軸存放的地方,而且我覺得,很可能就在某一棵樹上。」青羽緩緩的說道。

「為什麼是在樹上?」奈良紗希不解的問道,她對於青羽前面所說的話,都是非常贊同的,唯獨這個在樹上,讓她覺得沒有什麼依據。

「如果放在地面上太顯眼了,而埋在地下的話,肯定是找不到的,既然如此,那麼最有可能的地方,就是在上面。」青羽抬手指著天空的方向說道。

「嗯……」奈良紗希在聽到青羽的解釋之後,頓時覺得非常的有道理,隨即視線向著周圍的樹上看過去,這邊的樹木很原始也很高大,那些枝幹都非常的健碩,隨即說道:「應該不是在樹木的表面,那樣我們也很容易就會留意到,既然這邊的樹木是藏起來的,那麼我覺得應該是在某個鳥巢上吧?!」

奈良紗希此話一出。

現場的那個忍者頓時臉色大變。

不過他僅僅只是持續了一剎那,便立即恢復了過來,沒有因為自己臉上的表情而引起青羽他們幾個人的注意。

不過。

他的心裡已經開始隱隱的覺得,這個天之書可能就要成為這個小隊的囊中之物了。

如此一來。

這個小隊可能很容易就會晉級到第三場考試了!

這個忍者的心裡非常的清楚,第二場考試是個消耗戰,更多的困難之處就是在磨礪自己和隊友的心理,若是能夠在剛剛進入到考場的時候,就立即拿到天之書捲軸的話,那麼心理是完全不同的。

「我同意的你判斷!」

青羽的聲音打破了這個忍者的思緒,隨著這句話,他的視線又向著青羽看了過去,他現在已經不急著讓這三個人進入到第二場考試中了,他更想知道,這三個人還能說出什麼讓他驚駭的話。

「現在我就是這麼判斷的!」

青羽對著奈良紗希和秋道玲點了點頭,他抬起頭,視線向著考場裡面的樹木看過去,臉色頗為凝重。

「我覺得天之書捲軸就在附近的某個鳥巢裡面!」

「一會我們進入都考場裡面之後。」

「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都周圍的這些樹上去尋找天之書捲軸!」

「一旦讓我們找到捲軸的話……」

「我們什麼都不要做!」

「直接向著高塔的方向前行,爭取最先到達高塔之中,這樣我們就率先上岸了!」

青羽一句接著一句認真的說道,這也是他對中忍考試第二場中所使用的策略。

只要拿到捲軸。

什麼都不管。

直奔高塔就行了。

這樣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就可以拿到通關的名額了。

「可以!」

奈良紗希點了點頭,她也是覺得這種方法是最穩妥的,除非沒有找到捲軸,可是她在聽到青羽的分析之後,真心覺得捲軸就在這個附近,根本不至於找不到。

「那我們就進入考場吧,只要用最快的速度到達高塔,我就有東西吃了,這也是一個不錯的辦法。」秋道玲連連點頭,她剛才還在為怎麼在這裡生活五天而擔憂,現在這個顧慮則是瞬間消退了不少。

「我們出發吧。」

青羽點點頭,他該說的話,都已經說完了,隨即成為了三個人裡面,第一個邁步走進第38號訓練場的人。

「好!」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道,兩人在青羽進入之後,一起邁開腳步,向著考場裡面走了進去。

一時之間。

三個人都已經進入到了考場之中。

那個忍者看著青羽三人不緊不慢的身影,不由得暗暗舒了口氣,同時心裡無比的震驚。

「這就是精英吧!」

這個忍者將第19號門上鎖之後,便原地守護在這裡,他是有任務要求的,那就是不能讓任何人從這裡進去,打擾到中忍考試的進行,也不能讓任何人出去。

至於青羽他們最後能不能拿到那個天之書的捲軸。

他的心裡好奇一下就行了。

在外面是根本看不到的。

不過。

他覺得這件事情基本上就是這麼回事了。

如果這三個人沒有拿到那一份天之書的捲軸的話,整個第38號訓練場中,不會有人能夠拿到了,畢竟這個考試是給大家圈定了目標的,就是最中心處的高塔。

……

青羽三人進入到死亡森林之後,並沒有快步前行,也沒有做什麼其他的舉動,而僅僅只是像是散步一樣在往前走。

「青羽,我們三個人散開找吧,這樣效率最高,不過我擔心你會遇到什麼問題,所以你有什麼辦法能讓我們進行聯絡嗎?」奈良紗希向著青羽問道,她覺得這種事情是不太可能的,不過她還是願意相信青羽,去問問有沒有這種可能性。

「沒有辦法。」青羽搖搖頭,說道:「我只能給你們一個計時符咒,等到時間的時候,我們三個人過來碰面,現在我們儘可能還是不要離得太遠,否則如果遇到危險的話,彼此之間容易照顧不過來。」青羽當然是有可以通知的手段了,可是他不能在這裡說出來,他方才已經暴露出了他的一些邏輯思辨能力,不過這並不是什麼問題,可是具體實力暴露得如果多了起來的話,那麼事情就可能會變得麻煩了。

「計時符咒也可以。」奈良紗希點了點頭,這東西有總是要比沒有更好的。

「這兩個。」

青羽頓時探手進入到忍具袋李淼,從裡面拿出了兩張紙,上面有著非常複雜且特殊的符咒。

「這是計時符咒,只要你將查克拉注入其中,30分鐘後會自己燃燒,這樣在我們全神貫注去尋找的時候,可以不至於忘卻了時間。」青羽說道。

「很好!」

奈良紗希連連點頭,他接過青羽手上的符咒,直接將這個符咒遞給秋道玲一個。

「青羽,玲,我們就在這個範圍去尋找一下,30分鐘后無論有沒有找到天之書,我們都要回到19號門的門口集合,再重心進行商議。」奈良紗希安排道。

「是。」

青羽和秋道玲一起應聲,他們兩個人都覺得奈良紗希的命令沒有什麼問題。

「那麼我們現在就開始吧。」

奈良紗希點了點頭,她抬手指著前面高塔的方向,說道:「我去前面方向尋找,青羽你去左側,玲你去右側。」

「是!」

青羽和秋道玲再次應了一聲,這個安排可以說是正和青羽的意,因為在他讀取到的那個忍者的記憶之中,天之書正是在右邊的方向,也就是秋道玲要去的那邊。

如此一來。

只要沒有意外的話。

天之書將會落在秋道玲的手上。

這樣就不是他親自發現的,可以讓這兩個少女的參與感十足,並且顯得他自己又不是那麼的醬油,可以說是他最希望的方式了。

頓時。

這三個人立即向著周圍散開。

青羽一躍而起,直接落在了樹枝上,並且快速的向著外圈穿梭出去,速度非常的快。

「這個遊戲還挺有意思的。」

青羽的心理產生了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似乎他來到這裡,不是來參加中忍考試的,而像是進入都遊樂園一樣,進行一場模擬的遊戲。

只不過……

跟他同屬於一個小隊的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兩個少女,在她們的心裡,還覺得要保護好他,但卻並不知道,他才是那個帶飛的大腿。

青羽剛才給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的那兩張符紙上,並不僅僅是能夠進行計時的,上面還記錄著兩個人的位置,以及在背面還有個飛雷神的術式,可以說是準備得非常充分。

嗖嗖嗖……

青羽快速的在樹林之中穿梭,他連找都沒找,因為他的知道,天之書的位置在哪裡。

現在他所做的就是儘可能的去跟奈良紗希和秋道玲拉開一點點的距離。

差不多十分鐘之後。

青羽緩緩的停留在一棵樹的樹枝上。

頓時。

青羽雙手開始快速的結印,他所施展的手印,正是影分身之術。

「影分身之術!」

青羽的聲音緩緩響起,隨著一股股的查克拉涌動而起,就在青羽的面前,直接出現了一個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這個人正是他的影分身。

「你變化一下,知道該怎麼做,不需要我多說什麼了吧。」青羽淡淡的向著這個影分身說道,影分身是他身體查克拉的一部分,具備他的記憶和意識,他想要做什麼事情,影分身可以說全都知道,那就是他的一部分。

「明白!」

青羽的影分身立即開口說道,隨即他的身體快速的發生變化,身體表面像是紙片一般快速的翻飛起來,整個人都彷彿直接變成了一個紙片人。

隨著紙片快速的翻飛涌動。

最後青羽的樣子發生了變化。

直接變成了以前曾經多次使用過的身份,來自於霧隱村的薩摩廉太郎。

不僅他身上的衣著都變成了霧隱村忍者的樣子,就連頭上都多出了一個霧隱村的護額,可以說是偽裝得極其真實,只要不是碰到那種力量極強的存在,在不碰到他的前提下,根本不發拆穿他的神之紙分身。

「這裡交給你了。」

青羽的嘴角微微翹起,只要把他放入到中忍考試第二場的場地裡面,那麼他就可以始終神之紙分身去搞事情了,這種事情根本不需要他自己出面,就可以非常完美的解決。

「是!」

這個已經是化身成為薩摩廉太郎的神之紙分身立即應了一聲,隨即消失不見。

緊接著。

青羽掉頭向著19號門的方向返回過去。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他都會跟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在一起,完全做到形影不離,兵器他會將感知的能力覆蓋在這個考場上面,這就像是開了全圖的外掛,能夠清楚的知道每個人的位置。

如此一來。

他便可以輕易的在不遇到任何對手的狀況下。

跟著奈良紗希的小隊一起去到高塔的地方。

當然。

青羽並沒有打算就這麼簡單的放過這個考場裡面的人,所以他打算使用出神之紙分身來搞點事情。

至少。

那三個岩隱村的忍者。

青羽還是想去看一看的,他還想知道岩隱村的具體計劃是什麼呢,他忍了很久沒有拍那三個人的腦袋,就是在等進入到第二場考試的這個時刻。

隨著時間的推移。

半個小時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青羽回到第19號門的時候,已經看到了等待在這裡的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已經還有站在鐵門外面向著裡面看的那個帶領他們過來的那個忍者。

「青羽,你找到了嗎?」

奈良紗希立即向著青羽問道,她的臉上泛起期待的表情,眨著大眼睛盯著青羽,似乎想要聽到什麼好消息。

「是啊,青羽,你那邊找到了吧!」

秋道玲滿臉的笑容,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喜悅,可以說是連嘴巴都閉不上了,這種狀況已經是超過了本身的那種演技,把自己給暴露出去了。

「我……我……我……」

青羽當然知道這兩個人在跟他演戲,他連天之書的位置都知道,按照秋道玲所去的位置,別說半個小時了,十分鐘不到就可以找到,根本就沒有什麼困難。

如果不是他知道秋道玲肯定拿到了捲軸。

怕是很難從秋道玲喜悅的表情上聯想到這是在跟他演戲呢。

不過……

青羽作為忍者世界裡面真正的影帝。

飆戲這樣的事情。

他根本就沒怕過。

「沒找到啊!」

青羽無奈的攤開雙手,並且嘆了口氣,隨即向著兩人問道:「你們呢?」

「如果我們找到了,那還問你幹什麼,青羽,看來你猜錯了啊,這裡根本就沒有捲軸,害得我們耽誤了那麼久的時間,還停留在19號門這裡!」奈良紗希嘟著嘴說道,那語氣之中,透著埋怨的意味。

此話一出。

直接把站在門外目睹了剛才她們兩個人喜悅過程的這個忍者給看傻眼了!

果然啊!

女人都會騙人!

這兩個少女剛才拿著天之書那個高興啊!

可是等青羽回來的時候……

兩人立即將天之書藏了起來,隨後便是在跟青羽開這個玩笑!

雖然他知道這是這兩個少女在跟隊友分享喜悅的方式,不過他的心裡還是感嘆,這女人說起謊話來,簡直連眼皮都不跳一下啊,實在是太輕鬆了。

「哎……可能是我猜錯了吧!」

青羽嘆了口氣,擺出一種很是苦澀的表情,隨即安慰似的說道:「紗希,玲,沒關係的,我們還能再找到天之書的,一定可以的!」

「鵝鵝鵝鵝鵝……」

奈良紗希實在是憋不住了,她立即捂著肚子笑了起來,並且抬手指著秋道玲身上的一個捲軸,笑著說道:「青羽,你看這是什麼?」

「什麼?」青羽明顯「愣」了一下,似乎很沒從剛才的事情中緩過來。

「當~當~當~當~」

秋道玲直接拿出了一個寫著「天」字的天之書捲軸,在青羽的面前搖晃了一下,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上了。

「青羽!」

「你說得一點都沒錯!」

「我剛到那邊的樹上,就看到了一個鳥巢!」

「我就過去看了看……」

「沒想到一下子就發現了!」

「我都沒找第二個。」

「僅僅一發就命中了!」

秋道玲滿臉興奮的說道,她早就裝不下去了,迫不及待的再跟青羽分享這件天大的好事情。

「這麼精準?!」

青羽瞪大眼睛,眼眸中閃爍著驚訝,當然,他依舊是在秀演技而已,只是她們兩個少女並不知道他是演出來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6章 僅僅一發就命中了!(求訂閱求月票)

45.92%
目錄
共8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