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這可真是個沒辦法回答的好問題(求訂閱求月票)

第374章 這可真是個沒辦法回答的好問題(求訂閱求月票)

現在這個時候。

奈良紗希自認為已經看清楚了一切。

尤其是這些事情在陰差陽錯之下最後都能剛剛好說得通。

這樣問題就變得有意思起來了。

隨著她在跟秋道玲說這些的過程,她也漸漸的對這個事情的條理變得更加清晰起來,彷彿是這裡出現的事情,都已經被她給看透了一樣。

「呼……」

秋道玲在聽到奈良紗希的話之後,忍不住深吸一口氣,她現在已經被奈良紗希的思路給帶走了,在她的心裡也覺得事情就是這麼一回事了。

「這是好大的布局啊!」

秋道玲不禁感嘆起來,在她看來能夠想到這樣布局的人,也就只有鹿久大哥了,其他人都沒有這樣的本事。

尤其在聽到了奈良紗希的解釋之後。

她越發覺得就是這麼一件事情。

思路都跟著變得清晰了起來。

「鹿久大哥找到了青羽,跟青羽聯手演戲給我們看,讓我們覺得鹿久大哥不想讓我們通過考試,再讓我們覺得青羽是我們這邊的人,從而輕易的相信了青羽,我是真的佩服這樣的布局能力……」

秋道玲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她不是一點點判斷能力都沒有的,只是需要人去帶一帶,所以如果帶著她的人說偏了,那麼她的思維很容易也就偏了。

現在這個時候。

她就已經可以說是被奈良紗希跟帶偏了。

畢竟奈良紗希並沒有確定的東西,已經是這次討論的前提了,從一開始,就是在基於青羽作弊的前提下來進行的分析。

「沒錯!」

奈良紗希都聽到秋道玲的總結之後,連續點了點頭,已經是認定了這種情況,隨即緩緩的說道:「事情就是這個樣子的,我們兩個都被鹿久大哥給騙了!」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

「鹿久大哥的目的就是幫助我們通過中忍考試!」

「他很清楚這一屆中忍考試會有多麼強大的存在,知道我們如果沒有得到答案的話,很難走到現在,所以做了這麼多的工作!」

「岩隱村忍者參加的事情……」

「應該是鹿久大哥故意不告訴我們的,為了讓我們覺得能夠通過考試都是我們自己的能力!」

「若不是青羽的演技太過拙劣了,沒有控制好考試的力度,讓我們無緣無故的破了兩次記錄,我也不會發現這樣的事情!」

奈良紗希緩緩的說道,隨即她抬起手,伸出了第三根手指,在秋道玲的面前晃動了一下。

「第三步!」

「我覺得富岳大哥也參與到了這個布局裡面……」

「他的任務就是將青羽推薦給我們!」

「通給這樣的方式。」

「我們成功的跟青羽組成小隊,進而參加到中忍考試之中,走到了現在這個位置!」

「青羽應該是在考試之前就已經知道了第一場考試的答案已經第二場考試中天之書捲軸的位置。」

「這樣我們才能夠如此的順利!」

奈良紗希掐著下巴分析了起來,她在先給青羽定罪之後,就發現種種跡象都是在向著她所想的地方發展著,居然完全串聯了起來,這樣讓她更加堅信自己的推測。

秋道玲默默的聽著這些話。

她的心裡已經在順著奈良紗希的思路去想了。

「所以……」

「青羽在跟我們那張紙片的時候……」

「當時就已經知道答案了?!」

秋道玲覺得自己的所有認知到已經被徹底顛覆了,這跟她最開始理解的事情完全不同了。

「沒錯!」

奈良紗希再次點了點頭,她的雙眼緊緊盯著秋道玲,說道:「現在你想想看,青羽真的能夠像他說得那麼容易的在監考忍者的身上拿到答案嗎,還是以心轉身之術的方式?」

「這個地方我當時也懷疑了一下,覺得青羽可能是說謊了,當時覺得可能是青羽有什麼其他的方法拿到了答案,但是並沒有想到會是在事情開始之前就拿到了答案……」秋道玲的臉色變得陰沉了許多。

這也不怪她亂想。

畢竟青羽所說的心轉身之術確實是不存在的。

青羽不是通過這樣的方式獲取到的答案。

當然。

如果一定要在作弊的角度來說的話……

青羽通過系統得到答案的方式,也可以算是作弊的一種,不過這也可以看做是通過他的實力進行的作弊,根本不是在考試之前知道的。

可是。

當時青羽對著兩個人隱瞞掉了系統的部分。

這也讓這兩個人開始帶著青羽作弊的思維去回想這件事情的時候,發現了這裡的問題。

「我現在可以肯定,青羽就是在考試之前就拿到了答案,並且都已經背了下來,不然就算是他通過心轉身之術拿到了監考忍者的答案,他怎麼可能背得一個字都不差,這裡本身就有很大的問題!」奈良紗希分析道。

「確實……」秋道玲點點頭,她已經被奈良紗希跟說服了。

「還有第二場考試的問題!」奈良紗希繼續說道:「我們當時感動於青羽率先寫下了同意書,可是如果青羽事先就知道天之書的位置,知道這次考試沒有任何的問題,那麼簽下一個完全不用擔心的同意書,這也不算是什麼太大的問題吧。」

「這……」秋道玲一陣啞口無言。

「雖然第19號入口是我選擇的,青羽看似沒有任何的參與,而且拿到天之書捲軸的是你,但是我覺得青羽應該是知道所有5個天之書捲軸的位置,並且會根據我們的位置說出他明知道答案的分析,幫助我們拿到天之書,青羽的那些分析你也聽到了,其實也是挺牽強的!」奈良紗希接著說道。

「這……」秋道玲這次更是沒辦法接話了,因為她當時根本就沒去聽青羽的分析。

「其實,原本到這裡,按照鹿久大哥的計劃,本是不會出現什麼問題的,可是青羽的分寸掌握得實在是太差了!」奈良紗希微微眯起眼睛,眼眸中的眸光,彷彿已經是將這裡所有的事情統統到看穿了,這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青羽的實力不行,沒有能夠掌握好這個尺度,最後把通關的時間沒搞好,結果鬧出了這樣的事情來。

「嗯……」秋道玲跟著點了點頭,她也發現了這樣的事情,畢竟這兩場考試通過的太順利了,她們兩個幾乎沒做什麼,就連著打破了紀錄,反而給她呈現出一種破記錄如吃飯喝水那麼的簡單。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鹿久大哥他們就是因為青羽表現得太過拙劣了,讓我們連續破了兩次中忍考試的記錄,造成了這樣的局面,這才使得一切都變成了這個樣子,他們來到這裡,應該是要在我們的面前,上演這樣一出好戲,讓我們以及那麼監考忍者覺得是青羽在作弊,最後青羽棄權退出,讓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奈良紗希再次說道,她已經發現這些事情的秘密了,尤其是剛才那拙劣的演技,讓她愈發的確定了。

「原來如此。」秋道玲點了點頭,隨即問道:「紗希,我們現在怎麼辦?」

「青羽已經棄權了,那麼他所做的事情就跟我們沒有關係,這應該也是鹿久大哥的安排,怕青羽做得太拙劣,主動去棄權,這樣也就沒有辦法去翻舊賬了,並且,鹿久大哥剛才已經說過了,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備戰第三次考試,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第三次考試就必須要憑藉我們自己的實力了,沒有辦法再得到什麼幫助了。」奈良紗希分析道。

「這樣好嗎?」秋道玲隱隱覺得這也是在作弊,儘管作弊的人不是她們,可是她們跟作弊的人是一個小隊的。

「鹿久大哥他們費了那麼多的心思來幫助我們,如果我們就這麼退縮的話,那豈不是很對不起他們,況且我們之間的想法也是一樣的,那就是通過中忍考試,所以我覺得我們還是努力的去備戰第三場考試吧!」奈良紗希將思緒放在第三場考試的時候,臉色變得凝重了許多,說道:「岩隱村的那三個忍者、宇智波楓、以及日向花道,這些人都將會對我們造成極大的威脅,我們的中忍資格還不是很穩妥,現在也不過僅僅只是個開始!」

「沒錯,到了第三場考試的時候,就是與他們進行一對一的戰鬥了,我們確實還有很多需要注意的地方。」秋道玲點了點頭,她是第一次參加中忍考試,但是她看過以往的中忍考試,知道第三場考試的時候是公開的,屆時會有很多人到比賽場地上去觀戰。

「現在我們知道這個事情就好,不要太過聲張,這畢竟是鹿久大哥他們給咱們爭取來的機會,我們要做的就是在這裡看看還有哪個隊伍會通過第二場考試,成為我們在第三場考試上的對手。」奈良紗希的眼神變得堅決了起來,她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通過中忍考試,現在已經到了這個份上了,又發現鹿久大哥是站在她這邊的,與她想要做的事情不謀而合,這就沒有什麼問題了。

「嗯……那個……青羽怎麼辦?」秋道玲猶豫了一下問道,她對於青羽還是挺有好感的,畢竟是一起奮戰過的隊友,雖然這個隊友可能是刻意安排過的,但是這段短暫的時間還是挺快樂的。

「青羽的事情已經跟我們沒有任何的關係了,她願意怎麼做就怎麼做吧,不過是棋子而已,現在也是變成了棄子了,其實他從一開始就說了,他只是來完成任務,並不是來交朋友的,現在看來倒是也沒有騙我們。」奈良紗希渾然不在意的說道,她在心裡確定青羽是在作弊之後,對於青羽的所有看法都已經發生了變化,可以說是根本就不在意青羽了。

「他不算我們的隊友了嗎?」秋道玲略顯惋惜的說道,她一度覺得青羽可能會替代掉鹿三,成為她們小隊的一員,以後還可以一起去做任務。

「很明顯,並不是!」奈良紗希毫不猶豫的搖了搖頭,她的雙眼緊緊的盯著秋道玲,緩緩的說道:「青羽只是拷問部的一員,跟我們本身就沒有什麼交集,他能跟我們一起參加這次中忍考試,不過是為了完成任務已經獲得任務的好處罷了,跟這件事情本身沒有什麼關係,況且,就像我剛才所說的那樣,他不過是一枚棋子罷了,若是鹿久大哥找到的不是他,而是另外的一個人,那麼我們所認識的就是另一個人。」

「這樣啊……」秋道玲依舊覺得有些惋惜,不過她倒是很認同奈良紗希的話,覺得確實是這樣子的,青羽不過是恰好是那個完成任務的人罷了,而對於青羽來說,她們也不過是眾多任務中的一個任務罷了。

……

幾分鐘前。

青羽邁開腳步離開了高塔。

其實。

在他原本的計劃裡面,就是打算要在這個地方棄權的,這裡是一個非常合適的節點。

就算是沒有奈良鹿久他們這些人進來問他是誰給了他題目……

就算是沒有奈良紗希半路的時候對他產生了懷疑……

哪怕是一切順利……

青羽最初的打算也是等到各個通過中忍考試的隊伍都齊聚在這裡的時候,以身體問題為由,宣布退出本屆中忍考試。

畢竟當時的藥師兜就是這麼做的!

只是……

青羽並沒有想到。

計劃沒有變化快!

奈良紗希的思維發散能力讓他有點嘆為觀止!

居然直接懷疑他作弊。

不過。

青羽也沒有什麼好解釋的地方。

別人怎麼看他。

他也是無所謂的。

畢竟這樣的事情一旦解釋起來非常的麻煩,還會導致他暴露了實力,現在這樣的結果,雖然對於他在這兩個少女心中的形象有所影響,但是他根本不在意這樣的事情,反而覺得這是一個比較合適的解決方式。

「算是完成了一個任務吧!」

青羽走在走廊裡面默默的自言自語了一句,他不知道奈良紗希後續的那些分析,不過有一點,如果他聽到了,還是會認同的,那就是他來這裡跟這兩個少女組成小隊,確實是在完成任務。

只不過要完成的並不是奈良鹿久的任務,而是森乃伊頓的任務,畢竟最後真的讓他來報名的那個人,是拷問部的隊長森乃伊頓,這也是他沒有辦法拿出合適理由拒絕的一個原因。

當然。

雖然發布任務的人不同。

但是任務卻是沒什麼差別。

不過就是幫著這兩個少女通過前面兩場考試而已。

很快。

青羽就走出了高塔,來到了高塔門口處,立即吸引了高塔門口處那兩個守護忍者的視線。

「是他!」

那兩個守護忍者立即認出了青羽來,要知道青羽的小隊可是打破了第二場考試的記錄,並且還是現在唯一進入到高塔中的隊伍,這樣的人他們想忘記現在也忘不掉的。

青羽並沒有在意這兩個守護忍者。

他很清楚。

現在是第二場考試期間。

死亡森林裡面的人都不可以隨意的進出。

就算是他已經棄權了。

他也不能離開高塔的範圍。

不過。

站在這裡透透氣,總比在裡面被懷疑更好一些,現在這個時候,奈良鹿久和奈良紗希都在裡面,他們懷疑的方向並不一樣。

在裡面多待一會都有露餡的風險。

青羽直接倚靠在高塔牆壁上,緩緩的閉上了眼睛,擺出一副閉目養神的姿態,實際上則是開始在這裡讀取那三個岩隱村忍者的記憶。

那兩個守門忍者看到這樣的畫面。

彼此相互對視一樣。

均能看到對方眼中的意思。

「他應該是想在這裡看著對手都是誰吧!」其中一個守門忍者壓低聲音說道。

「我覺得也是……」另外一個守門忍者點了點頭。

「這就是先到場的特權啊!」那個守門忍者感嘆到,畢竟這有率先到場的人,才有資格去在這裡等待著,如果是後到場的人,根本不用等待結果,可以去直接看結果是什麼了。

漸漸地。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青羽就這麼站在這裡,閉著眼睛,沉浸在那三個岩隱村忍者的記憶中,在這期間並沒有人打擾到他。

道場裡面沒有人走出來。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沒有出來看看,在她們的心裡,青羽已經是她們人生中的一個匆匆過客,不會再產生任何的交集了。

奈良鹿久他們也都沒有出來,現在這個時候,他們正在高塔二樓的房間裡面去相互討論著究竟是誰把答案給了青羽,他們已經默認為青羽是知道答案了,否則完全沒有必要去棄權,不過他們並不知道,提供答案的那個人是誰。

正是因為一個人都沒有走出來。

守在這裡的那兩個忍者並不知道青羽已經棄權了。

這才在沒人來到這裡報到的時候,將注意力放在青羽的身上,他們也想要看看,這個少年究竟有什麼過人之處,可以打破中忍考試第二場的記錄。

又過了一段時間。

青羽緩緩的睜開眼睛,他的眼神沒有任何特殊的地方,看起來極其的平常,以至於就像是剛睡醒一樣。

「原來如此。」

青羽淡淡的嘀咕了一句,他已經將這三個岩隱村忍者的記憶給快進完了。

這三個岩隱村忍者的記憶並不少。

不過有質量的內容不多。

畢竟是下忍。

只要是快進到關鍵的時間點看一看就可以了。

通過這三個岩隱村忍者的記憶,青羽大致的明白了岩隱村的計劃,以及在與雲隱村戰鬥中的局勢變化。

岩隱村與雲隱村的關係並不好。

一直到不太好。

不過三代土影大野木還是比較忌憚三代雷影艾,所以儘管奇襲了雲隱村,也僅僅只是淺嘗輒止,更像是戰略意義的宣布他們岩隱村也加入到了戰鬥之中。

不過。

這樣的方式。

對於他們岩隱村倒是沒什麼影響。

只是坑了霧隱村。

霧隱村的忍者們在看到岩隱村向著雲隱村發動攻擊之後,想要趁火打劫,直接對於雲隱村發動了攻擊。

正是因為忍刀七人眾所帶回來的情報。

讓霧隱村從一個類似於雲隱村附庸的一個角色,開始站出來向著雲隱村發動了攻擊,也是在宣告著霧隱村對於雲隱村的抵抗。

可是。

恰恰是因為岩隱村經過一次攻擊就不再繼續攻擊了。

這直接把霧隱村給賣了。

現在霧隱村的反而成為了與雲隱村站在的主力軍。

三代土影大野木在抽出了時間和精力之後,將注意力再次放在了木葉村的身上,他最想要進攻的還是木葉村。

畢竟木葉村所處的環境實在是太好了!

與岩隱村所處的惡劣環境形成了極其鮮明的對比,這讓岩隱村的忍者們更想要攻打木葉村,也更想要在木葉村中搶奪到更多的資源,包括土地。

這一次。

三代土影大野木決定借著參加中忍考試的機會,親自來到比賽的現場,當著所有人的面,向著三代火影發出攻擊。

如此一來。

沒有意外的話。

大野木很有可能在眾人的注視下,親手殺死了木葉村的火影,這樣也能拿為他以前在木葉村所受的氣報個仇。

殺死三代火影之後。

就可以順勢進攻木葉村。

現在這個局勢之下,在三代土影大野木看來,屬於最適合對付木葉村的時機。

雲隱村與霧隱村糾纏在一起,彼此之間都把精力牽扯了進去,誰都沒有多餘的精力去管這邊。

砂隱村與雨隱村戰鬥在一起,更是自顧不暇。

目前沒有任何勢力能夠打擾到他們岩隱村對木葉村的進攻,不會出現趁人之危的趟渾水的局面,不會出現什麼太大的問題,沒有人會來這裡分戰利品。

正因如此。

三代土影大野木頂上了木葉村。

中忍考試的第三場就是一個向著木葉村發難的契機,畢竟作為岩隱村的土影,大野木是會到場的。

「可惜了……」

青羽的嘴角微微翹起,現在這裡已經不是大野木想象中的樣子了,紅狗青雞和黃猴這三個忍者是實力非常不錯的下忍,都已經具備中忍的實力,而且他們來這裡也不是為了通過中忍考試,只要能夠到達第三場,讓土影能夠到來就是可以了。

不過。

現在這個目的達不到了。

第三場考試的考場裡面不會出現岩隱村忍者的身影了。

因為這三個人都已經死了!

「怎麼這些人都喜歡在第三場動手呢?」

青羽抬起右手,掐著自己的下巴,擺出思考的姿態,不僅是這次岩隱村的三代土影大野木是這麼打算的,按照正常原本節奏的情節裡面,大蛇丸當時也是化身成為四代風影在中忍考試第三場的時候動手的。

嗯……

青羽在思考的時候。

漸漸的想清楚了這個問題的答案。

那就是在第三場考試的時候,參加了這個中忍考試的村子的影會進行一起觀摩,那麼就會坐在一起,這是一個非常同意接近對方的機會。

如此一來。

便可以趁機進行發難。

不僅是以有心算無心,更是可以在一個非常近的距離裡面戰鬥!

尤其是對於擁有血繼淘汰的三代土影大野木來說,近距離發揮出塵遁的攻擊,可以更加有效的命中目標。

只有塵遁可以打擊到三代火影猿飛日斬的身上。

那麼這場戰鬥就可以說贏了一大半!

畢竟火影已經死了。

那麼木葉村的戰鬥力必定會大打折扣。

「真是如意算盤啊!」

青羽用只有他自己一個人能夠聽到的聲音默默的嘀咕道,他在短短的一瞬間,就已經想明白了這麼做是什麼原因,確實是又方便又簡單,唯一需要顧慮的地方,那就是不能暗中刺殺,需要當面戰鬥了。

當然。

這對於想要藉機彰顯出威勢的三代土影大野木來說。

並不是什麼問題。

青羽在明白了岩隱村的具體計劃以及現在正在進行的戰爭的局勢之後,心裡已經有了大概的計劃,他依舊是站在原地,沒有挪動腳步。

就在參加中忍考試之前。

青羽就已經猜到了木葉村距離戰爭已經不遠了。

畢竟現在大半個忍界都已經陷入到了第三次忍界大戰之中。

砂隱村。

雨隱村。

岩隱村。

雲隱村。

以及霧隱村。

這五個大型的忍村都已經進入到了戰局之中。

反而最先引爆第三次忍界大戰的木葉村並不在戰爭之列,這顯然是一種不正常的現象,絕對不會持續太久的。

果然。

現在岩隱村的忍者已經找上門來了。

「以三代的個性,這樣的事情,只要是可以不用戰鬥,必定要委曲求全,該做的要做一做,剩下的就慢慢看吧。」

青羽淡淡的說道,隨即他右手輕輕揮動,一張紙輕飄飄的從他的手掌心裏面飛了出去,直接向著高塔的塔頂飄飛而出,並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很快。

這張紙就飛到了高塔的塔尖上。

像是有膠一般。

直接粘在了那裡。

……

慢慢的。

一夜的時間過去了。

在這黑暗的樹林中。

偶爾能聽到狼嚎的聲響。

青羽就這麼一直靠在高塔的牆上,並沒有進入到高塔裡面,他的意念已經籠罩了這片死亡森林,清晰的知道這些人所在的位置。

每個人都在什麼地方。

他全都知道。

跟守門的那兩個忍者不同。

青羽知道這些考生今晚根本不可能會到達高塔,因為以他們的移動軌跡上來看,根本就還沒有完成任務,還沒找到天之書捲軸。

隨著驕陽初升。

新的一天開始了。

青羽還是站在這裡,看起來就像是都等待著去看誰通關了一樣,實際上這是不想再進去趟渾水。

現在道場裡面只有奈良紗希小隊的兩個人,以及奈良鹿久的監考忍者團隊,這兩個隊伍對他都是有所懷疑的,進去以後反而對當下已經形成的穩定局面不利。

又過了半天的時間。

青羽的視線向著高塔前方看過去,那雙漆黑的眼眸,彷彿已經越過了這裡的樹木,聚焦在正在快速奔行過來的幾個人的身上。

「來了。」

青羽淡淡的開口說道,他已經通過他的感知能力,察覺到了有一個三人小隊正在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向著高塔的方向奔行而來。

這樣的方式。

可以看得出來。

那就是拿到了天之書的捲軸。

這是非常符合情理的反應。

畢竟死亡森林裡面危險眾多,不僅要面對可能出現的各種情況,還有防備其他同時進入到森林中的小隊。

若是拿到了天之書捲軸但是不進入到高塔裡面的話。

拖延的時間越久。

越是可能會夜長夢多。

畢竟根據規則來看……

並不是拿到了天之書捲軸就沒事了,而是還要小隊裡面的三個人,人員都必須要齊整才行。

「???」

這兩個守門的忍者都聽到了青羽剛才所說的那一句「來了」,頓時每個人的腦袋裡面都冒出了大大的問號。

誰來了?

來哪裡去了?

我們怎麼沒看到?

真的假的啊?!

這兩個守門的忍者將視線向著前方看過去,並沒有看到任何異樣的地方,甚至於連一點點的風吹草動都沒有看到。

不是吧?!

這是在說著玩的嗎?

然而……

就在這兩個守門的忍者以為青羽是在開玩笑的時候,他的耳邊出現了極其微弱的沙沙聲。

這是有忍者快速穿梭樹林而產生的聲響。

不僅如此。

能夠產生這樣的聲音。

可以說明一個問題。

那就是這些人奔行的速度是非常快的,已然是屬於根本就什麼都不顧及了,必須要以最快速度到達高塔的那種感覺。

這傳遞了一種非常明顯的意思。

那就是他們已經拿到了天之書的捲軸,根本不需要再掩飾什麼了,最重要的是務必要以第一時間到達高塔,不想在這裡消耗掉更多的時間。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大概過了十幾分鐘的時間。

樹葉律動的聲音變得更加清晰了。

一個小隊三個人就這麼出現在青羽和兩個守門忍者的視線之中,正是先前一起通過了中忍考試第一場的一個小隊。

不過青羽叫不出他們的名字。

這個小隊到達之後,視線立即聚焦在青羽的身上,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變得緊張了起來。

「這……」

兩個守門忍者看到了這樣的一幕,頓時忍不住驚呼了一聲,現在他們確實看到了這個通關的忍者小隊,可以他們確定有人來的時候,也就是不久之前。

但是。

旁邊不遠處的那個少年。

十幾分鐘之前就已經確定了有人會過來。

如此精準。

實在是讓他們沒有想到。

不愧是打破中忍考試第二場記錄的人!

這兩個高塔的守門忍者均是忍不住在心裡感嘆了起來,不久前他們還向著看看青羽有什麼特別之處,現在就已經明白了。

感知能力很強!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

這是個感知類型的忍者!

這兩個高塔的守門忍者,在意識到了這件事情之後,彼此相互對視了一眼,對著對方點了點頭,都已經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

這個到達高塔的小隊,每個人都向著青羽看過去,眼神極其的複雜。

青羽不認識他們。

他們倒是認識青羽。

畢竟這位可以在中忍考試第一場拿到了滿分的人。

越是這樣的人。

越是會被他們這些人注意到。

對於他們來說。

青羽很可能是中忍考試中的最大競爭對手。

現在他們在高塔的門口看到青羽,並且沒有看到青羽的其他對於,心裡頓時變得緊張起來。

「你要幹什麼?」

這個三人小隊之中,一個看起來明顯能夠說得上話的人,冷冷的盯著青羽詢問道。

這個人戴著墨鏡。

身上捂得嚴嚴實實。

並且呈現出一種另類的酷酷的感覺。

青羽叫不出這個人的名字,但是從這個人的打扮已經性格特點上來看,他立即猜到了這個人的家族。

油女一族。

這個人是玩蟲子的。

青羽僅僅只是看了一眼這個油女一族的人,並沒有回答這個人的話,可是他越是這樣,這三個人反而越是緊張了。

「你是來搶奪捲軸的嗎?」

這個油女一族的忍者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起來,並且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他的隊友跟著一起變得無比的嚴肅和謹慎。

他們在拿到了捲軸之後。

均是想到了各種各樣可能出現的危險。

其中有一點。

那就是有人可能會守在高塔的門口,搶奪他們手中拿到的天之書捲軸,這也是他們最為擔心的事情。

「你們想多了。」

這個時候守門的忍者苦笑著開口說道,他臉上的表情非常的古怪,在他看來青羽在這裡就是想要看看都誰通過考試了,現在反而被誤會成為了守在這裡奪取捲軸的人。

「他們小隊早已經通過了第二場考試,在這裡是想要看看,接下來通關的隊伍都有哪些。」這個守門的忍者解釋道。

「這樣的嗎?」油女一族的那個忍者將信將疑的問道,他的視線轉而落在了這個守門忍者的身上,隨即開口問道:「你又是誰?」

「我是負責登記第二場考試的監考忍者。」這個高塔的守門忍者緩緩的說道。

「怎麼登記?」油女一族的這個忍者冷冷的問道,他戴著墨鏡,看不出眼神來,而且那張冷峻的臉看起來就像是不會有表情存在一般,這也令得他說話的時候,始終保持著一種很酷的樣子。

「將你們手中的天之書和地之書交給我,我需要確認一下,然後再確定你們有沒有受到不可以繼續參加考試的傷勢,若是都通過了,就可以記錄時間,進入高塔了。」這個高塔的守門忍者說道。

「哦?」油女一族的這個忍者並沒有立即拿出捲軸,而是看了看這個守門忍者,又看了看青羽,說道:「我憑什麼相信你?」

「???」

這個守門忍者聽到這樣的話之後,當時就愣住了,這可真是個沒辦法回答的好問題。

作為負責站在高塔門口檢查到達這裡是否具備通關資質以及統計時間的監考忍者,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證明自己。

憑什麼相信我?

這……

這個守門忍者眼神裡面閃爍著迷惑,這一屆的考生已經謹慎到了監考忍者的身份都要懷疑了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4章 這可真是個沒辦法回答的好問題(求訂閱求月票)

46.62%
目錄
共81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