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這是把山中一族的秘術玩明白了!(求訂閱求月票)

第378章 這是把山中一族的秘術玩明白了!(求訂閱求月票)

三代的注意力在這個時候已經完全被奈良鹿久給吸引了過去,他對於這個版本的豬鹿蝶三個人還是非常有信心的,在他看來這三個人都是可以最後成為三大家族家主的人。

正因如此。

三代對於山中亥一還是很看好的。

所以。

就在奈良鹿久說出這樣的話之後,他的腦袋裏面已經充滿了疑惑,同時心裏非常的好奇,想要知道奈良鹿久口中的人是誰。

「誰?」

三代隱隱的感覺出來奈良鹿久就是在這裏賣關子,不過他也沒有在意那麼多,只是開口詢問了起來。

不僅三代對於這個人的身份很好奇。

就連周圍聽到奈良鹿久的話的人,對於這件事情,也都是很好奇。

一時之間。

在場眾人的目光相繼聚焦在奈良鹿久的身上。

等待着奈良鹿久後面的話!

「山中青羽!」

奈良鹿久直接說出了一個讓這裏許多人都覺得陌生的這樣一個名字,畢竟青羽的存在感實在是太低了,這裏絕大多數的人,甚至沒有聽過他的名字。

當然。

還是有幾個監考忍者覺得這個名字有點耳熟。

好像在哪裏聽到過。

可是印象不深。

沒有能夠在第一時間裏就反應過來。

「山中青羽?」

三代楞了一下,他倒是知道這個人,準確的說他幾乎知道木葉村裏面的每個人,畢竟他要營造出一個木葉陽光的人設。

「沒錯,就是他!」

奈良鹿久立即點了點頭,他臉上的笑容驟然收斂起來,整個人看起來嚴肅多了,不過這些只是他故意呈現出來的而已。

「山中青羽已經棄權了本次中忍考試,所以就算是有一些消耗,對他來說影響也不大!」

「亥一已經很久沒有使用過山中一族的讀心秘術了,這三個人的屍體又在這裏放了超過三天,讀取記憶的難度可以說是非常大!」

「對於這樣的情況我們需要更加專業的感知忍者!」

「青羽隸屬於暗部的拷問部,平日裏接觸到讀取記憶的例子並不少見,對於讀心秘術使用的經驗也更加的豐富。」

「基於上面的這些理由……」

「我覺得由青羽負責讀取記憶更加的合適!」

奈良鹿久直接將青羽給拎了出來,不是他覺得青羽合適,而是他想要通過這樣的方式,給青羽上一點點的難度,畢竟他懷疑青羽作弊,可是他沒有證據,並且還沒有找到任何的證據,這讓他的心裏很是不爽。

「嚯……」

現場的監考忍者在聽到奈良鹿久的話之後,立即意識到了山中青羽這個名字所指的人是誰。

就是那個以滿分成績通過第一場考試,並且又以最快速度通過第二場考試,被主考官大人認定是作弊的,也正是在被懷疑是作弊之後,青羽選擇退出了本次的中忍考試。

現在他們聽到奈良鹿久說起中忍考試。

再跟青羽聯繫起了。

這才意識到了奈良鹿久所說的人正是那個以破紀錄成績走到高塔又放棄中忍考試的那個少年。

否則。

說起讀取記憶這樣的事情。

誰會往這樣一個下忍的身上去想。

可是……

他們也都在奈良鹿久的言語之中聽到了,原來青羽還是暗部的人,那麼能取得這樣的成績,他們也不覺得太過意外了,畢竟放眼木葉村的下忍,能有多少進入暗部的,這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嗯。」

三代聽到奈良鹿久的分析之後,緩緩的點了點頭,他覺得奈良鹿久的分析很有道理。

讀取記憶這樣的事情。

有時候需要的不是什麼忍者的級別,而是對讀心忍術的熟練程度。

現在這裏有在拷問部工作的忍者。

那麼顯然會更合適。

「鹿久,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麻煩你去把青羽叫過來,讓他來讀取這三個岩隱村屍體的記憶!」

三代立即做出了決定,對於現在的情況來說,青羽確實是比亥一更好的選擇,大不了等到那些感知忍者到來之後再次讀取一遍,但是現在當務之急是必須要快速的弄清楚這個過程裏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個人……

究竟是霧隱村的忍者?

還是漩渦一族的忍者?

這是一件橫於三代心頭的大事!

「是!」

奈良鹿久在聽到三代的話之後,立即應了一聲,隨即身影一閃而逝,整個人直接消失不見了。

……

此時此刻。

高塔一樓道場。

現在這裏的人們,均是保持着一種安靜,甚至於在休息,他們均是知道,這裏的任何一個人,都可能是第三場考試裏面的對手,哪怕是現在坐在身邊的隊友。

其實。

這裏的考生們還是有一個共同認識的人。

那個人就是青羽。

不過。

他們誰都沒有去跟青羽說話。

願意非常的簡單。

認識歸認識。

誰都不熟悉。

而且他們沒有誰是自來熟的性格。

彼此之間都還有着一個最基礎的距離。

況且。

現在他們都已經聽到了,青羽已經放棄了第三場考試,正也就是說,後面無論發生什麼事情,跟青羽已經沒有關係了,那麼也沒有多說什麼的必要。

就這樣。

現場一度非常的安靜。

直到一連串的腳步聲響起,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令得大家向著聲音來源的方向看過去。

踏踏踏踏踏……

隨着這道腳步聲的臨近,最後一道身影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這個人正是本次中忍考試第一場考試的主考官,奈良鹿久。

「主考官大人!」

現場的考生們在看到奈良鹿久之後,立即向著奈良鹿久打起了招呼,幾乎每個人的視線都聚焦在奈良鹿久的身上,他們的眼神中充滿了期待。

他們已經在這裏等了好一會了。

這樣安靜的氛圍。

反而讓人覺得時間過得非常的緩慢。

每個人都會在這個安靜的環境裏面越想越多,再加上第三場考試的壓力,讓這裏的每個人,都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壓力,壓在他們的肩膀上面。

「嗯。」

奈良鹿久木然的向著這裏的考生們點了點頭,算是跟大家打了一個招呼,只是他的腳步並沒有停下來,而是繼續向著道場裏面走進來,顯然是要進入道場的。

這樣的舉動。

令得眾人的內心變得更加緊張了起來。

在他們的心裏。

愈發覺得奈良鹿久到這裏來是要說一些關於第三場考試的事情了。

一時之間。

一道道的目光匯聚在奈良鹿久的身上,令得奈良鹿久成為了這裏備受矚目的焦點。

奈良鹿久的視線依次在眾人的身上掃過。

每個被他看到的人,心裏都會產生一種奇怪的感覺,不由得緩緩低下了頭,不敢與奈良鹿久對視在一起。

奈良鹿久的視線在每個人的身上都掃過一遍之後,最終停留在青羽的身上。

現在這個時候。

青羽還在閉目養神。

屬於這些考生裏面唯一一個根本就沒在意他的人。

「青羽!」

奈良鹿久的嘴角微微翹起,他直接叫到了青羽的名字,他看向青羽的眼神裏面透著玩味之色,隱隱有一種是在找茬一樣的感覺。

唰!

幾乎是同一時間。

一道道目光向著青羽的身上看過去。

這裏的考生們在聽到奈良鹿久喊到青羽的名字之後,均是認為奈良鹿久要說的是青羽作弊的事情,畢竟除此之外已經沒有其他的事情了。

然而……

青羽就像是沒有聽到一樣。

整個過程一直在閉着眼睛,一動也不動,這樣的現象讓現場的人們都愣了一下。

這……

居然敢不理主考官大人!

這也太囂張了吧!

奈良鹿久看到青羽的樣子,他可以肯定青羽已經聽到了他的話,可是青羽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表示,這明顯是在做給他看的,意思差不多的就是無視了他的話。

頓時。

奈良鹿久嘴角翹起的弧度變得更高了,他死死的盯着青羽,眼眸中有着眼熟得很好的不滿。

面前這個人的突然出現。

已經打破了他的計劃。

這讓他的心裏非常的不滿。

現在……

既然你不肯說出是誰給了你答案……

那麼就陪你玩玩吧!

「青羽!」

奈良鹿久再次向著青羽喊了一聲,這一次的音量稍微提升了一下,語氣也變得更加嚴肅了很多。

隨着奈良鹿久這一道叫聲叫出去。

不遠處坐在道場地面上的青羽,依舊沒有任何的反應,看起來就像是睡著了一般,似乎是沒有聽到奈良鹿久的呼喊。

「呼……」

這裏的考生們均是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直接無視掉他人說話的行為。

從現在的樣子上來看。

這樣沒有聲息的無視和冷漠,遠遠要比言辭犀利更能傷人。

一時之間。

這些考生看向青羽的眼神已經發生了變化。

並且。

他們的注意力已經從青羽的身上,重新轉移回到了奈良鹿久的身上,他們都想看看,奈良鹿久會怎麼應對這樣的事情。

「青羽!」

就在這個時候。

奈良鹿久喊了青羽第三遍。

這一遍的語氣變得更加憤怒了。

這已經不是奈良鹿久在給青羽呈現出這樣的狀態,而是他真的生氣了。

雖然一樓道場裏面的人並不是很多。

但是也有那麼多雙眼睛在盯着這裏,他已經連續喊了青羽三次,如果再沒有一個回應,那麼他的臉可以說是在這裏丟盡了。

漸漸地。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青羽已經還是閉着眼,彷彿什麼都沒有聽到以樣,那張古井無波的臉上幾乎沒有任何的表情波動。

就在這個時候。

奈良鹿久緊緊攥起拳頭,他的耐心已經被消磨殆盡了,現在這樣的事情,已經讓他忍無可忍了。

頓時。

奈良鹿久準備發作。

「有什麼事情嗎?」

突然之間。

青羽淡淡的聲音響起,打破了這裏的安靜,清晰的傳入到每個人的耳中。

不知道是不是青羽掐好了時間,還是剛剛好碰巧,這句話直接把奈良鹿久接下來要發火的話給堵了回去。

一時之間。

奈良鹿久的心裏別提多難受了。

他本來說到這裏來噁心青羽的,所以他最開始喊青羽名字的時候,根本沒有生氣的意思,而且就算是第二次喊青羽,也是佯裝生氣,可是到了第三次的時候,他覺得自己面子已經掛不住了,那是真的生氣了。

可是現在青羽開口了。

那麼他就不能再繼續發火了。

但他又已經生氣了。

這股極其不爽的負面情緒直接憋在了心裏,無法得到發泄,最後只能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青羽,火影大人叫你去一趟,配合調查!」奈良鹿久冷冷的說道,他只是說配合調查,但是卻並沒有說要調查什麼,這就是對青羽故意進行模糊概念。

「嘶……」

隨着奈良鹿久的話一出。

現場聽到這些話的考生們均是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正如奈良鹿久所思量的那樣。

這些考生們已經被他給誤導了,正在向著青羽出事的方向去想,只是究竟是什麼事情,每個人所想的內容還是不同的。

有些人覺得是作弊的事情。

有些人則是覺得是岩隱村忍者屍體的事情。

不過……

不管是什麼事情。

被三代火影大人叫過去。

那麼必定是出事了。

「我知道了。」

青羽點了點頭,隨即睜開了眼睛,他的那雙漆黑的眼睛無比的淡然,幾乎是看不出任何的波動,對於這樣的事情,似乎沒有任何的驚慌。

隨即。

在眾人的注視下。

青羽緩緩的起身。

邁開步子。

向著奈良鹿久的方向走過去。

「帶路。」

青羽淡淡的吐出這兩個字,整個人都呈現出一種說不出的淡然自若之感,完全就是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

考生們看到青羽的樣子。

每個人的眼神都再次的發生了變化。

可以說是一變再變。

心裏對青羽的印象也在隨着這些事情而不斷的發生著更替。

「……」

奈良鹿久看着青羽從容的向著他走過來,頓時一陣無語,他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本來他是想要到這裏來噁心青羽的。

可是……

問題就是這樣。

青羽沒有被他噁心到。

反而是他自己被青羽給噁心了一遍。

這種事情怎麼能讓他的心裏好受呢……

奈良鹿久看着青羽走過的身影,他微微眯起眼睛,心裏不知道在想什麼,稍微猶豫了一會之後,立即向著青羽走了過去。

「跟我來吧!」

奈良鹿久走在青羽的前面,他立即走在前面帶路,向著高塔二層的方向走過去。

青羽則是跟在奈良鹿久的身上。

兩人一前一後。

向著高塔二層走了過去。

……

幾分鐘之後。

青羽來到了二樓的一間屋子門口。

這一路上。

兩人什麼話都沒有說。

奈良鹿久抬起手,向著門上敲過去,頓時驚起咚咚咚的聲響。

隨即。

奈良鹿久推開了房門,率先一步走了進去。

青羽跟在奈良鹿久的身後走了進去。

進入到屋子裏面。

入眼可見。

有着許多人。

這些人都是先前見到過的監考忍者。

其中有一個最為特別的存在。

那就是穿着一身火影袍的三代火影猿飛日斬。

「火影大人,我把青羽帶過來了!」

奈良鹿久在進入到這個屋子之後,便立即向著三代火影報告起來,他自始至終都沒有跟青羽說是什麼事情,目的就是對青羽進行一定程度的打擊報復。

奈良鹿久就是想要讓青羽感覺到。

這裏的事情不是那麼簡單的!

不是想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

他找到過青羽很多次了。

前面讓青羽幫忙把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給拉下來,可是青羽沒有同意!

現在青羽明明已經作弊了,但是卻不肯說出作弊的答案是從哪裏來的,更是對他的問話愛答不理,明顯不給他面子。

這樣的事情。

已經讓他的心裏無比的不爽了。

他要做的事情很簡單。

那就是針對青羽搞一搞事情。

絕對不能讓青羽過得那麼順利!

要讓青羽知道……

就算是你決定棄權離開了這次的中忍考試,這件事情還沒有結束呢!

「火影大人!」

青羽在看到三代火影猿飛日斬之後,立即向著對方躬身行禮,他並不是第一次見到三代,因為並沒有什麼畏懼的心裏,他站在這個有着許多人的屋子裏面,迎著眾人的目光,沒有絲毫的怯場,對於這些人的眼睛,可以說是一點都不介意。

青羽沒有問找他是什麼事情。

這種話不需要問。

他是被找的人。

那麼他只要等待着三代的話就可以了!

「青羽。」

三代的視線落在青羽的身上,他的瞳孔微微一縮,這個少年的身上,給他一種極其明顯的熟悉之感。

這種感覺非常的明顯。

就好像是不久之前剛剛見過。

難道……

三代看向青羽的眼神微微發生了一絲絲的變化,只是這種變化被他隱藏的很好,旁人根本看不出來,他的眼底深處,藏着那麼一絲絲疑惑。

因為在這個時候。

他已經想到了青羽跟誰似曾相識了。

那就是治療好團藏的那個漩渦一族的忍者。

這樣的感覺。

讓三代都覺得無比的奇怪。

要知道……

青羽是山中一族的人,那可以正兒八經的根紅苗正,根本不會出現是漩渦一族的人偽裝的現象,絕對不可能是那個漩渦一族的人。

況且。

那個漩渦一族的人還有着更多幾分的銳氣。

面前這個青羽則是多了一些難以言說的普通感,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路人,沒有什麼存在感的樣子。

「你知道我來找你是什麼事情嗎?」

三代緩緩的開口說道,他已經把心裏的懷疑給壓下去了,那種感覺僅僅只是出現了一瞬間,況且出現兩個人在某個感覺上相似的情況實在是太多了,他沒有更多的證據去證明這兩個人是同一個人,反而有很多證據去證明他們不是同一個人。

不過。

這一切不過是三代的心理活動。

他沒有跟任何人說起這樣的事情來。

也根本不需要說。

「不知道。」

青羽淡漠的回答道,他隱隱覺得剛才三代屬於是沒話找話了,那麼對方應該是懷疑到自己了。

僅僅是一瞬間。

青羽就感覺到了三代是在他的身上找感覺。

畢竟。

剛剛三代有那麼一剎那的遲疑。

這樣的遲疑導致了三代說了一句廢話。

這也給青羽提了個醒。

青羽的外表上沒有任何的波動,不過他的心裏卻是開始警惕了起來,他知道那天去給團藏治療的時候,他的身上不僅穿着醫療忍者的衣服,更是戴着一副面具,將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的。

可是……

就算是包裹得再嚴實。

那依舊還是他自己。

根本不是別人。

由於森乃伊頓的存在,青羽並沒有在自己的身上實施任何變化類的忍術,這也使得他的一些動作以及身型會出現神似的情況。

這樣的事情。

青羽不是沒有考慮過。

只是他完全沒有想到會這麼快再次出現都三代的面前。

「中忍考試出了問題,這個事情你應該是知道的,那三個岩隱村的忍者已經死了,現在我們需要一個人去讀取這三個死去的岩隱村忍者的記憶,通過記憶還原他們生前的遭遇,進而確定做出這件事的人是誰!」三代盯着青羽,緩緩的說道,他現在還能在青羽的身上感覺到熟悉感,不過理智告訴他,山中和漩渦絕對不可能是同一個人。

「……」

青羽在聽到這樣的話之後,整個人當時就愣住了。

不是吧!

事情這麼巧的嗎?

他特意去演戲將事情嫁禍給霧隱村的忍者,這才在那三個人面前表演了這麼久,可是讀取記憶的人,竟然是他自己。

早知如此。

何必費這麼大的勁呢?

青羽的心裏產生一種無奈的情緒,他不希望讀取記憶的人是他,這樣他還能去欣賞他的戰果,可是現在他則是被自己拉入都了困局之中,這是他根本不想看到的事情。

「火影大人,我覺得我無法勝任這樣的工作,經過殘酷的中忍考試,我已經身心俱疲,沒有多餘的力氣,去讀取這三個人的記憶,大家都知道讀取記憶這樣的事情,需要精氣神完全的集中,稍微出現分神的情況,輕則讀取到的記憶是錯亂的提供了虛假的信息,重則是會將這個屍體的記憶抹掉,造成極其不好的效果……」

青羽攤開雙手說道,他的語氣之中有着很明顯的拒絕的意思,只是他的表達方式,讓全場除了三代以為的每個人的腦袋裏面都冒出了一大堆的小問號。

「???????」

現場的這些人均是本次中忍考試的監考忍者,其中還包括有奈良鹿久和秋道丁座這樣的主考官,他們聽到青羽的話之後,均是有一種極其離譜的感覺。

瞧瞧這說的是人話嗎?

身心俱疲?

現場每個人的嘴角都跟着狠狠的抽動了幾下。

這裏面有在青羽所在的考場的監考忍者,他們一開始並沒有能夠將奈良鹿久口中所說的青羽跟人對上號,不過他們現在看到青羽這個人之後,就全都明白了。

累嗎?

在他們的記憶中。

青羽幾乎什麼都沒有做,在考試剛剛開始幾分鐘之後,便開始迅速的將考卷的題目答案寫得滿滿的,然後就一直等待着交卷的時候。

至於第二場考試……

通過考試的時間不過僅僅只有一個小時。

這能累到什麼程度?

怕是連一個隊友的小隊和森林裏的野獸都沒有遇到。

看衣服就能看出來了。

高塔二層那些已經確定無法通過第二場考試的那些忍者的身上,衣服破損那都是小的,許多人的身上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傷痕,那都是穿過死亡森林所留下來的。

可是……

青羽呢?!

幾乎身上連一點點的破損都沒有,身上為數不多的幾處有塵土的地方,非常明顯都是在青羽來到高塔之後沾染到的。

這樣的情況。

何談身心俱疲?

現場的監考忍者們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一個個覺得極其的不可思議,如果不是三代火影在這裏,他們恨不得跳出來戳穿青羽的謊言。

「青羽,現在山中一族的感知忍者都有任務在身,等他們來到這裏的時候,可能還要幾個小時的時間,屍體死亡的時間越久,剩餘的記憶也就越少,這樣的事情,你非常的清楚,我知道你剛剛經歷了中忍考試,可能會心有餘而力不足,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能夠克服一下,幫助我們查一查這三個岩隱村忍者生前的遭遇,這對於村子是一件極其重要的事情!」三代用他那富有磁性的聲音出沉沉的說道,其實他倒是沒想到青羽會直接毫不猶豫的拒絕,而這樣的事情他又不好直接發佈命令,畢竟他的人設還是體諒人的,所以只能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希望能夠說動青羽,讓青羽改變決定。

「火影大人……」

青羽在聽完三代的話之後,立即開口,其實不是說他要在這裏耍個性,而是他不能輕易的使用查克拉。

就在不久之前。

青羽剛剛與三代有過正面的接觸。

他在對團藏治療的時候,已經使用過查克拉了,他不清楚三代有沒有什麼特殊的秘術去鑒別查克拉的氣息,可是如果現在他去讀取這三個人的記憶,那麼勢必是要使用查克拉的,這是有露餡的風險。

所以。

青羽不得不拒絕三代。

「我不知道鹿久大哥有沒有跟你說過我已經退出了中忍考試的事情。」青羽的腦袋快速的運轉起來,幾乎是一瞬間就想到了一個非常不錯的解決辦法,不僅可以將這情況化解,還可以接事情推回到奈良鹿久那邊。

畢竟……

來而不往非禮也!

青羽是個非常懂禮貌的好孩子!

自然是要還禮的!

「說過的。」三代點了點頭,他到現在還不知道青羽在前面兩場考試裏面打破了中忍考試的記錄,畢竟現在他關注的重點不是中忍考試,而是那個霧隱村的忍者有沒有可能是那個漩渦一族忍者的事情,隨即不是很關心的問道:「有什麼問題嗎?」

「有!」

青羽立即點點頭,他的表情開始變化,變得痛苦了起來。

「既然說是棄權,那麼火影大人就算是推斷,也可以知道,我是通過了第二場考試的人,其實沒必要在這個時間點上棄權,那是因為我的身上出現了一些問題。」

「什麼問題?」三代頓時詢問了起來,他覺得青羽的話是有道理的,已經通過了第二場考試,沒有必要那麼急着棄權,畢竟第三場考試要過一段時間再繼續進行。

唰!

一時之間。

這裏的一道道疑惑的目光,全都聚焦在青羽的身上,大家腦袋裏面的問號變得更多了。

怎麼回事?

他棄權不是因為作弊嗎?

現在怎麼又出現身體的問題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個人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這些監考忍者之中,已經有一部分分不清具體的事情了,他們覺得這樣的話從青羽的嘴裏說出來,就顯得無比的假,怎麼聽都假。

可是這樣假得不行的話。

偏偏是一本正經的說給三代火影說的。

這就很奇怪了?

難道青羽這樣藝高人大膽,當着這麼多知道「真相」的人的面,去把三代火影大人當成傻子一樣去忽悠?

還是說……

他們所認知當中的真相,並不是真正的真相?

一時之間。

每個人的心裏都開始自我懷疑了起來,就是這種看起來極其像是說話的話,反而讓他們不敢認為這是謊話了。

「我在進行第一場考試的時候,隨着監考忍者施展了心轉身之術,控制着那個監考忍者,來到了視線知道記憶的假考生旁邊,又對那個假考生施展了我們山中一族的讀心秘術,從而得到了考試的答案。」青羽沉聲說道。

「呼……」

隨着青羽此話一出,全場的監考忍者全都驚嘆了起來,每個人都瞪大了眼睛,眼眸之中閃爍著不可思議的眸光。

他們在一開始的時候,就以為青羽在進入考場之前就拿到了答案,可以聽到青羽現在的話,他們已經明白了,青羽是進入考試之後得到的答案。

心轉身之術。

讀心秘術。

這樣兩個秘術本身施展起來的難度就很大,更別說讀心秘術還是在心轉身之術控制到別人身體的情況下所施展的!

這樣難受就大大的提升了。

僅僅是這樣的組合忍術,想要完成的話,就需要對於山中一族的秘術有着極高的造詣。

哪怕是三代聽到了,都有一種嘆為觀止的感覺。

然而……

還有一層。

那是在場的監考忍者知道而三代不知道的事情。

那就是……

青羽施展了這兩種秘術得到情報的過場,全場竟然沒有一個人知道,他們還以為青羽是在作弊。

這種情報獲取的能力……

實在是太變態了!

隨着青羽的這些話,現場的監考忍者們,已經開始重新審視青羽了,已經不把青羽當做一個考試作弊的人來看了。

與之同時。

奈良鹿久的臉上儘是黑線,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青羽會在這裏說這樣的事情,更是在心裏思考起來。

難道……

青羽真的沒作弊嗎?

就在每個人都在思考着不同事情的時候。

青羽再次開口了。

「這還沒完……」

「我在獲取到答案之後,立即將這些答案寫在了卷子上,然後一直盯着卷子,將眼中所看到的答案,通過心傳身之術,傳遞給我的兩個隊友,奈良紗希和秋道玲。」

「這三個秘術的連續使用,讓我在第一場考試的時候,就幾乎消耗掉了所有的查克拉,並且一直到現在都還沒緩過來。」

青羽立即抓住機會賣慘,現在他能想到的最佳的方式,就是通過中忍考試去強調自己不適合去讀取記憶。

「什麼?!」

三代在聽到青羽後面的話之後,眼睛已經瞪得大大的了,忍不住重新詢問起來。

「你是說你通過心轉身之術控制了監考忍者,然後通過監考忍者找到擁有答案的假考生,運用讀心秘術去讀取了考生記憶裏面的答案,最後將答案用心傳身之術傳遞給了你的兩個隊友?」

三代的臉上浮現出難以置信的神色,這已經不是簡簡單單讀取記憶的事情了,而是搭配了山中一族的主流秘術啊!

這樣組合一套下來。

哪怕是山中一族的老一輩都吃不消吧!

難怪會拒絕!

三代驟然間理解了青羽的意思。

「是的,就是這樣,我的消耗太多了,最近都沒緩過來。」青羽點了點頭直接承認道

現場的監考忍者們在聽到三代和青羽的對話之後,尤其是三代那近乎總結般的問話,已經徹底讓他們沉浸在震撼之中了。

三個秘術悄無聲息的疊加在一起……

這是把山中一族的秘術玩明白了!

實在是太可怕了!

一時之間。

每個監考忍者看向青羽的眼神都發生了翻天覆地般的變化,那看向青羽的眼神,就像是重新認識了青羽似的。

「火影大人,雖然我不能讀取記憶了,但是我可以給你推薦一個人,他對於山中一族秘術的精通程度遠遠在我之上,對於讀取這種已經死去幾天屍體的把握比我更強……」

青羽立即趁熱打鐵,他迎著眾人注視的目光,雙眼緊緊盯着三代。

「他就是山中亥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8章 這是把山中一族的秘術玩明白了!(求訂閱求月票)

49.17%
目錄
共78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