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不愛就死

第374章:不愛就死

蘇嫣兒再也忍不住了,撲倒秦雲飛的懷中,緊緊的揪住他的衣服,嗚嗚大哭,不遠處的明月,都跟著悄悄抹淚。

蘇嫣兒小時候跟著蘇正一起在軍營中的長大,性格也如男孩子一般皮實,很少這樣大哭的。

這一次是真的傷了心,這些日子流的眼淚加起來,比之前這些年流的眼淚都多。

秦雲飛聽她哭的傷心,心裡也更加難受,緊緊擁著蘇嫣兒,輕聲說道:「嫣兒啊,人生總要經歷一些難過的坎,挺過去就好了,過去這段時間,你就會忘記我,然後繼續過你的以前無憂無慮的日子。」

蘇嫣兒瘋狂搖頭:「不會了,再也不會有那樣的日子了,那天我走了之後,就再也沒有高興過一下,每時每刻都想哭。「

「等時間過去了就好了,只要熬過這段時間,你就會好起來的,嫣兒,我就要走了,以後可能就不在回來了,你忘記我吧。」咬牙說出這番話,秦雲飛只覺得心口疼的快要裂開一般。

蘇嫣兒抬頭看著他,依舊淚眼婆娑,然後她猛然推了他一把,生氣的說道:「這就是你真實的想法是不是?到一個新的地方,把我忘記,然後再找個姑娘,開始新的生活是不是?秦雲飛,你怎麼會這麼心狠!」

秦雲飛看著聲嘶力竭,奔潰的蘇嫣兒,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他如果能真的做到這麼絕情,又豈會這麼痛苦。

他們兩個人難捨難分,可是總要有個人做狠心人,兩人才能分開,長痛不如短痛啊。

他握緊雙拳,深呼吸了兩次,終於冷著臉,逼著自己說道:「是的,我就是這樣想的,既然我們在一起不合適,就不要再相互折磨了,不如好合好散,往後餘生,再無瓜葛。」

這一番話簡直就是在剖心,蘇嫣兒被打擊的站都站不穩,後退兩步,跌坐在亭子里,秦雲飛死死的剋制住自己上扶起她的衝動。

「你是怎麼做到這麼絕情的?怎麼就能這麼輕易放下的?是不是你對我從來就沒有動過真感情?」蘇嫣兒被打擊的自信心全無,哭著問道。

「是的。」秦雲飛低頭說道。

「你真的要離開這裡,從此再也不見我了?」蘇嫣兒繼續問道,聲音顫抖。

「是……」秦雲飛一動不動,只是漠然答應,低著頭,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很快就會找到別的姑娘,然後開始你新的人生,我只不過你是的過眼雲煙是不是?」蘇嫣兒繼續問道,彷彿拿刀子片著自己的心,只想讓自己徹底死心。

「是,你只是過眼雲煙……我很快會忘記你。」秦雲飛答應道。

蘇嫣兒緊緊捂著胸口,再也問不出一句話來,她心裡似乎感覺到不到痛了,只是空洞的難受,她緩緩的站起身來,抬起手擦乾了眼中的淚水,終於不哭了。

秦雲飛強行轉身,緩緩往外走去,強忍著不讓自己的轉身。

然後就聽到身後傳來一聲尖叫:「小姐!」

秦雲飛猛然轉頭,就看到蘇嫣兒已經沖著涼亭的柱子撞去,他大驚,高喊一聲:「嫣兒!」

飛速沖了過去,在她撞柱的瞬間,把她拉住了,可是同時他也不受控制的往前摔去。

為了不摔到蘇嫣兒,他把她擁在懷中,故意讓自己墊在下面,重重摔倒在地,可是蘇嫣兒毫髮無存。

秦雲飛顧不得身上的疼痛,趕緊問道:「嫣兒,你沒事吧?摔著了嗎?」

「你還管我做什麼?你不是要走嗎?你不是要忘記我嗎?我是生是死跟你有什麼關係!」蘇嫣兒生氣在他懷中掙扎。

秦雲飛緊緊抱著她,看著她悲傷到支離破碎的眼神,心痛到不知該說什麼。

蘇嫣兒繼續掙扎捶打道:「你走!你走啊,我不要你管,讓我死了乾淨!」

秦雲飛終於忍不住了,怒吼道:「蘇嫣兒,你讓我怎麼辦?我是北燕人,我的血液里流著北燕人的血,你我之間隔著血海深仇,你讓我怎麼辦?但凡我有一點辦法,我也不會選擇離開啊。」

堂堂七尺男兒,說到這裡,也忍不住紅了眼眶。

蘇嫣兒怔怔的看著他,問道:「那你剛才為何要說那些狠心話?為什麼故意讓我傷心?」

「我們在一起,會讓你那麼痛苦,如果要分開,讓我來做這個惡人吧,如果我不狠心,你怎麼才能放下我呢。」秦雲飛終於妥協,如果分開會讓她痛苦的想死,那麼不如就拼一拼。

蘇嫣兒問道,眼睫毛還帶著淚水,怔怔的看著他,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我不想讓你走……我不在意了,害死我母親的人是別的北燕人,又不是你,我不讓你走。」一邊說著眼淚又留下來,手裡依舊死死的拽住他的衣袖,生怕他再離開了。

秦雲飛心頭一動,低頭看著蘇嫣兒說道:「嫣兒,有你有這句話,我心裡就什麼都不怕了,我們一起面對你父親,就算是跪著哀求,我也願意去做,只要你父親同意。」

蘇嫣兒重重的點了一下頭:「嗯,好,我們一起找我爹!只要你在我身邊,我就什麼都不怕。」

秦雲飛點了點頭,這話他信,蘇嫣兒為了他連死都不怕了,他又有什麼好怕的。

兩人默默的牽起手,蘇嫣兒終於破涕而笑,突然感覺到手裡有些濕滑,低頭一看,大吃一驚,秦雲飛剛才救她的時候,手背在地上擦過,血肉模糊,鮮血直流,她這才發現,頓時心疼不已。

「你的手受傷了,你怎麼也不說一聲,我們快點去包紮一下吧。」蘇嫣兒立即起身,秦雲飛看她這樣在乎關心,頓時感覺到手似乎沒有那麼疼了。

兩人終於把話說開了,雖然前路坎坷,可是兩人牽手,就什麼都不怕了。

不遠處的明月,擦了擦眼角的淚水,終於放下心來,在心裡又對秦葉悠十分感激。

蘇嫣兒帶著秦雲飛去包紮傷口,對明月說道:「你跟奕王妃說一聲,我有事先回去了。」

明月點了點頭,趕緊去找秦葉悠了,她不知道觀看了整個過程的綠蘿,早已激動不已的去跟秦葉悠彙報了。

可是等她到了祠堂,什麼都沒有發現,秦葉悠已經不在那裡了。

剛才秦葉悠在祠堂里給母親上香之後,在外面等了一會兒,不見綠蘿回來,本打算悄悄過去看看的。

「葉悠,好巧啊……」穆棱突然出現在她前面的路上,笑嘻嘻的看著秦葉悠。

秦葉悠停住腳步,滿臉譏諷,嘲笑一聲:「今日你母親大婚,你應該在前廳接客啊,能在這奕王府最偏僻的角落遇到你,還真是的很巧呢。」

沒有想到穆棱竟然大蛇隨棍上,一點都不在意,厚著臉皮說道:「是啊,原來你也這樣覺得啊,這是不是說明我們倆特別有緣分啊。」

秦葉悠看著他那雙陰鷙的雙眼,還有那恨不能拔了她衣服的眼神,就覺得一陣噁心,這樣的人,就像是一條潮濕陰冷的泥地路爬出來的毒蛇,跟他糾纏,純屬浪費時間,徒增噁心。

秦葉悠決定不再搭理他,轉身就要從另外一條小路離開。

「唉,別走啊,怎麼啦?難道我說到你心坎上了,你不好意思了?」穆棱嬉皮笑臉的又跟了上來,再一次堵住了她的路。

秦葉悠眼神更加冰冷,瞪著穆棱問道:「穆棱,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穆棱微微一笑:「我想讓你做我的王妃……」

秦葉悠一怔,冷笑一聲,十分不客氣的說道:「你腦子有病吧!」

「難道你不願意?我告訴你,只要你答應跟著我,我定然許你享受不盡的榮華富貴,專寵你一個人,絕對讓你幸福無比。」穆棱大言不慚的說道。

秦葉悠看著他,然後突然哈哈大笑起來,最後笑的眼淚都出來了,彷彿穆棱說了多麼可笑的笑話。

穆棱有些氣惱,臉上的笑容終於不見了,冷冷看著她:「你笑什麼?難道本王還配不上你一個尚書府的小姐嗎?」

秦葉悠終於停了下來,上下打量一下穆棱,滿眼都是不屑,鄙夷的說道:「剛才我說你腦子有病,看來是一點都沒有說錯,名義上你母親跟我父親成婚,我們就是兄妹,在你們扶桑國,亂倫的事情做起來,都這樣無所謂嗎?」

穆棱臉色一變,氣哼哼的說道:「只要本王喜歡就行。」

「可我覺得噁心!」秦葉悠毫不留情的說道,「不過,剛才有一句話你說對了,你,向陽王穆棱,你確定配不上我!」

穆棱十分不服,剛剛要說話,秦葉悠立即說道:「我現在是大魏堂堂奕王妃,你一個彈丸之國的小王爺,我還真不放在眼裡。」

她十分不屑的語氣,讓穆棱的臉色都鐵青了。

秦葉悠不給他反擊的機會,很快的說道:「就算是不在意這些,就只看個人,你跟我家王爺比,也差的遠了去了,我家王爺玉樹臨風,器宇軒昂,你穆棱連我家王爺的腳趾頭都比不上,還有臉在我跟前說這樣的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4章:不愛就死

68.5%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