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黃道吉日

第375章:黃道吉日

穆棱從小到大,從來沒有被人這樣奚落羞辱過,被秦葉悠這一頓嘲諷,氣的頭頂都要冒煙了。

「秦葉悠,你別給臉不要臉!」穆棱全身肌肉繃緊,拳頭捏的咯咯響。

「嚇唬誰呢?說你不如我家王爺,你還不承認,我家王爺從來不會向你滿臉猙獰,凶神惡煞,讓人厭惡!」秦葉悠無所畏懼,死盯着他說道。

穆棱慢慢的靠近她,眼神十分危險,陰冷無比的說道:「秦葉悠,你別自大,沒有祁元修,你什麼都不算!」

「我算不算,與你無關,我告訴你,你要是再噁心我,我直接讓王爺滅了你們那彈丸之國,你信不信!好狗不不擋道,你給我讓開!」

秦葉悠厲聲呵斥道。

穆棱眼神一冷,瞬間出手,對着秦葉悠的胳膊抓去了,秦葉悠早有準備,銀針早就藏在手心裏了。

正面攻擊,她可能不是穆棱的對手。

可是她當初練的就是突然襲擊這一招,穆棱這繡花枕頭,中看不中用,而且他又輕敵,沒有想到秦葉悠還有身手,一下子就被秦葉悠的銀針刺中了。

秦葉悠都是找著穴位刺的,穆棱瞬間不能動了,嚷嚷道:「秦葉悠,你對我做了什麼,趕緊給我解開。」

「你腦子有病,我腦子可是好使的很,放開你,讓你再對我出手啊,你就老老實實在這裏站着吧,時辰到了,自然就能動了。」

秦葉悠十分滿意的拍了拍手,打算離開。

「秦葉悠!你給我站住,不管怎麼說,我也算是你大哥,你怎麼能這樣對我!」穆棱大喊。

秦葉悠停了下來,眼神里都是嘲諷,她走到穆棱的身邊說道:「秦明源第一位明媒正娶的是我的娘親,我是尚書府的嫡女,你算什麼東西,你娘現在嫁到奕王府,也只是填房,你算哪門子大哥,不要笑死人了好不好。」

穆棱臉色漲紅,沒有想到看上去嬌弱的秦葉悠,一張嘴這樣厲害,諷刺起人來,猶如銀針一樣,針針刺中要害。

氣憤,惱怒一股腦湧上心頭,穆棱失聲大喊:「秦葉悠,你這個賤人!」

啪!後面的額話,他還沒有說完呢,秦葉悠就已經抬起手來,狠狠的閃了他一巴掌。

「穆棱,看來你還是不長教訓啊,我就讓你知道知道我的厲害。」秦葉悠眼神一冷,一伸手又是一根銀針。

穆棱瞬間睜大了眼睛,惡狠狠的說道:「你要做什麼?你給我住手!」

後面的話,他再也說不出來了,秦葉悠的銀針刺下去,只能徒勞的長大了嘴,發不出一點聲音。

秦葉悠想起穆棱之前的種種惡行,心裏還不解恨,直接把他一腳踹到,旁邊正好有個水溝,她用了很大的力氣,直接把穆棱給踢到了臭水溝里。

「這次就給你長個教訓,以後你如果再敢出來噁心我,我絕對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秦葉悠放出狠話,轉頭就要離開了。

她還惦記着秦雲飛和蘇嫣兒那對小情侶呢,不知道情況怎麼樣呢,剛剛轉身想要離開。

頭頂又響起一個聲音:「悠悠,許久不見,你竟然變的如此彪悍了啊。」

秦葉悠抬頭一看,立在旁邊樹枝上的正是東方昱。

她嘆了一口氣,今天還真是黃道吉日啊,這尚書府冷僻的小祠堂外都能這麼熱鬧。

「東方,你怎麼在這裏?」她抬頭問道,如果東方昱也跟她說個好巧,或者緣分之類的,她保證也賞他一根銀針。

好在東方昱不像穆棱這樣虛偽,他直接說道:「我自然是來找你的啊,我聽說今天秦尚書大婚,想着你作為他的女兒,自然是要出席了,於是就來找你了,沒有想到竟然看到一處如此精彩的好戲。」

「有什麼話下來說吧,你站在樹上,我還得抬頭看,脖子酸。」秦葉悠喊道。

東方昱從樹上一個轉身,輕飄飄的落在秦葉悠的跟前人,十分飄逸,如果不看他那雙玩世不恭的雙眼,還真有一股仙人的姿態。

「好了,你不是要見我嗎?現在也見到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一步了。」秦葉悠說道。

東方昱十分無奈:「你就這樣不近人情啊,我知道你不就是想要去看看涼亭里那對小鴛鴦嘛,我告訴你,兩人抱在一起了,沒事了。」

秦葉悠白了他一眼,心想你還真是看熱鬧不夠,這尚書府里沒有你不知道的事情了吧,不過聽到秦雲飛和蘇嫣兒無事了,她心裏也有些放心了。

「悠悠,聽說你前段時間,把自己弄的很慘啊,腿都摔斷了。」東方昱輕飄飄的問道。

「你消息還真靈通,連這個都知道,當時只是個意外,我現在這不是好好的了。」秦葉悠的臉上有些掛不住,任誰也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的倒霉事。

「你說你出了多少次意外了,墜江,墜崖,下一次你還要做什麼?祁元修他根本就不配得到你,因為他根本就保護不了你。」東方昱想起往事,就氣憤不已。

「我不用任何人保護,我自己就可以保護我自己,我說了,那些事都只是意外,誰能保證自己一生不遭遇幾次意外啊,東方,你太緊張了,這沒什麼的。」秦葉悠淡淡的說道。

「只要你跟我走,我們回藥王谷,我就能保證好好的保護你,不讓你遭受任何意外。」東方昱的神情十分嚴肅,秦葉悠知道他說的是真心話。

對於穆棱這樣噁心的變態,她可以說狠話,出狠手,可是對於東方昱不行,她知道他是真心的,而且東方昱確實幫助她很多。

「東方……」秦葉悠微微嘆了一口氣。

「你要我說多少次,你才能真的聽明白啊,我現在是奕王妃,我的夫君是祁元修,我的家是奕王府,我對這一切很滿意,很珍惜,不想離開,離開我就會痛苦,你明白嗎?你如果真的為我好,就不會讓我痛苦,對不對?」

東方昱無法回答,有些置氣的別過頭去。

秦葉悠輕聲說道:「好了,我那邊還有事情,我就先離開了。」

她不敢再待下去了,唯恐東方昱再說出什麼讓她承接不住的話,只能選擇快速逃跑。

東方昱回過頭,有些不舍的看了她一眼,然後冷著臉說道:「剛才我在門口,看到上次你帶着來的那娘倆,那個女的還一直哭,好像有什麼事……」

秦葉悠忍不住說道:「東方,你不會一直跟着我吧。」說到這裏,她猛然反應過來,東方昱說的那個女人,很有可能是陳姨娘和雲念啊。

這樣的日子,她們娘倆怎麼來了,要是被秦明源或者長公主知道了,定然會被羞辱一頓的。

想到這裏,她也顧不上責備東方昱了,直接朝着門外走去,東方昱在她身後嘆了一口氣。

這個愛憎分明的女人,有自己清晰的原則,對於身邊的惡人,絕對不手軟,對於所在乎之人,就全心全意對人家好。

「悠悠,我在你心裏,算是什麼位置呢?」他輕聲問道。

「嗚嗚……」旁邊的水溝里,突然發出來嗚咽之聲,東方昱轉頭一看,剛才被秦葉悠踢進去的穆棱,這會兒似乎能動了,像個蟲子一樣在水溝里扭動着,嘴裏發出嗚嗚之聲。

他十分厭惡的看了一眼,眼神瞬間冷了一下來,就是這個傢伙剛才還敢調戲悠悠!

東方昱想了一下,剩下的事情,他來料理吧,他活動一下,攥緊雙拳朝着水溝走去。

穆棱看到這個滿面猙獰的男人朝他走來,瞬間驚恐的睜大了眼睛。

秦葉悠往外走的時候,經過前院的長廊,不經意間往裏看了一眼,裏面高朋滿座,秦明源左右逢源,已經喝的有三分醉意了,滿臉喜氣。

秦葉悠冷哼了一聲,剛剛要轉過頭繼續往門外走,眼神不經意間掃到一個人,她突然停了下來,覺得自己戶有些眼熟。

她稍微會議一下,想起來了,那個男人不是南嶽的安王隨煬嘛,他身邊坐着的一個柔美的女子,兩人正在低聲說笑着什麼。

隨煬的旁邊還坐了一個男人,這個男人她不認識,不知道為什麼,那男人的舉手投足之間,她總覺得有些熟悉。

這時候,那個男人似乎感覺到了她的注視,也抬起頭來,往這個方向看來,他的眼神和秦葉悠的眼神在半空中相遇。

他微微一怔,然後端起酒杯,嘴角彎處一個壞笑,直直的看着秦葉悠。

秦葉悠瞬間意識到,這個陌生的那人,絕對是拓跋宏,就算是他易容了,他的這個陰冷的眼神,還有嘴角的壞笑,她都能認出來!

這個做盡壞事的惡棍,簡直陰魂不散啊,只要他出現的地方,就要攪得周圍雞犬不寧,沒有想到他竟然跟隨煬攪在一起,還來參加秦明源的婚禮。

這可真是太熱鬧了,真可謂臭氣相投啊,秦葉悠決定先靜觀其變,看看這群人混在一起,能鬧出什麼么蛾子來。

她狠狠的瞪了拓跋宏一眼,然後快速朝門口走去,可是門外兩邊都是馬車,並沒有看到陳姨娘母子的身影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5章:黃道吉日

68.68%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