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教訓

第376章:教訓

秦葉悠猜測到陳姨娘性格軟弱,也就只敢在門口抹眼淚,不敢鬧出什麼動靜的。

秦尚書大喜的日子,門裏門外定然是有不少下人,怎麼會允許有人在門口哭呢,那可憐的娘倆十有八九是被趕走了吧。

秦葉悠嘆了一口氣,剛剛想要轉身回府找綠蘿,還得操心秦雲飛和蘇嫣兒的事情。

剛剛要轉身的時候,突然聽到前面有微弱的哭喊聲,秦葉悠停住腳步,側耳仔細傾聽了一下,確定聲音是從不遠處的小巷裏傳出來的。

聲音有些混雜,其實夾雜着哭喊聲,聽着竟然像是秦雲念的聲音,竟然有人欺負雲念!

秦葉悠二話不說,直接就往小巷走去,等在門外的車夫,見到她出來,立即迎上前說道:「王妃,您這是要回去了嗎?」

「不回,我去前面看看。」秦葉悠邊走邊說,轉頭見突然看到車夫手中的鞭子,直接一把拿了過來,氣勢洶洶的往前走去。

車夫一看秦葉悠這殺氣騰騰的模樣,也有些緊張,趕緊跟在她的身後。

沿着主街往前走了一段距離,就有一條小巷,秦葉悠站在巷口往裏一看,頓時火冒三丈。

有四個大小不一的男孩子,正圍着秦雲念母子倆,不住的推搡踢打着他們,這幾個孩子,有兩個大一點的,還有兩個小一點的,看他們的穿着打扮,應該也是富貴人家的孩子帶着小廝出來的。

陳姨娘護著秦雲念,用自己的身子擋住那些孩子們的攻擊,秦雲念哭喊著,似乎想要掙脫出來跟那幾個孩子對打,他的臉上明顯一道道紅痕。

「給我住手!「秦葉悠大吼一聲,怒從心頭起,甩着鞭子就走上前,用力抽了下去,直抽的那幾個孩子嗷嗷慘叫。

「你你你……你是什麼人?竟然敢打我們!」其中一個公子哥兒慘叫着喊道。

「我管你是什麼東西,這樣欺負別人,就該挨打!」秦葉悠喊了一聲,很快又一鞭子抽了下去。

「別打了,別打了,他倆可是慶元候府的小孫子!」旁邊的一個小廝高聲喊道。

「你就天王老子的孫子,今天我也找打,誰讓你們隨意欺負人的。」秦葉悠絲毫不客氣,直打的這幾個孩子不在嘴硬,鬼哭狼嚎的求饒。

秦葉悠這才停了下來,那幾個打人的孩子,顫抖哭泣的著縮在一旁。

「說!你們都是什麼人?為什麼在這裏欺負人別人?」秦葉悠高聲喝到。

「我……我是慶元候府,慶元候是我爺爺。」

「我是雍王府的世子。」

兩個男孩子怯怯的看着秦葉悠說道。

秦葉悠冷哼一聲:「還都是皇親國戚呢,在京城裏,就做這樣仗勢欺人的行為,我都替你們覺得丟人!說,為什麼欺負人?」

這幾個人都低下頭,不知道是不敢說還是不好意思說。

這時候秦雲念突然掙脫母親,站出來說道:「他們罵我是野孩子,有娘生沒爹養的野孩子,我說我有爹,他們不信,就打我,娘護着我,他們就打我娘。」

「你本來就是!我娘說了,你就是被尚書府趕出去的小妾的孩子,是野孩子。」

那個慶元候的小孫子突然開口說道。

「你給我住口!」秦葉悠轉頭吼道,嚇得那個孩子趕緊閉嘴了。

秦葉悠大約也猜到是怎麼回事了,今天秦明源大婚,那些達官貴人攜夫人出席,順便帶着小孩子來湊湊熱鬧。

陳姨娘剛才在門口掉淚的時候,定然是被她們看見了,這群長舌婦們,自然要在一起討論八卦,被身邊的孩子們聽去了,就到門口欺負秦雲念。

秦葉悠不滿的看了一眼陳姨娘,她只是默默垂淚。

秦葉悠把秦雲念拉過來,高聲說道:「我是奕王妃,這個孩子是我的親弟弟,你們說他是不是野孩子?」

官宦人家長大的孩子,大多從小耳濡目染,慣會用勢利眼看人,奕王的名號,他們自然是聽說過的,輩分比他們的父親高,就連他們的祖父見了奕王也得客客氣氣的。

他們哪裏敢說奕王妃的親弟弟是野孩子,只能拚命搖頭。

「如果你們覺得不是,那麼你們剛才對他做的事情是不是不對?」秦葉悠盯着他們問道。

幾個人又是一陣拚命點頭。

「既然是你們不對,那就這娘倆道歉!」秦葉悠冷冷的繼續說道。

那兩個孩子對視一眼,都有些不情願,秦葉悠掂量一下手中的鞭子,再一次問道:「怎麼你們覺得自己沒有錯?那就把你們的娘親拉來,讓她們給評評理。」

兩個孩子一聽,頓時更加緊張,要是被家裏知道他們得罪了奕王妃,定然會挨訓的,這倆小紈絝,一看平時就沒少惹火,一聽要找家長了,頓時慫了。

兩人只能不情不願的跟秦雲念還有陳姨娘道歉,秦葉悠一看兩人態度這麼敷衍,鞭子一甩,高聲說道:「態度認真一點!」

兩人嚇的一哆嗦,立即拱手對秦雲念娘倆說道:「對不起,我們不該笑話你,不該欺負你們,你們大人有大量,就原諒我們吧。」

秦雲念哼了一聲,倔強的扭過頭,不願意接受他們的道歉,小小的身板挺得筆直。

陳姨娘剛才聽到這倆孩子身份尊貴,感覺得罪不起,連忙擺手表示算了,沒事了。

那倆孩子怯怯的看了一眼秦葉悠還有她手中的鞭子,秦葉悠冷冷低頭掃了一眼他們,說道:「既然都是皇親國戚,你們看上去也不小了,自然應該知道,男子漢大丈夫,主要想的就是怎麼保家衛國,而不是欺負婦孺!回去之後都給我好好學習,再讓我逮到你們欺負人,我直接把你們扭送到你們祖父那裏去,知道了嗎?」

倆孩子拚命點頭,見秦葉悠不再追究了,趕緊帶着小廝一溜煙跑遠了。

「大小姐,真的謝謝你,要不是你,我……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陳姨娘一邊落淚,一邊說道。

秦葉悠摸了摸秦雲念的頭,確定他沒有什麼事,然後抬頭冷冷的看着陳姨娘說道:「我今天做這事,不是為了你,而是為了雲念這孩子!」

她從來沒有用這麼冰冷的語氣跟陳姨娘說過話,為着同情,她對這娘家一直都是溫言軟語,現在突然冷了下來,陳姨娘有些驚訝。

怔怔的抬頭看秦葉悠,發現她的臉色確實帶着冷意,她低下頭怯弱的說道:「是,我知道的,都是我不好,不該帶他過來的,我就是想要見一見老爺。」

「見他做什麼?一牆之隔,人家在裏面喜氣洋洋,你們孤兒寡母在外被人欺負,這樣的人,你要見他做什麼,讓他再羞辱你們一次嗎?你如果不在乎,請替雲念想一想,他以後要是長大了,想起今天的事情,心裏該是什麼滋味!」

秦葉悠簡直是恨鐵不成鋼,陳姨娘所有的骨氣,看來都用在上次回府的時候,她說的堅決,其實心裏終究是放不下秦明源。

「娘,爹爹不要我們,我們也不要他,雲念會好好讀書,以後像大哥哥一樣厲害,我會保護娘親的。」雲念拉着陳姨娘的手說道。

陳姨娘淚如雨下,羞愧不已,這麼小的孩子都知道自尊,她卻做出這樣的事情。

她終於擦乾了眼淚,抬起頭說道:「大小姐,你說的對,我不能再對他有任何幻想了,我會帶着雲念好好過的,就算是我們孤兒寡母,也可以過的很好。」

「不,你們不是孤兒寡母,你們還有我和雲飛。」秦葉悠見陳姨娘終於想通了,她的態度也緩和下來。

「雲念,記住,你不僅僅有娘親,還有大哥哥和大姐姐,我們都是一家人,你完全可以挺直腰背,在任何人面前都不必低頭。」秦葉悠蹲下來,看着秦雲念的眼睛,認真的說道。

小小的秦雲念,要比一般的小孩子成熟很多,他鄭重的點了點頭,說道:「大姐姐,我記住了。」

秦葉悠十分欣慰,點了點頭,預計這孩子長大以後定然是有出息的,在富貴前面不低頭,就是有骨氣的樣子。

「走吧,我先送你們回去。」秦葉悠牽着秦雲念的手,往前走去,陳姨娘跟在旁邊。

車夫目瞪口呆的全程旁觀,對秦葉悠更加佩服了,沒有想到看上去那麼柔弱的王妃,發起火來,這麼嚇人,而且他在旁邊看的清楚,王妃雖然在氣頭上,但是出手很輕重。

並沒有真的傷了那幾個孩子,只是讓他們知道痛知道害怕而已。

車夫恭敬的接過馬車鞭子,帶着一股神聖的使命感向馬車走去,幾個人剛剛走到馬車跟前,還沒有上車呢,就聽到身後傳來一聲呼喊。

「王妃!」眾人回頭,一看是綠蘿快步往這邊跑來了。

秦葉悠讓陳姨娘和秦雲念先上了馬車,以防止被別人看到再說閑話。

然後她站在馬車下面問道:「綠蘿?你怎麼也出來了?裏面什麼情況了?」

綠蘿喘了一口氣說道:「秦少爺和郡主先走了,宴會開始之後,長公主請您過去,一直找不到您,我說您身體不舒服,休息去了,她也沒有再追問,我們現在是要回去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6章:教訓

68.86%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