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小機靈鬼

第377章:小機靈鬼

秦葉悠那對金鴛鴦送出去之後,長公主對她的態度明顯冷了很多,想必也不想在宴會上見到她了。

正好綠蘿為她找了借口,她今天的任務也算是圓滿完成了,索性直接離開。

想到剛才遇到的穆棱,還躺在臭水溝了,而前廳宴會上,竟然還有拓跋宏這樣的人物在,反正這尚書府,現在也成了烏煙瘴氣之地,她一刻都不願意待了。

眾人於是一起上了馬車,打算打道回府了,自然是先送陳姨娘母子倆回去。

在路上,秦葉悠問了秦雲念幾個問題,都是初學者要學習的書本里的,秦雲念都能答的上來。

她又寫了幾個字讓他人,小小的秦雲念竟然全部都認得,秦葉悠狠狠的誇獎了他幾句,陳姨娘也有些驕傲,臉上的落寞情緒褪去幾分。

秦葉悠問道:「雲念學的這些都是你親自教他的嗎?」

陳姨娘臉色微紅,低聲說道:「我不識字的,哪裡教的了他,村裡有私塾,他沒事的時候就喜歡蹲在門外聽,你私塾的老先生喜歡他,偶爾也會叫他,就都學會了。」

「雲念也到了該上私塾讀書的時候了,為何不直接出一份學費,讓他光明正大進去跟著讀呢?」秦葉悠問道。

陳姨娘低著頭,有些為難,過了半天這才支支吾吾的說道:「本以為老爺會,會親自教他的,當初大少爺就是老爺教的呢……」

陳姨娘囁嚅著說道這裡就說不下去了,秦葉悠也明白了陳姨娘的苦心,她這麼依依不捨,並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雲念啊。

陳姨娘勤勞努力,心靈手巧,要養活兩個人不成問題,讓雲念在私塾里讀書認字,自然也不成問題。

可是跟尚書府相比呢,肯定又不一樣了,她是見過秦明源怎麼培養秦雲飛的,那是她再怎麼努力,也達不到的一個境界啊。

所以她就豁出去了,犧牲自尊,也想讓秦明源接受秦雲念,上一次秦明源似乎表示了這個意思。

「我可以自己的吃苦,我都無所謂的,可是我不想委屈了我的雲念,他那麼懂事,那麼聰明,那麼聽話,他應該過更好的生活。」

陳姨娘低聲說道,眼淚撲簌簌的落下來,滴在她的手背上,一大顆一大顆。

秦雲念抬起小手為母親拭淚,十分乖巧的說道:「娘,我不苦啊,我跟你在一起就很幸福,我哪裡都不去。」

小小孩子,早已經看明白了一切,只是不知道怎麼心疼自己的母親。

秦葉悠看到這一幕,忍不住落淚,她擦了一把眼淚說道:「我之前說過的話,可能你都當成客套話了吧,以為我只是說說而已吧。」

陳姨娘驚恐的連忙擺手:「怎麼會?大小姐對我們的恩情,我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是你救了我和雲念的命啊。」

「那你只想著讓雲念依靠秦明源,為何不想著讓他依靠我?」

陳姨娘一怔,支支吾吾的說不出來,秦葉悠替她回答了,「只是因為我是姐姐,而他是父親是吧,難道不都是親情嗎?我對雲念的感情,難道還比不上秦明源嗎?」

陳姨娘被她問的說不話來,秦雲念關鍵時刻又出來解救自己的娘親:「在我心裡,大姐姐就是最親的人。」

秦葉悠笑著摸了摸他的頭:「乖,雲念,你知道這個就好,以後你上學讀書的事情,大姐姐都包了,我會給你請最好的先生教你讀書好不好?」

秦雲念十分大方且十分高興的點頭:「好,我都聽大姐姐的。」

陳姨娘擔憂說道:「這如何使得,畢竟還有王爺在呢,萬一王爺不同意。」

「這點事我自己就可以做主,他同意不同意無所謂的,都不會有任何影響。」秦葉悠簡直無語,很想對陳姨娘吼兩句,你能不能不要什麼事都依靠男人啊。

可是轉念一想,這可是古代啊,女人都是以男人為天的,陳姨娘是典型的古代小女人,有這樣的思想,也不能怪她。

秦雲念握住陳姨娘的手說道:「娘親,你不要擔心,等我快快長大,有出息了,變的厲害了,就能好好報答大姐姐了。」

陳姨娘十分欣慰的笑了,秦葉悠也忍不住笑了起來:「你這小精靈鬼,將來肯定會十分有出息的,大姐姐很看好你哦。」

車上的人都笑了,終於打破了剛才沉悶悲傷的氣氛。

到了陳姨娘的小院,秦葉悠下車又好好囑咐了一番,告訴陳姨娘她回去就會物色好的先生,親自教授雲念,然後又留下一些錢,讓給雲念做些好吃的,做一身新衣服。

陳姨娘感激不盡的答應了,秦葉悠這才帶著綠蘿登上馬車離開了。

再次回到馬車上,秦葉悠這才跟綠蘿說道:「跟我說說吧,雲飛和嫣兒怎麼樣了?怎麼和好的?」

綠蘿早就想說了,可是有陳姨娘和雲念在,她也不好開口,一路上差點憋壞了。

現在秦葉悠終於問她了,可是找到一個傾訴口了,於是綠蘿以前所未有的熱情,繪聲繪色的講述了一遍。

講到兩人開始忍痛分手的時候,她的眼中都帶著淚花,講到後來蘇嫣兒要自殺,又營造出緊張的氣氛,弄得秦葉悠以為蘇嫣兒真的自殺了,跟著緊張了一把。

後來又講到兩人化險為夷,和好如初,她才鬆了一口氣。

綠蘿這樣十分敬業的態度,極大的滿足了秦葉悠這唯一聽眾的需求,最後聽到蘇嫣兒驚天動地的帶著秦雲飛去包紮受傷的手時。

秦葉悠忍不住笑出了聲,心裡的一塊大石頭,終於落下來了,只要感情堅定,沒有解決不了問題,以她多年看影視劇及言情小說的經驗來看,沒有什麼能夠阻擋相愛之人。

當初蘇嫣兒可是連私奔這樣的事情都想好了的,蘇正大將軍又極為疼愛蘇嫣兒,肯定也不是磐石一塊,肯定能夠撼動的。

今天可真是收穫頗豐,圓滿完成各項任務,秦葉悠心滿意足的回到奕王府,舒舒服服的洗了一個澡,葛媽媽做了一桌子好菜,她吃的很開心,下午還美美的睡了一個午覺。

臨睡著之前,她的腦海里有個什麼事情一閃而過,可是困意襲來,她也不願費心去想了,有什麼事情,等她睡醒了再說吧。

怡然居祁元修的書房裡,暗衛正在跟他詳細彙報秦葉悠今天一整天的行蹤,他就知道這個小狐狸,那樣歡呼雀躍的去參加婚禮,肯定有事。

今天派去的暗衛,跟綠蘿有一樣的心情,他第一次跟王妃外出,沒有想到竟然看到王妃如此不同的一面,心裡相當興奮。

可是這樣的事情萬萬不能跟別人說的,沒有想到王爺居然要聽,而且讓他說的越詳細越好,這極大的滿足了他的傾訴慾望,感覺這不是王爺命令他做事,而是王爺對他的獎勵了。

於是繪聲繪色講的十分生動,跟馬車上的綠蘿有的一拼,祁元修聽的津津有味。聽到秦葉悠當著眾人的面,把那對金鴛鴦拿出來時,眾人各異的神態,他忍不住笑出了聲。

暗衛極少見他笑的如此開心,更加激發了他講故事的興緻,後來講到安排秦雲飛和蘇嫣兒見面,然後在祠堂外遇到穆棱。

祁元修的臉色剛剛冷下來,心想那穆棱不要命了,竟然敢打他的女人的主意。

後來聽到秦葉悠對穆棱的訓斥,還有狠狠的教訓了穆棱,祁元修的臉上馬上又陰轉多雲了。

尤其是回味了一下,秦葉悠訓斥穆棱的時候,誇獎自己的那一番話,祁元修簡直在心裡樂開花,又不好意表現出來,面上依舊維持平淡的神色,忍得有些辛苦。

後來又講到東方昱出現,他也要帶秦葉悠走,也被秦葉悠拒絕了之後。

祁元修忍不住說道:「看來以後她出門,我都得跟著,這一個個的都想搶走我的王妃,等我有空了,一個個的好好收拾他們。」

暗衛卻覺得王爺根本就不用擔心,王妃對王爺堅定著呢。

最後又說道秦葉悠在尚書府外教訓那些紈絝子弟,用鞭子狠狠的教訓了他們。

「她這一天,可真是忙的很充實啊。」祁元修笑著說道,每一件事都帶著濃濃的秦葉悠風格。

暗衛講完之後就出去了,祁元修獨自在書房裡繼續忙碌,想起來偶爾還忍不住笑一聲,後來進來伺候他的追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感覺王爺這樣時不時笑一下,有些詭異,可是聰明的他選擇不要問了。

過了一會兒,祁元修突然想起一件事,那個在臭水溝里的穆棱,可能得處理一下。

他們自然不怕尚書府的人找上門來,可是這對秦葉悠的名聲不太好,這件事小狐狸還是忽略了,讓他來善後吧。

「追風,你去一趟尚書府,找個人,給我妥善安置一下。」祁元修對追風說道。

然後他又低聲交代了一番,追風一一點頭答應了,然後很快起身離開了。

秦葉悠這一覺睡的十分香甜,醒來之後,轉頭一看,旁邊的窗檯邊坐著一個人。

她揉了揉睡意朦朧的雙眼,看清楚是祁元修在窗前看書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7章:小機靈鬼

69.05%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