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騙死人不償命

第378章:騙死人不償命

「王爺,現在什麼時辰了?」天色有些昏暗,秦葉悠沉沉睡了一覺,醒來之後,都不知道今夕何夕了。

祁元修放下書,平靜的說道:「你已經睡了一天一夜了,現在是距離你睡下的第二天早晨。」

「怎麼可能!」秦葉悠立即說道,可是看向窗外,天色微暗,似乎正是剛剛要天亮的時候,她又有些不確定了。

祁元修看了她一眼,面色依舊平靜,淡淡說道:「不必驚訝,你在尚書府大殺四方,裡外教訓人,疲憊一點也是正常的,起床吃點早飯吧。」

她有些不好意思,不管怎麼說,在外做這樣的事情,總是不太符合她這個王妃的身份,萬一人家真的找上門來,她倒是不怕,早就做好準備了。

不過這恐怕還會牽扯到祁元修,他這會兒看上去這麼嚴肅,是不是因為她做的事情生氣了?秦葉悠頓時有些心虛了。

同時更加相信祁元修的話了,她真的是睡了一天一夜!她撓著頭一邊低頭找鞋子,一邊說道:「我竟然睡了這麼久,我感覺也就睡了一會兒呢。」

剛剛穿了一隻鞋,她突然就頓住了,說了一聲:「糟了!」

祁元修低聲說道:「沒事,你不過是睡的久了一點,沒有錯過什麼重要的事情,放心吧。」

秦葉悠一臉苦惱的抬頭看著他:「不是的,王爺,那個向陽王穆棱,被我踢到臭水溝里,我本想等回頭處理完別的事情,再去通個風,讓尚書府的人把他弄出來,這都過去這麼久了,不知道他死不是死在裡面了啊?」

她只是想要教訓他一下,並不想要他的命啊,如果穆棱死了,恐怕就會牽扯到兩國之間的矛盾了。

祁元修點了點頭:「嗯,現在這個天氣,夜裡更加寒冷,在水溝里待一夜,恐怕活著的可能性不大了。」

秦葉悠更加著急,手忙腳亂的穿好鞋,然後就喊綠蘿進來,打算讓她儘快去尚書府看一下情況。

綠蘿很快進來,進門看來王爺悠閑的靠在窗前看書呢,王妃坐在梳妝鏡前收拾著著急,神色看上去比較焦急,屋內的氣氛有些詭異。

「綠蘿,你趕緊找人去秦府,到祠堂外的水溝里看看穆棱還在不在?如果還在的話,就悄悄暗示府里的下人,把他打撈回去吧,要是死了,就什麼都別做,趕緊回來通知我。」

秦葉悠十分嚴肅的說道。

綠蘿一看她這個神色,頓時也跟著緊張起來,立即答應了往外走去,臨走之前說道:「王妃,您都睡了一下午了,這都過了晚飯的時間了,不如先讓廚房給您上飯吧。」

秦葉悠正在思索怎麼處理穆棱的事情,聽到綠蘿的話,胡亂嗯了一聲,稍微一回味,猛然抬頭驚訝的問道:「綠蘿,你剛才說什麼?」

綠蘿被她震驚的神色嚇了一跳,以為自己說錯了話,可是仔細一回想發,難道方才要讓王妃吃晚飯的話,不應該說?

主僕倆大眼瞪小眼,出現一瞬間的靜默,最後秦葉悠先開口說道:「你說我只是睡了一下午?」

綠蘿茫然點了點頭:「是啊,是一下午啊。」

看到秦葉悠震驚的神色,綠蘿也緊張兮兮,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於是更加嚴謹的說道:「確切的說,您只是睡了半下午,午飯後,您還去花園裡散步了。」

秦葉悠這時候終於反應過來,她被忽悠了!從一開始她就被忽悠了!她轉頭對著祁元修怒目而視,河東獅吼一聲:「王爺,你怎麼能這樣!」

祁元修見剛才這主僕倆你來我往,雲里霧裡的樣子,就忍笑忍的十分辛苦了,現在見秦葉悠怒氣沖沖的小臉,他終於忍不住啦,哈哈大笑起來。

綠蘿更一頭霧水,想不明白髮生了,有些驚訝的看著祁元修,她從很少見到王爺笑著這麼開心,笑的露出了潔白的牙齒,手裡的書都掉落在一旁了。

秦葉悠忍無可忍,什麼都不管不顧了,直接沖了上去,滿腦子想的就是要捶死這個老是捉弄她的男人。

綠羅見畫面漸漸少兒不宜了,直接說道:「王妃,那我先去尚書府了,待會就讓紅袖上飯。」

祁元修用一隻手捉住了秦葉悠的兩隻小拳頭,讓她動彈不得,這才轉過頭來對綠蘿說道:「你不必去了,我已經拍追風去處理了。」

秦葉悠抬頭:「你怎麼處理的?」

「不管我怎麼處理,都比你把人家忘了的強,你這個只管惹禍,不懂的收尾的小東西。」祁元修捏了一下她的鼻子說道。

秦葉悠十分不服氣的扭過去頭了,依舊置氣:「哼,不說拉倒,大不了我等追風回來我問問追風就知道了。」

說曹操曹操到,正說追分呢,他就推門進來了,臉色有些凝重,似乎事情辦得並不怎麼順利。

「王爺,我找遍了整個尚書府,沒有發現穆棱的蹤跡。」追風說道。

秦葉悠頓時一驚:「沒有找到?尚書府的人有沒有什麼異常?」

追風搖頭說道:「尚書府的人都很平常,一直忙碌婚禮的事情,秦尚書和長公主都在忙著招待客人,也沒有看出什麼異常。」

秦葉悠茫然了,喃喃說道:「這就奇怪了,難道穆棱覺得丟人,悄悄的躲起來,不願見人?」

祁元修冷哼一聲:「你覺得他是吃了虧不知聲的人嗎?」

「不是,他肯定是從來不吃虧,一旦吃虧必然想要報復之人,這種心裡變態之人,最容易小心眼了。」

祁元修點了點頭,思索到既然穆棱不是自己主動消失的,那麼肯定是有人把他藏起來了,會是誰呢?這人明顯是想要幫秦葉悠的。

秦雲飛已經跟蘇嫣兒離開了,自然是不可能了,尚書府里應該沒有願意幫助她,並且有能力幫助她的人了。

突然他想起來那個暗衛曾經跟他說的,穆棱之後,秦葉悠又遇到了東方昱,後來秦葉悠拒絕東方昱之後,就離開了,暗衛自然也跟著她離開了,那麼東方昱呢?

想到這裡,祁元修的心裡大體就有數了,看著秦葉悠還在疑惑,他直接說道:「不見就不見了唄,他突然消失,與咱們也無關了。」

秦葉悠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轉念一想,為這樣的浪費腦細胞不值當的,隨後就讓紅袖擺飯,開開心心的吃晚飯了。

不過被忽悠之後,她一直耿耿於懷,不願意搭理祁元修,神情一直淡淡的。

祁元修把人都屏退了,拿出極大的耐心,哄她開心,在他看來,這也是極為有趣的一件事。

秦葉悠向來吃軟不吃硬,祁元修摸透了她的脾性,她跟本就堅持不了多久,就破功了,無法繼續冷著臉了,祁元修附和兩句,她就興緻勃勃的自己講起來,今天的「豐功偉績」,祁元修聽著一直笑,直誇她英勇。

秦葉悠說完之後,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王爺,難道您都不怪我惹禍嗎?」

祁元修笑了一聲,轉頭看她:「怪你有用嗎啊?你啊你,看上去是最為規矩的人,什麼事都小心翼翼的,其實最能惹禍了,我能怎麼辦,我只能接受了。」

秦葉悠這話不太對,當即扭過頭:「王爺既然這樣嫌棄妾身,又何必勉強,不如這就給妾身一紙休書,讓妾身離開吧了。」

祁元修捏了一下他氣鼓鼓的小臉:「好啊,現在長本事了啊,還敢跟我要休書了!」

秦葉悠心裡猛然一驚,只顧著說氣話了,不小心踩到這個傢伙的逆鱗了,他最不願聽她說離開的話。

她剛剛想要說兩句軟話解釋一下,卻被祁元修猛然抱緊了。

「你儘管鬧騰,就算是把大魏皇宮都給拆了,也有我給你頂著,什麼時候都不必因為惹禍而說離開的話。」

沒有想到最先妥協的竟然是他,秦葉悠心裡有一種難以難說的感動,話語湧上心頭,卻說不出口,只能一直看著他。

「在想什麼?難道是被我感動到無語了?」他笑著柔聲問道,一低頭額頭抵著她的額頭。

秦葉悠伸出細白的胳膊,攬住他的脖子,在他耳邊低聲說道:「我在想,幸虧你不是皇上,不然也得是昏君,要美人不要江山的昏君。」

低聲細語好似羽毛一樣,輕輕從他的心上拂過。

「我現在就是,不要江山,只要美人……」祁元修低沉磁性的聲音在她耳邊想起,麻麻酥酥的,然後在她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輕輕吻住了她,滿室春光遮不住。

尚書府的喜房內,也是曖昧柔和的氣氛,秦明源喝的醉眼朦朧,長公主也是雙頰緋紅,臉色微醺,兩人默默對視。

「蘭芝,我終於娶到你了……」秦明源抬起手,輕輕撫摸著長公主的臉。

雖然她不再是年少時的清新秀麗的模樣,可是歲月待她不薄,這個年紀的她,更添幾分嫵媚韻味,像是樹上熟透的果子,色澤迷人,散發著誘人的香氣。

長公主嬌羞的低下頭,秦明源的手緩緩往她的衣衫里探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8章:騙死人不償命

69.23%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