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曹操?不是個好東西!

第5章 曹操?不是個好東西!

第5章曹操?不是個好東西!

這夜,月明星稀。

趁著月色。

曹操命張遼、許諸在前,讓徐晃、于禁在後,自領諸將居中,共五千人馬。

打着袁軍旗號,軍士盡皆背負火油乾草,人銜枚,馬勒口,向烏巢而去。

一股黑色洪流急速進發。

月色下,路過袁軍隘口,便說:「吾乃蔣奇,奉命前往烏巢護糧。」

袁軍見是自家旗號,遂不遲疑。

一路行去,竟是出奇的順利。

到了烏巢時,已是四更,曹操當即命令軍士點火,燒盡袁紹七十萬大軍的糧草。

烏巢守將淳于瓊嗜酒如命。

當夜與往常一般,與眾部下酣暢淋漓的痛飲一番后,正美滋滋的睡覺呢。

便在夢中被斬去了頭顱。

烏巢守軍兩萬,在曹軍五千人馬面前,卻如土雞瓦狗一樣,根本沒有絲毫抵抗之力。

天色剛剛泛起魚肚白。

曹操凱旋而歸。

「此戰,江子義當記首功!」

帥帳中,響起曹操的爽快一笑。

他很清楚,火燒烏巢后,官渡之戰這一仗他穩操勝券,剩下的只是追亡逐北,清繳或是收編袁紹殘軍。

他香甜的睡去,鼾聲四起。

幾個月了,這是他第一次睡得如此安心踏實。

正午時分,曹操方才悠悠醒來。

郭嘉已等候在他身邊:「主公,江子義之才勝我十倍,請主公將他招於麾下。」

「不瞞奉孝,我也正有此意。」

曹操拂須一笑,回過頭擺擺手,慎重其事道:「奉孝莫要自謙,那臭小子雖是有才,但豈能勝你十倍,天下間無人能勝你十倍。」

說話間,儼然一副老父親的樣子。

......

下午,江府。

「我這老爹,咱神出鬼沒的,回家不久就又沒了影兒,到現在也沒回來,昨晚不會是去找樂子了吧?」

江雲嘬一口小酒,喃喃自語。

這時,門外走進來三人。

「爹,那三十箱金銀珠寶呢?都過去一天了,整么還沒有運到?」江雲吃一口小菜,隨口問道。

郭嘉與許諸對視一眼,都在憋著笑。

「再過兩日就到。」

曹操翻了白眼,沒好氣道。

敢情這小子還是個財迷,一直惦記着他老爹貪墨的財寶。

「別站着啊,吃飯吃飯。」

江雲吩咐僕人,送來三副碗筷。

曹操與郭嘉倒也不客氣,先後坐在他對面,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許諸卻是站着不動。

「老徐你也別傻愣著啊,來來,一起吃。」江雲招呼道。

幾個人在喝酒吃肉,他在旁邊干站着,怪彆扭的。

「坐吧。」曹操發話。

許諸憨憨一笑,點點頭,這才放下手中的寶劍走過來坐下。

「公子,我敬你一杯。」

許諸給幾人各自斟上一杯,然後雙手捧起酒杯,就遞到了江雲面前,滿眼只有兩個字。

佩服!

幾個月來,兩軍對峙。

自家主公焦頭爛額,帳中那些平時酷愛裝逼於無形的謀士束手無策,而眼前這位俊俏公子,三言兩語就逆轉了局勢。

「來,你幹了,我隨意。」

江雲與他碰一下杯,只是啄了一口。

後者張大嘴巴,一口飲盡,公子與他碰杯,這可就是看得起他許諸。

一股辛辣的感覺入喉,頓時間,許諸眼淚都被嗆出來了。

可是緊接着,一股暖流突然從腸胃中衝起,甘醇的味道,混合著淡淡的酒香,瞬間在口中爆炸。

許諸頓時眼睛瞪大。

「嘶!」

「嘖嘖,好酒,好酒啊!」

「喝酒幾十年,我還從來沒喝過這麼甘甜的美酒。」

許諸滿眼精光,瞪大一雙虎目看着這酒,就彷彿在看絕世珍寶一般,立刻又為自己滿上一樽。

「這是什麼酒?」

「竟然如此的清澈,而且酒香比市面上的酒,要濃烈數倍。」

聞言,曹操與郭嘉端起酒杯,看着裏面清澈如泉水的酒,不禁同時輕咦一聲,皆是一臉驚訝的看向江雲。

當世的酒水,無不渾濁,而且酒香味,遠遠不如手中的酒這麼濃烈,二人豈能不驚?

「甘醇可口,濃香四溢,堪稱人間仙釀!」

二人同時品嘗一口,立刻就發出讚歎。

這幾人都是愛酒之人,嗜酒如命,自然一口就能喝出此酒回味無窮,不同凡響。

「二鍋頭,自己釀的。」江雲語氣淡然。

「二鍋頭?」

聞所未問的酒名,又是讓幾人一陣驚訝。

許諸一雙虎目盯着美酒,就像餓漢盯着一個漂亮媳婦,眼睛眨也不眨,連來數杯,絲毫沒有停手的跡象。

「哈哈,我兒果然是天縱之才,沒想還懂釀酒之術。」

曹操讚歎一聲,繼續再來一杯。

觥籌交錯間。

酒已過三旬。

郭嘉知道曹操此行,目的是招攬眼前這位人才,便不動聲色的提到了這個話題。

「公子,我們再來一杯。」

他藉著酒道:「公子認為曹操這人如何啊?」

主擇良臣而用,臣卻也擇賢主而事,但凡有才之人,都是有幾分傲氣的。

所以郭嘉這才替曹操探一下口風。

聞言,曹操一顆心也是懸起來。

如果江雲對他的印象不錯,稱讚一下他是英明之主什麼的,覺得跟着他曹孟德有前途。

那他便藉此良機,亮明身份。

而此時,許諸卻已經趴在桌上睡著了,鼾聲如雷。

這貨酒量最好,卻是第一個醉,起碼整了五斤二鍋頭,而且全是一樽一樽的猛喝。

「曹孟德這人嘛?」

江雲夾了一口菜,送入嘴裏。

曹操一顆心提到嗓子眼,目光灼灼,靜靜的期待着江雲的回答。

江雲呷一口小酒,搖搖頭道:「不是個好東西!」

曹操聞言,低頭長出一口濁氣。

孟德很生氣,但孟德不說話。

我本想招攬你,以國士待之,你就給我來這?

罵我不是好東西!

鬱悶的曹操,猛的灌下一樽二鍋頭,起碼有二兩,但他抬起頭來后,臉上還是笑嘻嘻,雖然心裏mmp。

「公子何出此言啊?」郭嘉望了一眼生悶氣的曹操,憋笑問道。

「曹操,字孟德,沛郡譙縣人。」

「多疑,又好人妻。」

「當初刺殺董卓,失敗而逃,與陳宮一起亡命天涯,是呂伯奢好心收留,因猜疑而殺呂伯奢一家。」

江雲娓娓道來,杯空,再添一杯酒。

郭嘉瞟了一眼忍怒的曹操,急忙打斷江云:「誤殺,誤殺。」

「跑路時,再殺呂伯奢呢?」

江雲反問,接着道:「而後公然叫囂,寧叫我負天下人,莫叫天下人負我,這樣的人能是好東西嗎?」

曹操再灌一口猛酒。

表示你繼續,我還能忍。

「宛城之時,人家張綉束手歸降,這傢伙卻覬覦美色,霸佔張繡的嬸嬸,這樣的人能是好東西嗎?」

曹操暗自瞪了江雲一眼。

冷哼一聲,沉默不語。

「張綉忍無可忍,反叛之後,曹操落荒而逃時。」

「其時天降大雨,道路淤泥堵塞,這傢伙假意命令老弱軍士砍草鋪路,卻是踏馬而行,實則以人體鋪路。」

「如此視人命為草芥,是好東西嗎?」

江雲娓娓道來,有憑有據,義正言辭。

聽着別人數落自己的黑歷史,曹操忍無可忍,一拳捶在飯桌上,霍然站了起來。

「哎哎,爹,你找啥呢,我幫你。」見曹操一副找東西的樣子,江雲問道。

「你說,你繼續說,不要管我。」

曹操擺擺手,東瞧瞧西找找,低聲道:「咦,老徐,你的鑌鐵大刀呢,放哪裏去了?」

「金無足赤,人無完人。」郭嘉見曹操一副要砍人的樣子,急忙打圓場:「這些都是缺點。」

「但是呢?但是呢?」

「曹孟德的優點呢?」

江雲欣賞的看了一眼郭嘉,拍着他的肩膀道:「沒想到你這個狗頭軍師,看問題還挺全面,居然料到了我還有但是。」

「說說,說說。」

受到公子誇獎,郭嘉表現得點有「羞澀」。

「但是嘛,亂世之中,正是需要曹孟德這樣的人才。」

江雲一錘定音道:「若無曹孟德,這個天下不知有幾人稱帝,幾人稱王,可以說,曹孟德是個真英雄!」

聞言,曹操一陣哆嗦,神情亢奮,就像打了雞血一樣。

這小子,懂我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上一章下一章

第5章 曹操?不是個好東西!

3.13%
目錄
共16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