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夢娘

第十九章:夢娘

慕辭努力保持清醒,幫助沈玉瑤抵禦一些攻擊,忽然身後一涼,似乎有危險襲來。慕辭一個後空翻,一劍斬了下去,但因為頭暈和眼花他只是砍中了虛影。

那枝條將他狠狠地抽倒在地上,一條深可見骨的傷痕直接橫在了他的胸口上,鮮血如注,眩暈感越來越重,他右手緊緊握住劍想再次站起來,但是卻怎麼也做不到。

那樹妖見慕辭倒地不起,便猙獰一笑,然後胸口上的那朵花便脫離了下來,然後迅速變大了一倍,只留一根細長的枝條連接著,直直向慕辭飛去,那花的花瓣全部張開,猶如一個血盆大口,似乎要將慕辭吞下去。

「阿辭,小心。」

沈玉瑤見狀迅速捏決將宛清劍擲出,然後飛身上前撲在了慕辭身上,將他緊緊護在了身下,在二人身上支起一個防護罩

宛清劍直接將那些枝條都斬斷了,卻唯獨斬不斷連著那朵花的那根枝條,反而還被反彈了出去,插在了地上。

那朵花朝著沈清瑤二人狠狠咬下,而那防護罩竟被它滴出的液體腐蝕,而且那朵花竟開始冒出鬼氣來。那鬼氣迅速分開附在那防護罩上,不過兩三息后,那防護罩就被腐蝕得完全碎掉了。

那朵巨花沒有了阻礙便直接一口咬在了沈玉瑤的背上,那花瓣的利齒入肉,毒液和鬼氣一同朝著那傷口鑽了進去,直將沈玉瑤的背灼燒得發出「滋滋」的聲音。

「嗯!」

那尖銳的疼痛感讓沈玉瑤不由得發出一聲悶哼。

「師,師尊」

慕辭昏昏沉沉地叫了一聲,然後就昏死了過去。

沈玉瑤左手撐在地上,防止自身重力全都壓在慕辭身上,右手反手向背後的巨花抓去。

抓住那朵花的一瓣花瓣,任由那利齒插入自己的掌心,也不管那些毒液和鬼氣侵蝕自己的手。

一個狠心,右手用上靈力一個使勁,將那朵花從背上扯了下來,而自己的背也被撕下了幾塊肉,掛在那花的利齒上。

就地一滾,然後右腳順勢將那朵花踢飛。

背部著地,地上的石頭扎進了肉里,沈玉瑤也毫不在意,似乎感受不到疼痛一般。一個鯉魚打挺站起,宛清劍直接回到了她的手中。

現在的沈玉瑤冷靜地有些可怕,原本就清冷的臉上更是又覆上了一層冰霜,淡漠的琥珀色眼瞳毫無波瀾。

之前她確實低估了這邪祟的修為,它現在的修為可能相當於人類的出竅大圓滿,或許更甚。難怪之前來了那麼多修士也沒有人發現它。

這邪祟似妖非妖,似鬼卻也非鬼,倒更像是二者的結合體。

沈玉瑤將劍豎於胸前,左手兩指併攏劃上劍身,在劍上留下一道血痕,將劍往空中一拋,腳尖輕點也立在了空中,手中結印,口中念咒。只見那宛清劍的劍尖指向樹妖,然後由一把分成了無數把,一同橫在沈玉瑤面前。

「以血為引,以咒為令,萬劍歸宗,萬物皆破」

話語剛落,那些劍便齊齊向樹妖斬去,劍還未到,劍氣便已經斬上了樹妖的防護罩。

然後那些劍直接刺穿防護罩又穿過了樹妖的身體,之後那劍竟又掉過頭,又扎了一遍。沈玉瑤趁機凝聚起一個靈力球,向那樹妖擲去!

「砰!砰!砰!」「啊——」

隨著樹妖身體爆炸的聲音,還傳來了一個女子的慘叫聲。

那樹妖爆炸后,變成了一團灰黑色的煙霧,煙霧中那人的聲音再次傳來,似乎是在哭,但似乎又在笑。

沈玉瑤捏了個訣,那些劍便合在了一起,宛清劍飛回到她的手中。沈玉瑤緩緩落地,看著那團煙霧。

不一會兒,那煙霧漸漸散去,一個紅色的身影便顯現了出來。

那人從煙霧中緩緩走出,只見那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子。

她身穿一襲紅衣,長發披肩,細長的柳眉,一雙眼睛暗含秋水,如櫻桃一般的朱唇。只是她的臉色過於蒼白,白得有些嚇人,身上還冒著絲絲鬼氣。

「夢娘」

沈玉瑤看著眼前的美麗女子,肯定地說道。

聞言,夢娘掩唇一笑,有些陰陽怪氣地說道:

「哎呦,不想過了幾百年,竟還有人能認出我來。」

「為何無故殺人?」

沈玉瑤直入主題,夢娘臉色一凝,反駁道:

「無故?我可是有原因的。我所殺的人都沒有一個好東西,他們不是愛財如命,就是衣冠禽獸。呵呵呵呵……你們可真是可笑啊!一個噁心至極的渣男還被傳頌百年,而受害者死後卻還要遭受莫須有的罵名!」

沈玉瑤聞言,心中暗道:果然如此。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師尊,你別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師尊,你別走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九章:夢娘

18.81%
目錄
共102章
倒序